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全林志 《贵州人权研讨会》随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2日 来稿)
     全林志 执笔
    
     (博讯 boxun.com)

    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今年这一天以及此前一月内,《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同仁们计划开展一些记念联合国《世界人权宪章》发布61週年的活动。很不幸,这些活动得到来自官方的非常“礼遇”—严密控制、强力驱散。
    
    
    
    在我们贵州,数十位民间关注公民权利和国家命运的朋友,为了深入了解联合国多个人权文件的精神和具体条款,为了唤起周边群众的人权意识,也为了能够给执政当局提供一些改善人权以及实现宪政民主的合理化建议,五年前走到一起,开启了这个研讨会。
    
    
    
    聚散随意、来去自由,我们言表心声、无所忌讳,就是国保警员临场监控,一切依然照例、实话实说、直奔主题,没有阿谀逢迎的溢美艳词,没有转弯抹角的套话俗语。
    
    
    
    心不存私何所惧?海天无涯自然宽。一场野性与文明的较量,道义的制高点在哪儿?我们心似明镜。就这样,在被人反复折腾之中,走过了五个年头;自认初衷无可指责、目的无可挑剔。
    
    
    
    然而,当权者并非都会认同这种感受。不受制约的权力真是个无所不能的好东西,它独具魅力,足以让受惠者们面前一片迷茫,使其历史视野难于越过已经湮没在历史烟尘中的历代统治集团。党的天下,你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天是王大,他们是王二,不,他们也是王大,怎能容得一群比泥沙还细的草P对天朝政务枉加评说;升斗小民嘛,自秦始皇以来,就是绝不允许聚众窥视天庭的,一盘散沙的状态最好、最便于控制,各人回家闭着嘴过自己的小日子去。
    
    
    
    于是就有驱赶、监控、威胁和不留任何证据的传讯;多年来,我们倍感寒夜嗖嗖冷风之酷烈、世道崎岖不平之艰难;今年,压制叠层加码,据言这《人权研讨会》被定性为非法集会,甚至要以“非法组织”论罪;真一派泰山压顶、狂风暴雨来临之势。国家宪法上“集会结社自由”俨然一块遮羞布。
    
    
    
    那么,“非法”的理由是什么呢?
    
    
    
    喜欢信鸽的哥子们可以聚首一处,研究如何育出强健新种,痴恋舞蹈的妹儿们可以汇于一堂,讨论如何使蹦恰恰更鲜活,不仅集会,而且还有组织,这协那会的;唯独这民间研讨政治问题的活动属于“非法”,是摸不得的老虎屁股,不为官方认可、批准,是爷爷不疼、佬佬不亲的另类;怎么在这个享有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席位、并且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国家,公民履行公约中“人人有资格享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选举和被选举权利”条款被视为“非法”?被列为必须以“先发制人”的手段消灭在萌芽状态中的不稳定的因素?公约文本中不是明明白白地写着:有资格享有这些权利的“人人”,除了不分国籍、种族、肤色、宗教信仰…还不分政治见解吗?“非法”从何说起?
    
    
    
    据说这“非法”会导致不稳定?到底是谁在制造不稳定?大量的群体性事件源于何处?
    
    
    
    台湾、香港有火烧政府大楼的群体性事件吗?有需要出动装甲师“平暴”和遍地鲜血的屠城吗?没有!为什么?因为在这两地,包括反对党和异议人士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乃至数十万人参与的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都属合法,在台湾还有真正的党派竞选,公民权利得到尊重和保护。试问,人民群众对执政集团的怨恨和不满情绪如果可以通过集会、游行等正规的法制渠道释放和宣泄,谁还会去扔砖块、掀警车、烧房子?
    
    
    
    以“非法”为名剥夺公民的正当权利,堵塞言路、钳制舆论,以高压获取的“稳定”即使徒有其名,又会丧尽民心的。
    
    
    
    我们研讨了什么?
    
    
    
    60年前,今天的执政党带领成千上万的跟随者打垮当时的统治集团,理由是那个统治集团腐败;可是,在今天这个执政党内,腐败分子成窝状滋生蔓延,腐败程度和规模让前者只能望其项背。如此今不如昔局面,难道不需要探个究竟?
    
    
    
    60年前,今天的执政党高度赞扬西式民主,把美国政治制度视为经典模式和解决中国问题的灵通法宝,可是,在今天这个执政党内,某些要员却大言不惭地宣称中国决不搞三权分立、多党竞争。要继续玩政治垄断、皇党至上。这种出尔反尔、反复无常的行径,难道不需要问个明白吗?
    
    
    
    60年前,当共和国成立的时候,国家宪法就明确规定公民享有选举和被选举权;宪法几经修改,这一条始终保持不变。然而,60年了,这个选举不就是几副面具、一个空壳、一堆谎言、全程闹剧?假烟假酒假奶粉,其实,最假的就是这个冠冕堂皇的人大代表选举。难道不需要辨个真伪吗?
    
    
    
    反腐越反越腐、机构精简越减越肿、三公过度消费越禁越猛……所有这一切,至今执政党拿不出根治的有效办法,为什么容不得别人研讨?
    
    
    
    “科学发展观”,这是高层一个时代的治国方针,龙座九鼎啊!你能说不对吗?可似乎又缺了些什么,好像学生考试时试卷正页的题都答了而背面没作,是走神忘了呢、还是不屑?只有天知道。自“五四”新文化运动开始,对国势凋敝深感切肤之痛的先贤们一直呐喊的最响亮的口号是“民主、科学”救中国,要德先生和赛先生珠联合璧、携手并进。可到了我们这个时代,德先生不见了,关了禁闭,发展观只是“科学”发展观而不是民主、科学发展观,只讲科学不谈民主,少一条腿,怪怪的,一个瘸子怎么能跑得快?真有些晚清太后老佛爷“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办洋务的味道,可是包括老婆子本人在内,办洋务谁会有好果子?吃过的亏还嫌少吗?历史真叫人不寒而栗!
    
    
    
    科学或者科学发展观涉及一切领域,当然包括政治。不会有人反对这个看法吧。比如,马克思所倡导的社会主义的正宗权威版本就是科学社会主义,而封建社会主义却是这位鼻祖级的老大怒斥和嘲弄的对象;要问什么是封建社会主义?很简单,21世纪我们眼前的权贵资本主义本质就是这个东东,权贵们不过是把“社会主义”当成一个幌子。有谁敢站出来说不是这样?
    
    
    
    一党专制科学吗?不科学,配上几个花瓶的一党专制科学吗?好看一点,也不科学,与真正的科学、民主发展观格格不如。科学所解密的生物圈的本质就是竞争,是永不间断的竞争;竞争使物种个体和种群变得强大,植物适者生存,动物弱肉强食,谁锋牙利爪,谁就称霸一方;其实早期人类跟动物差不多,两脚兽,嗜血如命,崇尚暴力和丛林法则,有枪就是草头王,打倒皇帝当皇帝;但人类真伟大,具有超凡的灵性,具有认识自我和拓展眼界的能力;终于有人率先否定丛林法则,用有利于民众的和平竞争取代暴力杀戮,用选票取代枪刺,这就是摆脱了野蛮动物世界跨上了历史新台阶的西方民主,这就是进步,就是发展;世界在进步和发展,别人把政治角逐当成绿茵场上的一场足球比赛、一种赏心悦目的游戏,可在我们这里政治角逐任然被视为你死我活甚至要株连九族和流血的阶级斗争,还在对靠野蛮的暴力支撑的一党专制独具衷情,这能叫科学发展观?
    
    
    
    有人说没有投票选举的“特色制度”也是民主的,而且是更高形式的民主,好五倍,那么,中华上下数千年,决不让老百姓拥有投票选举权的历代专制统治者和封建帝王治下的社会是不是都可以被认为是民主社会?真荒唐!
    
    公正公平的政党竞争才是当今之世真正的科学发展观,才能推动社会全方位的进步和发展;一个自称光荣伟大正确并创造了经济奇迹的政治集团却没有勇气站出来面对选民和政治对手,真可笑!其内心的空虚和脆弱,绝不亚于那些运动场上打假球的窝囊废!
    
    
    
    祖国母亲有13亿儿女,但一个少数人的政治集团,自认超然、居高临下,天上摘下的星星要最大,一个家庭中老老小小还非得围着他们忙活,这是不是有点后患无穷的宠儿心态?
    
    
    
    60年的中国现实向我们诉说:
    
    因为人民没有选票,才会发生1957年右派的悲辛;
    
    因为人民没有选票,才会出现疯狂的大跃进和3千多万人饿死的惨剧;
    
    因为人民没有选票,才会有彭德怀、刘少奇先生的冤屈;
    
    因为人民没有选票,今天的官场腐败才会如此肆无惮忌,贫富悬殊才会如此黑白分明。
    
    因为人民没有选票,才会出现《零八宪章》!
    
    “还我尊严!还我选票!”这是当今中国时代的主旋律。为此,我们视人权研讨会为自己的精神家园,决意跟其生死相守、存亡与共。
    
    
    
    世界现代史向我们昭示:
    
    贪恋特权必然逆世界潮流而动。相反,波南雅鲁泽尔斯基、德国霍夫曼、南非德克勒克、印尼维兰托在关键时候都作出了正确的选择,而位高权重的西班牙胡安卡洛斯、前苏联戈尔巴乔夫、不丹望楚克以及台湾蒋经国先生更为颖智和高瞻远瞩,主动引领宪政改革,他们都是可供借鉴的好榜样。
    
    
    
    通过和平途径而并非暴力方式实现宪政民主是世界主流、是可行的;为了避免生灵涂炭、烽烟四起,通过对话、交流、沟通、利益整合,通过渐进式改革实现社会转型是最佳选择。这就要看自认强大无比的当权者什么时候从沉睡中苏醒!
    
    
    
    其实,台湾就是渐进式改革的一个成功的模式,50多年前,国民党在台湾就已经启动了县市级直选,如果连这第一步都不愿仿效,顶着不做,何来先进性?
    
    
    
    向台湾学习!向蒋经国学习!那怕只走出有实质内容的一步,都是可贵的,这就是中国大陆执政集团的最佳选择,其他都是死胡同。
    
    
    
    该文写到这里,闻刘晓波先生被苛以重刑,判决书除“莫须有”三个字外,实属一纸空文;《08宪章》为和平过渡的政治改革提供一个绝好的契机,可官方拒人千里、大门紧闭,进而倒行逆施,作孽啊!
    
    
    
    不满3千万人的台湾,到蒋经国先生墓地谒陵者人数每年竟然高达百万之众,岛上民众和政治对手中极少有人贬损先生的人格和生前施政,其人望之高、功之至伟让我们震惊。感叹之余,得向台上诸君进一言:若希望百年之后赢得络绎不绝的仰慕者与你的灵魂相慰,那么,还来得及,你就凭着良知实实在在地作点好事,否则,秋风落叶伴黄昏,除了孤寂,弄不好,将来会有一些不规矩的后生小子要玩尿坟那样的另类动作的。新年伊始,各位看着办吧!
    
    
    
     贵州人权研讨会
    
    
     2009,12,3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藏:闪光的丰碑【“贵州人权研讨会”亲历】前言(图)
  •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廖双元先生受到国保警察粗暴待遇的声明
  • 我们的人权得到尊重和保障了吗?——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发言稿/吴玉琴
  • 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贵州人权研讨会
  •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声明
  • 强烈抗议成都警方非法逮捕黄琦/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
  • 中国人没有基本人权——2008年加拿大国会中国人权研讨会专稿/郭国汀
  • 伟华:祝贺贵州民间第四届人权研讨会顺利召开
  •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 ——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刘飞跃
  • 当前中国人权的问题与出路――在台北2006中国人权研讨会上的发言/胡平
  •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 南通“中美法治与人权研讨会”期间大抓访民(图)
  • 贵州人权研讨会再次遭到当局打压 (图)
  • 贵州人权研讨会在贵阳黔靈公園聚會被警方强行冲散
  • 贵州人权研讨会聚会紀念“世界人權日”被警方強權沖散
  • 贵州人权研讨会聚会纪念“世界人权日”被警方强权沖散
  • 贵州公民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 贵州人权研讨会抗议四川当局声明
  • 贵州人权研讨会:旗帜虽被夺走,斗志依然不衰
  • 贵州人权研讨会义工廖双元吴玉琴被国保带走(图)
  • 日坛公园人权研讨会继续,警察抓人(图)
  • 袁佩维在日坛公园南门观看举行人权研讨会被拘禁
  • 贵州公民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一号)
  • 快讯:贵州已启动第五届人权研讨会(图)
  • 贵州人权研讨会纪念六四公告
  •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困通告
  •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先生失踪
  • 贵州人权研讨会:将密切关注贵州德江县发生的群体性事件
  • 贵州人权研讨会最新消息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