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中国的年轻一代应当勇敢地践行《零八宪章》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3日 转载)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作者:刘逸明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纪念《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征文
    
    
    清末改良派领军人物之一梁启超的那篇《少年中国》可谓是脍炙人口,不计其数的的中国青少年都曾为自己所处的年龄层次而自豪。1989年发生在北京后延烧至全国的民主运动,青少年便是主力,当年学生们的壮举可以说充分体现出了当时中国青少年的社会和历史责任感,也让世界看到了中国青少年的崛起和中国的希望。
    
    梁启超那“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言犹在耳,但对比“六四”时的中国大学生,如今的中国大学生却被很多人称之为“垮掉的一代”,他们不仅仅对政治表现得漠不关心,而且就是在写作论文时也大半都在以抄袭为乐。最为令人反感的是,在某些时候,中国大学生却对政治表现出了出乎意料的热情,譬如说在中国和美国或者是日本、法国等国家发生矛盾的时候,不少城市的大学生会情不自禁地走上街头进行反外游行,即使被武警包围,也看不出他们有丝毫的畏惧。
    
    非常讽刺的是,当居民房屋被强拆、农民土地被强占、黑砖窑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房价持续上涨的情况下,我们看不到中国哪个地方出现过一起大学生的公开抗议活动。在政治和人权领域,中国的大学生表现出了出奇的冷漠和胆怯。2009年12月25日,中共当局对著名的异议作家刘晓波博士判处了11年之久的重刑,附带剥夺政治权利两年。之前庭审的当天以及宣判的当天,均有不少国内外人士到场声援,但其中的在读大学生却少之又少。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刘晓波案宣判的当天,西南政法大学的校园内出现了内容为“支持《零八宪章》,声援刘晓波先生”的横幅。最后经媒体证实,打横幅的大学生不是大陆人,而是香港人,这样的现实不禁让人对当今的中国大学生再度感到失望。不过,在2009年的最后一天,从刘晓波先生的母校吉林大学传来可喜的消息,在12月30日,有大学生在教室黑板上大胆写上了“支持刘晓波,支持民主宪政”的文字。看来,虽然当今中国的大学生总体上麻木不仁、胆小怕事,但仍然不乏敢于仗义执言的青年勇士。
    
    互联网进入中国以后,引发了资讯革命,如今最具影响力的媒体已经不再是电视、报纸,而是互联网,对于年轻一代,互联网已经成为了他们获取资讯的主要渠道。据官方统计,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使用人数已经超过了3亿,不难想象,这其中,30岁以下的年青人肯定会占一大半。很多公共事件在2009年之所以会成为公共事件,和广大年轻网民的努力推动是有密切关系的。
    
    《零八宪章》于2008年12月9日横空出世,最初的303位签署者当中,年轻人比例较小,多为中老年人,但在后续签名者当中,年轻人可能比例最大。据我所了解,北京、上海、武汉等很多高校当中都有大学生签署者。不少人均在参与联署后被警方传唤,受到警方的威胁,但仍然不见一个人因此而宣布退出签名行列。由此可见,虽然中共当局在控制大学生的意识形态方面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但对于一些有独立思辨能力的大学生而言,再精致的意识形态宣教都是徒劳的。
    
    在人权状况依然恶劣,民众生存压力越来越大的今天,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会对中共当局的统治满意。尤其是“80后”的年轻一代,生存压力比其它年龄层次的人显得更大,就业、住房等问题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让很多年轻人怨声载道。和走入社会的很多年轻人谈起这个社会,他们往往会表现得更加的愤怒,而很多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中老年人则不然,他们虽然也对社会和中共当局不满,但从来不会向陌生人表露。很多老年人在道德领域堪称楷模,但在权利意识上却远不如年轻人。
    
    当今的中国青年虽然权利意识普遍觉醒,但很多人仍然不敢随便涉足政治领域,且不说要他们去上街游行抗议当局重判刘晓波先生,就是写点批评中共当局的政论文章,很多人也是退避三舍。由此可见,即使是权利意识比较强的年轻人,也不见得敢于争取自己应有的政治权利,个中缘由不是因为他们不需要政治权利,而是害怕中共当局的打压,因为历史上以及今天无数异议人士、民主人士的遭遇都足以让他们感到恐惧。
    
    1989年的民主运动最终以被血腥镇压而告终,无数的青年学子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可以想见的是,即使当年的运动成功了,也只会让当时的中共高层权力重新洗牌,并不能建立起一个强有力的民主制度,因为当时的人们对民主的认识一般还不如国民党时期的中共党员。在“六四”后的这20多年时间里,包括刘晓波先生在内的很多参与者,都对当年的运动有所反思,而很多原本对民主缺少认识的民众也逐渐对民主有了认识。
    
    台湾的转型经验告诉我们,要改变社会并不一定要改朝换代,只要统治阶层有实现民主的愿望,顺应历史潮流,实现平稳的转型是完全有可能的。《零八宪章》的终极目标是希望中共当局能在社会问题不一而足和日益严重的今天启动政治改革,让中国转型成为一个自由、民主、宪政的国家,并不以推翻中共的统治为目的。可悲可怒的是,《零八宪章》尚未发布,其起草人之一刘晓波先生就遭拘捕,并在一年后被判重刑。
    
    中共当局让媒体低调处理刘晓波先生被判刑的消息,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他们的做贼心虚,掩盖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最大程度地避免国内的民众知晓后进行公开大规模的声援。在突破封锁技术为越来越多网民掌握的今天,刘晓波先生的遭遇最终还是会让不计其数的人了解。这些天,在推特上,在很多QQ群里,网民们都在无所畏惧地谈论着有关刘晓波和《零八宪章》的话题,而且绝大多数人都是义愤填膺,对中共当局的这种举动表示强烈谴责。
    
    12月27日下午,21名香港青年(包括多名女生)身着黑色衣衫,背插印有声援刘晓波文字的木牌,自罗湖口岸准备闯关入境大陆投案自首。据称,他们也是《零八宪章》的签署者,在看完他们闯关的网上视频后,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为他们感动。我相信,大陆的年轻人中也会有不少有良知者,从《零八宪章》的签署情况看,很多大学生也不乏良知和民主理想,他们所缺少的也许只有勇气。
    
    生活在这样一个极权社会底下,谁不曾有恐惧?每个人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但很多人还是不得不生活于恐惧之中。但是,不争取民主与自由,不仅我们这一代,就连子孙后代也可能会永远生活在恐惧之中。《零八宪章》为中共当局指明了政治方向,也为我们普通民众指明了努力的方向,年轻人作为公民社会的主体,应该像香港的年轻人那样,拿出勇气,践行《零八宪章》,让中国社会一步步向民主社会靠近。
    
    2009年12月31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宋思明”为何不愿蜗居而甘当房奴?
  • 刘逸明:《蜗居》照出了部分中国女人的丑恶嘴脸
  • 刘逸明:新闻封锁是导致瘟疫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
  • 刘逸明:中宣部是阻拦中国社会进步的拦路虎
  • 刘逸明:荒唐的罪名,无耻的审判
  • 刘逸明: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 刘逸明:2009年的第一场雪
  • 刘逸明:严打访民,深圳当局进一步与民为敌
  • 刘逸明:少林方丈释永信的“悔过书”情真意切
  • 刘逸明:大学生敢裸奔,教授什么时候也能裸奔一回?(图)
  • 刘逸明:就新华社记者捏造不实之词抹黑我的声明
  • 刘逸明:上海已经成为中国的“首恶之区”
  • 刘逸明:陈琳,你的柔情我们永远怀念
  • 刘逸明: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 刘逸明:周海婴,你维护的不是鲁迅的名誉
  • 刘逸明:裸女站在吃饭民工中间是色情对艺术的玷污(图)
  • 刘逸明:罚学生裸站羞辱的是整个教师群体
  • 刘逸明:穿透视装“钓情郎”比穿泳装“钓老板”更无聊(图)
  • 刘逸明: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 网络侵权如何规制?研讨会上有学者为刘逸明鸣不平(图)
  • 人民网再度刊文,为刘逸明被拘留平反
  • 刘逸明:删除我天涯ID者断子绝孙
  • 网络红人刘逸明(熊忠俊) 四报纸图片(图)
  • 张清扬:《北京日报》再批刘逸明:网络言论不是绝对的(图)
  • 《北京日报》顶风而上,大胆发文痛批刘逸明
  • “杭州飞车案”作家刘逸明获释 刘晓波再次见律师(图)
  • 刘云山PK刘逸明
  • 张清扬:因质疑飙车案,著名网络作家刘逸明被行政拘留
  • 昝爱宗:刘逸明造谣案之分析
  • 张清扬:宜将剩勇追穷寇——刘逸明再揭飙车案(图)
  • 张清扬:刘逸明揭开杭州飙车案替身面纱(图)
  • 刘逸明:荒唐,受审的飙车案主犯“胡斌”竟是替身
  • 因“内容敏感”,刘逸明的博客被强行关闭
  • 新闻主管部门下令网络媒体封杀刘逸明(图)
  • 《互动百科》网站被迫删除“刘逸明”词条(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