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恶意倾向性”是要封舆论监督的嘴吗?/元中方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8日 转载)
     今天,从凤凰网上看到一则消息,题目是《最高法:媒体恶意倾向性报道在审案件将追责》,主要内容如下:
    
     “中新网12月23日电 最高人民法院日前下发《关于人民法院接受新闻媒体舆论监督的若干规定》,要求人民法院应当主动接受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同时,新闻媒体如果对正在审理的案件报道严重失实或者恶意进行倾向性报道,损害司法权威,违反法律规定的,将依法追究相应责任。 (博讯 boxun.com)

    
     “……
    
     “《规定》明确,人民法院发现新闻媒体在采访报道法院工作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新闻主管部门、新闻记者自律组织或者新闻单位等通报情况并提出建议。违反法律规定的,依法追究相应责任。
    
     “1、损害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泄露国家秘密、商业秘密的;2,对正在审理的案件报道严重失实或者恶意进行倾向性报道,损害司法权威、影响公正审判的;3,以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法官名誉,或者损害当事人名誉权等人格权,侵犯诉讼参与人的隐私和安全的;4,接受一方当事人请托,歪曲事实,恶意炒作,干扰人民法院审判、执行活动,造成严重不良影响的;5,其他严重损害司法权威、影响司法公正的。”
    
     看完这则消息后,笔者心里感觉比较沉重。为什么沉重呢,坦率地讲,最高法这个《规定》虽然看似规范接受新闻舆论监督行为,实则执行中极有可能出现偏差,容易产生制约新闻舆论监督的效果。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规定》中的一段话:“人民法院发现新闻媒体在采访报道法院工作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新闻主管部门、新闻记者自律组织或者新闻单位等通报情况并提出建议。”这段话意思很明显,决定新闻舆论是否有“恶意倾向性”的裁判权在“人民法院”,而不是其他中立机构,被监督对象可以决定监督者恶意与否,这显然不合适。
    
     而且只要认定媒体有“恶意倾向性”,即可向“向新闻主管部门、新闻记者自律组织或者新闻单位等通报情况并提出建议。”这等于明确赋予了各级法院直接干预舆论监督的权力。某种程度上把过去半遮半掩的“内部协调”合法化、公开化。这也是不合适的。
    
     为什么呢,很简单。
    
     就同一个地方来讲,法院的力量和社会能量,是远远大于本地媒体的。本来媒体对司法的监督就很软弱无力,现在有了这个尚方宝剑,“人民”法院更可以不受监督了。只要你监督,我就说你有恶意倾向。只要你这个网站发了相关的贴子,我就可以要求你删除,因为你毕竟归当地主管部门管呀。
    
     那么,搞异地监督行不行?消息谁来提供,本地记者,我们可以抓可以管,即使北京中央电视台的,我们的兄弟单位不也半夜抓过并成功判刑了吗,当然那是我们的兄弟部门的杰作。外地记者来,成本太高,无论是时效性还是方便程度,远远不如本地媒体的监督。即使是中央媒体驻本地的记者站,记者开展工作也需要地方的支持,地方不支持了,什么方便都不提供,你也很难监督。
    
      更进一步就五条认定标准来讲,解释的自由度也很大,明显是赋予了法院比较自由地干预舆论监督的“合法”权利,这里只举前两条分析一下:
    
      第一条:“损害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泄露国家秘密、商业秘密的”,由谁来界定?如果由法院自己来界定的话,很多东西都可以往上靠。比如三鹿奶粉事件,法院就可以用泄露三鹿公司的“商业秘密”的名义讨说法;还可以说曝光了会影响中国奶产业的健康发展、激发群众的不满导致社会不稳定,因此会“损害国家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等等。
    
      关于第二条:“对正在审理的案件报道严重失实或者恶意进行倾向性报道,损害司法权威、影响公正审判的”,这个也很难判定。简单地讲,邓玉娇案,报道称其衣服作为重要证据,没有被公安部门及时保留,而任由邓母洗涤,这个属不属于“严重失实”?换句话讲,假如一个地方公安机关不作为或刻意掩护犯罪嫌疑人,故意损坏证据或向公众隐瞒事实,媒体通过挖掘,暴出新的线索,尤其是不利于犯罪嫌疑人的,法院会不会以“恶意进行倾向性报道”的名义来压制。这一点,并不是我们不相信我们的公安机关,而是无情的现实教育了我们,重庆打黑,多少公安机关内部的干警给黑恶势力通风报信?
    
       后面的三条,出于节约篇幅考虑,不再一一分析。总之,这个《规定》执行起来容易产生偏差,需要再认真考虑相关配套措施和运行机制。
    
      提个建议,为了落实最高法院这个规定,强化舆论对司法工作的监督,希望能够有一个中立的机构当裁判,当法院认为媒体有“恶意倾向性”时,向这个机构提出申诉,并由其他媒体公开报道,然后由中立机构仲裁,仲裁结果在其他媒体上公开,情况属实的,再对有“恶意倾向性”的媒体予以处罚,这样是不是更合理一些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