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草鱼子:民粹主义和文革阴影下的重庆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10日 转载)
    我总以为历史再怎么进展缓慢,文明总是要进步的。然而我好象错了,1月8日的判决让我发现,有个据说已经消失30多年的阴影其实依然还在,或者说它从未消失。
      
     李庄案还未审判,有关证据还未被证明有效,也没有被公开时,有些人和媒体已经先于法院做了判决,一边倒的认定李庄有罪。没有证据,未曾宣判,如何能指正为有罪?即使没有可以被怀疑的行为,没关系,随便编排一个就行了,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越是在没有真理的国度,这条就越发可以成为真理。此外,还有诸如扣帽子、划界限、打阶级烙印、价值预设、喊打喊杀等等口吻,让人恍惚如回到30多年前。也让人意外的是,《中国青年报》这份曾经拥有光荣传统的报纸这次居然也充当了排头兵,冲杀在前,十余年的美名,就此毁誉一旦。 (博讯 boxun.com)

      
     有的人甚至认为李庄案不必审判,可以直接定罪。表面上这是这些民众法律常识太薄弱,实则是另两个原因:一是民众的积怨太深太久,对现有秩序的厌倦太过深刻,一旦有谁愿意触动,就极力支持,甚至形成全民的狂欢;二是律师所在的精英团体一直被人诟病,认为是秩序败坏的推动者。两个原因相加,再因为部分媒体一再的煽动性语言,让李庄们立即成了21世纪的犹太人,成为阴谋者嫁祸的对象,积怨者泄愤的目标。李庄有没有犯罪行为是次要的,关键是他已经做了民粹主义宣泄的绊脚石,关键是他就是个21世纪的犹太人。所以审判是件麻烦事,直接判定为有罪才是道理。
    
      这让我不禁想到100年前的法国德雷福斯案,那是反犹主义盛行的年代,德雷福斯因为其犹太人的身份,失去了大量民众的同情,也成为一次政治阴谋的最大受害者。
      
     野心家和阴谋者为了转移仇恨目标,故意将一切罪过推向他们,那些急需发泄愤满的群众则不假思索的支持,20世纪的法国犹太人中确实有不肖分子,就如100年后的中国精英群体中也不乏败类和为虎作伥者。然而因为部分人的过错就将所有人认定为有罪,稍有智识的当代人一看可知这是多么荒谬。可是非理性思维的存在,继而又被煽动性的语言唤醒,依旧可以将普通民众催眠成反智的狂热群体。对他们来说,这里根本就没有审判,而只是一次民粹主义的宣泄仪式,所以他们竖起十字架,要在其上钉上仇恨和愤满的祭品。
      
     德雷福斯是幸运的,因为那时的法国有左拉,也有一大批犹太人的同情者。而在当代的中国呢?
      
     这起几乎是中国的德雷福斯案必将成为大历史的关键一幕,中国是走向民主法治,还是倒退回文革法西斯专政,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参与者,并在参与中实现自我的价值。是去做大时代的左拉,积极追求真理,还是做可悲的盲从者和非理性的奴仆。
    
     在许许多多的论坛,我发现越来越多的正在追求真相的网民,他们很低调,自称为草泥马、酱油族、屁民,他们很普通,是各自行业的默默的耕耘者。可是当他们汇聚到一起,为了追求同一个真相而共同努力,再借助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网络,他们就能一起成为一个大时代的左拉。尤其在庭审记录被披露后,越来越多的人正在逐渐清醒(其中也包括我)。他们会自己去发现,自己去思考。
     
      新的一年未必好,但我心里总有这样一个朴素的念想:人类总是从愚昧走向智慧;社会总是从野蛮走向文明,国家总是从落后走向进步,所以新的一年虽然未必好,但未来一定值得期待。 (博讯记者:于明)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