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永攀博士对于达兰萨拉、达赖喇嘛的认知简直像个文盲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2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张永攀博士对于达兰萨拉,对于达赖喇嘛的认知简直像个文盲

     娜姆笑评:《达赖喇嘛在印度的世俗生活》
     (博讯 boxun.com)

    1月19日,一位所谓中国社科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张永攀博士在新华网上发表了一篇《达赖喇嘛在印度的世俗生活》的文章,看此文章的标题就猜想到一定是对尊者不敬的文章,因为近两年这样的文章太多,多的夸张,多的离谱.本人闲着没事所以就看了看这篇文章,看完此文章只能用四个字形容“胡说八道”。我很纳闷堂堂一个中国的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写出的东西竟然如此荒谬。我在想是否老共给你的俸禄不如你愿,所以你才马马虎虎交差了事,我还真佩服你,这样荒谬的文章也敢登在网路上,不过你的主子一定很满意你的作品吧;因为他们需要的正是这样的文章,只要是污蔑尊者的文章不管内容真假都会当作宝贝大肆宣传,这就是老共的一贯作风。
    首先;张永攀博士你在文章中对达然萨拉的描述应该是在贬低这里的生活环境对吧! 可是90年代离开西藏,现在生活在你所谓街道非常脏乱的达然萨拉的我,对你的描述不以为然,也许就如你所说这里的环境是比较脏乱,但是这里是一个没有环境污染,自然生态保护的很好的阳光小镇,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享受着言论信仰自由,不用畏惧遭受人道迫害, 生活的很快乐幸福。还有你文章中对这里学校的描述,“学校的校舍均取料于铁皮,房屋低矮,光线昏暗,阴森森的。”请你仔细看清楚你所研究参考资料的来出,你的这个描述倒让我的记忆回到我在西藏上学的学堂,和你的描述完全雷同,或许你不会是把对西藏和达然萨拉的研究搞混了吧?真是这样你的主子该打你大板了,堂堂一个边疆史地研究中心的副研究员怎么可以犯如此大错呢?没来过达然萨拉,没有拜见过尊者达赖喇嘛的人,说不定还勉强相信你的研究报告,因为你的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和博士的身份足以给人一点信任,但是对来过达然萨拉,拜见过尊者达赖喇嘛的人来说,你的研究报告犹如虚拟世界,可笑至极。真可惜你选错专业,你应该选择当电视泡沫剧的编辑才合适,说什么“仆人们在其居所的花园里种了不少美国品种的花果,还铺设了一条小路。下雨时,达赖就自己撑着雨伞,在这条小路上散步”真是笑死人,下雨天撑着雨伞散步....在拍电视吗?为什么要在下雨天散步?这种情景应该是电视剧堕入爱河的年轻男女所作的行为吧?你是不是看太多这样的浪漫电视剧?还有为什么称园丁为“仆人”呢?难道你们中南海的园丁都称仆人?或者根本就是当仆人使唤?其实也难怪在没有言论信仰自由的地方干活跟仆人是没两样,你这样写也不足为奇。另外;为何要强调美国品种的花果?虽然本人也并不知道尊者居所又没有种植美国花果,难道种植美国品种的花果也惹你们不高兴了?我想对于尊者来说,花就是花无所谓美国品种或者中国品种。
    生活在言论自由民主国家的我,看过很多尊者达赖喇嘛生活纪实的书籍和纪录片,对尊者的日常作息小有了解,不过我倒是第一次听说尊者喜欢上网,问过尊者身边的工作人员,他们也从未看过尊者使用电脑.张副研究员你还真是神通,既然可以研究出尊者喜欢上网,了不起;中共需要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才,请你再接再厉研究出更多不存在的东西讨好你那个无能的主子吧。接下来张副研究员你的文章中又说;“由于受到达赖集团的蛊惑宣传,少数人误认为在达兰萨拉可以衣食无忧,犯罪嫌疑人为了逃避法律制裁翻越雪山,冒险来到这里。然而,偷渡至达兰萨拉后,他们受到达赖当局的严格拷问,很多人被屈打成招后投入牢狱。”首先,作为当今世界堂堂大国的中国社科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的张永攀博士你应该算是很有学问的学者,在则作为副研究员的你知识面也应该很广泛,所以;我想请问你,一个流落异乡的流亡政府可以在别人的国土上私设牢狱吗?你这样写我还真对先生你的副研究员的身份感到怀疑。难道你不知道一个流亡政府在其避难国家的国土上不可私设牢狱吗? 我认为副研究员你的知识面不如一个初中生。
    “严格拷问,屈打成招”这可是中共的专用词,强加在别人的头上不好使用,更何况区区一个流亡政府也没这个能耐。“过去,达赖“接见”这些藏民时对他们摸顶,而现在生怕有人在头上涂抹毒药,便很少这样做了”这个要怎么回你呢?说句时下年轻人的话“无言”。“头上涂抹毒药”这个办法该不会是你的又一个研究成果吧?还是你主子传授给你的?我想应该没有人傻到用这种办法去伤害另一个人吧?除非张副研究员你本人有这个打算,如果你不怕因此丢掉自己的小命,请在你的头上涂抹毒药来拜见尊者达赖喇嘛吧!尊者一定会以仁慈关爱的悲心为你摸顶加持。前些天和一些中国来的华人朋友聚会,他们说已经几天没洗头,我还以为是没水或者是太冷所以没洗,原来是尊者给他们摸顶加持过而舍不得洗。
     接着看你的文章,感觉你不做编辑太可惜,我想你做编辑应该赚得比你主子给你的俸禄多很多,“... 达赖喇嘛有时侯也搞一些现代流行的东西,以拉拢年轻的西藏流亡分子;2002年9月,他在达兰萨拉举办了“怀念西藏选美比赛”...还选拔了 一些年轻人组成了“达赖喇嘛足球队”出国比赛。他们欧洲之行的第一站是瑞士,第二站是法国,第三站是丹麦。但是,因为球队水平太差,受到欧洲人的嘲笑,...”什么?选美比赛?达赖喇嘛足球队?把这些跟尊者达赖喇嘛连在一起也太荒谬了吧!张副研究员你到底是怎么研究的?为什么看起来都像是凭空捏造,与事实连一点边都沾不上,看来你搜集到的资料都是一堆垃圾,垃圾应该丢在垃圾桶里才是它的归属,把垃圾拿出来当作宝贝炫耀,然后拿它去污蔑指责别人,如果你真是个学识渊博的博士,我想你自己也羞于这样讲吧!
    至于选美比赛和足球队这些是流亡社会的一些热爱艺术,热爱运动的青年所组织的活动,选美比赛虽然规模小,还有如你所说参加的人数也不多,但是却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办的是有声有色,而且告诉你也不会相信,你所谓的尊者达赖喇嘛举办的“怀念西藏选美比赛”的主办单位只有一个人,他叫洛桑旺嘉,是一个非常喜爱关注西藏文化艺术的时髦青年,在达然萨拉还小有名气,但也不至于把他和尊者达赖喇嘛搞混,在这里不妨给你提供另一个真实的消息,这位洛桑旺嘉先生还主办了一个“年度西藏音乐大奖”,参赛选手来自世界各地的藏族音乐人,搞得是沸沸扬扬很受时下年轻人的欢迎,说不定他还会再主办一些其它的活动,到时候你别搞错了,又说是尊者举办的那就糗大了,怎么样?傻眼了吧!原来以为可以用来污蔑尊者的“选美比赛”却是一个时髦的年轻人主办的。很“冏”吧!所以说你的嘲笑只能说明你的无知低能。
    还有你文章中提到 “达赖喇嘛足球队”出国比赛,没错, 的确有一个流亡社区爱好足球的学生青年组成的业余足球队出国参加比赛,但这个球队叫“tibet足球队”并非叫“达赖喇嘛足球队”。“因为球队水平太差,受到欧洲人的嘲笑”我想你应该弄错了,如果真有人嘲笑,那也一定是像你这种低俗无知的人在笑吧!只有你这样素质的人才会觉得好笑,我觉得啊,技术差总比素质差好很多,技术差还有得救,素质差只能当垃圾没得救。
    哦,对了!说到嘲笑, 倒让我想起被中共称之为中国人的骄傲的08奥运会上,中国队男子足球队对比利时的比赛中,当比赛进行到52分钟时,中国球员谭望嵩在失球之后 一个旋踢直捣比利时球员Sébastien Pocognoli的私处,使其痛苦地在球场上打滚。这一踢造就了本场比赛的第一张红牌,也使谭望嵩被驱逐出场。12分钟后,中国队队长郑智肘击对方球员,从而造就了本场比赛的第二张红牌,另两名球员因粗野踢法而被罚黄牌,在自己家里三场比赛下来只进一球,得一分,小组赛垫底,真是既输球又输风格。
    还要继续说吗?反正我也闲着没事,就和你聊几句吧!在本届奥运会之前,中国足球队唯一一次参加的国际大赛是2002年日韩世界杯,更是一球未进,也是小组垫底提前出局的对吧!被外界称为“最没进取心的球队”。一支怏怏大国的足球队的水平和成就恰恰反映了所在国家的素质和水平,从中也不难看出张副研究员你的水平,你们想笑就笑呗!我们一个小小业余球队真的是没法和你们看齐,我们只能把比赛当作是友谊的桥梁,我们没本事把赛场当战场。
    “达赖生日——7月6日,对于整个流亡藏人集团是每年度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这个你说得没错,不过;不止流亡藏人社区,整个藏区都视这一天为一年中最为重要,最为喜庆的日子,大家聚在一起欢庆是理所当然的事,将这样的欢聚硬要和“独立”连在一起也太牵强了吧!如果你肆意要这么认为,那也就随便你了。还有就是想问你一下,你老爸过生日,你家兄弟姐妹聚在一起为老人家庆祝生日,请问你会联想到什么吗?也许我太过笨拙,真的联想不到什么,认为只是一个单纯的生日派对而已,大家高兴聚在一起就这么简单。
    张副研究员,张博士,你在文章中左一句“衣食住行:渗透着“西藏独立”色彩”右一句“藏独集团”的核心人物”,作为一个研究员一个博士难道除了老共的红色宣传外,没有看过其它有关尊者达赖喇嘛的书籍、文章,或新闻消息吗?要么这样好啦,我在这里给你提供一个非常值得你参考的资料,1988年6月15日,尊者达赖喇嘛在欧洲议会发表了著名的斯特拉斯堡讲话,公开宣布放弃西藏独立的诉求,追求让藏地藏民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架构下自治的“中间道路”。在以后的讲话中,尊者达赖喇嘛多次对这一建议做出具体解释。这一中间道路的建议,其中心思想是,西藏不寻求独立,不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框架,组成全西藏的统一的享有真正自治的行政体,建立民主自治的政府;西藏全境非军事化,成为和平区....这一中间道路的建议,得到全世界的理解和欢迎.你的研究参考资料里应该没有这些吧?如果可以翻过你主子建造的网路柏林墙,这样的资料处处都是 ,不过看你的职位,你老已不年轻,要做翻墙这样的危险动作,应该没有胆量,虽然只是个副职,但对你这样为了讨得主子的欢心,而颠倒黑白,满口胡言的人来说应该是得之不易。
    作为研究员这篇文章应该算是你的研究成果对吧!为此你老也费了不少心吧?我劝你以后别为了讨主子的欢心而往非自己专业的地方乱窜,窜出来的东西废物一堆,当垃圾也嫌脏,如此研究成果你都不会觉得丢脸吗?张副研究员,张博士说句实话,你的文笔倒是不错,但作品的价值趋向是扭曲的,你可以做个典型的御用文人,但是,对于达然萨拉,对于达赖喇嘛的认知简直像个文盲, 所以, 你根本没有资格写这方面的文章。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评中共媒体报道尊者达赖喇嘛访问澳洲/达珍(图)
  • 給达赖喇嘛的公開信/王宁(图)
  • 云游四方利乐众生灵光独耀的达赖喇嘛 /陈维健
  •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 达赖喇嘛不是你的敌人 /丁一夫
  • 军售与达赖喇嘛:中美关系添变数
  •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嘉楊達傑
  • 达赖喇嘛返藏是开启中国政治大门钥匙/秦晋(图)
  • 曹长青:达赖喇嘛为何无法“回家”
  • 主權屬於达赖喇嘛,果敢是中國石油的犧牲品/草虾(图)
  • 达赖去台湾并不是民进党的胜利\张鹤慈
  • 民进党邀请达赖 可能被国共联手报复
  • 卷入蓝绿政治纷争:达赖还没踏上台湾土地已经输了
  • 达赖喇嘛和藏独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赵静芝
  • 严家祺:北京应当欢迎达赖喇嘛到台湾为灾民祈福
  • 达赖喇嘛访台,北京棋输一着\陈破空
  • 见到达赖喇嘛的高兴和悲哀/曹长青
  • 仲維光:达赖喇嘛的超越與「大西藏問題」探源
  • 达赖争取民间汉人新尝试 
  • 西藏再有三僧侣被抓官媒高调批达赖
  • 达赖喇嘛尊者对中共当局判处刘晓波11年徒刑的公开声明
  • 达赖流亡政府哀悼阿沛阿旺晋美:他是一位不畏恐惧的人
  • 达赖喇嘛特使关于藏中和谈进程的声明
  • 在达赖喇嘛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二十周年庆祝活动上的发言
  • “中共高官直接统战达赖的对华事务幕僚群”正在调查
  • 奥巴马计划访华后会见达赖喇嘛,北京先打“预防针”
  • 中国抨击达赖喇嘛访问中印争议区
  • 藏族青年网上相册有达赖喇嘛的照片被抓
  • 西藏流亡政府回应北京当局关于“达赖喇嘛并不代表西藏人民”的宣传
  • 中国抗议达赖喇嘛访问中印有争议的地区
  • 达赖啦嘛论西藏文明文化和历史
  • 中南海备感棘手:达赖访台风波未平,热比娅纪录片继续登台
  • 中国担忧美国官方接触达赖
  • 此消息不属实:藏民被允许前往印度朝拜达赖喇嘛
  • 新闻总署确认达赖喇嘛“我的祖国西藏”(三图片)(图)
  • 达赖赴台前,台北已向北京打过招呼
  • 国台办再指达赖不利两岸:王毅中止参加台湾周
  • 从达赖访台看北京政策调整
  • 如何在国际上更有效地打击热比娅与达赖喇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