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四:“署发记者证”之困惑/唐士军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1日 来稿)
    
     今天是本人新开专栏“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的第四篇,专门探讨“署发记者证”问题。本人与新闻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发生劳动争议,我在法庭上依法主张多项被报社一再侵犯的劳动权益,其中一项就是要求农民日报社立即停止劳动侵权,提供劳动条件之一即署发记者证,恢复新闻记者本人的新闻采访权、发稿权。一二审法院均称,记者证发放,“不属于法院调解的范畴”,故不做处理,意思是让诉讼双方,爱怎么整怎么整去。
     (博讯 boxun.com)

     记者证属于新闻记者非常重要的劳动条件,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用人单位长期不提供新闻记者证,诉到法院,法官竟然说法院不管记者证发放,果真是这样吗?非也。
    
     法院判案的依据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法律规定,劳动关系一经确立,用人单位应当为劳动者提供必要的劳动条件和劳动保护。具体而言,农民种地需要锄头,不给锄头大米怎能种出来?工人做工需要车床,没有车床螺丝钉能用肉手拧出来吗?新闻记者进行新闻采访报道,现在叫做“三会”,即讲外语、懂电脑、会开车,还有一个就是亮证给被采访对象。新闻同仁都知道,以往都是由新闻单位自己发证,新闻记者持单位发放的记者证就可以出去采访。后来,新闻出版总署把记者证颁发权收归“统一管理”,通过颁布《记者证管理办法》行政许可,规定中国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媒体单位新闻记者,行使新闻采访工作职能,必须持有“署发记者证”。没有署发记者证,新闻单位的记者就不能开展工作,新闻报道怎么做出来?
    
     也就是说,作为一种法定劳动条件,新闻用人单位必须为新闻记者申领“署发记者证”,新闻记者合法持有新闻记者证,是新闻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可是我依法到新闻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工作,数年期间求爷告奶拿不到署发记者证,为什么?双方最后发生劳动争议,长期不予申领署发记者证的农民日报社,竟然在法庭上王顾左右而言他,说什么“报社没有权力颁发记者证,记者证由新闻出版署颁发”,想把报社的法定义务推脱干净,好像是新闻出版总署不给本人核发记者证似的,好像对本人造成劳动侵权的不是报社自己而是新闻出版总署似的。
    
     由此可见,置本人一再依法主张于不顾,我案沪上一二审法院办案人员对此始终不予处理,属于明显偏袒违法用人单位,明目张胆枉法裁判。更值得玩味的是,依据新闻出版总署《记者证管理办法》,本人一再指出不妥要求报社换新不果、从一开始就违法的由报社内部核发的《新闻采访证》,竟然被两审法院糊里糊涂不予认定违法,反而通过两审判决判词默认“合法”,您说奇怪不奇怪?专业法官的办案水平,就是这样子的吗?本人一再指出,一律被“选择性失明”,两审法院如此这般,究竟意欲何为?
    
     都是这个恼人的“署发记者证”!今天14:46分、15:30,就这个恼人的问题,本人两次专门致电新闻出版总署办公厅新闻发言人办公室以及办公厅督察处,有关负责人认真听取了反映,并肯定地表示,不管是行政复议还是提起诉讼,不发记者证的责任明显在新闻单位一方,作为新闻记者理都在你这边,你没有任何责任。在总计25分钟的通话时间内,新闻出版总署新闻发言人办公室的王老师说,随后将有关情况汇报给上级领导,应该由报刊司具体出面负责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沪上两级法院枉法裁判,就本案查错纠偏拨乱反正,今天14:41,本人还与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孙军工办公室取得联系,新闻办一位姓石的女士说孙军工先生不在。我说,就我案拨乱反正,有一封致发言人的公开信早发出来了,请您转告一下,请新闻发言人给予关注;石女士说,你可再联系他,具体案件我们不管......
    
     “具体不管”是什么意思?本案争议发展演化到今天什么原因?说到底,都是因为诸多老爷们擅长“宏观上”放屁吹牛,而对“微观上”一概放任“不管”,由下面跑堂的跑马胡搞八搞,结果就“跑题”跑成今天这个样子了。
    
     农民日报社是农业部的下级单位,按照劳动法第95条,下级单位劳动侵权,主管部门未能尽责的,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为了督促有关方面尽快解决问题,11:06,本人再次致电农业部办公厅陈萌山主任--上周五,第一次致电陈萌山主任,希望办公厅尽快将本人致部长信传真件呈给韩长赋部长,一位工作人员说陈主任开会去了,我请她转告陈主任,她说好的;今天,还是这位工作人员接的电话,她说她已经做了详细记录,我说那太好了,有消息时请回复,她说好。
    
     世博年,“让生活更美好”。今天下午,徐汇检察院负责我案抗诉审查的乔君英检察官来电,嘘寒问暖后,乔检察官就报社尽快恢复本人新闻记者工作,要我给她提供了中国记协维权处王一龙处长、国内部陈红十主任联系方式,她希望通过个人努力开展一些衔接与沟通。这位乔检察官,本人以前不认识,因为我案抗诉,市检转至徐检处理,案件最后由其接手,方才得识;乔检察官为人热诚,抗诉立案前审查细致负责,做了大量工作,多次与本人就本案有关法律事实进行沟通、了解、核对,对此我表示感谢。后来得知,乔检察官是徐检新引进的资深检察官,曾获沪上金山区“十大杰出女性”荣誉称号。我想,在未来沪上司法改革、司法进步中,每一个良知不泯、正义尚存的法官和检察官,都值得期待。只是,由市检一分院核发、签印做出的我案申请抗诉“不立案决定”,程序、实体均有严重错漏,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法律文件,它造成了沪上检察机关与用人单位、沪上两级法院合谋加深对新闻记者劳动侵权的恶劣后果--这样的“独立司法检察”,形同豆腐渣,它是经不起时间和历史的考验的,需要尽快纠正,以维护司法公正和社会正义--司法要让沪上每一个诉讼当事人“生活更美好”,而不是让诉讼当事人遇上不公寻求司法救助,叫天不应、呼地不答,最后让生活变得更糟糕。
    
     法院审判监督,检察机关展开独立司法检察,不是无所作为而是大有可为。恭候佳音。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2010.1.11 (欢迎各界提供沪上司法观察报道线索、评论选题)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三:如果......那么....../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二:冬寒中,回味沪上司法之冰冷/唐士军
  • 唐士军:致国家农业部韩部长信上午传真到部长办
  • 唐士军:致农业部新任党组书记部长韩长赋公开信
  • 唐士军:就有关法官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公开控告书
  • 唐士军:今天打的这几个电话内容速记
  • 唐士军:是报社诋毁我,还是我诋毁报社?
  • 农民日报社查错纠偏“回旋余地”研究点滴/唐士军
  • 请问沪上国保警官小屠:跟上级领导汇报我案了吗?/唐士军
  • 唐士军:致中国记协田聪明主席公开信
  • 给沈德咏副院长一个“立案信访”反例/唐士军
  • 给俞正声书记提供一个“法治”案例/唐士军
  • 唐士军:写给最高法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 唐士军:恳请曹建明检察长过问这一冤假错案
  • 唐士军:在韩寒的热议中,承受沪一中院的冷
  • 唐士军:有感于温家宝总理的“更正信”
  • 唐士军:与潘福仁羊焕发决斗书
  •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 静坐抗议十一日:只盼沪一中院里升起个太阳/唐士军
  • 唐士军与农民日报社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简易读本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沪一中院有“难言之隐”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