[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关于死刑的对话——杀一个人需要多久?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杨恒均
    
     2002年的一天,在我曾经居住的华盛顿特区南面的北弗吉尼亚不远的地方,一位美国人突然被飞来的子弹击中,当场毙命。有犯罪专家推测,这飞来的子弹可能是某个爱枪人士擦枪走火了,这种事在枪支泛滥的美国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博讯 boxun.com)

    
    可是,紧接着,又有第二个人遭遇这飞来的横祸,然后是第三人、第四人、第五人…… 短短三个星期里,在华盛顿周围特别是北弗吉尼亚地区,竟然有十位美国人被远距离飞来的子弹精确射杀,三位严重受伤…… 这些被害者没有相同之处,有的在路上开车,有的在打球,有的在散步——“砰”的一声闷响……
    
    这件连环枪杀案当时对该地区以致全美民众造成的紧张和恐慌可以说并不亚于911事件,想一想,不管你身在何处,不管你在干什么,随时会有一位训练有素的狙击手把你射杀。在那三个星期里,作为世界权力中心的华盛顿及其周边地区变得好似战争游戏和好莱坞大片里的杀戮战场,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下一个被枪杀的对象,凶手却无影无踪。也难怪,在凶手被擒之前,有些美国人被吓得不敢出门,甚至在家里时也赶紧关好门窗……
    
    FBI和警察展开了规模最大的搜捕行动。最后,持续三周制造骇人听闻的连环枪击案的主角、被称为“环城狙击杀手”的非洲裔美国人约翰•艾伦•穆罕默德被逮捕…… 穆罕默德杀人犯罪情节极其恶劣,在美国历史上都是罕见的,被抓后,受害者的家属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犯罪的地方并没废除死刑,很显然,他是难逃死刑的惩罚了。
    
    在美国,由于枪支——包括一些特殊改装的用于谋杀的枪支也不难得到,使得有心要杀人的恶徒可以轻而易举地实施犯罪。可在美国这种把公民拥有枪支的权利视作宪法赋予他们的神圣权利的国家,要想禁止枪支实在不容易。抵制政府禁止枪械的人士声称,公民有权使用武器保卫自己和家人的生命与财产,更有权利在华盛顿政权某一天变成独裁时拿起枪炮推翻独裁统治。
    
    虽然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倾向于禁止枪支,然而,在美国(考虑到它特殊的拓荒殖民时期的历史背景),“拥有枪支”已经成为一种权利——而所谓“权利”,不管是神圣的天赋的权利,还是《宪法》赋予的,都是无法依靠民主理念中“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原则来决定的。
    
    美国人的权利意识这样解释持有枪支的权利:有了这种权利,你可以不使用,所以,你有权不拥有枪支,但你却不能因为自己的意见和喜好而禁止其他人行使拥有枪支的权利。他们还振振有词地说:这和“言论自由”权利是一回事,你可以不使用你天赋的自由言说权——绝大多数美国人大多时候也并没有在政治领域使用这一权利——但你却不得妨碍他人拥有言论自由的权利。
    
    至于说到有人用枪支杀人,那些权利维护者则反问道:请问,美国公路上的汽车杀死的美国人难道不比枪支杀死的多好几倍?你要禁止汽车上路吗?还有,使用切菜刀、上吊的绳索以及安眠药杀人的数量也不比死于枪下的少,你是不是也要像某些国家一样,连刀具也要禁止?还有人又拿言论自由说事了:不是也有人使用“言论自由”污蔑陷害他人,甚至用语言杀人的事也有的,难道因为这种个人的犯罪行为而要废除“言论自由”权?再说,一个人想要杀人,他总有办法买到黑枪的,根本不在乎你是否禁止枪支弹药,即便非法的方式也买不到枪支,例如中国,是否就阻止了杀人犯行凶?
    
    切菜刀显然不能禁止,结果,枪支也无法禁止,所以时不时,我们就读到美国有人拿枪滥杀无辜的新闻。但像这位穆罕默德,如此残忍和无情地射杀素不相识的无辜群众,确实并不多见,实在令人发指。对于这种人,好像只有死刑对他们起到一些威慑作用。
    
    虽然美国并没有废除死刑,但和罪犯拿起枪“啪啪”杀人相比,美国的死刑执行起来可真叫费时费事,慎重得让人那一忍受,过程往往长到你怒气全消,甚至都快要忘记那个案子的时候。例如,就是这位在2002年被抓捕的把平民当成靶子射杀的穆罕默德,前后经过了长达七年的审讯、取证、上诉等等,直到2009年11月才被执行注射死刑……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让那位穆罕默德拥有在短短三个星期杀害十位平民,以及在杀人犯罪事实确凿的情况下竟然让美国司法部门花费了七年时间才处死这位杀人犯的理据竟然是如此相近:公民权利和国家的权利,或者说人权的扩张与国权的相对缩小。
    
    过去四十年里,世界各国对死刑的看法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申讨多杀、滥杀和错杀到质疑国家是否有权力“合法杀人”,以及死刑是否真能够阻遏犯罪等等,基于神圣的人权和有限的国权的理念,越来越多的国家宣布废除了死刑。
    
    美国历史上对死刑并不都是这么慎重的,也存在多杀、滥杀甚至错杀的事,但这些年,杀的越来越少,据大赦国际的统计,2008年,美国一年里执行了37起死刑,这和同年总数高达2390起世界死刑次数相比,还算“公平”的,但问题在于,除了美国和日本之外,几乎所有的西方民主国家都废除了死刑。美国这一对死刑的坚持,一直受到活跃于世界舞台上的主张“废除死刑”的人权人士的诟病,其中有一个得到联合国以及世界多国政府和民众支持的非政府组织(NGO)“世界反对死刑大会”即将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为期三天的第四届全球大会,我获邀参加。
    
    看到会议参加人数超过一千人,规模庞大,有学术讨论,有意见领袖的演讲,有联合国官员和政府高官的呐喊助威,还有大游行、街头表演和死刑家属声泪俱下的诉说,我都快被感染了,不过,一想到他们中很多与会者主要关心和针对的是美国这种一年杀了37名的国家,我就多少觉得有点小题大作,有了离我天朝大国有点遥远的感觉……
    
    当然,这是在我进一步收到他们送来的资料,以及进入他们网站阅读了一些资料之前,这之后,我决定这个显然不是我专业范围之内的会议是值得参加的。目前本人还没有决定最后的发言议题,将在广州飞巴黎(日内瓦)的十几个小时最接近天堂的飞机上,思考废除死刑问题。我希望读者——有专业背景以及像我一样第一次关注废除死刑的朋友,能够在这两天我上飞机前,给我留言,发信息,写信([email protected]),谈谈你对死刑和废除死刑的看法和意见,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的声音传出去,并把相关信息反馈给各位……
    
    啊,对了,我看到的公开资料中有这样的统计,2008年全球各国共执行死刑2390起,其中90%发生在以下五个国家:
    巴基斯坦:36个人被“合法处死”,屈居第五位……
    美国:37个人被执行死刑,每一位都会引起一番议论,出书和电影……
    沙特阿拉伯:杀了102位,其中有39位是外国人……
    伊朗:这一年共处死346位,离一天杀一个还差几个,争了个亚军……
    中国:1700个,中国人,有人还说这数字不确切,差了好几倍……
    
    现在你知道了,我为啥去参加会议吧?等我的消息吧……
    
    杨恒均 2010-2-20 赴“第四届世界废除死刑大会”前夕(4th world congress against death penalty )
    
附录

    
    【杨恒均按:上面这篇博文贴出后不到一天,我的信箱里就收到了近两百封读者来信,而且依然在增加。这些来信不同往常的问候信件,凝聚了素不相识的读者对废除死刑的切身感受和真知灼见,对我多有帮助,本人将会整理后带到第四届废除死刑大会。由于各大博客里的读者留言和评论都是公开的,现在也把部分来信的副录在下面。由于大多信件较长,删除部分讨论内容,以及隐藏隐私部分】
    
    
    可爱的民主小贩:
    您怎么会去参加这种无聊的会议?您还是集中精力搞民主吧!这个国家是建立在残酷杀戮上面的,共和国的基础就是战争、土改、三反五反、文革、1989年的累累白骨,除非他们能够找到新的合法性,或者被你这个小贩弄出了新的价值观,否则,中国将是地球上最后一个停止杀戮的国家,您老还是别浪费您宝贵的时间……
    
    
    杨老师:你好
     据统计,目前全世界已有111个国家在法律上或事实上废除了死刑;自1990年起,平均每年有3个国家废除死刑。我国的香港、澳门也已废除死刑。 在发达国家中仍执行死刑的,现在仅剩美(其中八分之五的州也已废除死刑)、日两国。从人类文明的角度来说,死刑是统治者为维持统治而采取的“合法暴力”,以剥夺犯罪生命为目的的最高处罚形式,是人权社会所禁止的,世界人权组织在尊重各国主权的前提下,积极呼吁在全世界取消死刑。
     我国现行刑法对死刑的罪名共有68种,在目前的情况下,我国还不能取消死刑,主要的原因是我国的国情所决定的,人口众多,整体国民素质较低,对犯罪的仇视、对死刑的认可,“杀人偿命”等原始法律观念根深蒂固。以前法院宣判死刑布告中常出现“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体现了“中国特色”的对判处死刑的看法。而取消死刑是人类文明进步的要求,死刑在我国最终也肯定会取消,事实上,我国在近来的司法实践中已减少对非暴力犯罪的死刑(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并没有公开承认这一事实)。
     因此,无论从国际或国内对此主张来分析,取消死刑只是时间问题。而从取消死刑国家的情况和人权组织的呼吁中可以理解为:死刑的取消不仅针对腐败贪污分子,对其他刑事犯罪分子也是一样,没有双重标准。
     此次有人提出取消死刑的理论依据可能正是基于此。
     这样问题就来了。中国目前还没有取消死刑,所以在中国不管犯何罪,只要罪行重大,都可能判处死刑。为了对抗这一现实,“取消派”提出对重大贪污受贿分子取消死刑最有力的理由是:生命权大于金钱,贪污受贿者没有直接剥夺他人性命,所以不应执行死刑。如果理由成立,我们先且不说,因贪污受贿在中国大地上出现的黑砖窑,豆腐渣工程中死了多少人;也不说因缺钱,还有大量挣扎在贫困或死亡线上的人……,我们只说,如果以“直接剥夺”为量刑标准,那么,以暴力致人严重伤残者、大量贩运毒品者、大肆抢劫偷盗国家重要财物者、严重威胁国家安全者……,他们都没有直接剥夺他人的生命,他们都在不应判处死刑的范围内?
     主张取消死刑的还有一种理由:不取消死刑就不能引渡那些逃往国外的腐败官员回国受审。这其实是一悖论。取消了死刑,那么引渡与不引渡有什么区别呢?引渡回来是坐牢,不引渡回来他在国外也是通辑犯也是要受审、坐牢或受到监视。显然,这个理由没有意义。
     在腐败案件层出不穷,愈演愈烈的当下,判处几个贪官死刑,就不断有人出来进行呼吁。而对普通人更容易触犯的、涉及面更广的其他刑事案件死刑的判决,怎么就没人出来呼吁呼吁呢?为什么呢?
    
    
    杨老师:
     见信好!
     先表达观点:我认为,应该废除死刑。理由如下:
     一、死刑是对严重违反社会契约罪犯的复仇性制裁。因为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制止犯罪行为,那么将罪犯控制住就足够了。而对于其震慑效果的话,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因为取消了死刑而故意犯罪的。偶发性犯罪的个体,一般都有心理故障,其犯罪行为不会因为死刑的存在或废除而有所减少或者增加。理智型罪犯都倾向于彻底逃避制裁,绝不会因为制裁减轻就设想犯罪。
     二、死刑一旦执行,将无可挽回。即使再完善的司法制度都无法绝对避免冤案,所以,应该尽量避免这种无可挽回的损害。
     三、不管与何种方式执行死刑,都总有直接执行死刑的人。对于一个毫无关联的人,处死他人,造成的心理扭曲不容忽视。
     四、死刑的存在,使得强权有机会践踏人的生命。很难想象一个有权消灭个体的强权始终将这种强权约束在足够小的范围之内。叛国罪也是能够被执行死刑的!这个罪名,往往只是强加于反政府主义者。
     五、生命是人类能被夺走的东西中,最宝贵的东西!是自由的基础保障,丢失了生命,一切无从谈起!没有人有权夺走他人的生命,即使是国家也不应具有如此巨大的权威!
     六、被免于死刑处罚的往往是有背景的人群,而被执行死刑的,却恰好是最底层的人群。这种二元法律必须统一!否则公平无从谈起!
     七、从法理上讲,正当防卫只存在于制止犯罪,也就是说,只有犯罪进行的时候,为了制止罪犯造成更严重的后果,才被允许采取非常手段。当犯罪已经完全停止,则不存在正当防卫了。
     八、从逻辑上讲,一个人杀人是犯罪,一群人杀人也是犯罪。
    
     以上。若还能想到别的理由,再发给你。
    
    
    杨:
    
    废除死刑我同意,但我总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现在废除是不是太早了?我认为,也许得等我们把那些使用了如此多次死刑的独裁者判处死刑并最后一次死刑之后,才能废除。
    
    
    杨先生:
     您好!
     又一次给您写信了。这次是响应您的号召,写一点关于死刑的个人的看法。
     我不是“法律中人”,对于这个问题虽然思考过,但是不深,甚至可能方向都是错的,所以不妥之处还望您见谅。
     死刑在今天的世界里确实是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从死刑的手段,到性质,再到作用,不同的人士都有不同见解。
     从我个人来讲,我不同意彻底废除死刑。从您的文章里我看到反对死刑人士运用各种手段来宣传他们的理念,其中就有组织死刑犯家属表达死刑给他们带来的痛苦。可是如果我们想一想那些受害者,他们的家属如果参加到这样的活动中会是什么感受?那些死刑犯的家属还能否有足够的信心面对受害者家属的诉说?死刑的手段越来越人道(相对的),可是我们可以看到罪犯的实施犯罪手段的方面并未有什么进步,相反,趋于残忍与高智商,即便我们作为旁观者有什么理由心平气和地看待那些犯罪行为?
     如果说,死刑侵犯了死刑犯的人权(生命权),那么受害者的人权谁来保护?肯定是国家,国家就是该保护公民的权利。一个公民非法的威胁,剥夺了另外一个甚至是几个公民的生命,而国家作为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主体却又不作为,是否是间接的“杀害”公民?
    ……
    
    杨叔:
    ……
    其实我觉得废不废除死刑跟我们这个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来说没什么意义,那是民主社会的话题。我希望能通过国际性的交流让世界上更多的人了解中国的现状,让他们知道中国人是怎么生存的,更重要的是让中国人自己知道自己生存在一个什么样的处境之中。不知道“世界警察”美国或者联合国什么的能不能到中国来维持一下,解决一下我们中国公民无法解决的问题。
    我希望在全世界都废除死刑之前,觉醒的中国公民和世界上不分种族的热爱民主自由的人一起宣布中国政府和&&党的“死刑”。
    希望得到您的回信……
    
    
    杨博士:
     ……
     我不是一个专业人士,只是讲讲一丁点我的粗浅认识。我认为,西方国家对死刑的慎用,除了基于人权和有限的国权的理念外,还有一个最基本的理念,是基于基督教义的大爱,即神爱世人和神(天父)会原谅世人的一切罪过,普天之下,都是弟兄姊妹一家人,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天父都不会剥夺世人(子民)的生命,兄弟姊妹怎么忍心剥夺兄弟姊妹的生命呢。更不用说国家这个“大家长”了,国家不能以维护公义的名义,轻易替天行道,剥夺子民的生命权。
     在现代文明的社会,以暴制暴,是无法根除罪恶的根源的,况且现在我们还是“和谐盛世”呢,因此慎用死刑和废除死刑,是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我们国家死刑多,骨子里灌输的无非是:“杀人偿命,血债血还”,“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这些自以为正确,实质非人性的理念,迟早会被抛弃的。在这样的理念驱动下,我们的媒体报道,就多了很多对挟持人质事件多数以击毙收场的局面,无论人质是否可能伤害,最终挟持者多数以击毙告终,媒体还做出正面宣传,可惜可叹。挟持固然可恶,但不能总是循环在这个怪圈中,小市民不知道理情有可原,大家长却不能用这种以暴制暴的方式,增加仇恨的种子。
     国外很多以德抱怨的方式:比如:
     1、德国人南京被灭门,同乡以德报怨。……
     2、同样的北佛吉尼亚的例子,美大学为何将枪手也列为悼念对象:以宽容分担忧伤。在停课的一周里,学校举办了多场悼念活动。令人意外的是,凶手赵承熙和32名遇难者一起被列为悼念的对象。……
     3、北京奥运会开幕的第二天,美国代表团排球教练的家属在北京鼓楼游览时遭遇袭击,造成一死两伤。日前遇难者家属在美国发表了一份声明,表达了宽容与仁爱,并感谢中国人民在这场灾难中提供帮助。该声明是与美国奥林匹克委员会联合发表。遇难者家属对于惨案深感悲伤和震动,并希望以宽容和仁爱,感谢来自世界各地人民的同情与关怀。
     这些都是基于基督教义的爱在起作用,耶稣基督在世的时候,没有犯过罪,只是默默传讲天国的信息,人们却以他为仇敌,人们把他抓起来,打他,吐唾沫在他脸上,给他戴荆棘冠冕,并要把他钉死,虽然他是被冤枉的,但是却默默无声,也不为自己辩曲,如同羊被牵到宰杀之地。心中充满仇恨的罪人终于用钉子钉穿他的手和脚,临死之际,他为钉他的人祷告,也为全地的罪人祷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基督为自己的门徒做了榜样,让我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和宽恕,后世的圣徒也效法主的行为,把真正的爱和宽恕带到了这个世界。
     几千年来,我们这个民族在以暴以暴中轮回,在罪恶中挣扎,包括最近的“英国籍毒贩阿克毛处死事件”。什么时候我们能走出暴力轮回获得持久的和平?就是我们超越自己,认识真理,愿意宽恕和爱我们的仇敌的时候。宽恕别人就是爱护自己,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房龙有一本书:《宽容》,其实最大的宽容就是宽容自己的敌人。我在想,宽容就是比如蒋介石可以宽容张学良,曼德拉可以宽容囚禁他的人,韩国可以特赦前总统,日本可以原谅美国的核轰炸。
     有些背离“废除死刑”的主题了吧。在这方面,我们的理念远远落后于当代文明。还有很长的路要“摸索”。
     谢谢你有空能阅读。谢谢你能够出席这个大会。
     新加坡读者
    
    
    亲爱的老杨:
    ……
    在中国当前的司法现状之下,废除死刑必然降低刑法的威慑力,导致犯罪率上升。如要废除死刑又控制犯罪率,则必须提高犯罪行为得到惩罚的概率,而在目前中国的体制之下,要想做到这一点,恐怕只能在“宁可错杀1000,不可放走1个”的指导思想之下才能实现。
    因此,个人认为,中国的大部分社会问题都是系统中的问题,单独拿出来都好解决,但是,如果放在中国这个奇特的系统之中,对任何一个小小的问题的解决,都有可能伴随着更多或大或小的问题的出现。
    以上是一些个人观点,请老杨参考后指正。
    盼回信。
    
    
    老杨头:
    ……
    中国人不敬畏神仙,心里也无上帝,你再废除死刑,他们就真是勇猛无比,天不怕地不怕了,我认为,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族群,死刑是唯一可以威慑他们的手段。
    ……
    
    
    杨老师:
    在你博客上看到你关于死刑的一些看法,颇有感触!从世界08年统计的死刑人数比例上看,中国占了很大比例!这应该是历来王朝对百姓的驭民之术!在一个专制的国家里,稳定是第一位,任何不稳定的因素都由此被无情的镇压!人权是不重要的,在执政者眼里,维护其统治地位才是至关重要的! 其他的国家废除了死刑,应该是其对民主的重视,对人权的关注!认识浅薄,见谅!
    
    
    呵呵,你好,先祝您新年好,阖家欢乐。
    
     我作为80后,对死刑的记忆还是有一点的,也在网上看到过一些资料。
     初始记忆应该是我上初中的时候,大概年份是1995,1996,1997年,那是我是在我们县城最好的中学上学(江苏省徐州市沛县初级中学)。我们学校会不定期的组织我们参加县公安局的宣判大会(真不知道让我们学生看那种宣判大会的意义是什么,是教育我们要遵纪守法吗?这方面对我的触动还真不大,唯一的感觉就是不人道,犯人跟牲口似的)。
     每年都会有几次,每次宣判的人多者十几个人,少则也有七八个人。看到宣判死刑的也不少,没有具体统计过,但至少也在10个以上。每一个犯人的都是反手五花大绑,左右站着2个戴口罩的警察,脖子上挂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犯人的名字和罪名,打着一个大大的红X。主要的判刑原因:故意杀人,抢劫等罪名。而且死刑都是宣判完以后直接拉出县城,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枪决了事(听说还要家属掏子弹费,不然尸体都不给,是听说没有核实过)。
     在看宣判大会的时候也看到了死刑犯的种种临死前的表现(但没有听到过喊口号或发出声音的,听说都给注射了药剂不能发声了),那种临死前的绝望,无助和听天由命,也感觉到对一个人的生命剥夺的残忍。
     ……
     目前中国的司法问题主要是不独立,不公开,不公正,不公平,虽然是否废除死刑不是目前主要的问题,但死刑也是一个对人权的侵犯。我个人是反对死刑的。
    
     先就这么多吧,祝好!
    
    
    杨先生:
    
    你好,一定有很多人给你写信表达意见,所以我就不多说废话了:
    
    1、是否废除死刑,这与每个国家的历史传统和文化价值观有直接关系。比如中国,在几乎所有中国人心中都有强烈的传统概念,那就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等等。中国传统文化中从来就没有基督教宣扬的宽容,虽然forgiveness是上帝带给人类最大的礼物,但只适合西方的基督徒,中国的儒、佛、道等本土宗教从来都是宣扬因果必报的。所以要在中国鼓励废除死刑是肯定行不通的,这与民主制度无关。中国的人权概念还没有进步到如此地步,中国人往往要问:如果你宽恕一个杀人犯(不杀),那么被杀害者及其家属的痛苦又由谁来安慰?
    
    2、世界上另一个执行死刑比较多的是伊斯兰国家,我在巴基斯坦呆过3年,走访过南亚和中东等多个国家,对他们的文化价值观印象深刻。伊斯兰教更崇尚惩罚的力量,即“天国笼罩的宝剑的阴影下”,在巴基斯坦,宗教法规和民俗法律并存,按照伊斯兰法的规定,许多犯罪都是要被处死的,而且当地还有“honor killing”的传统,那些被认为犯了通奸罪的人要被家族内部偷偷处死。我问过很多当地人,他们认为是《古兰经》说的,乃天经地义的事情。
    
    3、人权的概念也是现代人逐渐建立和发展完善的。那些已经废除死刑的国家内犯罪率低是与该国的政治稳定民生幸福贫富均衡有关系,与有没有死刑并没有直接联系。中国目前的糟糕状况导致极高的犯罪率,与废不废除死刑没啥区别。因此死刑概念完全是现代人权意识的结果,但目前还必须要尊重各国的历史传统,需要各国各民族慢慢转变观念并主动接受。尼泊尔、不丹并没有废除死刑,也没有强烈的人权观念,但当地人自我感觉特别幸福。这种幸福完全是真心的,自发的,与“被幸福”有天壤之别。
    
    4、民主制度是被称为目前“最不坏”的制度,它的精髓在于权力制衡,主权在民。因此是否废除死刑都是由各国选民投票决定。经过投票表决后就成定论,所以美国没有废除死刑而遭到国际NGO组织的批评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民主选举嘛,必须接受各种结果。
    
    5、我拜读杨先生的文章有好几年了,您的每篇文章对我来说都是精神大餐,让我大快朵颐。希望您继续坚持下去,向我等“不明真相”的国人进行现代启蒙。我相信有一大批像我这样默默地阅读您的作品并吸取营养但并未在您的博客上发帖灌水留名,都是您的隐身粉丝。那些众多留言者要么是愤青,要么是五毛党,您千万别在意。
    
    祝你一切顺利
    
    
    杨先生:
    我支持廢除死刑,因為我堅持這樣的觀點:一個行為主體有絕對自由做某事的必要條件是,該主體能夠為所做之事負全部責任。殺一個人,所帶來的一切後果,極難負責。
    
    同理,我希望人們尊重他人自殺的自由。如果一個人被判了無期徒刑,卻不被允許自殺,這可能是更為不人道的事情,相對於死刑。一個人的生命,只有這個人能夠負責。所以我還支持安樂死。
    
    楊老師呢?
    --
     崇尚理性,熱愛數學。
    
    
    杨恒均 先生
    
    当一个国家的国民懂得了自由的可贵,懂得了生活和生存的区别,才有资格谈论废除死刑的话题。
    中国需要安定。
    
    
    您好,杨博士,我是……,浑浑噩噩在这个眼睛被挡住,耳朵被封住的世界生存了30年。就如您所说,认为自己是幸福,因为只看得到幸福,因为只看得到新闻联播。即使看到悲惨的事情,也觉得应该相信党,相信政府,是下面的人违法乱纪,会有好的领导来干预。我要感谢互联网,让我认识了您,认识了时寒冰,认识了李悔之,认识了韩寒……,能够阅读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也要感谢有了手机订阅系统,可以监控您的博客,保证您的博文在被和谐之前能够阅读到。我只是一介书生,既没有唐福珍的勇气,更没有被滞留日本机场的那个中国人的大义,也没有您的犀利和睿智,在这个又痛又痒的社会简直是百无一用。感谢您的启蒙,让三十年不知正确思考为何物,不知人权是何物的我有所苏醒。清醒过来的代价是痛苦。混沌的好处是幸福,就像北韩。痛苦就痛苦吧,总比在铁屋子里熟睡死掉要好。
    死刑的问题由来已久,但是问题的根源应该不是死刑本身。废除死刑的路径应该是,民主革命——民主建设——民主成熟——文明发展——最终废除死刑。这也是为什么您说的,废除欧洲发达的民主国家几乎全部废除死刑。而 NGO几乎是只讨论处死37人的美国废除死刑,是因为美国全面废除死刑的条件已经成熟,而且美国部分州已经废除了死刑,离全面废除只有一步之遥。 而中国和伊斯兰政教不分的国家,离成熟民主都相差甚远,还谈不上文明发展,更谈不上废除死刑。因此我们现在的目标应该是只是刚刚踏出第一步,更谈不上民主建设——民主成熟——文明发展——最终废除死刑的程度
     以上只是我的一点浅见,百无一用,让您见笑了。
    
    
    杨老师您好!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一学生,无意中看到了您写的文章【杀一个人需要多长时间?】,有点话想要说。但我深知自己从小生长在城市里,并没有太多的生活体验,见知浅薄。所以写下这些感想仅仅是想向您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就像一个学生向教授探讨一般。谢谢您能花费一点时间来阅读我这篇随想随写的感想!
    无论是中国的一年1700+,还是美国的一年37,亦或是完全废除死刑的国家,都存在不可取的地方。中国的情况应该提升【执行对象的准头】,和【行刑的价值】。毕竟刑法的存在就其罪根本来说还是为了稳定社会秩序,维护社会的生产力。美国人那套效率太低下,严格对对生命进行剥夺的刑法进行监控是有必要,但这种监控必定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特别是随着科技的发展。至于完全废除死刑的说法...好吧,可以考虑废除死刑,那是否考虑把生刑多样化呢?比如把阉割、刖刑什么的出来用用?毕竟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刑法的严酷性是必须的。(你说我们普天百姓已经达到了共产主义社会那种思想境界了吗?这是不可能的。)刑法,特别是酷刑、死刑,其存在意义更多的是对犯罪冲动者进行【恫吓,警戒】。而在这一切手段都无效,人还是犯下了被归属于【弥天大罪】的情况下,为了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为了遵守最起码的法律的尊严,也为了诚信,必须如发电商记载一般执行刑法。说什么【报仇、悲伤、惩罚】,都不过是副产品,别把最根本的东西给忘记了。法律不是为了【报仇、惩罚】而杀人。
    
    所以说,废除不废除死刑都一样~反正最后还是需要有这么一种东西来成为社会中的【青面獠牙吃人兽】,支撑着整个这回的道德和法律体系的背,使其不会折腰。呢~呢~就像小时候奶奶讲故事里头【专吃不睡觉小孩的喀喀喀】一般。
    
    
    
    杨博士:
    在1949年,共产党依靠军队推翻国民党的统治后,就是依靠处死犯人来维持其统治的,不论对于思想或行动上的反对者都是如此,这是其合法性的的部分来源,顺者昌,逆者亡。并且大陆常常公开执行,恐吓民众,制造寒蝉效应。
    媒体会灌输杀人偿命,这符合中国的历史传统,但不符合世界潮流,或者主流世界的民意,却部分符合中国的民意,因为中国有贪官、有劫匪、有流氓、有持不同政见者、他们的死符合中国的历史传统。即中国传统的威权统治模式,即统治者拥有对被统治者的生杀大权,失去此权力政权将不保,所以1949-2010大陆有处死就有政权合法性,直到有再次的革命到来,一切才会改变。
    
    
    杨博士:
     我不赞成死刑,因为每一个、每一个生命都是神圣的,都值得尊重,哪怕这个生命的存在有多么危险。
     我今天要说的不是怎么反对死刑或用什么办法替代死刑。说到死刑,我联想到犯罪和我国的劳改政策。我认为中国的监狱和劳改政策没有完全起到应有的作用。有这样一个事实:排查嫌疑人的时候,警察会首先考虑劳改犯、二进宫。请老乡有时间的话谈谈这个现象。
    
    
    杨老师:
    ……
     如果中国目前解决了以下问题,我觉得完全可以取消:
     第一 对受害者家属的司法救助。不要让受害家属得不到任何经济上的援助,在承受失去亲人的情况下还要承担巨大的经济开支,有的时候还是无力开支,等于是在伤口上又撒盐。
     第二 不要采取减刑了,建议用物质鼓励。不减刑的话让无期代替死刑完全可以。
     第三 规范从立案到判决的细则。法官裁量权越小越好,可中国现在的法制理念是拒绝“案例法”,还称所谓的各个案子情况不一样,所以要有自由裁量权,当然如果每个法官都值得信任的话,这个没问题,问题是西方的法官都没那么高的信任度,你中国的就有?
     第四 真正的三权分离,即使判死刑是法律要你死,不是国家要你死,或是党要你死,更不是政策要你死。任何组织都没能力跟法律讨价还价。
     杨老师,多保重身体,看你的博文让我受益非浅,在这里向你表示深深的敬意。
    
    
    杨先生:
    你可以不使用你天赋的自由言说权——绝大多数美国人大多时候也并没有在政治领域使用这一权利——但你却不得妨碍他人拥有言论自由的权利。
    说得很对,坚决抵制死刑,很多无辜的人都死于“公共权力杀人”,这些因言获罪的人很多都很优秀,譬如苏格拉底、林昭等,还有很多被折磨致死的“右派们”,他们的死都很可惜,人才啊,就这么无声无息不见了,被强权抹掉了。过去集权专制不把人命当回事,“宁杀错,不漏过”;现在为了放过一个好人,一个无辜之人而废除死刑,我觉得这是极大的进步,“宁不杀,勿错杀”!
    越是集权专制,越是杀人最多,杀人的罪名越可笑,越不可思议。
    废除死刑是保护人权的有力措施之一,让更多无辜之人不“被”“合理合法”地杀掉。
    
    
    老师:
    死刑不能废除,这是基本立场.
    对十恶不赦的罪犯,我觉得实在不应该再留其于世上让其有机会去害人.但死刑的使用必须更审慎.像老师文中所说的,美国用了7年来决定穆罕默德的死亡,我觉得一点都不为过.
    这是我的观点.死刑不应废除,因为无法排除将来会出现一些其存在就是对人类繁衍(或其他,不能穷举)的一种威胁的人,但必须以谨慎的态度对待,即对每个拟处死的犯人都经过充分论证和考虑,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这些理所当然的观点是缘于我对天朝之国对死刑有时有点草率的映像而引起的.当然其实1700人也不算多,如果考虑我国人口数的话.
    不过由于对待死刑的态度的差异,极度怀疑在不同的死刑制度下死亡人数会出现极大差别.所以,我认为制度差异也是死刑人数差别的主因之一.
    期待你带回来的消息。
    
    
    杨老师,
    您好,我是XXXX一名普通工人,我叫XX。
    说实话,对于刻意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我是不赞同的,但我却依然比较坚持死刑的执行,至少在中国,我会同意死刑。
    中国,人口众多,贫富差距大,因为这些原因,带来的社会与安全问题是明显的,死刑不是最终解决方法,但是对于犯罪的人来说,这的确有威慑的作用。试想,如果中国没有死刑,很有可能的结果是,全国40%的人(穷人)会把仅有的5%(富人)杀光,然后55%的普通人,会为此买单,包括修监狱,看管罪犯。你别以为这是假的,中国人的仇富心态,真的可以说到了一定变态的程度。
    
    我们这个地方是彝族自治区,说真的,我在此工作三年来,明显感觉到,法律对于这里很多彝族人是乎都不是那么有用,这里治安很不好,晚上基本不敢出门。我始终坚持,一个稳定的社会,必须有强硬的措施在保证,包括死刑所起的威慑作用。
    
    
    老杨头:
     你是真的1965年出生的属蛇的吗?
     不知道发表自己的意见是否还来得及,实际上我也确实只想发出自己的声音,同所有的事情一样,结果是什么,我就接受什么。
     任何事情都不能一概而论,而是要实事求是,根据各个国家的国情、民情确定。
     我相信,人民会平衡杀与不杀,这里的杀包括民间的犯罪杀人和国家机器的合法杀人,当国家机器不能合法杀人时,如果民意中该杀的人很多,相信民间有人会出面将其非法杀掉;而国家机器如果能够合法杀人且不轻易漏掉一个该杀的人的话,我相信民间非法杀人的会越来越少,少到需要国家合法杀人的案例都很难出现,也可能一年都判不了一例,这是良性循环的极致;没有死刑的地方那些罪人甚至非罪人依旧会被别人剥夺生命,这则是恶性循环的极致。
     看中国的数字,2008年该杀的不止1700人吧?实际上民间肯定已经把该杀的杀掉很多啦,比方说,大城市报纸上经常登载的“寻尸主启示”,15天后无人认领将按规定处置云云,我想全中国合起来不止10个1700人吧?有死刑又如何?
     我的意见是,废除死刑与否,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要依法办事。
     谢谢老杨头,祝你顺利!
    
    
    杨老师,
    您好,我把您发在微博客twitter 上的话放在一起,发现就是一篇很有观点好的文章,可看你的博客,却没有这些内容,那个twitter 上的“yanghengjun”就是您吧?下面是全部内容:
    
    我这两天要去日内瓦参加第四届“世界反对死刑大会”,这是个NGO,规模宏大,在国外影响不小。各位如果对“废除死刑”有啥见解,请贡献一点意见和评论,包括推荐一些你喜欢的文章给我。全世界执行2390个死刑,中国就达1700.我看到这个数字就决定去参加会议,我想知道如下内容:一,中国人特别该杀,还是我们的法律体系喜欢杀?二,“合法杀戮”死刑能够防止犯罪吗?有科学根据和统计数据支持?三,中国离废除死刑还有多远?
    参加这样一个“废除死刑大会”,对我来说并不舒服,毕竟我们虽然占领世界六分之一的人口,可每年执行死刑的数量却远远高于这个比例(1700比2390),是和谐社会需要杀戮?还是中国人比较低劣,需要杀一儆百?请各位给我贡献一些意见,这个问题超出我的专业。
    关于死刑,我的另外一个感觉:阅读1949-1979年思想史,每当我发现某人的思想如此先进,对我们民族如此益,让我如此激动和感到惭愧,我就会立即发现:此人已经在XXXX年作为被作为反革命执行了死刑!郁闷啊,幸亏我没杀思想,还能活到现在。
    改革开放前,中国杀得最多的是反革命、流氓强奸杀人犯和强奸犯——杀“反革命”把中国人思想上最强壮的那部分给灭了,杀“流氓犯”把中国族群中身体最强壮的那批人给灭了,结果现在的中国人,身体和精神都阳痿了。哈哈,此推不代表老杨头正常时的观点……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响应温总号召,做一名有尊严的中国人!
  • 从“法治”与“制度”的高度审视重庆打黑/杨恒均
  • 杨恒均:我如何在精神上当一名中国人?
  • 杨恒均:如果再来一场文化大革命的话……
  • 腾讯博客:给思想插上翅膀/杨恒均
  • 国家主席、颠覆罪、宪法与普世价值/杨恒均
  • 杨恒均: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 杨恒均: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 美国访民真牛:给我们八分钟,我们给你八年/杨恒均
  • 杨恒均:我们为什么需要博客?
  • 杨恒均: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 杨恒均:李光耀为何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 杨恒均: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杨恒均
  • 杨恒均: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 杨恒均: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 杨恒均: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图)
  • 杨恒均: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图)
  • 杨恒均: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图)
  • 杨恒均:普世价值难产,中国特色阵痛
  • 杨恒均: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图)
  • 杨恒均:在CCTV和CNN上检阅国庆大阅兵有感
  • 杨恒均:谁是共和国的敌人?(图)
  • 封网、封锁消息迫使乌市民众走上街头/杨恒均
  • 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们的神话是如何破灭的?/杨恒均
  • 杨恒均:广州比欧洲安全吗?(图)
  • 杨恒均: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图)
  • 杨恒均: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 杨恒均: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 德国之声邀请杨恒均讨论互联网与中国人权
  • 杨恒均:谈谈应该如何面对假间谍和真特务
  • 专访杨恒均:你是不是在鼓吹暴力?
  •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冯崇义、杨恒均
  • 杨恒均: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图)
  • 中国大陆博主网友评论杨恒均博客
  • 杨恒均:生日这天见证一自杀农民工获救(图)
  •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杨恒均(图)
  • 杨恒均: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 杨恒均:看《蜗居》有感,我们都是精神上的二奶
  • 杨恒均: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 公民万岁——兼答李悔之与杨恒均先生
  • 杨恒均:你的富裕,是共和国的耻辱!
  • 把杨恒均、李悔之当“汉奸”围剿的悲哀与根源
  • 杨恒均: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 致陆克文总理公开信:你哥哥歧视中国人/杨恒均
  •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 杨恒均:我的朋友许志永
  • 杨恒均: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 杨恒均: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 杨恒均: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图)
  • 杨恒均: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