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侯文卓:替刘晓波辩护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4日 来稿)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侯文卓更多文章请看侯文卓专栏
     (博讯 boxun.com)

    
    (一)
    
    一些朋友定要把高智晟和刘晓波对立起来。其实,两人之间的相互支持远远大于任何分歧。高智晟开始大声疾呼之后,给刘晓波的写作空间,也就是其他民运和维权人士的空间大大地扩大了。而,刘晓波推出了零八宪章,也为援救高智晟提供了巨大的空间和强烈的国际声援力量。这后者,是很多人没有看到的。零八宪章有一万多人签名,其中有不少海外的华人知名学者。这一现象,让中国的捍卫人权的总体——注意是总体,而不是刘晓波一个人,获得了很大的国际的关注。国际社会对于高智晟的遭遇一直关注不够。因为老高的言论不太符合西方人的温和理性的习惯。在马丁路德金时代,还有一个人Malcolm X,但是,只有前者获得了巨大的社会舆论支持,而后者,因为倡导黑人的暴力革命,而不多被主流媒体报道。高智晟的遭遇也处于这样一种比较尴尬的状态。但是,在零八宪章出现之后,特别是刘晓波被关押之后,国际社会开始认识到中国因言获罪问题很严重,言论自由极度受到破坏,并不是高的特殊情况所造成的。
    
    零八宪章之所以受到国际国内甚至港澳台的广泛支持,关键是它温和。正如老子所云,柔弱胜刚强。达赖喇嘛之所以受到世界的普遍尊重和支持,也是因为他表现他柔弱的一面。试想,如果,达赖因为藏民受到了近乎种族屠杀一般的待遇,大力倡导组织一个“世界反共联盟”,他会成功吗?不会的。那叫做另一种形式的冷战。世人唯恐避之不及。温和和柔弱的声音,却是不可以忽视的声音。我们的朋友们没有看到的是,刘晓波开始讲,我没有敌人,却给了共产党最大的压力。因为,这让中共对这样一个人的迫害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这也成为了刘晓波间接声援高智晟的一种方式。我们不能只看到激进前卫的人声援了温和的力量,我们也该看到温和的力量也在声援那些勇敢者。
    
    另外,需要提醒的是,刘晓波是在2008年12月入狱的,高智晟的关于50天酷刑的信件,在2009年2月才得以发表,刘晓波并不知高的酷刑的全部情况。任何有良心的人看了高的那一封信都不会不心如刀割。把刘晓波称之为“合作派”,是一个很错误的名称,一万多名签署零八宪章的人,还有刘晓波二十多年来的言论,什么时候是和中共合作?说,没有敌人,只是说没有仇恨,并没有说可以共同合作。而上文中暗示的刘晓波可能是共特或者间谍,更是岂有此理。共产党已经不提阶级斗争了,但是,我们民运的人,反对共产党的人,倒是念念不忘阶级斗争,不仅是共产党要反对,甚至对共产党的有些进步加以表扬也要反对,不仅共产党党内的人要反对,对于共产党有任何同情的人也要反对——他们都有可能是深藏不露的共特。你没有觉得这种语气和口吻很像康生在文革时期抓特务的口吻吗?
    
    这样的一封信,没有给高智晟,胡佳,或者高耀洁获奖加分,因为文中唯一提到他们的地方是末尾一点,也无解释。这样一封信唯一所起到的作用,就是让看信件的外国人对中国人的窝里斗很有感触,对于中国人热衷于相互拆台,诋毁,甚至完全靠主观臆断来推测他人的目的很有感触。如果有人还敢对共党加以赞美,肯定是内奸,工贼,特务,还想要获得诺奖,没门!
    
    (二)
    
    刘晓波肯定有过言论不当的时候,也有他自己的不足之处。我在一篇文章中,谈谈宽容,专门提到如何对待一些公众人物的不足。求全责备,那么,我们也无法有任何的精神领袖。无论是达赖还是曼德拉,近距离接触,肯定都能找出许多的缺点。人在困境之中常常人性的光辉释放出来。民运一直可以避免的就是不要再紧紧盯着自己的同仁的某些错误不放。晓波在文中谈到的,我理解,更多是是愿望,是期待而不可狭义理解为自我的评判。
    
    我记得资深的民运人士李海说过,肯定主义是解决许多问题的关键。而,发现值得肯定之处,并且把可以肯定作为一种工具,而不是单纯的批判,是一种高超的推进社会进步的手段。批判中共是一种手段,肯定中共在某些方面的进步也是一种有效的手段-我认为,是更高超的手段——因为这种手段在道义上很难反驳,在策略上很难遭受攻击,并且具有很高的感召力。
    
    从精神信仰的角度来说,从旧约过度到新约,从天主教过度到新教,从早期的到后期的,我们有看到一条清晰的线路,就是包容的越来越广,敌对的对象越来越少,所以今天才有世界的许多宗教领袖倡导无敌人的状态。我上面提供的几个连接就是例子。所以,我的一个观点是,宗教是人类的总体道德意识的整合。
    
    人类学家会告诉我们人类的道德观念也经历了起初的报复性质的,也即旧约道德过度到纠正性质的,以宽恕为主的新约道德。对于罪犯的处理,对于酒鬼,对于各类的道德错误和违法行为,人类历史都经历了从以惩罚到宽恕的转变。这里面根深地固的一个道理是,产生那些罪犯和暴君的土壤,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一个家庭,惩罚一个犯错误的孩子远远不能解决问题的根本,一个社会,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倒某些团体,某个党派,只是一种简单化的处理。忽视了产生这样的问题的土壤。
    
    刘晓波并非道德的完人,也不应该这样来要求他。真正的意义在于,我们大家共同来思考,能否逐渐抛弃敌对思维,学会对罪人的善良。这不是说放弃对于中共的罪行的追究。这只是说,我们不会采用中共对付我们的办法去对付他们。米落舍维奇和萨达母的审判,在国际社会都尽量人道。倘若在民运一线的人还不知道宽容和爱的力量,相信和解的价值大于报复,那么,我们离民主还远。
    
    (三)
    
    我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反共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当我们把制造敌人当作手段的时候,那么,就陷于被仇恨所左右的状态。追求民主,和人人都拥有的人权,才是目的。路上有一个大石头,阻断了你的路,你可以选择的路径有很多种,并不一定要把这块石头炸掉才是唯一的办法。
    
    历史总是在重复,而且相似的事情总是在发生。文革的时候的抓特务,抓内奸,还有四清,镇压反革命,当时的参与者,也是如你们今天一样,抱着强烈的对于对方的"正确的仇恨“,土改,反对资本主义等,当时都是"正确的”社会目标。胡平在评价法轮功中,说过了一句话,正确的手段远远比正确的目标重要。也就是说,不能因为目标正确就不择手段。仇恨就是一个很糟糕的手段。诸位不断地重复地一句话,归根结底,就是仇恨,仇恨共产党,仇恨那些甚至在某些方面说明中国有所进步——注意,中国的有所进步,也不是中共的一家的结果,而是,社会的合力的结果,否定中国有所进步实际上也是说,中国人整体上都没有在为自己赢得权利和民主做到任何进步。
    
    我还有一个小宝宝。才七个月。对于这种靠不断地煽动对敌仇恨,对温和派的口诛笔伐,很感文革再现。但是,并不总是有空来和诸公开展辩论。内心有仇恨的人,总是进攻的态势,而温和派的人大多是温和和安宁的,所以,很少见到这里有人和你们开展论战。但是,事实上,讨伐刘晓波这件事的荒谬,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清楚。
    
    我写的字,我自己都看不清楚。所以,我要用大字。我有用大字报的权利。
    
    另外,还要提醒大家的是,有的人会认为激进派的人才是特务。我就看到不少这种言论。认为激进派的人,口称抗争,实际上是让国内和国外的人陷入一种很危险的境地,尤其是让国内的朋友们被激进派的人煽动得很激进,很敌对,好让中共有理由一网打尽。如果这种抓特务的言论持续下去,没有哪一方能说的明白,变成一个不可能双赢,只有双输的状态。
    
    我援引我在关押监狱期间的国安的警察的一句话,你可以见到中共是怎么看待窝里斗的,“我们根本不需要做什么,我们只需要坐山观虎斗就行了,根本不是虎,是猫,连猫都称不上,是猫科。”
    
    至少,我们有刘晓波,被中共视为足够强大,判了十一年的刑期,是不是大家都要把自己变成猫科呢?
    
    2010年2月12日-13日匆匆
    
    附:关心中国民主的海外华裔给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和哈维尔先生的一封信
    
    并转:
    
    达赖喇嘛
    
    图图大主教
    
    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米勒
    
    美国国务院和议会
    
    美国民主基金会
    
    美国人权组织
    
    欧洲议会
    
    国际人权组织
    
    尊敬的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和哈维尔先生:
    
    我们是多年关心并参与中国民主运动的流亡海外作家、异议人士和海外华裔。我们一直谴责中共政府的一切迫害行为,我们同样反对今天中共政府对作家刘晓波的迫害。
    
    但是,我们不认为刘晓波先生是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合格候选人。因为,就在最近,被非法拘留近一年的刘晓波发表的《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一封公开信中(2009年12月23日,于25日被判刑的两天前,刘晓波授权妻子将此信发表在自由亚洲电台,并发表到德国之声等网站),仅凭中共司法机构在他的拘押期间刻意对他个人的特殊待遇,便以此文粉饰中共政权恶劣的人权和司法状况。他在此信中既说中共对他的治罪是以言治罪,又称赞中共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是“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在同一文中,刘晓波还称赞监狱的“柔性化的管理”,“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让人感到温暖”。
    
    当刘晓波在监狱中受到“柔性化和人性化”的特殊待遇的同时,在同一个极权国家、同一个年代、同一个司法制度下,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等其他良心犯却受到警方施加如电击生殖器等令人发指的酷刑。刘晓波明知中共在残酷摧残高智晟先生和其他良心犯的同时给予他特殊优厚待遇是别有用心,他却仍在他的《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中说中国政府“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这类完全违背事实的谎言。刘晓波早在1989年的北京天安门运动后,就在全国联播的电视台讲话中,为中共在天安门广场的屠杀洗脱罪名、掩盖事实。他的这些表现都使他丧失了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应具备的道德形象。
    
    众所周知,中共一贯拒绝民间社会的任何力量与它分享权力,它把任何要它放弃独裁专制的人都视为威胁到它的政权的敌对势力并进行残酷迫害,无论是以抗争的方式还是以规劝的方式,中共都不能容忍,既便刘晓波以《零八宪章》这类规劝中共接受民主制度的谏言书的方式,中共也不能容忍。这次刘晓波的被捕再次说明,认为中共会自行改良、和平转型成民主制度的幻想彻底破灭,也说明刘晓波的劝说和谏言之路是完全走不通的。
    
    刘晓波如何说话是他的自由,但是作为公众人物的“异见人士”,他不顾事实地对一贯践踏人权的中共公开赞扬的行为,他的既为自己辩护又为中共恶行洗脱的矛盾说辞,都立下了一个混淆和颠倒是非的先例,对中国民主运动起到误导作用和恶劣影响。
    
    中国的异见人士争论的焦点是:如何看待中国共产党的极权专制统治?这个争论导致中国异见人士分为“抗争派”和“合作派”。这个在中国早已公开、在二零零六年又加剧的分歧,曾经被中国共产党政府利用,在中国的异议人士中间引起混乱。这两派的分歧就像前共产捷克时哈维尔先生和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的分歧一样:前者彻底否定共产极权政府、唤醒民众抵制专制、建立民主政府,后者与极权政府合作、幻想共同建立“民主制度”。事实上,直到捷克共产党垮台和捷克共产党情治机关的文件解密后,昆德拉当年协助捷克共产党安全部的实情才公布于世。我们认为,对于刘晓波这样一个有争议的“合作派”代表人物,也许同样只有时间才能说明他的真实面目。中国当前的民主运动就像当初东欧国家共产党倒台前的情况一样混乱和复杂,异见人士中存在着分歧和派别,再加上中共情治机关的渗透和收买,使得异见人士这个队伍越发混乱和复杂。
    
    最后,我们要再一次说明,我们反对中共极权政府的任何侵犯人权和自由的行为,无论对“抗争派”、还是对“合作派”的迫害和监禁,都是以言治罪的非法行为。然而,如果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给刘晓波这样的形象有缺陷的“合作派”代表人物,这将对中国人民争取人权、自由和民主的事业带来负面影响。
    
    为了鼓舞正在反抗中共暴政的正义的中国人民,在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人选上,我们希望诺贝尔评奖委员会考虑那些真正为争取中国人民自由和人权作出实际奉献并还正在遭受着中共迫害的中国其他合适人选,如高智晟律师、胡佳和高耀洁医生。谢谢。
    
    签名人(按姓名拼音排列):
    
    卞和祥(
    
    刘晓东(自由撰稿人,笔名三妹,现住美国芝加哥)
    
    鲁德成(中国异见人士,因参加一九八九年天安门运动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1998年获假释出狱,现住加拿大卡城Calgary)
    
    王胜林(资深金融信息分析师,中国异见人士,现住美国芝加哥)
    
    徐水良(中国异见人士,一九七五年因异见被捕入狱,一九七九年出狱,又因异见于一九八一年五月再次被捕入狱,一九九一年五月刑满出狱,现住美国纽约)
    
    张国亭(网络工作者,现住丹麦)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草虾:评高铭瑄陈卫东为刘晓波案的背书
  • 曹长青:刘晓波的谏言路走得通吗?
  • 鲍彤:从对刘晓波终审中得出的结论
  • 杨宪宏VS王光泽:刘晓波案使《零八宪章》逆风飞扬
  • 吕易:大爱无敌------也谈刘晓波先生在法庭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
  • 格丘山 :螃蟹倾巢全出动 一齐咬住刘晓波
  • 格丘山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评刘晓波被判重刑(图)
  • 李劼:回忆刘晓波
  • 格丘山: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三)
  • 格丘山: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二)
  • 格丘山: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一)
  • 刘路:用生命诠释和平—读刘晓波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
  • 我比刘晓波还疯/何健
  • 余杰:刘晓波将胡锦涛送上了审判席
  • 蒋亶文:我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 自由派刘晓波和权贵法西斯/胡志越
  • 秦晋:中共重判刘晓波将特殊的意义
  • 宪法理想的虚幻与狂悖--因刘晓波事件论宪法/玄野
  • 《七律---颂赞刘晓波》:我的通知/西鹤
  • 大陆法学家为以言治罪背书称刘晓波案判决理据充分
  • 二审维持原判,刘晓波庭上只说一句话︰我无罪
  • 中国官媒为重判刘晓波辩护
  • 刘晓波案终审判决后律师及家人谈感想
  • 刘晓波案二审开庭,诗人刘强本到场声援
  • 刘晓波案二审开庭,北京多人被限制自由
  • 刘晓波案二审庭审过程
  •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抗议对刘晓波的枉法判决
  • 快讯:刘晓波上诉被驳回,二审维持原判
  • 刘晓波二审开庭,王荔蕻被限制自由
  • 刘晓波煽动颠覆案北京高院二审维持原判
  • 高瑜:刘晓波坐牢让中共自陷泥潭
  • 谭作人今判刑 刘晓波周四二审
  • 刘晓波案2月11日二审公开宣判
  • 诺奖得主赫塔·缪勒支持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 斯洛伐克在野党国会领袖等51议员提名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 专访李海:刘晓波“没有敌人“的哲学解读
  • 高瑜家门前挂满黄丝带等待刘晓波案二审结果(图)
  • 刘晓波的律师指北京市中级法院滥用公权力/中国人权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