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陶短房:乌克兰大选 胜利从学会认输开始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10日 转载)
    
    来源:荆楚网
     (博讯 boxun.com)

    单从选票统计结果而言,乌克兰大选似已毫无悬念:地区党候选人亚努科维奇的优势虽然不大,但已足够确保对现任总理季莫申科的胜势。不论当地“因特”电视台的出口民调,或欧安组织刚刚发布的选举监督报告,都确认此次选举“既透明又公正”,加上高达69%的投票率(比第一轮选举还要高出3个百分点),应该说,亚努科维奇的胜利,本不应有太多质疑。
    
    然而谁也不敢就此认定乌克兰大选尘埃落定了,因为季莫申科还没有认输:她的招待会一再推迟,而其支持者仍在不断抨击“选举舞弊”,对亚努科维奇要求季莫申科按民主选举惯例“鞠躬谢幕”的暗示、明示置若罔闻。5年前的一幕,人们记忆犹新,当年在选票点算中获胜的亚努科维奇,正是在一片橙色的惊涛骇浪中功败垂成,被尤先科-季莫申科联盟翻盘,如今虽时过境迁,但似曾相识的一幕不由让一些人担心,基辅的街头,是否还会再来一次“橙色革命”?
    
    5年前的大选,适逢选民对传统的亲俄路线不满,对尤先科-季莫申科联盟许下的政治、经济愿景寄托厚望,“橙色革命”具备较高人气,尤先科的“悲情主义”和季莫申科的微笑,更让脱胎前苏联工业体系、拙于言辞的亚努科维奇像个古董般相形见绌。可如今时过境迁,乌克兰糟糕的经济表现,濒临破产的国家财政,让众多选民对“橙军”丧失信心,尤先科和季莫申科的“橙色内讧”更让原已大为削弱的自由派联盟更加分崩离析。
    
    相形之下,5年前亚努科维奇的缺陷,如今却反倒变成了优势:亲俄不再是包袱,反倒成为改善俄乌关系、解开经济死结的利器;机械工人和企业主管的朴实经历不再是“缺乏新气息”的代名词,反倒让其基本面巩固扎实;甚至拙于言辞也不再是麻烦——5年来,人们听那对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橙色伙伴”说得太多了。
    
    事实上,亚努科维奇之所以能如RFI记者所言,上演“亚努科维奇复仇记”,是从5年前的“认输”开始的。
    
    尽管5年前的票选真实结果至今仍是个迷,尽管从“账面上”,亚努科维奇5年前就该是胜利者,但当那个“胜利”遭到普遍质疑后,亚努科维奇经过“长考”,最终选择了“认输”,虽然此举让他与总统宝座暂时擦肩而过,却向国内外表明其“遵守规则”的意愿,和“可以信赖政治家”的风度。看似后退的一步,却让他在5年后赢得主动:当年被抨击为“旧体制残渣余孽”的他,如今却可以理直气壮地大谈民主,可以软硬兼施地抨击对手的恋栈,可以轻而易举地化解对手“选举舞弊”的指控。
    
    胜败兵家事不期, 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期。亚努科维奇的政治轨迹生动诠释了杜牧的这首古诗。胜利往往是从勇于承认失败开始的,民主政治模式下更是如此。
    
    然则并非“男儿”的季莫申科似乎还有些羞于“认输”,她的发布会被一再推迟到9号下午,且届时是否承认败选,也还是未期之数。
    
    其实不仅季莫申科,第一轮就被淘汰的总统尤先科又何尝认输了?他在败选后不断“动作”,不仅抨击政敌亚努科维奇,甚至不断拆前盟友、如今至少也该算“战略合作对象”的季莫申科的台,季莫申科以微弱票数落败,不能说没有这“窝里斗”的责任,而事实上若非“橙军”5年来不断内讧,亚努科维奇想赢也难。
    
    据乌克兰“因特”电视台二轮大选前的民调显示,相当大一部分乌克兰选民其实更认同“橙军”的经济规划,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却不相信“橙军”能完成自己制订的规划。人无信不立,政党亦然,在当前糟糕的经济形势下,乌克兰选民其实对任何一位候选人的“偏方”都没把握,但他们至少可以选择看上去比较守诺重信的一位。
    
    尽管俄罗斯和欧盟都对乌克兰选举表达了善意,但前者经济反弹势头已衰,“石油卢布”威力大减,后者饱受金融危机困扰,冰岛、希腊、葡萄牙债务危机弄得焦头烂额,未来的5年,乌克兰不论向左向右,亲欧亲俄,都注定不会是一帆风顺的,胜利者固不能高枕无忧,失败者也未始没有5年后再翻盘的机会。
    
    但人无信不立,政党和政治家更如此。5年前亚努科维奇的“认输”,为今天的胜势埋下了政治奠基礼的第一块砖;今天的季莫申科若不甘就此“边缘化”,恐也只能从学会“认输”开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学渊:评《颜色革命产生的乌克兰智慧》
  • 俞正声在乌克兰访问 遭遇车祸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