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没有敌人”面面观/张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8日 转载)
    
    张三一言
     (博讯 boxun.com)

    我在“没有敌人”争论中发了很多话;现在再写一篇总结性的《“没有敌人”面面观》。若与前所说话有不一致的地方,以这一篇为准。
    
    [一]、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是这样说的:『现在又再次被政权的敌人意识推上了被告席,但我仍然要对这个剥夺我自由的政权说,我监守覑20年前我在《六.二绝食宣言》中所表达的信念——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我认为,尚若刘晓波不是公众领袖,而是像张三李四那样的草民,那么,我不会对他作任何评论。现在问题是刘晓波是公众领袖,是公认的温和派领袖,公众领袖本身就是公众的;领袖人物不可能有纯个人的立场观点──即公众领袖的个人立场观点同时又是公众的,是混合体;所以,领袖人物的任何公开政治立场观点都是公众的。公众有权利,甚至有必要对之加以评议。(理由请参考我的《政治领袖没有个人观点与立场》一文)
    
    [二]、现实社会中的“没有敌人”
    
    我有点怕一些学者精英,动辄就要人界定概念;好像现行词语没有共识似的。好吧就界定一下。
    
    其一,敌人就是仇恨者,与别人有仇恨而相对抗的人。
    
    其二,客观事实,即在这个人世间,准确地说是在今天中国的政治政现实中,有没有敌人?判断一:没有敌人;判断二:有敌人。两者必有一对一错。毫无疑问,我可以举出万千百有敌人的事实,且每一事实都无法否定的,所以没有敌人的判断是错的。现在争论焦点就是有没有敌人问题──敌人是不是个普遍的事实存在;准确地说是中国政治现实中,共产党是不是民众的敌人问题!有敌人论者明确指出这一点并确认之;没有敌人论者极力回避这一点,不敢正视问题实质。
    
    其三,个人对敌人所采取的态度。人们可以说我不以对敌人的态度去对待敌人;这说法逻辑上没有错,因为它的前提没有否定敌人的存在。若说“我没有敌人”,它的意思是本来就没有敌人,所以,在我心中就没有敌人,我也就不会视任何人为敌人。这是错的,因为它的前提是否定了敌人存在这个客观事实。
    
    若有一个人说他不用对敌人的态度去对待共产党,那是他的自由权利(作为公众人物除外);同理,别人采用对敌人的态度去对待共产党,也是他们的自由权利。既然用不用敌对态度对待别人是个人的选择,这就是个人自由。也就是说,选取用敌人态度还是不用敌人态度对待别人是个人自由权利,旁人不好干涉(作为公众人物除外)。
    
    
    其四,在一字那么简单共产党是民众敌人的现实中,把没有敌人视作普遍事实,并倡导没有敌人论,对中国民众的结束一党专政实现民主制度的政治诉求有万害而无一利。我真不明白,那些饱读中外书本的知识精英学者教授们中了甚么邪,竟去贩卖这味毒品。
    
    
    [三]、宗教的没有敌人和政治的没有敌人
    
    如果说,人们在私人的人际关系中采取没有敌人的态度,我不会去争议;若是人们说宗教情怀或教义主张不用敌人态度对待任何人,这都没有问题,而且很好,我也不会争议。问题是,现在有人把宗教教义套用到政治现实中去。但是,政治现实,尤指中国政治现实,人们的政治关系主要的就是敌对关系。现在存在的就是分裂为既得利益的特权掠夺集团与没有利益的民众两个集团,它们的关系绝不是朋友关系,主要是敌我关系。你把宗教没有敌人的态度强加于政治现实,共产党睬你都傻;照样把草民作敌人办。草民在没有敌人论的压力下,只好屈服再屈服,永远把掠夺残杀者视为朋友,永远做奴隶。
    
    
    [四]、南非的没有敌人和德国、以色列的有敌人
    
    有人用南非来为其没有敌人论作证据进行辩护。这是完全错了。南非不是没有敌人,而是在敌人放下屠刀后,接过屠刀者不再用屠刀对付前操刀的敌人,而不是本来就没有过操刀杀人的敌人,所以无从杀敌。
    
    政治,包括民主政治,没有敌人是幻觉。有敌人而不用对待敌人的态度去对待放下屠刀的敌人只是其中一种政治态度、策略,不是唯一的政治态度。除了南非外,还有德国、犹太态度:对被夺取了屠刀的敌人穷追猛打、赶尽杀绝。到底用哪种态度、哪种模式,是由敌对双方互动中形成的。现在共产党早已经明确无误地向世界宣告,它选择并坚持用敌对态度对任何要分享他们权力的人,包括像刘晓波这样的温和到不顾现实的没有敌人派都容不下。在这样情况下,没有敌人论者为甚么不由互动结果决定模式,而要强行现时规定没有敌人模式?
    
    [五]、策略上的没有敌人
    
    策略上没有敌人,与上述情况不同。它是确定有敌人,但故意采取没有敌人的手段以便赢得胜利。策略上没有敌人对不对,这要由具体的形势判定,不能一概而论。对这个问题,这里从略了。
    
    20100207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和解是人情,报复是道理/张三一言
  • 清算和解道路/张三一言
  • 刘晓波被判重刑了,怎么办?/张三一言
  • 革命、造反出民主是政治常态/张三一言
  • 张三一言:施化的“革政”新瓶装什么酒?
  • 如何解读统一、自治、独立/张三一言
  • 施化选择的中国途径/张三一言
  • 新疆事件和民运责任/张三一言
  • 郎咸平为党唱赞歌/张三一言
  • 先毁革命,后捕晓波/张三一言
  •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张三一言
  • 民意的代价/张三一言
  • 张三一言:佳.娇个案可否改变共产党政权和制度?
  • 评胡平的“不应该革命”论/张三一言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 /张三一言
  • 施化: 我对张三一言的理解
  • 批判戴晴别有用心的“和解论”/张三一言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张三一言
  • 我从支持改变为反对《零八宪章》! /张三一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