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格丘山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评刘晓波被判重刑(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2日 转载)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格丘山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评刘晓波被判重刑

    
    
     刘晓波被中共司法工具判刑11年,消息传来,世界民主国家和大部分华人感到震撼:这个世界怎么了?21世纪的政治竟然要向言论治罪退化?其实偶然之中必存必然,中共走上这条路,总有蛛丝马迹可寻。恐怕大部分人都会同意,这个行动透出了强烈的胡锦涛个人色彩。
    
    
    (一)胡锦涛的出身和崛起
    
    
     胡锦涛诞生于40年代初期,并非正统的红色家庭出身,而是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中背叛自己剥削家庭走向革命领导高层队伍中的姣姣者。有趣的是号称工农当家做主的中国红色政权,它的最高领导层永远是由红色八旗子弟和背叛剥削家庭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组成。而且后者的比例和能量决不亚于前者,短缺的惟是工农分子。
    
     名称本身就隐含着歧视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是中共政权如日中天的50,60年代,受社会欺凌,尝人间艰辛最深的一代人。为了生存他们必须以痛斥谩骂父母兄妹为代价,乞讨共产党的宽恕。由中产生的冤魂屈鬼,足以感中华天地,泣洋人鬼神。可惜中国的史家从来只对收集名人望族的遗闻轶事有兴趣,中国的含泪文人只对编排跟随主流政治的应时故事和爱情故事有兴趣,而这些中国人用血泪写成的史实,会一如中国民族近百年来所受的其它折磨和苦难,慢慢沉入中国的历史汪洋,被人们永远忘却。
    
     就在当年这些被侮辱被伤害最深的出身不好的子女中,默默地出来一支异军,以死中求生的惨烈,向政治战场反扑:他们以忠实到连党也不能不感动的听话;以小心到周围无人可以挑剔的道德;同时极左到使正统的共产党人都望之却步的强硬立场出现在50到60年代的中国大学校园中,在当时频频不断的政治运动反右、四清、反修、反右倾、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等等中,以无情的上纲上线,捕风捉影甚至捏造事实等等手段,风靡校园,将周围的同学和老师一个个打成反革命、反党、右派、思想反动分子……,以这些汗马功劳,慢慢盘踞到大学的重要职位上。
    
     如果说这些人50、60年代主要分布在大学的系,处级政治干部位置上,那么80年代他们已经漫布到北京各大院校的院级,各部的司局级的队伍中去了。其中尤以清华大学锋芒最健,清华的校友几乎遍布各部局的重要位置上,成了一个四通八达的蜘蛛网。我离京赴美前夕,与这些人和“太子公主党”有过接触。当时我已深信不疑,10多年后,等上一代的政治老人从政薹上消声匿迹的时候,中国的政权将为“太子公主党”和这些人操纵。那时我想,如果中国的前途没有另外一种选择的话,我宁愿默祝“太子公主党”当政。因为“太子公主党”固然骄奢淫逸,但是人性未丧,时常露出一种哥们的江湖意气。而这批“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中的异类,有着一种深藏不露,韬光养晦,不知是敌是友的神秘。
    
     这种从容颜上透露的深藏不露和忍辱负重,在胡锦涛初登书记宝座的时候,想必已经给国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只有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候后,我们才发现书记脸上的一国之主的霸气终于将当年小媳妇熬婆的坚韧不拔的悲壮之色压了下去。
    
     但是不管怎么深藏,我们仍旧能从当年胡锦涛容貌中发现他祖宗遗留给他的痕迹:那不但是工农兵不具有的,而且也是共产党开国时那些敢于亡命的天下枭雄所没有的,而是一种读书人的温文尔雅。正是这种温文尔雅和他的出身也曾经使我想入非非,心怀侥幸,是不是这个人在社会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生存而迫,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而在他的心的最深处也许燃烧的还是那种对一个个和他命运一样的,所谓剥削阶级和反革命子女被逼得走投无路家破人亡的同情、愤懑和反抗。但是等到胡锦涛爬到贵为天下第一人,可以不要再伪装的时候,不但没有露出戈尔巴乔夫的一点迹象,而且是以毛泽东的阴魂一一还原的时候,我终于发现,那个希望的乌托邦只是我的一相情愿而已。至于胡锦涛本人到底是在从政治辅导员起步的时候,就已经将自己的阶级本性和人性完全杀死,还是他是在今后漫长危险的走钢丝式的仕途跋涉中,慢慢忘记了人性和他的祖宗,还是他到了高位时,被那极度的荣华富贵和君主至高的荣光炫得目瞪口呆,使他无可自主地去选择死守这个红色江山,那就只能待考,或者永远只有他本人知道了。
    
     有趣的是中国近代的两个君主最深重的罪孽都是叛变了本人的祖宗:出身农民的毛泽东,靠的是农民为他打的江山,成为皇帝后制定的却是对农民最不公平最苛刻的政策;而步他后尘的出身于官僚和知识分子的胡锦涛,走的却是对他的祖宗充满蔑视和仇恨的毛泽东政治。
    
    
    (二)胡锦涛的政治辅导员时代
    
    
     作为胡锦涛的同时代人,我可能更容易理解和熟悉胡锦涛政治思想的形成。在我们念书的那个时代,唯一的正道就是读毛泽东著作,“两报一刊”的社论。一到傍晚,宿舍的走廊里,到处布满三三俩俩的找组织谈心,要求进步,汇报思想,和与剥削家庭划清界线的人。而这些担任党团干部的学生和政治辅导员的全部工作就是监视其他同学,发现阶级斗争新动向。这些人一天到晚忙于开会,和找人谈话。他们通常没有多少时间学习和阅读中外古今书籍,而且除了毛泽东著作和“两报一刊”的社论,他们也不屑或者不敢去读那些充满封资修情调的书本。所以这就注定了将来,也就是今天我们国家领导人的腹中空空。可能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今天从胡锦涛的报告和文章中除了干瘪的党八股以外,感觉不到一点个人感情和文彩的历史原因。但是如果以此认为写这些干瘪文章的人是个笨蛋,那就大错了。只不过他的聪颖没有用于怎样引起读者的共鸣,更没有用于显示自己上通天文,下达地理的学识渊博,而是用于一种将自己的真正意图化解在标准的党八股口号中的政治谋略,使你难以适从和消化而已。譬如说,如果党内部发生了意见分歧,不同的见解,他决不会直截了当地说:同志们,我党的命运正面临严峻的考验;INSTEAD,他会说,同志们,我们党是一个空前伟大空前团结的党,我们党的大团结万岁。
    
     经过1957年的反右之后,高校里的非党团老师和学生早已为共产党的狠毒吓得魂飞魄散,哪个还有狗胆,去给共产党提意见,更不用说反对共产党了。那么从57年到文革前这段共和国空前黑暗的时期里,这些高校的辅导员和党团干部是怎么来发现阶级斗争新动向,捉反革命和反动学生的呢?他们将嗅觉伸到了每一个他们看不贯的微小行为、事情上和角落里。譬如他们自己不看书,他们最恨的就是看书的人,在他们眼里爱看外国小说的人肯定向往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和资本主义;爱看哲学书的人肯定会对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有着敌对的心态;同时如果有几个从不向组织汇报思想成天混在一起,嘀嘀咕咕,很可能就是反党小集团;那些成天闷声不响拼命学外语的人,很可能同时在策划偷越国境,投奔苏修;那些成天捧着半导体收音机,离组织远远的人,肯定成天在偷听敌台,如果这个人写日记,那么他的日记中肯定能找到对党不满的话语和牢骚……等等。每一个只要他们控制不到的人类活动、爱好、交际、信仰、宗教都会被他们化成通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通道。
    
     中国人说5岁看老,可能太夸张,但是如果我们说一个人在年轻时形成的思想,会很强烈的影响他的终生,那就绝对不是夸张了。我们这里不吝篇章的述说胡锦涛年轻时的工作环境,就是想通过胡锦涛年轻时的行为,去理解胡锦涛成为国家领袖后的施政风格。在读到上面的描述后,有谁还会对今天胡锦涛政权在网络上的行为感到奇怪呢?相比于胡锦涛年轻时的工作环境,网络工作员,网络长城,网络检查等等只不过是胡锦涛小试牛刀而已。
    
    
    (三)刘晓波的因言治罪
    
    
     经过这样连编累牍的对胡锦涛的介绍,我们再来理解举世震惊的刘晓波的因言治罪就不会太困难了。虽然对今天民主国家的政治家,对中国的民运人士,对于21世纪的大部分世界人民,甚至对于今天的中国普通人民,这确实是一个荒唐的中国童话。因为无论用什么标准来说,刘晓波的《零八宪章》都是一个充满改良色彩的温和提议。何况这个提议并未秘密散发,而是直接送给共产党的中央机构。只要掌握着军权、政权、宣传手段的中共不认可,不要说执行,就是想要让大部分国人知道有这个宪章都不可能,完全是废纸一张。所以中共以颠覆国家罪来拘禁刘晓波,这对于世界各国的领袖、政治家、和人民来说简直是莫明其妙的天方夜谭。
    
     但是对于本文读者,恐怕就不会感到荒谬了,因为相比于胡锦涛担任政治辅导员时的中国学生,听收音机就有特嫌,学外语就想叛国,不骂地主反革命父母就是要反党……,仅仅将公然提出篡改宪法的刘晓波在监狱关几年简直是太仁慈了,现在的中国简直是太自由,太民主了。
    
     可以这么说,胡锦涛等待这一天已经好久了,就像他在他的仕途上那样耐心,坚韧。当其他的国家和人们在议论中国主要的问题就是穷,只要富起来,中国自然就会出现民主时,他一直沉默着,在等待。只有等到现在,他认为中国已经真正成为经济上举足轻重大国的时候,他才不动声色地将刘晓波监禁起来,给那些侈谈中国民主的人士一记清脆的耳光,让他们知道中国的真正主人是谁。至于胡锦涛还有多少不动声色在等待时机成熟?胡锦涛还要向前走多远?他是不是要像他在仕途上从政治辅导员走到书记那样脚踏实地,耐心,不畏艰辛,能屈能伸的,不动声色地走下去,随着中国实力一步步增强,最后将他年轻时的校园环境慢慢全部移植和放大到全中国去呢?对于永远不动声色的胡锦涛来说,只有他本人知道。
    
    
    (四)时代变化和启示
    
    
     我们应该怎样评价胡锦涛处心积虑的这些政治复辟活动,胡锦涛能够在这条复辟的道路上走多远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讲二个啼哭的小故事。这俩个流泪人的地位完全不同,一个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一个是被社会几乎压扁的社会渣滓。
    
     大人物的啼哭,就是周恩来在听到林彪死去时的嚎啕大哭,史料是这样记载的:“……突然,一阵嚎啕之声如江水崩堤猛然暴发,这是一种长久的压抑到了极限,终于无法再压抑而暴发的哭声,一种痛楚无比撕肝裂肺的痛哭。纪登奎一下呆住了:不是亲眼目睹,他压根儿不会相信,发出这种哭声不是别人,正是面对墻壁双肩颤抖的周恩来!就是刚才还和大家一样露出久违的笑容,举杯庆祝这不幸中的万幸的周恩来!……
    
     “总理,总理,林彪一伙摔死了,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应该说是最好的结局了,您该高兴,对不?!”讲完他自己才意识到,自己分明在重复着总理刚才讲的话。
    
     周恩来回过身来,双肩依然在颤动,脸上老泪纵横,他摇着头,声音嘶哑地反复说:“你不明白,你不明白!”“
    
     小人物的啼哭就是我,一个摘帽反动学生回家探亲,在上海北站看到几个警察拖住一个手被铐住、满面是汗的中年人向前走,他的头后仰着,嘴张大着,一个外貌端庄的女子正不顾一切的将一瓶汽水向他嘴里倒。看到这个情景,我的喉头突然感到辛酸,热泪不可自禁地从眼睛中流了出来。
    
     其实我们是为了同一件事而哭泣,只不过从不同的角度,站在不同的立场而已。精明无比的周恩来是在哭落花流水去也,共产党的民心到此完了;我在哭经过一个漫长残忍的冬天,人们的真情回来了。
    
     这个世界其实本来就没有一个先知,而所谓的今天觉醒者也是在一个个无情的事实面前慢慢醒悟过来的。如果没有亲身痛苦的经历,人们怎么可能明白,对于一个被共产党打成反革命、反党、反动的人来说,最深的伤口不是共产党的处罚,不是共产党的劳改,不是共产党的欺骗,而是为它摇旗呐喊的人民刺向你伤口的箭。在那个时候,一旦你被共产党定为罪人,你立即就变成了全社会讨厌和一条可以任意侮辱,不准自卫的狗,那种来自你的最亲的朋友,亲人,同学对你鄙视的目光,和像躲避瘟疫一样对你的远离,才真正使你万念俱灰。从50年代到70年代林彪死的这些极其黑暗的年代中被共产党定罪的人,真正尝尽了地狱炼拷的苦痛,那种苦痛来自社会对你的抛弃,你孤立无援到差不多所有的亲人,朋友,同学和所有不认识你的人,都将你当作魔鬼。
    
     尽管共产党在反右中做了令人发指的欺骗,尽管每一次运动中共产党的残忍使人人自危,但是对于当时的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共产党仍旧是神,掌握着真理的至高点,人们无条件相信,服从和执行它的结论。直到林彪死去,毛泽东神话结束,中国人又化了10多年的时间才走出这个对党愚忠和迷信的死圈。
    
     当共产党由于多行不义,自己从神薹上跌了下来,终于失去了人心的时候,它的张牙舞爪,它的专横跋扈就不那么可怕了。这是现在我要对胡锦涛说的话:今天的中国与40年前,你作为一个政治辅导员可以为所欲为无所顾忌地迫害年轻学生的时候相比,有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区别:那个时候你们要整谁,只要一声呼唤,甚至一声暗示,自己完全可以不要出面,那些崇拜党的人,要求进步的人,为了与反动家庭划清界线的人,甚至被整者的亲人朋友妻子孩子老师学生,都会像狼一样拥了上来,咬,踢,将被整者的肉体、心灵和骨头都啃得干干净净。可是今天无奈落花流水去也,那个时代已经不可能回来了。你们只能偷偷模模地在警察森严的围堵下亲自去做迫害的勾当。
    
     这个实质的区别造成了结果完全的不同,如果将一个人关起来,不但杀鸡吓不了猴子,还会引起了世界一片抗议,这个杀鸡是为了什么呢?
    
     说到这里,应该给胡锦涛几条启示了:启示一:胡锦涛虽现在贵为一国之尊,但是其荣光威望实在不抵当年为区区学校辅导员的时候了,那时必有几个忠心耿耿对党崇拜的青年学生。现在要说老百姓全都在背后骂共产党,恐怕有些过份,但是说那种深藏不露,韬光养晦,忍辱负重之术已为百姓学了去,此等刁民一旦时机成熟,从百分之一百拥护转变成百分之一百反对恐怕需时仅几秒耳,——想必很多人不会认为这是故作耸闻;启示二:以今天世界普遍对民主之认可和颂扬,刘晓波以要求民主而受囹圉之灾,已经非常精确地落入诺贝尔和平奖搜寻范围。如果明年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论功行赏,恐怕胡锦涛应居功首;启示三:且勿论共产制度之好恶,仅从日月之圆缺视,恐怕没有一个制度可以永寿;何况现在中国贫富天地之差,民怨沸扬,问题堆积如山,此时此刻将一个不能引起民愤的已为世界媒体嘱目的大儒放入监狱,恐非明智之举。查世界名人之历史,无论甘地、曼德拉还是霍梅尼等,都是由监狱直登国家领袖宝座的。如果中国也重蹈覆辙,胡锦涛又立奇功一桩。
    
    
    (五)对未来的疑虑
    
    
     作为一个中国的独立知识分子,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中国共产制度会灭亡。但是对中国共产制度灭亡后,中国会不会平稳的过渡到民主制度,我却有着不祥的疑虑。我的感觉是中国的思想界,民运界和人民好像都没有READY和成熟到能够接受和运作一个民主制度。
    
     中国思想界对民主的认识似乎还没有超过共产党在延安时用民主作为武器打压国民党政府的理论水平。历史证明,得到政权后的共产党立即就将自己在延安高喊的民主扔到九霄云外,人们有非常多的理由担心这个轮回会在共产党灭亡后的中国重演。
    
     中国大部分民运的人都是从共产党中分裂出来的,他们虽然无可置疑地看到了共产党政权的腐败和没落,但是其思想方法,语言都不可自主地保留了很多共产党的痕迹。甚至他们内部出现的问题,也与共产党的现存问题性质相仿,如果在权力放大后,恐怕与现中国共产党的恶行几乎没有区别。另外中国的民众虽然对共产党制度有着种种不满,但是这种不满并不意味着他们认可和接受民主制度。中国的民众在共产党统治下的几十年,受共产党身传言教,几乎已经不知何为道德,何为信仰,中国共产党现在正在自食自己栽下的恶果。但是等到共产党灭亡后,这个道德沦丧的恶果就会指向新的政权。
    
     人们现在只将眼睛盯住了共产党的灭亡,没有时间去担心后面的事情。我感到不管是谁,将来去承担共产党灭亡后的担子都会极其沉重。所以刘晓波能够背上中国这个苦难的十字架,其勇气和风节都令人敬佩。但前程坎坷多风险,如能借在监狱的机会将这些问题好好想一想,并非坏事。人在顺境中,尤其在得意的时候,是无法进入澄明清澈的境界的,而苦难却常常给人带来智慧。对于静思默想,恐怕没有比监狱更理想地方,从这个意义上说,刘晓波也许应该感谢和珍惜胡锦涛给他的这个机会。◆
    
    
    (原发北京之春2010年2月号)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三)
  • 格丘山: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二)
  • 格丘山: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一)
  • 格丘山: 纪念赵紫阳离世五周年(图)
  • 格丘山:"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 格丘山:当那个忧郁深沉的旋律远远响起的时候(图)
  • 格丘山 "与贝博一起欣赏高行健的性描写"(图)
  • 格丘山 :女儿的日本房子(图)
  • 格丘山: 长城, 柏林墙, 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图)
  • 格丘山: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图)
  • 格丘山 :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图)
  • 格丘山: 应该看到法轮功三退的积极意义
  • 格丘山:流亡作家(图)
  • 格丘山:智慧, 真理和人生的美栖居在哪里?(图)
  • 格丘山: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图)
  • 格丘山 :对恐怖主义定义的质疑(图)
  • 格丘山: 为了我们的自由思想(图)
  • 格丘山: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图)
  • 格丘山:展望中国人全部进入大康时的政治诉求(图)
  • 格丘山: 门缝中露出的小鬼头(图)
  • 格丘山:重要的不是杨佳母亲露面和她是不是精神病!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格丘山:为党请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