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虎年虎威:愣头小子吻瘫机场 慈善大户捐呆国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2日 转载)
    
    来源:新浪博客
     没想到,新年的第一周海外华人就不甘寂寞,在沉闷的恐怖威胁气氛中,杀出两条似乎毫不相干的新闻。一条是,美国耶鲁大学校长理查德・莱文教授宣布,耶鲁2002届毕业生张磊已经承诺,将向耶鲁大学管理学院(SOM)捐赠888万 8888美元;另一条是,美国警方逮捕了在数天前违规进入纽瓦克国际机场安全区,和女友吻别的留美中国籍男博士江海松(Haisong Jiang,音译)。 (博讯 boxun.com)

    
    这两则新闻在华人中都有震撼作用。这起“吻别事件”正好发生在美国机场“草木皆兵”之际,突显了机场保安的漏洞百出。有人把这件事情与中国人惯有的不守规则联系起来,我认为有点小题大作,自己往自己脸上摸黑。我个人认为,一个人的偶然越轨行为,不应当被泛化到一个群体。我们这些海外华人本来自己生存就够不易了,为什么还要为别人的错误买单呢?当然我还没有发现美国主流媒体有这方面的联想,倒是我们自己的同胞自我批评的精神可佳。话说回来,在美国,以某个人的行为来贬低一个群体或一个族群是美国的宪法所不允许的。
    
    就说这恐怖分子吧,几乎100%是来自伊斯兰教徒或穆斯林国家,在统计学上绝对有显著差异,但美国不会、也不敢把这件事泛化,还要一味向穆斯林示好。有人开玩笑地说,美国机场的安检人员,为了避嫌,另可多检查坐轮椅的老人或抱在怀中的幼儿,也不敢去多检查那些一看就知道的伊斯兰教徒,怕人家控告racial profiling.
    
    我倒是觉得,为了美国的反恐能少花钱多办事,有针对性地对高危人群多检查是有必要的,美国人为了标榜人权而在反恐领域搞所谓一视同仁实在是一个错误。奥巴马在这个错误的道路上走的很远了,所幸他正在纠正。
    
    回头再说江海松的行为,他实际是本能地耍了一小聪明。我说本能,是因为很多人在头脑不清醒时都会去犯类似错误。在中国,这种事无时无刻不在发生。不要告诉我在美国没有。那些在不该用手机的时间和地点用手机聊天的普通人,那些逃税漏税的议员,那些拿公款嫖娼的官员,还有那些上班时间泡妞的市长、州长们,性质其实都差不多。小江这件事如果不是发生在风声鹤唳的时刻,可能根本没有人去理会,这种事情可能天天都在美国机场上演。问题是,负责保卫机场的警卫为什么会擅离职守?这个问题一天不解决,美国的安全隐患就一天不会消除。
    
    张磊给耶鲁大学的千万捐赠本来是一件莫大的好事,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可他的行为却遭到了某些人的质疑甚至谩骂。有人说他不爱国,有人说他有了城里后妈,忘了生他、养他的祖国亲妈。也有人把这种在美国非常简单的捐赠行为与中国教育制度的失败挂上了钩。
    
    这件事反映出国人一种非常根深蒂固的人际关系的概念,做什么事都要不偏不倚,走中庸之道,要看别人的脸色,担心一碗水是否能端平。这样的人看来,张磊给耶鲁大学捐赠可以,但一定也要捐款给他在中国的母校,人民大学,而且数目至少要对等。这要说来,那他以前就读过的幼儿园要不要捐?小学、中学要不要捐?他出生的地方教育机构要不要捐?什么时候是个头?
    
    这使我想起国内很多有钱人没有一个正常的、健康的渠道去回馈社会,不像在美国,为社会福利事业捐赠以成为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而且大多是不留名的。有时听到国内的有钱人、名人迫于社会压力,而不情愿去为灾区捐款,真是觉得可恼、可叹、可笑。中国社会在这方面需要迈开大步,让有钱人为富而仁,既可减轻政府的负担,也可缓解贫富差距过大所带来的社会矛盾,更重要的是,孩子从小接受这种社会熏陶比任何空洞无物的宣传都有效百倍。
    
    华人社会发生的这两件事,一反一正,意义虽然不同,但从侧面又折射出我们国人的心态,值得我们深思。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