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共特海运领袖费良勇喜添贵子/草蝦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31日 来稿)
    编者按:此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博讯 boxun.com)

    
    【作者:草蝦】
    
    因为刘晓波没有敌人,独立评论家们都忙起来了,热衷于抓共特。我也凑个热闹,而且还让大家轻松一下,到刘晓波话题以外抓一个共特:“民主中国阵线”伪主席费良勇;还有一个女共特--邹海霞,费记的机要秘书兼二奶。证据呢?就是他们刚刚生下的孩子。从白胳膊到生孩子,都有了,热闹啊!首先声明一下,费先生是“被神選出來搞政治”的政治家、未來中国的过渡大总统,所以本文就不属于侵犯公民隐私。
    
    友人从新海洲去德國,回來告訴我:“恭喜恭喜!你們的民阵主席费良勇剛跟女秘书生了個女子。”我說:“弄错了吧?未聞領袖費良勇,只知共特費糧桶。民運領袖哪有女秘書的?還能生孩子?見微知著,就憑這一點,就驗證了我早就侦破的,費記是共特。”友人茫然:“何以見得?”因我關注此人已經很久,只好細說一番。
    
    民運領袖這角色,特別是海外的民運領袖,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因為一般人在海外,所處的自由社會也是個商業社會,需要謀生第一,全力經營才能謀一碗飯吃,關注民運則無法全力經營,只能半飽。民主運動還是個文人運動,參與者必須提出自己的獨特見解,凡事必須研讀大量資料才能在圈內倡言一二,不能修煉的半人半神的人云亦云。
    
    所以在海外被認為“民運”的有幾類:一類是職業民運,諸如魏京生王軍濤之流,大難不死而被人肉貿易出來,因為在國內多年坐牢受苦受難,積了功德,世人憐其悲苦,供他們一碗飯吃,他們也是被匪共宣判了政治死刑,絕無歸國可能,除非匪共崩潰而得平反;二類是六四血卡受益人及六四之后的偷渡客,獲得海外定居的身份就是“民運”,出于良知堅守陣線;第三類是天生有病的票友諸如草蝦草根之流,因為圍觀而被認為是“民運”。所以呢,民運的特點:
    
    第一,窮,吃了上頓想下頓,飛行一次要勒緊腰帶起碼兩年,或者求爺爺告奶奶找贊助,沒有誰像費良勇那樣飛來飛去的,哪里有開會哪里就有他的出場。有人細數過,驚呼“民主中國陣線”主席費良勇先生簡直是像達賴喇嘛一樣,飛遍全球趕場子!
    
    第二,堅,民主信念第一,即“建立憲政、保障人權”,到哪里都要問“你是否支持中國大陸的民主化”?沒有誰像費良勇那樣到處為他人陪嫁,要么站樁,要么抱輪,說不出自己的一套理論,以至于圈內人恍惚知道有個民陣主席費記,但是費記持何觀點就不甚了了。
    
    第三,實,只要是個人,不論文憑如何,都能從自己的親身經歷出發,說專政之惡,唱民主之好。評價時事,更可以結合自己的經歷,以及自己在國內的聯系人的情況,實實在在的說出個子午卯酉。沒有誰像費良勇這樣,到處開會發言,結果讓人不能記住他說了什么,皆因此公從不潛心于研究民主理論和國事實踐,只是拷貝雜燴一些道聽途說。
    
    第四,誠,民運江湖險惡,所以圈中最要以誠相待,相互結交盟友,一有機會讀到某人文章有料或者聽說某人好玩,必定傾心見識,到了一國一城必定探訪當地有哪些“民運人物”,尋機交流,沒有誰像費良勇這樣,居然不知道有個民運師爺草蝦國父,到了新海洲居然不知道應該請草蝦喝茶。為何?草蝦善于見人三分相,一見便知端倪。
    
    第五,苦,涉足民運,就要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哪怕只是保持有興趣的圍觀,也要耽誤生計,也要時常受到老婆的威脅要挾,所以說“當民運難,當民運太太更難”,沒有誰能像費良勇這樣擁紅抱翠,依靠干民運而能發大財包二奶,還包出孩子來了,天底下有這樣的好事嗎?
    
    友人将信将疑,我只好继续往下说:马克思教导我们,一切要看经济基础。费记能在寸土寸金的柏林买下一个街角,真正的民运领袖能有这份财力吗?又是哪来的呢?谜底如下:费记从重庆搞到好多集装箱的料理,运到柏林,向欧洲低价倾销,这么一来柏林就取代马赛,成为欧洲的中国料理的批发中心,所需财力可是天文数字哦。还有他那个女秘书,北京国安的学校出来的,而且能与北京国安的教授同台共舞于阿拉伯半岛电视台,这是民运领袖能做到的吗?还有那个张丹红,也是他的红粉知己。哪个民运领袖能够得到爱国淑女的青睐的?
    
    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中共國安部第十局叫做“對外保防偵察局”,又被海外民運人士稱為“海運局”,因其職能為監控駐外機構人員、操縱海外僑民及留學生、滲透海外民運組織。费良勇出国时的顶头上司是原國防科工委的保密局,该局后来并入了国安部。按照属地管理惯例,重庆国安又成了费良勇的父母官。费良勇的女秘書就是國安部海運局派給他的。2007悉尼的亞太峰會,國安部想要摸清亞太人權大會的底牌,費良勇也去湊熱鬧。由于整體的情報失靈,國安部長許永躍被摘除,連累費記也玩不下去了,他的女秘書也回不去了,只好一起流落。費記在柏林有一個街角的國有資產可以吃,黨國派來的女秘書嘛,當然是不吃白不吃,還要給下一代吃,沒有下一代就要制造下一代。制造人類有何為難?
    
    順便說一下,正牌的費太太是個好人。2006年有朋友去柏林的費府,還被費太太待若國賓說“感謝黨和政府對我們這么照顧”,朋友莫名驚詫。現在呢,黨和政府派來的女秘书有了和諧結晶,費太太已經跑回重慶了,當然要去問問“黨和政府”到底怎么回事?
    
    我們只能祈禱:孩子是無罪的。
    
    草于2010.01.3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费良勇:为狱中作家和中国的自由而抗争
  • 邓玉娇被判有罪说明中共官官相护/费良勇
  • 费良勇:传承八九烽火,建立民主中国
  • 价值观新闻战/费良勇
  • 费良勇先生有关德国议会就“张丹红事件”听证报道的不实之词/还学文
  • 费良勇廉价出卖民运铁证如山
  • 大话费良勇/彭小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