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鲁迅一生不差钱,曾经投资房地产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0日 转载)
    
    来源:杨明博客
     鲁迅一生不差钱儿,虽然不是一个富翁。早年,他的祖父因考场作弊下狱,家境由小康而陷入困顿。但这并不影响鲁迅和弟弟因作人东渡日本求学,他也曾考入过公费学堂。 (博讯 boxun.com)

    
    鲁迅的弟弟周作人回国以后带回日本女人,并与之生儿育女。
    
    鲁迅却在很早以前因为母亲作主,定了一门亲事,女方朱氏像貌不佳,并不为鲁迅所爱,但他因朱氏可以照料陪伴母亲,也就听之任之没有反对。
    
    北洋时代,鲁迅在教育部当小职员,后来在北平就是在几家大学任教,包括女师大,他也不断地写文章在报纸投稿,或者编书出版,与胡适、钱玄同、陈独秀参加新文化运动,影响颇大。
    
    鲁迅早有交母亲和朱氏从家乡绍兴接出,和弟弟全家一起住在北京,合家团圆。于是和他弟弟商量,把所有积蓄的金钱和凑足的数目,买下北京老虎民尾大宅,这样在北京总算居有所籍了。鲁迅的弟媳妇是个很能花钱的日本女人,周作人赚钱再中上鲁迅赚的钱全由她掌握,他们兄弟俩儿也就是买些书籍,再买几包烟的花费,全家吃喝在一起,但并非相安无事。
    
    鲁迅最初看来并不讨厌这个弟媳妇,全家全院子时就这么个日本女人出出进进,他也有搭腔开玩笑的时候。日本人喜欢洁净,少不了在家烧水洗澡,但根据记载和回忆录看,周作人的日本太太是个喜怒无常的人。
    
    虽然鲁迅也可以用他的金不换不断写文章赚钱,也可以在大学讲课,但是他自己的家室不在身边,没有一个女人照顾他的生活,日子就不正常。兄弟过去或许共手足,也商量怎样撰写修改文章,但现在中间夹了一个日本女人,鸡毛蒜皮,无事生非或枝节旁生的事情就会引起兄弟间的猜疑。
    
    终于有一天,周作人按奈不住,怒气冲冲地也不洗浴,而是随手扔给他哥哥一张纸条儿,上面写着:鲁迅先生,以后请你无事不要到后院儿来。周作人的意思是不让鲁迅再和他的家人太太接触甚至打招呼讲话,这当然是日本女人在周作人面前说了什么,周作人信以为真。
    
    鲁迅当然恼火,伤心但又无计可施,他的合家大团圆的梦想终于被粉碎,房地产投资也可以说失败了,钱是收不回来,又不能和兄弟打官司争产权。好在有一失必有一得,鲁迅和许广平的师生峦,成不了解后半生的若许幸福,还生了孩子。
    
    鲁迅去过广州又去过上海,依然是教书写作,在许广平的陪伴下写真作成绩斐然,在中国文坛和政坛上影响显著。他后来住在上海日本租界,治病撰写著书,与之往来的中外人颇多,他主张建立广泛的抗日联系阵线。
    
    但是鲁迅的弟弟周作人后来他因家堂课,守着一大堆线装书和日文书,守着日本太太,不愿意离开北平,遂与日本占领者同流合污,成了当时华北文化界日军占领下的伪政权参与者,既管教育又管北平图书馆,完全失去了节气操守。
    
    鲁迅离开北京的老虎尾故宅,成就了他一生的名山事业,天时也,地利也,人和也,而周作人却被认为是背叛了民族的汉奸,周氏既坐国民党的监狱也坐共产党的监狱,但后来,他被释放出来,还给他一口饭吃,发挥了他的日文和希腊文的特长。他活的寿命较长,远不像鲁迅积劳成疾,五十几岁就故去,晚年的周作人八十多岁,受红卫兵冲击死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鲁迅为什么喜欢骂人?
  • 革命愤青的鲁迅批判和鲁迅的左转/李劼
  • “孩子”的巨款缘何宁捐耶鲁不捐鲁迅/侯宁
  • 那个叫鲁迅的家伙终于从教材里滚蛋了
  • 德国汉学家:鲁迅是全世界的,金庸是落后的
  • 辛辣网文赏析:那个叫鲁迅的终于从教科书里滚蛋了!
  • 刘逸明: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 从鲁迅先生“嫖妓”所想到的
  • 程广林:看民国时期如何评价鲁迅其人
  • 评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 王朔:鲁迅不是一个正经作家
  • 王朔:鲁迅不是一个正经作家
  • 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 萧让:鲁迅滚蛋皆因笔下人物复活
  • 假如鲁迅活到今天/丁东
  • 鲁迅淡出教科书与明星改国籍/张永峰
  • 楼压鲁迅 GDP盖胡适/黄卫
  • 继承鲁迅不难,继承好鲁迅、超越鲁迅实难/顾则徐
  • 鲁迅走开了 他笔下的人物欢呼雀跃了
  • 人教版语文教材减少收录鲁迅作品引争议
  • 梁实秋文章首次入选语文教材 鲁迅作品明显减少(图)
  • 且看“鲁迅文学院”不负责行经/曹喜蛙
  • 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成人教育学院影视动画培训基地维权
  • 防鲁迅:纪念毒奶粉受害者
  • 革命與詩的失落,鲁迅《狂人日記》及新詩發表九十周年/陳智德
  • 仿鲁迅:纪念三鹿集团/梁下君子
  • 从刘和珍到刘荻-重提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