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专访郭庆海:“没有敌人”才能大爱无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31日 转载)
    郭庆海更多文章请看郭庆海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齐思仁
     (博讯 boxun.com)

     (参与网1月31日讯):流亡泰国的著名网络评论家、基督徒郭庆海先生日前接受参与记者采访,高度评价刘晓波先生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郭先生认为,没有敌人才能大爱无敌。
    
     谈到刘晓波先生被重判11年,郭先生认为,这是一个耻辱!它代表着中华民族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依然徘徊在现代文明社会之外。但是,这件事又很正常。因为它发生在一个信仰上离弃上帝、政治上专制的国家,因此,如果情况不是这样,倒会让人感到不正常了!
    
     在采访中,郭先生从神学的角度深刻阐述了自己对晓波先生“没有敌人”观点的理解。他说:我很理解、并且赞同晓波之“我没有敌人”的说法,因为我注意到他之“我没有敌人”,在于反对中国文化中泛滥的“敌我意识”。有关这一点,我很能想起数年前我自己在监狱服刑时的一点感受,即当得知监狱警方将有关服刑人员的情况反映称为“敌情动态”,我既不以为然,又感到大惑不解!服刑人员就是政府的“敌人”吗?这样的“敌我意识”是不是有点太混帐!且不说服刑人员中的像我一样的人根本就是因为发表了一个批评政府的文章便被抓起来的,即使那些刑事犯罪人员,又怎么可以被政府视为“敌人”啊!因为按道理来说,他们之中许多人甚至都还有类似选举权之类的公民权利呢,这样的人居然被政府视为“敌人”,如何不混帐?而既然认为政府的类似敌我观念很混帐,我当然要理解、并且赞同晓波之“我没有敌人”的说法了。
    
     当然,这还不仅仅是我赞同晓波之“我没有敌人”的唯一原因。在谈到另外的一个原因之前,我必须指出一个问题,即我注意到许多中国异议人士也有泛“敌我意识”的毛病,因为他们把中国的专制问题简单归结为执政者的极端自私、品德败坏,于是,执政者也就成为民主的敌人、异议人士们的敌人。然而,在我看来,中国之专制根本上肇因于全民族之罪(sin),即离弃神、甚至对抗神的罪(这里的sin是指违背宗教道德原则的恶行而不是crime,即世俗意义的罪行)。正如索尔仁尼琴在分析苏联问题时所说,“当离弃了神,所有的问题自然都来了!”既然如此,解决中国不民主的问题必然要依靠于拯救堕落的灵魂。而说到这一点,耶稣基督是没有给彼得们以选择“谁可以得救”之权力的。由此意义而言,彼得们自然也是没有世俗意义上的“敌人”了。不过,有必要指出,据我了解,晓波本人至今也还是一只迷途羔羊,他之“我没有敌人”,还没有这一层神学上的意思。
    
     谈到民主运动各有路径选择,刘晓波的道路跟其他人的路径相比,是否更有现实可能性的问题时,郭先生认为:评价刘晓波的道路是件很困难的事,因为你必须勇于抛弃对一个系狱者的同情心理;而且,你必须面对一个连异议人士都大部分是无神论者、甚至有着强烈敌基督情绪的这样一个民族。那么我对刘晓波之道路的评价是: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政治异议者的思路,与其他人的路径没有本质的区别,当然就无所谓“是否更有现实可能性”。
    
     中国的专制不是某一个人、某一个政党执政的问题,这一点,已经被许多稍微有点理性的人们所认同。当然,也还有那么一些连最起码的理性都没有的人,认为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都是中国共产党,似乎在中国共产党执政之前的几千年,中国早就是民主的天堂。既然如此,无论通过“零八宪章”所宣扬的和平手段、还是有些朋友所推崇的暴力,来达致“换政府”的目的,其“现实可能性”只能就“换政府”上来谈,与民主化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
    
     我们必须注意到一个现实性的问题,中国是一个大国,他的民主不可能像韩国、台湾那样依靠外来力量的介入而获得;目前看,又没有“二战”那样的机遇使中国沦为新的日本。所以,中国的民主只能依靠自身文化的改造,即要成为一个信靠神的民族,成为一个承认人的罪性、具有忏悔意识的民族。我劝朋友们有时间去读一读《论法的精神》、英国的自由大宪章、美国的五月花号公约,我更要劝我们中国人能谦卑一些,不要把人家西方这些经典中对神的敬畏、顺服看得那么不堪,难道神在西方人生活中无时无处不在的情况对于西方的民主真地没有任何作用吗?每当想到这一问题,我常常为中国人的自大而羞愧、而悲哀!
    
     针对论坛上对刘晓波没有敌人论的争议,郭先生说,晓波的最后陈述发表后,引来许多的争议,我看到了,但是,没有时间去详细的看,所以,对于相关的批评并不是了解得很全面。不过,无论刘晓波是政治人物,还是宗教人物,他都有权利说自己没有敌人。至于理由,我前面的叙述中其实包括了,不想多说。但是,我必须指出有些朋友在批评晓波时的一种说法很有问题,即“政教不分”。这里我首先要说,论到人的思想,是不可能政教分离的,因为每一个人的政治观点都是受到某一种宗教观念所影响的。请注意,听到我说这句话,千万不要以自己是一个无神论来进行反对哦,因为无神论其实也是一种宗教信仰。接下来,我希望喜欢说“政教分离”的朋友去猫眼论坛看一个名为“再聪明,洗脑没商量”的贴子,上面有对“政教分离”概念的分析,去看看,也许可以明白许多事。
    
     至于说晓波的“没有敌人”是对中共斗争思维的批判,这种认识很准确,我在前面也已经说过了。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劼:回忆刘晓波
  • 格丘山: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三)
  • 格丘山: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二)
  • 格丘山: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一)
  • 刘路:用生命诠释和平—读刘晓波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
  • 我比刘晓波还疯/何健
  • 余杰:刘晓波将胡锦涛送上了审判席
  • 蒋亶文:我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 自由派刘晓波和权贵法西斯/胡志越
  • 秦晋:中共重判刘晓波将特殊的意义
  • 宪法理想的虚幻与狂悖--因刘晓波事件论宪法/玄野
  • 《七律---颂赞刘晓波》:我的通知/西鹤
  • 陈泱潮、魏京生、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下)/王宁
  • 七律-------颂赞刘晓波 西鹤
  • 论刘晓波先生的苦难与幸福/郭知熠
  • 刘晓波很男人——转献作者负枷而就的《男人之歌》
  • 牟传珩:刘晓波很男人——转献我负枷而就的《男人之歌》
  • 全美学自联倡议推动刘晓波角逐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公开信
  • 黄大川:什么时候才能不再播撒恐惧的种子—写在刘晓波被重判之际
  • 刘晓波的律师指北京市中级法院滥用公权力/中国人权
  • 刘晓波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上诉一案:二 审 辩 护 词(图)
  •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感动大陆网民
  • 刘晓波案二审辩护词
  • 刘晓波律师提交二审辩护词
  • 刘晓波二审后可能会被送至北京某处遣送站
  • 赵达功回到家中,刘晓波可能被遣送回辽宁服刑
  • “欧洲汉学学会”向胡锦涛发公开信要求立即释放刘晓波
  • 中国网民借昂山素季上诉表达对刘晓波的支持
  • 哈维尔图图等名人:刘晓波应得诺奖
  • 简讯:律师与刘晓波会见谈二审案情
  • 回顾董必武的讲话,看判刘晓波案的荒唐
  • 北京市高级法院拒绝开庭审理刘晓波上诉案
  •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 刘晓波:我的自辩(图)
  • 刘晓波案二审不开庭 赵达功周日见家人
  • 杜光被调查对刘晓波判刑的看法
  • 中共高级干部为刘晓波鸣不平
  • 胡绩伟等老党员:为刘晓波鸣不平(图)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