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网络时代权力场的傲慢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3日 转载)
    来源:光明观察
    
     “傲慢”,绝对是一个贬义词,是一种人见人讨厌的负性人格。 (博讯 boxun.com)

    
    网络时代权力场上的傲慢,浑身散发着一股子的傲气,一副自命不凡的样子,自以为了不起的高傲,怎么都瞧不起人的轻慢,对他人总是显示一览众山小的轻视姿态……又因为网络时代权力场上的“权力傲慢”、 “权力
    
    自负”、“权力张狂”,往往表现于“突发事件”之后,它的公开、透明,能快速地见诸于世,频现于网络之中,表现出各种各样的权力者傲慢来。
    
    网络时代权力场上的傲慢,是社会负性心态中的一种,因为是权力者处理社会矛盾、社会冲突凸显时表现出来的,既反映了部分权力者面对网络时代如何应对社会矛盾、社会冲突的“不适应”,也反映了部分官员素质的低下,更反映了过去计划经济时代留下来“唯上、唯权、唯权势者”堕性的痕迹,更是反映了权力者对权力功能的透支和权力信用的滥用。它,虽然其反映在个别权力者的身上,但决不是偶显的,像话语泥石流一样进行无意识地情绪宣泄,因而是当代权力者在现代化进程中必然遇到的一个问题。
    
    所以网络时代权力场上的傲慢,决不是官员们偶尔的失言,也决不是网民们刻意编造出来的谎言,而是一些权力者“雷语”的无意识表现,是权力者“牛劲”的情不自禁流露;它绝非是个人行为,所反映的是过去体制中残留下来的某种缺陷的历史积淀,是部分官员人格修养、领导风格的缺陷。
    
    对权力者傲慢的种种表现,按照网民们的说法,是“没有最雷,只有更雷”、“没有最牛,只有更牛”的,而那些凡是被网民冠上“今年最雷”、“史上最牛”头衔的,一般都没有好的结果,这也就是一部分权力者不喜欢网络、讨厌网络、恐惧网络的原因。
    
    那么,是什么因素导致于权力者形形色色的傲慢呢?
    
    一是源自于缺失基本政治常识、权力呈显癫狂的傲慢。河南郑州市须水镇西岗村原本被划拨为建设经济适用房的土地上,竟然被开发商建起了两幢楼中楼和12幢联体别墅。对此记者前去采访调查经济适用房土地建别墅问题,居然遭到了对方的严厉质问,逯军质问记者“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另据报载,吉林四平梨树县梨树镇政府因为拖欠施工方200多万元工程款,其办公楼竣工6年一直未投入使用。前日上午,在还未还清承包款的情况下,镇政府工作人员和警察剪断了承包商设置的门锁,强行入驻对方承建的新办公楼,在阻挠记者采访的同时,还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你应该向着政府说话。”这实在是荒唐得很哪!逯军,一个有着30多年党龄的党员干部,公然将党和人民对立起来,全然忘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党的根本宗旨”,忘记了“党的一切奋斗和工作都是为了造福人民;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像吉林四平梨树县梨树镇政府官员开口闭口党和政府的利益,其实只是一种幌子,他们维护的只不过是个人或者小团体的利益,他们身陷“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博弈之中,直接逼着记要者站在“政府”的立场上,基本政治常识不见了,权力就这样不顾一切地癫狂起来了。
    
    二是源自于恋旧式的傲慢。陕西绥德职业中学校长要国家助学金找县长签字,因为妨碍县长办公被拘。2008年1月,记者采访此事,接待记者的绥德宣传部长说:“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他还感慨说:“以前不来报道我们绥德的大好形势,现在一出这事你们就过来,这不是给我们工作添乱吗?”什么时代了还说这种话。中共中央政治局在2007年的集体学习上,胡锦涛总书记明确要求各级领导干部要重视学习互联网知识,提高领导水平和驾驭能力,温家宝总理曾多次公开表示自己非常关注网络……然而我们的一些地方干部呢?还是迷恋于过去的权力之中,权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监督,老子天下第一,整天瞎折腾,甚至无法无天……网络一来,什么都有可能暴光,广大网民都会“灌水”和“拍砖”,如此这般,法外特权受到冲击,不留恋才怪着呢!
    
    三是源自于维护权势者利益的傲慢。如,黑龙江东宁县今年提出三年内拆除县城内剩余的60万平方米平房。此前,拆迁工程引发了拆迁户被打,甚至自焚等诸多冲撞。县长任侃告诫“钉子户”:不要以东宁人民为敌,不要以卵击石。(12月17日青岛早报)再如今年人代会,一省政协主席,在回答记者官员财产公布问题时反问:“如果要公布,为什么不公布老百姓财产?那些企业老板的利润为什么不向工人公布?”官员财产申报问题已经争论20余年了,但是法律还没有制订,难度极大,在何处?在官员身上。我认为,那种盛气凌人的老百姓公布财产之傲慢劲,决不是出于官员的无知,因为财产公布本很平常,亦非中国人别出心裁的发明,而是利用人大代表的优势地位,打压舆论的监督,打压公众的知情权,总之是要千方百计地维护权势者的利益。
    
    四是源自于人格丑陋的傲慢。山东日照一老人去东港区卫生局讨要本应属于他的养老钱,丁局长上来就一顿猛呛:你不是很厉害吗,都去法院了。老人回应:是你们逼的。没想到丁局长当即破口大骂:“放屁,我们没有逼你。”老人问:“你怎么骂人?”丁局长说:“你就是放屁。”老人说:“你这么骂人,你能坐好你的局长位置吗?”丁局长说:“我的位子很稳,不用你操心!”令人难以相信的是,这位局长竟然还是一位女性。还有一例,今年3月,湖南省石门县委宣传部以公函的形式,向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中国妇女报》等单位发文,公函长达15页,标题是《成德林----―一条披着记者“羊皮”的狼》,内容是描述《中国妇女报》湖南记者站工作人员成德林有违法违纪行为,其中有“疯狗”、“瘟神”等字眼;还借宣传部副部长贺新初之口骂成德林“狗日的”等。日前被当事人告上法庭。想一想,这种不尊重普通百性的人格、想损就损、想骂就骂的权力者,其自身丑陋的、霸道的人格,就是在这种权力者傲慢中得到了充分的暴露。
    
    五是源自于对“民贵权轻”的蔑视。11月5日,66岁的河北省承德市牛圈子沟镇下二道河子村村民王秀珍,到镇政府要求解决拆迁补偿问题。该镇党委书记史国忠以要开会没时间、不熟悉情况为由,让王秀珍“别找我,反映也没用”。“史书记,您别走,您这儿都不管了,我去找谁,要我去跳楼啊!”王秀珍大哭。史国忠却说:“这我还管不了,一楼二楼别去啊,要去就去(跳)五楼。”说完,甩手离开。一经报道,“要跳楼就去五楼”成为网络热词。在这类权力者眼里,压根儿就瞧不起老百姓,一点都没有“群众利益无小事”的观念。也许正是这种对百姓生命、利益的漠视,才使一些地方官民关系紧张,使一些群体性事件的矛盾升级,使党和政府的威望受到严重损害。
    
    六是源自于衙门官僚主义式的傲慢。2009年11月26日《重庆晚报》报道:100多名农民工致信重庆江北区政府反映6年没有领到工资,市长信箱回复只是 “已转阅”,并没有表示调查或是处理。农民工兄弟执著地写下1000多字的电子信件,恳请市长过问,帮他们讨回本该属于他们的血汗钱。谁知,满怀热情的期盼却被“已转阅”这冷冰冰三个字打发了!再如,湖北应城“市长信箱”回复网民的一句“没时间跟你闲扯,有意见到创建办面谈”,经网友发帖公之于众,顿时引发网民蜂拥“拍砖”!的确是这样,如今有些官场,喜作表面文章,热爱公文旅行,即便是改正错误信息化的今天,也宁可在上班期间网上斗地主,上网打游戏、玩麻将、炒股,一点也改变不了他们对民情的麻木,对民意诉求的漠视,衙门官僚主义式的傲慢确是已经根深蒂固的了。
    
    七是源自于缺乏工作责任感的傲慢。以被网友评为“最牛副局长”的符传君为例,面对记者“海口污水问题为何长年未解决”这一问题,符传君的回答是“经济越发达的地区,水越黑。”符传君是一个博士,不可能不知道经济发展和环境污染之间的关系,不可能不知道经济愈是发展环境污染就愈要治理。然而,被他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将经济发展和环境污染之间划着了一个等号,将治理环境污染的责任轻轻一推就推得无影无踪的了。博士在官场待久了,玩权术的能耐也就长了,“科学发展观”中的“科学发展”被他忘得一干二净,充分暴露了他的这种傲慢背后的昏庸。
    
    八是源自于无视公众知情权式的傲慢。11月4日,《东方今报》报道,记者在针对郑州1200万元的养犬管理费去向的调查中,通过该市财政局办公室联系到了该局预算外资金管理局城建处长王冠旗,而他就此质问记者,“你是不是党员?”“如果你要采访这笔费用的开支,就必须获得我们局党委和新闻发言人的批准!办公室让你直接采访我是违反规定的!”立刻引起网民们的广泛议论。的确,在长年官本位文化的影响下,我们有不少权力者已经养成了居高临下式的封闭管理模式,什么事情都不公开,什么工作都不让人们知道,“三公消费”的巨,奢侈浪费的盛行,以及腐败广泛蔓延、泛,都浓浓地烙上了缺乏监督的封闭式管理的痕迹,当社会强烈要求地方政府透明革命、切实保障公民的知情权时,一些权力者就用蔑、无视来回答。
    
    九是源自于目无法纪的傲慢。被网民称之为“史上最牛县委书记”的、派警察进京抓记者的原西丰县委书记说:“对我的抹黑,就是对西丰的抹黑……请管好你的嘴!不要乱讲。”傲慢到了狂妄程度就会践踏党纪国法,就会使个人权力肆意张狂,就会将当地公安力量变成私家保安,就会调集专政工具打压百姓,就会滥用职权去干他想干的事,就会出现“因言获罪”的现代版“文字狱”。其实,这又何只是在发生,诸如山西“稷山文案”、河南“孟州书案”、海南“儋州歌案”、陕西 “志丹手机短信案”、山东“高唐网上议政案”等不就是他的翻版吗?
    
    十是源自于官官相护式的傲慢。据中国新闻网报道,浙江南浔两位协警在宾馆乘女子醉酒不省人事之时实施强奸,南浔法院根据犯罪事实,考虑到两人属临时性的即意犯罪,事前并无商谋,且事后主动自首,并取得被害人谅解,给予酌情从轻处罚,判决两被告各入狱三年。一时“临时性的即意犯罪”这一说法在网上引起热议,网民纷纷猜测这一既无法律来源又无条款依据的新名词,是为了给两名协警脱罪而特意编织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说法。两名案犯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先后对一名被害人实施奸淫,是一个典型的轮奸犯罪,哪是什么“临时性的即意犯罪”。法律应该是严肃的,然而官官相护式的傲慢却将它当作了儿戏,将他人都当作了阿斗!
    
    十一源自于自己不作为的傲慢。年末,最具网络流行语潜力的一句官家昏话新鲜出炉---- “不打听、不过问”。辽宁阜新市海州区人大代表上官宏祥实名举报阜新市政法委副书记于洋聚众吸毒淫乱,阜新宣传部、公安局等部门对此事件纷纷回避,市纪检委一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纪检工作的原则就是,对不负责办理的案件,不打听、不过问……”一言走红,在网络上成为和“躲猫猫”、“打酱油”一样流行的“最牛”网语。(11月25日《新文化报》)为什么有这样让人心寒的表态?原因很简单,对阜新市来说,政法委副书记这个官太大了,连纪检部门都置身事外,于是躲媒体,怕引火烧身,不顾社会影响,权力者的傲慢表现得世俗、功利,基本上是一种不负责、不作为。
    
    十二源自于官本位、权力本位式的傲慢。深圳海事局原党组书记林嘉祥说:“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敢跟我斗!你们算个屁”、“就是我干的。要多少钱。说个数吧。”。10月27日《羊城晚报》记者采访广州天河交警大队就封闭部分行车道是否应该征询市民意见而追问的时候,新光快速路有限公司一位姓梁的经理突然发火说:“那我拉屎要不要通知你啊,臭不臭要不要通知你啊?”,于是“你们算个屁”、“拉屎”、“臭不臭”,就成为在网络上迅速传播雷人之语,被网友称为“最牛官腔”。林嘉祥和姓梁的经理为什么会这么狂妄、傲慢?被官本位、权力本位闹的,当了一点官,就不知姓啥名谁了,就将主仆颠倒了,就颐指气使,“以人为本”是科学发展观的核心,但是都被林嘉祥这样的官抛了。
    
    十三是源自于过高估计自己权势的傲慢。在重庆打黑风暴中,该市公安局前常务副局长文强、副局长彭长健等厅级官员因涉黑而倒掉。落马高官文强被控后文强态度强硬,甚至向办案人员叫嚣:“别想通过审问从我口中获得更多的东西!你们审问我的方法,是我以前审问罪犯的方法!”(9月18日《华西都市报》)用百姓的话来说,文强已经是“死到临头”了,还是那样的底气十足,那样的桀骜不驯,那样的傲慢与自负。什么原因?原全国人大代表、82岁高龄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参事雷亨顺不无感喟地说,“文强的问题,历届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反映很多,为什么动不了?”这的确是文强傲慢、嚣张的原因之一:迷恋自己的权势,迷恋自己的关系网、保护伞,迷恋自己的反侦查经验,迷恋自己所属的“利益集团”会将其“捞出来”…… “上帝欲使其死亡,必先让其疯狂”,这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律,等待文强的当然是法律的严惩、覆亡。
    
    ……
    
    正像杂文家王石川先生在《2009热词民意的在场与权利的失语》一文中所指出的:“民意是强大的,但又是孤独的,是落寞的,没有强大的制度支撑,民意尽管在场但并不等于权利就会完全伸张,这无疑让人感到困惑和不安。”[①]的确,在权力场的傲慢下,尽管“民意都喧哗了,都表达了,都宣泄了”,然而往往处于无可奈何的状态。
    
    我在“网络时代权力者的傲慢”一文中列举了13种表现,实际上就是“一些权力者”(这是最为“保险”的说法)在“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制度建设和反腐倡廉建设”中反映出来的问题面。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又何止是这12种呢?所以,我再强调一点,即便是这12种也绝非是个别权力身上的个别个案,很典型,亦很有代表性,它不仅仅是“一些权力者”身上的个性问题,而是“一些权力者”在网络时代国家现代化进程中在思想作风、工作作风、领导作风、生活作风等的“巨大的不适应”,因而我是将它作为“党和国家决策科学化、民主化,切实解决党内存在的突出问题”来考虑的,因而它不是一个小问题,而是一个需要脱胎换骨的大问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网络时代权力场的傲慢/邵道生
  • 全球华人十大网络事件/李永峰
  • 禾刀:网络监督的成长需消除权力堵点
  • 网络匿名造就思想繁荣/冼岩
  • “网络黑社会”国安背景公司贼喊捉贼
  • 网络封锁危害国家利益/毕研韬
  • 青年时报:“奥巴马女郎”何以蹿红网络
  • 于建嵘:福州严晓玲案,惊现网络言行获罪的新动向
  • 于建嵘:网络言行获罪的新动向
  • 长平:奥巴马与中国网民——无法回避网络自由问题
  • 格丘山: 长城, 柏林墙, 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图)
  • 网友原创《妈呀,中国》走红网络
  • “临时派”称霸网络江湖 寂寞派酱油派甘拜下风
  • 警告中共当局:开放网络言论自由刻不容缓/李悔之
  • "最疯狂美术老师"抱蟒蛇上课 蹿红网络(图)
  • 《南风窗》:中国网络政治新透视
  • 我们为什么要攻击博讯网——主要领导在全国网络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 用网络打击腐败
  • 网络发言人 掀翻总书记/王旭明
  • 王培荣因网络反腐遭中国矿大停课、撤销职称、开除处分
  • 中国网络持久战:越过“长城”
  • 汪洋来广东闹了两年,媒体收紧,网络收紧,民主法治倒退
  • 2009最全网络流行语
  • 网络时代:《中共正在輸掉的戰爭》(图)
  • 防火墙短暂失效3个半小时 中国网络获短暂自由
  • “零八宪章”大型英文网络系列片第三集上网
  • “网络问政”有其限度不能取代制度
  • 华尔街日报:中共正在输掉网络战争
  • 中国严打网络色情 公安部门抓了5394人
  • 中国网络电视台半瘫痪用户激增致服务器崩溃(图)
  • 中国进入网络严冬聊天软件出“监控版”
  • 全球华人十大网络事件
  • “妈妈评审团”招募成员 监控网络不良信息
  • 中国政府控制网络游戏
  • 中国各级政府纷纷设置网络发言人
  • 调查称69%网友认为网络有助官员了解民意
  • 夸大网络“打黑” 人民网:请勿“黑打”民意
  • “零八宪章”大型英文网络系列片第二集上网
  •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 黑奴于佃荣系列博客、论坛在网络重新崛起的设想(图)
  • 整治网络色情,需“中西药结合”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而不是说没有“网络警察”
  • 网络倡议:请为铜川矿难死者降半旗!
  • 北京严禁网络议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