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禁报令”的警示/毕研韬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22日 来稿)
    毕研韬更多文章请看毕研韬专栏
    
     北京地铁“禁报令”引发质疑,首都媒体公然集体抗议。这是否出乎官方预料?在笔者看来,舆论反弹是好事,因为它促使政府反思其管治理念,推动首都的社会管治朝精细化、精致化方向转变。 (博讯 boxun.com)

    
    政策出台必须具有民意基础。在酝酿“禁报令”时,有关部门就应该调查民意倾向,了解市民的阅读需求。无视公众需要而悍然禁止,遭到质疑和抵制自在情理之中。如今,社会管治须以政府与市民的“共识”为基础。即使确有需要对地铁售报进行整顿,有关部门也该采取用传播手段小心试探舆论、精心“制造”共识。用我们的行话说,就是进行政策营销。皇城根下不会缺乏相关人才。
    
    “禁报令”伤害政府与媒体关系。让主流报刊退出地铁市场,其指标意义远大于经济损失,势必会遭到媒体的“软对抗”。新闻媒体是最重要的舆论制造者,其资源和影响超越国界。传统上,新闻媒体是体制内的管治工具,无条件地贯彻官方意志,可如今的媒介生态已发生变化,官家却未能及时洞察。官方意志遭到媒体抵制,就难以转化为社会意志,“楚人”也将难以“渡河”。
    
    “禁报令”损害政府的信息管治能力。在北京地铁销售的多为本地报刊,在上班途中接触本地媒体信息,这对抢占信息先机本是一大便利。如今的“禁报令”迟滞来了信息传播,一旦出现重大事件,难免影响危机处理的效果。在传播作业中,信息的重复是极为重要的。多元化、高品质的信息是现代生活的必需品,现代化都市应该全力提供优质的信息产品。“禁报令”与此背道而驰。
    
    北京当局低估了新闻媒体的社会动员能力。在涉及自身利益时,新闻媒体展示了非凡的议题设置和社会动员能力。首都媒体构造的国内外舆论联盟不依不饶,大有不达目的决不收兵的架势。在此语境下,有关部门想必进退两难,悔不当初。在更广泛的意义上,这对国内其他地市都是一个警示:新闻媒体究竟是“政治社会”的要素,还是“公民社会”的代表?二元化思维无法解答这个问题。
    
    加拿大经济历史学家、媒介学者哈罗德•英尼斯曾说,传播是社会控制的手段。美国学者罗伯特•福特纳进一步把社会控制分为国内架构和国际架构两种。在国内,传播最重要的任务是确立“四政”(政党、政权、政客和政策)的合法性基础。“禁报令”事件提醒官员们,单纯依靠公权力进行社会管治的时代结束了,尊重民意、积极协商是现代管治的精髓。政治传播学恰逢其时。
    
    (作者注:此文是《环球时报》的约稿,本安排在1月25日发表。不过,在1月20日我交稿时曾对编辑说,北京市有可能撤回或变通《禁报令》。今天收到编辑留言:“果然如您所料,北京市改动了‘禁报令’”。可喜可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毕研韬
  • 毕研韬:中国民主化路径简析
  • 中国民主化路径简析/毕研韬
  •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 媒体的春天还远吗?/毕研韬
  • 请善待民意渠道/毕研韬
  • 毕研韬:“爱国者”的“罪”与“非罪”
  • “国富民穷”与“你富我穷”/毕研韬
  • 毕研韬:大陆人眼中的台湾
  • 网络封锁危害国家利益/毕研韬
  • 毕研韬:胡锦涛“困惑”了谁?
  • 毕研韬:谁在帮冯正虎回国?
  • 毕研韬:美国是中国的头号敌人?
  • 中国的四类学者/毕研韬
  • 中国知识分子的修行与分化/毕研韬
  • 快让冯正虎回家/毕研韬
  • 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毕研韬
  •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 留学海外要严防金融诈骗(2009年版)/毕研韬
  •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毕研韬
  • 毕研韬:传中国设立7.5办统合反疆独
  • 毕研韬:北京应对国内危机的措施
  • 毕研韬:生态恶化与另类表达
  •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 毕研韬:困境中的中国高校
  • 谭力公开露面 未被双规/毕研韬
  • 登陆境外网站的简便方法/毕研韬
  • 湖北通山县招聘网络评论员/毕研韬
  • 毕研韬:获取境外信息的7种方法
  • 传统管制宣告无效——悖境中的中国传媒/毕研韬
  • 中国村姑将出席伦敦妇女大会/毕研韬
  • 新泰事件调查为啥这么难?/毕研韬
  • 网民对新泰强行把上访者关精神病院的精彩评论/毕研韬
  • 毕研韬:《光明网-光明观察》突然停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