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讨论:中国的网络扫黄及网络审查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3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
    
     中国自去年底开始采取专项行动,整治互联网和手机媒体淫秽色情信息。中央外宣办网络局负责人星期四对外表示,专项行动成效显著,已有16000个 “涉黄” 网站被关闭。由于中国有着严格的网络审查制度,因此有关专项行动也一直被外界所关注。记者邀请现居美国的原网络刊物《大参考》主编李宏宽先生和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就中国的网络扫黄以及网络审查等问题进行的讨论。 (博讯 boxun.com)

    
    记者:首先欢迎两位参加我们的这次讨论节目。那么中国中央外宣办网络局的负责人星期四在接受《人民日报》新华社的等等中央一级媒体联合采访时表示,从去年年底开始的九部门联合整治互联网和手机媒体和色情信息专项行动呢成效显著,那么,其成果之一就是关闭了“涉黄”网站16000个。那么我想请问,两位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李宏宽先生先请:
    
    李宏宽先生:“它们现在的整治随便说名义吧,黄色也好、淫秽也好绝对不是从去年开始的。是从互联网一开始就一直在整顿,整顿的方法、手段、技术在不断调整、不断改进。第二个年底呢发出这样一个消息呢,高调儿的,年底嘛也是共产党喜欢报个功,向胡锦涛、向中共中央啊吹一下,你看我们又取得很大的成绩。这些数字都是绝对不可靠的;第三就是说具体它为什么封?这个标准是什么样?这个只有它自己能够说得清楚。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法律。按照法律公正地去封,或者不封。它说的涉黄呢往往大部分是涉及到社会治安的。因为现在中国社会民怨沸腾,网上的言论往往是社会意识的一种反应。所以老百姓反抗的比较多。
    
    记者:“它这里面的界定还存在着问题。”
    
    章天亮先生:“界定有很大的问题。因为很不明确。这是专制国家一个特有的手段。”
    
    记者:“章天亮先生你有什么想法呢?”
    
    章天亮先生:“首先我觉得是这样,这16000人的网站不知道是国内的网站还是国外的网站?如果是国内的网站的话呢,到现在才封那只能说是中共的失职。因为我们看到中共它的网络控制能力在国内可以说的是相当的强大。比如说当这个瓮安这个事件出来之后,或者杨佳杀警这个事件出来之后呢,一旦中共发现它不喜欢的言论了,它很快可以关闭,屏蔽可以迅速删贴。如果中共有这样的决心,用同样的力度和同样的手段来管理色情网站的话,根本这16000家网站从一开始可能就不存在。那么,是不是海外的网站呢, 这个我持很大的怀疑态度。哈佛大学叫费克曼社会与网络研究中心也公布了一个数字,说海外色情网站让中共封锁的概率不到10%。而90%以上封锁的话都是一些中共不喜欢的一些比如说宗教团体的网站,异议人士的网站。所以我们看到中共它实际上打击色情它只是作为一个借口。它真正的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打击色情其实是意在那些中共不喜欢的言论。”
    
    记者:“那这样的话,其实也谈到了网络审查的现实存在。那么,在中国你觉得它的这种行动跟网络审查它是不是一种连续性的一个步骤之一呢?”
    
    章天亮先生:“它实际上是给网络审查来造势,也就是说呢它说我封锁了色情网站,它就打着这样一个旗号,其实象去年中共想曾经推出来后来流传的‘绿坝’、‘花季护航’也是一样。为什么叫‘花季护航’ 就是保护青少年不受色情网站的干扰。但是呢真正封锁的色情关键字占很小的比例。它只是用色情做一个宣传。在这个方面的话我想它是一脉相承的。它只是打着色情网站的旗号来为它们的网络封锁做一个辩护而已。”
    
    记者:李宏宽先生,你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李宏宽先生:“实际上中共说一套,做一套,从来都是这样的。所以它整治互联网也是这样的。它实际上整的全是社会的它不喜欢的内容。这样还可以除去糊弄除了老百姓之外呢,国际上呢还能糊弄一些国际上的政治家。比如说,如果是国际上的人权团体关注这件事儿呢,它可以堂而皇之地说,你看我封的都是黄的,都是色情的。那一下子可以懵住很多人。所以这是共产党的惯用手法。”
    
    记者:“我想两位也经常上网,那么你们感觉中国的黄色网站的情况是不是很严重呢?另外就是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李宏宽:中国的色情网站确实很严重。我的感觉好像比美国的要严重得多。美国的色情网站绝大多是靠自律。因为这个社会呢,信教的人很多,然后有些宗教对黄色的东西呢是有一定的抵触的。但是好像没有特别明确的法律来对付这个色情的问题。因为没有办法用准确的法律语言来定义,什么叫色情?你要是没法定义的话呢,在司法上就没法执行。所以美国就说…, 它的花花公子啊,甚至更黄的杂志从来都是存在的,而且是合法的生意。网上也是这个情况,并没有专门的打击色情啊,涉黄网站没有这种说法。这种说法在法律上是模糊的。你治一个在法律上模糊的东西,这就是给权力寻踪,给腐败开了方便之门。这是中国大陆最大问题所在。至于说中国具体网站内容为什么会黄呢?我觉得主要是结合中国人的这个精神状况有关系。因为现在社会整体的腐败没有正义,而这个黄的东西怎么整治?这不是共产党的办法能解决的,我觉得。
    
    记者:章天亮先生您是怎么看待黄色网站的界定问题?另外要进行整治的话,那应该是怎么样去进行?怎么样去做呢?
    
    章天亮先生:“其实我觉得每一个人的心中是有一个标准的。那这个标准一方面来自于对法律惩戒的这种一种畏惧,还有的话是来自人心自己道德的自律。其实我觉得中国人现在之所以很多人对色情的东西包括一夜情啊,换妻啊、包二奶等等,视为这个没有什么道德上的负罪感。就是因为中国人整体的道德水平下滑的原因。这个整体水平下滑的原因呢,就是因为中国人他没有一个信仰。你说信宗教吧,中共它不让你信。你说你信共产党吧,共产党又很坏。所以说对老百姓他一旦失去这个标准之后呢,他有觉得有一点色情啊或者说做一些出轨的事情啊,什么第三者之类的事情,他觉得没有什么道德的负罪感。这样的话,它是造成整个社会道德沦丧的一个主要的原因。它还不是说色情网站带动出来的,而是道德沦丧带动的色情网站的出现。这个色情网站又进一步带动人类,就是中国人沉迷在其中。所以我觉得就是说,如果他真的有这样的想法的话,不能说消除,至少消减这个色情网站的话,至少我觉得应该允许老百姓有一个信仰。但是我想中共它是不会允许的。” (博讯记者:韩洁)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评论中国的网络监管
  •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
  • 网络民意,虎虎有生气/童光红
  • 廖祖笙:钳制网络自由给党国带来了什么?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
  • 北京打不赢的网络战争——网民“非法献花”掌掴谁?/牟传珩
  • 廖祖笙:这就是中国的“网络自由”
  •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陈维健
  • 希拉里的“网络自由”与中国事实
  • 网络监控扩展到移动通讯
  • 中国网络战攻势强度超过其它国家
  • 网络时代权力场的傲慢
  • 网络时代权力场的傲慢/邵道生
  • 全球华人十大网络事件/李永峰
  • 禾刀:网络监督的成长需消除权力堵点
  • 网络匿名造就思想繁荣/冼岩
  • “网络黑社会”国安背景公司贼喊捉贼
  • 网络封锁危害国家利益/毕研韬
  • 青年时报:“奥巴马女郎”何以蹿红网络
  • 大陆“网络解题达人”寒假间走红 可视频指导假期作业
  • 流传网络的被枪决美女任雪,原来是冤案:幕后真相(图)
  • 最高检:要积极参与网络虚拟社会的建设管理
  • 中国就网络涉黄公布司法解释
  • 中国参与建设网络审查企业曝光
  • 五毛党在行动————聚焦穿马甲的“网络地工”/牟传珩
  • 北京各界成立游精佑案和超级低俗屠夫网络关注团(图)
  • 人大代表徐龙建议尽快实施云安全网络计划
  • 政府不签补偿协议,封杀网络讨论
  • 中国密集反击美网络指控 严厉措辞震动世界
  • 中国加快编织反腐网络 专家称反腐法出台要提速
  • 广州资深网络媒体人北风被传唤
  • 北京市“两会”首次尝试利用网络进行政务询问
  • 美国驻中国使领馆邀中国网络作家谈网络自由
  • 网络商品交易和服务监管办法尚在调研论证
  • 孔子学院网络建设花掉一亿 明说招标是过场
  • 刘逸明谈希拉里讲话:网络自由有利于构建和谐
  • 美国发网络自由宣言,中国誓言防“全面渗透和侵入”
  • 中国将开展中小学生网络道德教育 鼓励举报不良信息
  •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