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执政一年奥巴马现在真是进退维谷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2日 转载)
    来源:东森新闻网
    
     一年前1月20日那一天,美国首都华盛顿人山人海、喜气洋洋。那的确是一个欢欣鼓舞、普天同庆的大好日子----美国第一个非裔总统奥巴马在国会山庄前宣誓就职。 (博讯 boxun.com)

    
    “是的,我们能做到”的总统终于当选了。期望和变革顿时成为美国新政的标签。
    
    但一年后1月20日这一天,回顾奥巴马的政府一周年的表现,变革在那里?期望仍在吗?周年前夕,麻省参议院补选意外变天,民主党失去60席的绝对多数地位,不仅影响未来的议案通过,更威胁着秋季的中期选举,民主党是否可以保住国会两院多数?奥巴马又将如何提高总统威信、挽回国会劣势?
    
    “是的,我知道了。”这是今天奥巴马对美国人不满的反应!
    
    奥巴马的问题其实是制度的问题
    
    纵观奥巴马执政一年,从美国人角度来看,可以“失望、沮丧、愤怒、焦虑”8个字来总结。比如麻省是美国最自由派的一省,它也是已故民主党元老肯尼迪的地盘,08年大选,奥巴马以26%胜出,这次补选竟倒在一个共和党新手上!但这仅仅是奥巴马的问题吗?
    
    不错,奥巴马的支持率从75%降至50%左右;但国会的支持率仅仅25%,对比之下,奥巴马还是占上风的。由于民主党控制两院,它的议长佩洛西和布什时期副总统切尼一样不受人欢迎。
    
    对美国政党政治,尤其是国会最不满的恐怕是选民占多数的所谓中间选民了。他们成功地把奥巴马送进白宫,就因为他们相信他会兑现他会改变华盛顿所作所为的承诺。结果他没有,他们在麻省补选倒向共和党了。这是选民的惩罚。
    
    美国国会制度也有严重问题,几乎什么大议案都法顺利通过,除非修改、修改再修改至面目全非。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参议院的所谓阻挠议事规则(filibuster rule)。这个不在《美国宪法》的“规则”允许少数(41位议员)阻碍多数(59位议员)进行任何议案通过。这是美国民主里最不民主的制度问题。
    
    由于共和党这次在麻省补选胜利,由原来的40席增至41席。换句话说,少数共和党已经“控制”多数民主党参议院的议程了。
    
    同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21日做出一项将改变美国政治游戏规则的重大裁决。9位大法官以5比4的票数通过,政府不得限制企业、工会等团体的政治支出金额。
    
    最高法院5位保守派大法官在这个案子上是直接从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的保障论证。他们认为,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不只是“自然人”,也应该同等地保障法人组织。因此,不应该限制企业表达这些言论的肺炎。这是个很难令人接受的理由,保守派《华盛顿邮报》的社论也指出“在宪法第一修正案中,根本没指出企业应该和人民受到同样的对待。”
    
    但这个美国人一向不重视和不关心的问题,美国可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未来企业的立法游说工作如虎添翼,就像《纽约时报》的社论所警告的,敢对大企业说“不”的议员,不是只要放弃大企业的政治献金就没事了,而是要面对大企业投下数百万美元的负面文宣战。而对奥巴马政府而言,在民主党国会席次减少之际,最高法院又送来这份“周年纪念大礼”,奥巴马想推动的政治改革和议程更是难上加难了。
    
    奥巴马第一年的成绩单
    
    民主党在参议院补选中掉了民主党堡垒麻省后,参议院失去60席的绝对多数,西方媒体舆论纷纷,有的说这是奥巴马的“最后判决”,也许不久将会有人宣布这是一个“失败的总统府”(failed presidency)?综合他们的看法是:这个年轻总统是个自以为是的自由主义者,背叛了同路人,也激怒了其他人,所以一无所成。
    
    不错,奥巴马是随着美国人对布什8年来的失望、沮丧、愤怒、焦虑而上台的。时势造英雄也。这是他的幸运。今天美国人对他第一年的表现充满失望、沮丧、愤怒、焦虑也是事实。这是他的不幸。但说奥巴马就如流星那样一扫而逝,却是言之过早。
     奥巴马在国会外,看来似乎一无所成。但据报道,根据无党派的《国会季刊》(Congressional Quarterly)统计,以他在所有他采取支持或反对立场的表决来衡量,他被列为过去50年来最有效的总统。比如,当他在国会两院很清楚地说明他的立场时,他的成功率是96.7%,超越过去约翰森和艾森豪威尔两位总统。
    
    不过,当前的事实是,不少过去支持奥巴马的人的确对他失望和不满,发现他是个政客,而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救星。他们对他期望过高。同时,那些曾经赞扬和分享他的党派合作作风的共和党却在国会处处为难他,而他们又拿不出更好的方案。
    
    奥巴马的民调一直下降是不能否认的。但它的原因并不那么简单,很多都是布什8年遗留下来的,尤其在经济和军事上的问题。奥巴马政府在施政上的失误,如经济刺激计划太微小又不集中,医改方案不明确等也是构成支持率下降的原因。
    
    一年来,奥巴马在国会立法进程中花费太多时间,后来又把重要议案,如医改方案交给国会民主党处理。他不是总理,更不是一般立法者,他是一个国家的总统,超越国会,面向全国。
    
    美国问题繁多,如医保、能源、税收、移民、赤字……奥巴马总统不应为这些问题是否在国会通过而伤脑筋。因此,不少专家学者现在呼吁奥巴马应该出来领导,就如总统竞选运动时那样,为全国人民利益和前途着想。换句话说,他应该脱离立法政治,只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方案,然后由国会去立法。他也许在国会里不会得到共和党的支持,但他可藉自己的努力而获得更多的政治资本和权力,这些正是他将来推动改革方案所需要的。其实,这也正是他竞选总统时所采用的方法。他承诺要向全国各地招手、倾听他们的心声、呼吁全国团结一致。他说:“我看不到一个蓝色(民主党)的美国,我也看不到一个红色(共和党)的美国。我只看到一个美利坚合众国。”
    
    奥巴马还不是一个“失败的总统”,麻省补选更不是他的“最后判决”。8个月时间,在政治上是很长很长的。这次该赢而不赢的补选是个教训,但还不是致命性的教训。因此,奥巴马必须修正他的策略和方向,从“是的,我们能做到!”(Yes,we can)转变为“是的,我知道了!”(Yes, I get it),表达贴近民意的用心,重新和人民连结谁敢说他不能像克林顿那样从灰烬中再生!
    
    小结:奥巴马的未来
    
    一年前,美国总统奥巴马高呼“是的,我们能做到”,雄心壮志,并高调打出改革旗帜,豪言要塑造华盛顿新风气,让选民喜出望外,并视他为救星;但一年后,选民失望、沮丧、愤怒、焦虑,参议院绝对多数没了,奥巴马也改换口号:“是的,我知道了!”
    
    美国选民对布什的诸多不满、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的嘴巴、非裔、年轻和中间选民的支持,美国政坛终于出现奇迹:非裔总统登基。这是历史性的变化,而奥巴马也已“改革”为竞选口号。
    
    奥巴马第一年,除了一面处理布什留下的烂摊子,一面针对新来的国内外危机外,还在国会推动包括医改等议案。奥巴马就职时的确雄心勃勃,想做的事一箩筐。在国内,他要彻底改革财政经济,实施全民健保;在国外,他要增兵阿富汗,阻止伊朗制造核武;更重要的是,他要重新塑造美国的国际形象,恢复自由世界领袖的声望。
    
    结果,在国内,共和党在国会拒绝任何妥协,令他的党派合作落空;选民极其不满,失去参议院绝对多数。在国外,伊斯兰世界不买他的帐;中国似乎不再“韬光养晦”……
    
    结果,奥巴马当前的处境真是进退维谷,幻灭的自由派人士指责他无意为理念坚持奋战,无党派的中间选民认为他未能落实“变革”的承诺,而对手共和党的敌对态度日趋激烈,华府权力核心的运作模式一成不变。
    
    但这不完全怪奥巴马。时势变化,他防不了;国会结构,他推不倒。他应该认清身份,他不是一个政府的总理,他是一个国家的总统,因此他的职责不在立法,而在领导。既然他已知道了,他就应该继续做他能做到的。
    
    这是奥巴马竞选总统时的承诺。现在是兑现这个承诺的时候了,时间已不多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