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8日 来稿)
    
    我大便的时间很准时,每天8时左右,从没有人与我争抢,自从戴海忠与三人谈话后,每天有人8时前抢厕坑,全监房二十多人不管需不需要大便都去蹲上一蹲,十点过后我才能上去大便,过时已无法正常大便,久而久之产生便秘,以后生物钟调整到十点能适应时,他们(包括新、老羁押犯)一起“改变生活习惯”,十点前后开始抢厕坑,迫使我再次改变习惯。
     由劳役犯每天上午,下午送二次饮水,每次大半铅桶,羁押犯们本来都是随放随喝,不会产生饮水紧张,自从戴海忠与三人谈话后,饮水一送到,都用可乐瓶,雪碧瓶抢水,(他们宁原倒掉,浪费掉)五分钟左右饮水告馨,我只有一只小水杯,喝完了就没有了,当时我患糖尿病,需要大量的饮水,无奈之下与狱警交涉,当局表面上采取了二个措施: (博讯 boxun.com)

    1, 增加送水量由每次半桶到一桶再到一桶半,羁押犯们将多
    余的水洗脸,刷牙,甚至洗澡。我只有一只小杯,每次送水我只有一次打水的机会,依然无法解决饮水难的问题。
    2,狱警要羁押犯给我一个可乐瓶装水,一转眼就不见了,一样
    的瓶子根本无法分辨那一只是自己的,即使白天管好没丢,晚上睡觉醒后不翼而飞。
    我自忖与这些羁押犯素未谋面,为什么都整齐划一地对付我,在双方对话的口气以及张姓老人的口中得知,我未进监室前他们已被告知:我是个无赖,共产党要我死,至于从戴海忠对他们布置些什么,已成尘封的秘密。
    通铺地板靠窗口处称上铺靠厕所处为下铺,上铺睡“管理”人员平时睡不超过五人,人满为患时不超过七人,中铺不准比下铺人多,张姓老人获特批:可以占据一领小席子的宽度(80公分左右)睡觉,2.8米宽的地方只余2米挤十人,我被安排在老人旁边(尽管老人很宽厚,允许我占用,我也不会去占用)。 每周(少则一二天,多则三四天)有人出去,马上有人进来,新收的羁押人员规定睡下铺-—我的旁边,尽管狱警和“管理”人员作秀,装模做样地关照:不许挤压和碰撞我,无法翻身的空间,必然导致合理的碰撞,我理所当然地做出反应,即使没有接受监狱当局的特(别任)务,我也会自然而然地成为他们的“敌人”。
    晚上无法睡着,白天萎靡不振打瞌睡时,他们用生产工具(除我以外都要生产产品)或者用鞋底数人一起敲击地板,将我惊醒。
    在这狭小的空间,他们还要开展体育运动,甚至开展拳击,摔交比赛,在我面前踢腿伸胳臂地做各种惊险动作,没碰到你不能说,破到你有时连对不起都不肯说,尤其是在登高搭人梯时跳下或者摔倒在你面前的危险场面,让人心惊肉跳,躲无处躲,监狱当局故意放纵不加制止,为以后对我的伤害埋下了隐患。
    每次开饭时我都将饭菜倒在一次性饭盒内吃,否则我宁可不吃,监狱当局反反复复地以各种理由拒绝提供一次性饭盒,有时一顿饭屏二个小时,每次都以当局失败告终。
    每次开饭时都由张猛“整理好”菜,其余人靠墙坐好,由张猛将菜按顺序推给大家,不许半道截菜,每次推到我面前的菜,总是最少的几份里的一份,菜的多少差距有几倍之多,开始我忍着不响,但由于我有糖尿病米饭不能多吃,要多吃素菜,所以被迫提出质问,不料同时有几人出示的菜,量都很少(都是后进的羁押犯)监室内的等级差异很明显。
    羁押犯们互相用象皮筋弹纸子弹,箍紧的纸子弹弹在皮肤上会起红点很疼,如果弹在眼睛上,眼珠会受伤甚至会瞎掉,在这狭小的生活空间,这种行为在监控室看得很清楚,理所当然应该制止,但因为背后是政府故意行为撑腰,修理的对象又是被政府恨之入骨的访民,所以明眼人都看得懂的反常现象,不仅得不到制止反而越演越烈。
    9月16日,我象往常一样坐在靠厕所的内务包边练字,张猛和哑巴在离我三四米远处“打架”,俩人一起猛向我撞过来,一下子撞在我的耳门上,好半天没有恢复听觉,马上报病送市监医院检查,医院推脱查不出原因不了了之,影响听力至今,当我回到看守所时,利用等候的时间在传达室的磅秤上称出我的体重只有53公斤,我进看守所前的体重是158斤,在监狱当局的连环折磨下,我吃不好,睡不好,已经无非正常地生存,仍由他们如此折磨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将被话话折磨死。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0年1月2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城中村、蜗居、贫民窟与城市改造/章星球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周刊系列16/杜阳明
  • “城市改造”缘何出现“文化失范”/倪明胜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杜阳明
  • 全面剖析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系列六)/杜阳明
  • 全面剖析芷江西街道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系列周刊1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1)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2/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20/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周刊 系列19/杜阳明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 全面剖析共产党在“城市改造”掠夺运动中的卑劣手法 系列周刊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