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坐视不公,必遭不公---李庄事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0日 转载)
    帮你自由文/“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蔑视”-----马丁,路德金,人权领袖
    
     “一个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肯尼迪在柏林墙下。 (博讯 boxun.com)

    
    这来自一民一官的两句名言,是工业社会普遍的社会哲学,近代,被普遍应用于国家的内政外交,并被深深地刻在了人们的骨子里。显然,这不同于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但我们用它来比对、审视我们的历史,从春秋开使的一百多国,到秦皇一统天下,各国之间的屠戮兼并,无不诉说着:隔岸观火、幸灾乐祸的国家,都逃避不开野蛮的屠杀,直至灭亡。帝王家中的勾心斗角,将相之间的相互构陷,无不上演着:“坐视不公,必遭不公”的历史丑剧。
    
    然而,人们并没有从这五百多年反复上演的丑剧中获得经验,居然在之后的两千多年里屡蹈覆辙。更让人唏嘘不已的是,在这期间还出了很多,据说是世界驰名的思想家,大圣人。面对丑剧,庄子确有惊人之语,所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可是他却臆想着把人人都搞成傻子,所以他的这一思想只能获得:话说对了,理说错了的评价。虽然,历史也不乏结盟御敌、同仇敌忾的例子,但人们始终没放弃坐视不公的恶习。
    
    为什么呢?答案很简单:缺乏真诚!缺乏真诚这一走出小农意识的动力。
    
    什么是真诚?这里所说的真诚可以用:“为了我,我帮助你”的句式来表述。
    
    如:“为了我不被别国灭绝,我帮助你不被别国灭绝”。“为了我不被构陷,我帮助你不被构陷”。可见,真诚就这么简单。决不是国人经常表现的那种“为了你好”,“大公无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如果诸侯国都能如此真诚相待,都把为别人视同首先是为自己,哪个灭绝人性的流氓国家会得逞呢?如果草民们都能如此,谁还敢奴役你呢?
    
    回头再说庄子,虽然他给圣人做出了正确的评价,却没归纳推理出:“人不可以治人”的伟大思想。当然,作为一个农民,他只能想出:“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缺乏人性的避世损招。然而,《圣经》的作者想必也在农耕社会,为什么想出了“上帝面前人人平等”“人不可以治人”,从而,为后人引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源泉呢?我们只能猜测为:宗教使然。
    
    也许,佛教在喜马拉雅山外,在没成为我们的传统文化之前,其“众生平等”的理念,也会发祥出:人权法治的思想。也会让我们早日厌恶“坐视不公”的恶习,结束祖祖辈辈“必遭不公”的噩运。然而,佛教遭遇我们祖先屠戮、同化之后,病态的“众生平等”却繁衍出了诸一般的“忍文化”,而与孔孟沟一般的“忠文化”,勾兑以后,几千年来,使百姓活得像猪狗一样万劫不复。
    
    如今,我们对西方舶来的市场经济理论喜不自禁,却又一次南橘北枳,使贪官污吏面对屠刀前赴后继。为什么?
    
    时下,李庄事件众说纷纭。一些关键时刻曾挺身而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汉,一些曾爆发出精彩思想的名人,居然坐视不公。他们说“李庄们不是我们”,往日的维权英雄觉得:虽有不公,咎由自取。“为流氓争程序正义,是为了钱”,更有甚者幸灾乐祸。全然放弃了,西方用漫长的中世纪,国人用几千年血的代价,才接触到的文明曙光。
    
    说看来中国所谓的思想者,也仅仅停留在“各扫门前雪”“天塌大家死”的小农时代。而小农对推进社会工业化进程,就是一堆废物!
    
    历史告诉我们:人治的社会,一人之下的人都会被强奸。只有法治社会,目前是被强奸最少的社会,所以人们都义无反顾的追求,起码不走回头路。
    
    皇上之下,谁没被强奸过? 不要说文革是你所愿,因为当初可能是所愿,如今在网络知识爆炸的情况下,你还这么说,真勉为其难。
    
    
    纵观历史,凡专制国家,在国内矛盾激化前,都用杀贪官的方法泄愤,在辫子戏上常常会看到,皇帝对手下大臣说:为江山社稷它必须死。于是一个贪官被斩首示众,匹民山呼万岁,江山得到须臾的安定,烽烟再起再杀,直至皇帝被另一批流氓所杀,建立新的专制,继续欺压匹民。
    
    现代人痛定思痛:这些都是人治所致。人治培养贪官,培养奴役百姓的特权阶层。而引诱培养贪官,就是为了将来杀戮以泄民愤,以保江山。
    
    只有建立一个使官无法贪的社会体系,才能控制贪官滋生,杜绝杀戮贪官。以至阻止贪官奴役百姓的乱世产生,以实现社会永久的和谐。
    
    为此:人类必须建立人不可治人的社会,建立以人权为基础的法治社会。
    
    历史上所有杀贪官的运动,劫富济贫的闹剧,都没给匹民带来任何好处,所谓严刑峻法,都没止住贪官前赴后继的脚步。都没保住皇家江山,却害的皇家断子绝孙,害的百姓尸横遍野。
    
    文革前后的官,虽没有贪到更多的经济利益,但已经激起民愤了,不然怎么会全被打倒了。因为那是毛号召的新的打土豪分田地,他把人们内心积累的对特权阶层的恨,无限地激发开来了。然而,走资派上台以后,当着毛的面又回到了特权之上,使社会重新积累仇恨,所以华很容易就上台了。双轨制又积累社会仇恨,结果那事又发生了。
    
    所以,必须建立一种新的社会体系,让社会监督官员不敢贪,不必上断头台,也不必严刑峻法,百姓才能安居乐业。
    
    这些很值得各阶层深思。 (博讯记者:于明)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