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五:司法救助“领导隐身”为哪般?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7日 来稿)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我案,国家农业部有关方面正在与农民日报社接洽、进行“磋商”,暂且按下不表。今天,是本人“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的第五篇,专门研究冤假错案背后的“领导” 问题。
     (博讯 boxun.com)

    因为新闻记者工作关系,近些年本人受报社指派,像跟屁虫一样跟踪报道过不少省以上领导干部的“考察”“视察”活动(具体名单略去,待将来写“跟屁虫”回忆录时再说),听得出,这些领导在面子上的话真是顺耳,什么以人为本、依法治国,要学习科学发展观、要建设和谐社会等等。可在现实生活中究竟怎么样,“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天南地北的人们都清楚,今日中国哪是以人为本?完全是以权贵为本、以领导为本,上行下效,跑官要官、卖官鬻爵大行其道,“挤不进去,你只好受穷”。怎么“挤”进去?靠公平竞争、靠知识技能,行吗?现行体制下,所有公权力部门近亲繁殖、拉帮结派、排斥异己大行其道,如果不想沆瀣一气、同流合污,昧着良心坏事做尽,希望靠本事、靠技术、靠才能挤进“体制”去?简直就是做梦。高人有论:今日中国,靠知识改变不了命运!
    
    信然,此言不虚。记得数年前有媒体报道(本想贴金的、实际上抹了屎)说,现在被囚服刑的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很早很早就出现“不良”了。就这样一个“不良”的干部,竟然数十年被各级党委组织部一次次“提拔”为市委书记,最后还是中央委员!这是靠公平竞争上去的?有关组织部门负责甄拔陈“不良”的老爷、太太们,陈良宇被囚后,有谁因此被追究了?好像没有。为什么没有呢?遮羞布说,这太敏感,都闭嘴!于是,传统媒体的嘴都贴上了封条。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心里是明白的,特别是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群众更多地掌握了各级各类领导干部“中国特色”的升官发财路线,看到了各级各类被遮羞布明令“不能监督”的领导干部的唯利是图、利令智昏、醉生梦死,“为人民币服务”只干不说,要说就说“为人民服务”;60年人治中国,许多黑僚恶吏做害人官做上了瘾,县处级谋算着地市级,地市级谋算着省厅级,省厅级谋算着部委级......好官孬官反正屁民们没有票决权,屁民有意见找不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大代表“60年不投反对票”、政协委员进化成了“拍手机器人”,一切的一切,都要大领导说了算,谁上谁下、谁正谁副组织部照办。屁民不能有意见,一有意见就被戴上“反华势力”帽子。所以,这样的选拔机制,这样的选人用人惨状,今日中国大大小小的官僚,数一数有几个深得民心、是真正由老百姓推举出来的?真的没发现几个。
    
    不仅如此,观察今日中国官场生态,就会触目惊心:为了跻身为更高一个级别的权贵,许多官员无所顾忌,恬不知耻、拍马溜须、好上所好、投机钻营,通过各种不正当手段获得“提拔”“重用”。如此这般,“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就一点不奇怪。正如前不久一位基层官员坦言,我们官场上人,正如市场上人,都是讲投资产出的;企业以营利为目的,当官为的啥?为这破局长,我花了多少钱你知道吗,不挣回来行吗?钱都花到“上面”去了,从哪里挣回来......“上面”的不按法律办,总是让“下面”的都按法律办,下面的傻啊?!基层官员所言,完全是中国新版“皇帝的新装”。
    
    今日互联网时代,“人民共和国”一切公权力的运行,正在或多或少,迟早要全部放在阳光下运行的!人民,有权利知道自己授权的人大、政府、法院、检察院的官员,是如何代理人大、政府、法院、检察院公职的,这些部门的公权力是如何运行的;如果运行不良,人民权利、有必要进行校正和扭偏,而不是被国安警察动辄构陷“反华势力”罪名,动辄暴力绑架,强迫人民“少管闲事”,只准人民“站一边”袖手旁观,这是什么“人民共和国”?只有强盗国家才是这样!
    
    过去几十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官员们玩弄权术,“暗箱操作”“国家秘密”,靠谎言加暴力威逼利诱,让屁民们始终在专制统治的恐惧中瑟瑟发抖。互联网条件下,是不是“国家秘密”连白痴也能看得清楚,有关方面试图以此为借口,掩盖公权力运行的“部门化”“私有化”甚至“黑社会化”,人民当然有权利揭批、有权利问责,有关方面必须整改,主要负责人必须承担责任,否则一再推脱延宕只能坏事,没有任何希望,激化矛盾、裂痕加剧,只能死路一条。
    
    扯得有点远,现在回归我案。我一直认为,一切矛盾和纠纷都不怕,有法律在;一审错了也不怕,有二审终审公正司法;二审错了也不怕,有独立检察可到检察院抗诉;检察院胡搞也不怕,可以找政法委请求干预--没想到的是,20个月来,诸位看看我一路坎坎坷坷发来的沪上司法实践“现场报道”,可以看到沪上司法的“部门化”“私有化”甚至“黑社会”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我也一直认为,一审法官马勇刚、王仪蔚、钱骏声要是胡搞,不怕,可以找法院院长王立人,孰料院长大人,只见“王”不见“立人”;二审法官羊焕发、孙 卫、杨 苏要是胡搞,也不怕,可以找院长潘福仁,岂知潘院长,“福”比沪上、唯缺“仁”字!再不行,也可以找检察院,检察院要是“躲猫猫”不立案,可以找陈旭检察长,可是既有公开信还与陈旭检察长秘书魏刚多次电话反映,请求领导干预,结果检察院领导至今装聋作哑看不见,民检处的一位处长只知姓“钱”不知独立检察为啥玩意。法院胡搞、检察院不作为,怎么办?我觉得也不怕,我去找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能找到吗?找不到,不仅吴书记找不到,就是吴书记麾下办公室一个专员也没得见,致公开信给吴书记在互联网上,不知道吴书记百忙之中瞄到没有。
    
    下面的领导不作为,只好找上面的领导。昨天,致电上海市政府新闻办,这也是第N次跟新闻办沟通,希望转呈新闻发言人陈宏伟先生(致发言人的公开信始终挂在网上,陈先生不可能没有看到),就我案拨乱反正,报请沪上党政主要领导同志拨冗关注,请韩正市长或俞正声书记责陈有关方面,尽快依法办案、拨乱反正。世博年,保平安,听民意,解民难,沪上党和政府领导都有新要求,法院、检察院不是“独立王国”,应该按照韩市长、俞书记的要求办,依照法律规定办。市新闻办接电话的周老师,答应转呈,但更希望我通过司法救助途径寻求问题的解决,我遂将前述尴尬经历一五一十讲给周老师听,说,并不是我没有寻求司法救助,而是所有司法救助“机制坏死”求助无效,实在没有办法,故此请韩正市长、俞正声书记拨冗给予关注......周老师见推不过去,遂答应转呈我意。
    
    正如按上级领导(该“上级领导”何许人也至今不知。领导干黑活,总是不愿露出真容;领导好作秀,“光辉形象”大报小报全登)指派,为了网上的“政治稳定”,一再辛苦跟踪本人的国保警察某某所言,我知道各级领导都忙。但是领导们总不能始终忙自家私活吧?国家拿这么多的税收养着您们,上级领导纵着、惯着您们,人大“选”出您们、政协“捧”着您们,遮羞布不让批评您们,您们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多么自由的国度、多么丰厚的待遇啊,总得干点人事公务吧?
    
    司法救助中“领导隐身”为哪般?世博年、解民忧,且让屁民我恭候着有关方面尽快落实韩市长、俞书记的指示!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2010.1.27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四:“署发记者证”之困惑/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三:如果......那么....../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二:冬寒中,回味沪上司法之冰冷/唐士军
  • 唐士军:致国家农业部韩部长信上午传真到部长办
  • 唐士军:致农业部新任党组书记部长韩长赋公开信
  • 唐士军:就有关法官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公开控告书
  • 唐士军:今天打的这几个电话内容速记
  • 唐士军:是报社诋毁我,还是我诋毁报社?
  • 农民日报社查错纠偏“回旋余地”研究点滴/唐士军
  • 请问沪上国保警官小屠:跟上级领导汇报我案了吗?/唐士军
  • 唐士军:致中国记协田聪明主席公开信
  • 给沈德咏副院长一个“立案信访”反例/唐士军
  • 给俞正声书记提供一个“法治”案例/唐士军
  • 唐士军:写给最高法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 唐士军:恳请曹建明检察长过问这一冤假错案
  • 唐士军:在韩寒的热议中,承受沪一中院的冷
  • 唐士军:有感于温家宝总理的“更正信”
  • 唐士军:与潘福仁羊焕发决斗书
  •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 唐士军:最新动态--农业部领导开始过问我案!
  • 唐士军与农民日报社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简易读本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沪一中院有“难言之隐”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