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青年作家冯建林致河北省委书记张云川、省长陈全国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9日 来稿)
       尊敬的张云川书记、陈全国省长:
      近安!
       我是河北知名青年作家冯建林,著有《李德裕评传》、《中国历代棋王传》、《战神韩信》、《战神岳飞》等作品,出版印行海内外,拥有数十万读者,被香港文学大师金庸先生誉为:“文字精警,当世不多!”获选第九届石家庄市文艺繁荣奖、十大精品工程奖…… (博讯 boxun.com)

      我为繁荣河北文学艺术创作尽了一份心力,增添了一份光荣。
      我知道你们日理万机,整日忙着河北全省的大事,本不当打扰,但思虑再三,我更知道冤情若不上达,我的冤狱便会如这十四年来一样——昭雪无期,因此,贸然写下这封公开的告状信,想到了自己的无辜蒙冤、备历艰辛,不禁悲从中来,泪下如雨……这样做实是迫不得已,见谅!
      我无辜蒙冤十四年以来,12000多次上访、告状,向中央、省、市、县各级领导以及各级公安、检察、法院控告、申诉,虽有各级领导和政法机关累年督办,乃至原河北省委书记王旭东批示过问……然而十四年来,此案立而不查,拖延不办,时至今日,仍旧冤沉海底,李立志、赵占锁、冯小小等黑恶势力团伙仍旧逍遥法外,无人查办!
      十四年前,我本善良,质朴做人,与世无争,勤勉工作于河北省赞皇县工商局,而且我一家人世代积善,多有恩惠于乡人。
      然而,万不料想,就在我祖父早年仗义挽救了一家人性命的三十年后,这家人出了个孽种叫冯小小,此人泯灭良知,恩将仇报,勾结时任南清河乡书记的李立志等一帮乡村土匪,团伙同谋,编造谎言,伪造伤情,昧着良心实施诬告陷害,迫害我一家,致成了冤狱。当时,冯小小的一个亲哥哥就找到我家人说:“冯小小拿着恩人当仇人,昧着良心诬告陷害,真是连个畜生都不如!……”
      当时的赞皇县法院赵占锁、李兰平、郭洪等人已形成了一个黑恶势力团伙,多次制造冤案。他们互有分工,只要恶人花钱,他们就可以将任何一个平白无辜的人重判三年冤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在这里就是一张废纸。赵占锁(2001年因收受贿赂和吃请,斗胆将一强奸犯判了无罪,因此被赞皇县检察院刑事拘留!)这个黑恶势力团伙的制造冤狱,是钻了国家规定“法院可以自办轻伤害自诉案”的空子,不经公安侦查、检察院批捕,其制造冤狱的流程是一条龙作业:首先是恶人花钱行贿法医李兰平、郭洪,这两个人就凭空出个轻伤害法医鉴定书(多为耳膜穿孔);然后,身为赞皇县法院刑事庭长的赵占锁就颠倒黑白,枉法审判,不问案情,先将被告非法逮捕,然后威逼其出钱调解,若不调解,就顶格重判三年冤狱。
      就这样,平白无辜的我竟而被赞皇县法院判了三年冤狱(屈捕300天后二审无罪释放!),时至今日,由于具体承办此案的赞皇县公安局(2005年6月对冯小小诬告陷害案正式立案侦查,迄未查办!)、检察院等办案部门压案不查、立案不究、拖延不办,而赞皇县法院赵素花等更是上蹿下跳、歪曲事实,长期包庇赵占锁、冯小小等黑恶势力团伙,致使此案迄未查办,恶人逍遥法外,正义沦丧,影响极坏。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1995年,我的家乡—赞皇县冯家村那个目不识丁的恶棍冯小小,行贿南清河乡书记李立志(2000年,李立志在县粮食局长任上被赞皇县检察院以贪污罪逮捕法办),混到了冯家村支书的职位。
      冯小小一贯坑蒙拐骗,偷摸讹诈,为祸乡里,曾被我父亲指责,怀恨在心,遂与李立志等密谋假公济私,迫害我一家。
      1995年11月23日晚,冯小小勾结李立志等乡村干部闯入我家,信口诬陷我家没交公粮和棉花。我父亲拿出11月3日交售公粮和棉花票据给他们看,说明我家早已于20日前完成了任务。冯小小见诬陷不成,恼羞成怒,伙同李立志等人没有任何理由强行将我父亲抓到了南清河乡政府,一顿毒打,关入了冰冷的车库。
      当晚,在县工商局值班的我闻讯赶到了南清河乡政府,将无辜的父亲接回家中。
      可是,我们进门发现自家的一台拖拉机不见了,却是冯小小、李立志等人趁着我父亲被抓走之际,唆使走狗闫建平偷走了我家的拖拉机。
      于是,我和父亲立即前往冯小小家里询问拖拉机被盗一事。冯小小依仗着王小喜、冯吉校等村干部在场,人多势众,蛮不讲理,张嘴便是破口大骂。
      我与父亲不忿,据理和冯小小吵了几句,后被村干部王振增、宫吉银等人劝出,便往南清河乡政府找车去了。
      万不料想,当晚,冯小小竟而丧心病狂,泯灭良知,与其妻侯月花及村干部冯同堂、冯保芹同谋,伪造了面部挫擦伤,意图诬告陷害无辜的我。
      几天后,侯月花、冯小小与其子冯占春、冯占辉勾结,大肆活动,行贿赞皇县法院法医李兰平、郭洪,舞弊枉法弄到了一份左耳鼓膜穿孔的轻伤害法医鉴定书。
      于是,李立志伙同冯小小以其乡、村两级书记的威势,逼迫村干部冯彦玲、冯吉校、冯同堂、王吉山、王小喜、冯保芹以及侯月花等人同谋,团伙作案,实施诬告陷害。
      赞皇县法院赵占锁涉嫌收受李立志、侯月花、冯小小巨额贿赂,颠倒黑白,枉法审判,制造冤狱。遗憾的是为冯小小出具耳膜穿孔伪证的医生们天良发现,向法院出具了“误诊证明”,而且,所有的在场人员没有一个人能为冯小小所自称的致伤情节作证!赵占锁眼见冯小小从赞皇县法院法医李兰平、郭洪手里行贿搞到的左耳鼓膜穿孔轻伤害鉴定书破绽百出,不攻自破,当即与侯月花、冯小小勾结起来,行贿石家庄市中级法院法医室贾振成、尤卓,于1996年4月17日再次枉法搞到了一份文证审查轻伤鉴定书,实施冤狱迫害。
      1996年4月25日,赵占锁一审未终便滥捕无辜的我入狱。5月16日,赵占锁更颠倒黑白,判处我有期徒刑三年。
      1997年2月18日,石家庄市中级法院赵运水涉嫌受贿,枉法办案,但终因此案破绽太多,无法继续冤狱,遂于拖延八个半月之后(法律规定二审案件最长时间不得超过二个半月),被迫以二审判决宣告我无罪,并予释放;但涉嫌受贿的赵运水仍然枉法认定当时存在打架情节,庇护赵占锁、冯小小黑恶势力团伙的为恶。
      从1997年2月18日开始,我便先后12000多次上访、告状,向中央、省、市、县各级领导及各级政法机关喊冤,并依法控告冯小小、赵占锁、李立志、侯月花等黑恶势力团伙的累累罪行。此案引起了各级领导及司法机关的关注,从原河北省委书记王旭东到市公安局长累次批办,连年督办。
      然而,承办此案的赞皇县公安、检察等司法部门却一贯长期包庇赵占锁、冯小小等黑恶势力团伙,压案不查,拖延不办,并不断上报虚假材料欺骗上级领导,致使此案迄未查办!
      十四年的艰辛喊冤,12000余次的告状、申诉,竟是无法撼动赵占锁、李立志、冯小小等黑恶势力团伙!
      如今,我彻底绝望了!
      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但我已决心用自己的一腔鲜血来淹没赵占锁、李立志、冯小小黑恶势力团伙,淹没那些长期庇护黑恶势力的政法机关……捍卫法律的尊严。
      但愿我一个人的鲜血能唤回一个沉冤十四年的司法正义来,给蒙冤不白的我一家人一个说法!
      在这里,我再次恳请张云川书记、陈全国省长亲自过问此案,责成河北省公安厅、省检察院查明真相,还法律一个公正,还小民一个正义!
       冯建林 1323118253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