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土地制度造成拆迁困局/李子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7日 转载)
    
    各地的拆迁,引发了无数暴力冲突,甚至致死人命,已经多次成为舆论的焦点。有关政府部门也在着手改变这种官民激烈对立的局面。这种做法很好,至少比置之不理、严厉打击要好,但是,如果不能正确把握问题的核心,仅仅采用一些局部调整和权宜之计,绝不可能有效解决拆迁这个利益重大,因而也冲突激烈的社会问题。
     (博讯 boxun.com)

    到目前为止,政府提出的应对拆迁困局的调整政策,都是技术性的局部调整政策,不难预见,这些政策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拆迁问题,如果操作不当的话,还很有可能进一步恶化局势。
    
    围绕着拆迁,存在许多矛盾和冲突,比如:
    
    (一)拆迁户的利益受到损害,他们不仅很难拒绝拆迁,而且往往得不到合理补偿。拆迁户因此非常不满,并有人激烈反抗。这个是舆论最为关注的冲突。
    
    (二)拆迁户要价过高,建设项目因此不能进行,或者只能接受过高的成本。不管建设项目是公共设施、住宅还是商用,这些过高的成本都会加在最终消费者身上。舆论一般不关注这方面的冲突,但实际上,这种过高的建设成本对于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不是什么好事。
    
    (三)为了顺利拆迁,建设单位、开发商和政府有关部门上下勾结,欺压拆迁户。这导致政府腐败和官民矛盾。
    
    (四)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征地拆迁时,县乡村干部的权力非常大,而且几乎不受制约。他们往往在拆迁中攫取了巨额利益,导致利益分配不公和底层民众利益严重受损。
    
    当然,其他还有很多复杂细致的矛盾和冲突。
    
    要问的是,在中国,为什么拆迁会引起这么多、这么复杂的冲突呢?
    
    拆迁是一种交易,开发者拿出资金或者住房,换取拆迁户住房所在的土地。市场中的交易很多,不仅数量多,而且种类多。许多交易,对交易各方来说,都是愉快的过程,为什么偏偏拆迁这种交易,伴随着那么多冲突和混乱呢?
    
    答案就是,在现有的制度条件下,拆迁是交易中最困难、最棘手的那一种。这种交易就是双边垄断交易。所谓双边垄断交易,就是你只能从我这里买,而我也只能卖给你,双方都别无选择的那种交易。
    
    关于双边垄断交易,经济学家常用的例子是拾到死尸以后,拾尸者和死者家人之间的交易。拾到的死尸,只能卖给那家人,别人是绝不会要的,倒贴钱也不要;想要拿回死尸的家人,只能从这个拾尸者手里去买,旁的尸体是绝不会买的,再便宜也不买。
    
    这种交易,自然十分困难。双方都不能放弃交易,但又都想利用对方别无选择的机会敲一把竹杠。
    
    说到拾尸,读者自然会联想到不久以前的大学生救人溺死、捞尸队高价捞尸案。是的,那正是一个双边垄断交易。在那个交易中,捞尸队之所以那么无情地要求对方一定要事先付清全款,正因为他们深知这种双边垄断交易很容易出问题。一旦没掌握好,就要吃亏。
    
    如果对方没有付清钱,你就把尸体捞上来了。你就会立刻陷入被动。第一你不能把尸体再扔回去,或者做什么损害,那样是犯法。第二对方坚持不付费,你毫无办法。基本上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拿走了事。追着要钱的舆论后果是很严重的。
    
    那么,拆迁是双边垄断交易吗?对,正是。
    
    按目前的土地管理制度,无论是商业开发,还是市政建设,土地都是由国有土地管理部门统一控制的。政府按照规划统一决定开发哪块土地,何时开发。即使是开发商用地,也都要通过政府来购买。买家只有一个。
    
    卖家呢?开发商看中一块地,历经复杂的程序,其间不免有种种打点,国有土地管理部门终于批准他开发,他当然只能盯住这块地。这块地上的拆迁户就成为唯一的卖家。开发商几乎不可能转而去开发其他土地。前期打通政府关节的投入太大了。
    
    开发商只能买这块地上的房屋,以开发下面的土地;拆迁户可以把房屋卖给其他人,但不能把房屋下的土地卖给其他人,也就是说,不会有别的开发商赶来出更高的价钱,于是,就形成双边垄断的交易。
    
    双边垄断交易本来就已经很棘手,现在其中一方还是拥有合法暴力的政府(在开发商身后),这种情况下,拆迁形成种种乱局,造成种种冲突,激化官民矛盾,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如果土地产权是清晰的,而不是像现在中国这样笼统地属于国家,就不会形成这种双边垄断交易的局面。正常情况下,如果某个拆迁户要价过高,开发商会转而开发其他土地。同时,也正因为开发商可以转而和他人交易,拆迁户会意识到,自己要价过高,是不明智的。
    
    同样,如果某开发商开价过低,低于该地区土地的市场价值,就会有其他人赶来,出更高的价钱购买土地,拆迁户的利益不会被忽视。土地开发者之间的竞争是对拆迁户的最好保护。
    
    两个事实可以验证上述推理是成立的。
    
    一、为了中外对比,国内媒体也找到一些国外钉子户的例子。但实际上,国外的钉子户,往往是基于非经济因素而拒绝搬迁,比如怀念旧居。也正因为是出于感情因素,这种钉子户是极少数的。绝大多数人禁不住金钱的诱惑。他们也确实可以因为拆迁的合理价格而得到好处。因此,绝大多数拆迁都可以通过经济协调顺利解决。
    
    而中国正好相反,绝大多数拆迁纠纷,就是因为经济利益谈不拢。本来,交易双方谈不拢价钱,放弃交易,另找他人即可。但双边垄断交易下,无法另找他人。交易一方又是政府,巨大的经济利益激励下,难以克制使用暴力的冲动。结果,就是一出出的暴烈冲突。
    
    二、北京这样的城市中,许多沿街的居民楼,底层住户往往都将自家改为商铺,或者租给他人做商铺。如果你把某个楼的商铺改造看作一个整体工程,就会发现,这个也不算小的工程,很多时候,居然一个钉子户都没有。所有的底层住户都破门拆窗,开起了买卖。
    
    为什么这时的钉子户就那么少呢?因为这里不是双边垄断交易。某户不愿意改商,没人会强迫他,但他会失去机会,和交易擦肩而过,眼睁睁地看着左邻右舍挣钱。事实表明,很少有人禁得住这种诱惑,而刻意维持清净的闲雅生活。据说不爱钱的人很多,奇怪的是,生活中很少见到这种人。
    
    可见,缓解拆迁困局的唯一办法就是设法改变双边垄断交易的局面。有的双边垄断交易是无法改变的。但拆迁这种双边垄断交易,完全是现行的、不合理的、甚至可以说是畸形的土地制度造成的,是人为造成的,也是完全可以改变的。改变的办法就是放弃畸形的土地制度和农地控制制度,让土地供应多元化。到那时,拆迁就将成为城市发展的极大动力,而不是人们之间互相争斗的源泉。
    
    我对政府近期推出的改变拆迁法等办法持悲观态度。这种小修小补不可能解决拆迁困局。而想要绕开土地制度,想出什么其他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也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当代中国社会,许多矛盾和问题,深入分析下去,根源都在于土地制度。拆迁困局其实是土地制度造成的诸多社会弊端中的一种,但并不是最严重的那种。问题和矛盾正在逐渐积累,变得越发严重。就看人们有没有主动变革的知识和勇气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傅蔚冈:拆迁假离婚背后的真问题
  • 陈晓峰:艺术区“拆迁”的社会性思考
  • 拆迁纠纷多中国"城市病"/乔新生
  • 上海陶冬莲控诉中共《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恶“法”
  • 徐百柯:解拆迁冲突难题请从维护宪法权威始
  • 关于《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之合宪性的审查意见书/秋风
  • 傅达林:别对司法化解拆迁冲突期望过高
  • 北大法学院五教授——奉旨上书还是早老型老年痴呆/《拆迁条例》
  • 国务院为废止拆迁条例酝酿两年 新条例的难产 /于明
  • 李琼:拆迁是法律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 新京报:暂停拆迁条例,避免拆掉人心
  • 暴力拆迁难遏制,根源何在
  • “拆迁”概念根本不能成立/秋风
  • 拆迁如杀人: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李泓冰
  • 拆迁潜规则源于防百姓不防官员/曹林
  • 成都唐福珍自焚:“中国式拆迁”的悲剧
  • 澳门日报:如何解开暴力抗法和暴力拆迁死结
  • 强拆频现暴力对抗 如何让拆迁户放下"燃烧瓶"?
  • 血泪拆迁真就无解吗/毕诗成
  • 无锡拆迁乱象的背后
  • 无锡当局加快“五毒”拆迁,欲复制成都唐福珍惨剧
  • 长沙赶新拆迁条例未出台前疯狂拆迁
  • 北京“拆迁阎王”的助手判刑11年
  • 北大法学教授:物权法实施拆迁条例已自动失效
  • 北大法学教授称物权法实施拆迁条例已自动失效
  • 山东拆迁户来港诉冤情
  • 广东顺德村民拒绝拆迁被拘 释放后房屋已拆毁(图)
  • 十堰野蛮拆迁 居民跳楼抗争
  • 扬州公示拆迁得民心 6天拆84户居民4家工厂
  • 民房拆迁估价同一公司两次评估相差百余万
  • 长沙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北大教授:一些地方领导走火入魔 必须撤销或废止拆迁条例
  • 拆迁办主任受贿110万元 辩称送得太多退了10万
  • 看;日本东京闹市中拆迁不动的小板房(图)
  • 广东居民被拆迁方骗走后房屋变废墟
  • 山东暴力拆迁导致26位女工受伤害(图)
  • 江苏无锡暴力拆迁 户主遭毒打死亡
  • 无锡市暴力拆迁致人死亡
  • 湖南地方政府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合肥几户人家连遭“怪事” 猜测与拆迁僵局有关
  • 中共拆迁志愿军进行曲
  • 贺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财源滚滚(图)
  • 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惠林泉
  •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 透视拆迁--四字民声
  • 揭开拆迁圈地的遮羞布/普人
  • “共产党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上海浦东新区周康地区拆迁户(图)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花楼街南二片拆迁之日记------鱼肉百姓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