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两个僵尸统治中国/谢选骏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使地震动的有三样,连地担不起的共有四样:就是仆人作王、愚顽人吃肥、丑恶的女子出嫁、婢女接续主母。
     (博讯 boxun.com)

    (《圣经·箴言》三十章21—23节)
    
    核心提示:“两个僵尸”就是台北的孙中山与北京的毛泽东,“现代南北朝”就是台湾的中华民国与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就是“两个僵尸统治中国”。
    
    一、孙中山亮相天安门广场
    
    2009年9月25日,北京天安门城楼前东西两侧、人民大会堂北门外临时观礼台上,工人开始加装长凳,并铺设红色地毯。孙中山的像,又要亮相广场了。测量、吊线、打眼、拧螺丝……下午五时许,天安门城楼前东西两侧临时观礼台的红地毯上,工人正将一排排乳白色“木盒”与地面固定。现场工人介绍,临时观礼台都需安装阅兵观众所坐的长凳。长凳为木质,外铺红色地毯。长凳高约十厘米,宽约十五厘米。
    
    也许,“僵尸出游”并不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在孙中山巨幅画像亮相天安门广场之前一个星期,2009年9月17日,纽约时代广场也上演了一场“僵尸”暴走。而且比孙中山亮相天安门更加真实:一群演员装扮成僵尸的样子,在街头行走,提前为下个月到来的万圣节造势。
    
    而英国的“4026人集体扮僵尸”的场面,更为惊人,号称“打破世界记录”:2009年8月,4026名满身鲜血、死状恐怖的“僵尸”,群集英国赫尔福德郡莱德伯里市,刷新最大规模“僵尸集会”的世界记录。旧记录是3894人,是7月在西雅图创下的。
    
    这幕骇人画面出现在该市举行的大寒音乐节(Big Chill festival)上,共有4026人把自己打扮成形状可怖的僵尸。他们还参与了一部僵尸片的拍摄。不过,主办单位相信实际数目远不止此,因为还有很多人没有填写表格。这项活动持续至深夜,大会在特别设置的帐篷内通宵播映僵尸纪念电影。
    
    这不由得使人想起一到逢年过节,天安门的“毛泽东纪念堂”门前就会排起“长龙”,龙的子孙竞相朝拜一具僵尸。
    
    二、僵尸统治的现代南北朝
    
    从10月1日到10月10日,是两个僵尸统治的两个“中国”——现代南北朝——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纪念日,也是现代中国人必须面对面朝拜僵尸的日子。
    
    两个僵尸对于中国人来说,不仅是魔幻电影里的幻影僵尸,也是现实政治里的权力僵尸——他们现在还通过某些巫师的装神弄鬼,统治活人,甚至主“宰”活人!
    
    僵尸的国度!它用孩子们的心肺,编成悼念亡灵的花环。在这“美好生活”的背面,屹立着泣鬼惊神的“壮丽事业”──君子不党的党,像黑手党那样喜欢这样描绘自己杀人越货的勾当为“壮丽的事业”。统治这僵尸国度的,是扼杀生命的“规律”。这个规律漠视并且践踏:一切尚未死绝的人、所有尚未凉透的心。
    
    两个僵尸统治中国,中国成了僵尸的国度。
    
    三、僵尸统治是苏联的遗产
    
    “僵尸出游”并不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僵尸统治”却是“两个中国”的一致特色,不管它是姓资还是姓社。
    
    孙中山的僵尸统治台湾,毛泽东的僵尸统治大陆,“一国两尸”取代了“一国两制”,凝固成为“大中华”的悲哀现实。
    
    僵尸盘踞庙堂,现已成为中国特色,但是这个“中国特色”却是由俄国炮制、输出的,并通过十月革命和“解放战争”的大炮,稳稳当当地套在了中国头上。于是中国出现了两个“僵尸盘踞庙堂”的怪现象。
    
    于是,“现代南北朝”——南朝中华民国和北朝中华人民共和国——就由两块僵尸分别主宰了:第一块是台湾,孙中山僵尸统治的“现代南朝”、中华民国,第二块是大陆,毛泽东僵尸统治的“现代北朝”、中华人民共和国。两块僵尸分头坐镇两个“国家”、两个“政府”,分头“代表两岸人民”——供奉僵尸的地盘,难怪充满邪气?僵尸主主“宰”的国度,能不经常流血?吸血僵尸,要活人不断流血的祭祀。
    
    僵尸统治是苏联的遗产。现在“壮丽的苏联”虽然已经解体将近二十年,但是苏联的万恶遗产还在中国,还在海峡两岸当家作主、并主“宰”一切。
    
    四、僵尸统治与个人崇拜
    
    僵尸统治的起源是个人崇拜。
    
    唐朝人章碣在《焚书坑》一诗中曾经如此描写个人崇拜所造成的社会病态:“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这首诗探讨秦末群雄并起的原因,对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这一个人崇拜行径,进行了辛辣的嘲讽和无情的谴责。
    
    个人崇拜是人本主义极端膨胀的结果。人本主义极端膨胀的结果,就会去侵犯他人权利,乃至残害他人。秦始皇想毁灭一切比他更伟大的东西,来成就自己的导师梦,所以他需要改造别人的思想。
    
    英夷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通过他剧中人物的口,赞美人类说:“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外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这时,他实际上是拿禽兽作为座标,来实行“人的发现”的!如果完全不提人的堕落与原罪,而仅仅与兽性相比,人类确实值得骄傲,他有科学、艺术,还有武器、权能。但几万年来的技术进步,并没有帮助人的道德完善起来,只是使人变得更加虚伪,更会乔装打扮,这还是一种“技术的进步”。
    
    在《暴风雨》一剧里,莎士比亚又通过女主角米兰达的口赞美人类说:“神奇啊,这里有多少好看的人,人类是多么美丽!啊,新奇的世界,有这么多出色的人物!”而这位米兰达却是从小就与世隔绝,没有受过世俗污染的,这是她首次见到人们时,发出的惊叹。莎士比亚通过米兰达颂扬了自己的同类,因为人类很容易骄傲,却很难顺服下来。而顺服,才是进入上帝属灵国度的前提条件。在顺服方面,顺服可见的利益容易,顺服难见的荣光不易——而一个社会要走向文明与强盛,必先学会服从抽象的荣光。而要顺服荣光,必须时时提醒自己:我们都亏欠了至上的荣耀。如果我们固执、骄傲、拒不卑微顺服,又怎能虚己以待至上荣光的引导?
    
    五、诱人堕落的方法
    
    诱人堕落的方法是“鼓励”他的自大;“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创世记》第三章5节)这样一来,追求“像上帝一样”的努力,就成了一切灾难的开端。使徒劝人重生说:“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腓立比书》第二章5节)但却被宗教骗子利用谋生;“活出基督的样子”竟被解释成为:通过努力,人也可以天国的钥匙。
    
    但是如何区分撒但的诱惑和使徒的劝勉?这是千古之谜。而我仅仅知道:卑微使我们像尘土一样,得以上升,见到至上的国;而富贵,却以黄金般的沉重分量,把落水者带到河床的泥沙中。“富贵使人下地狱”,原来是基于物理的定律。如果人们自封为圣,甚至自立为神,那就会像孙中山和毛泽东一样“贵重”,永远沉在河床的泥沙之下。
    
    越是自己卑微,就越容易见到至上的伟大圣洁。如此说来,“卑微”等于是在开发自己的潜力、接近世界的永恒。
    
    儿童为什么进步迅速?因为卑微。成人为什么日趋腐朽?因为失去了卑微。而处在儿童与成人之间的“青春期”、“反叛期”,则是失去卑微的关键过程。青春期一过,人的创造性也就结束了:因为失去卑微的过程,已经把人固定、使人僵化了。由此可知,如果人们骄傲了,人们的前途也就封顶了,人们除了面对“顶峰的绝望”之外,还能面对什么呢?“竹帛烟消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这不仅独裁者面对的末日,也是一切自命为“顶峰”的蠢才,所面对的绝境。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自我神化,不是自我毁灭的开始,而是自我毁灭的完成——所以奉行个人崇拜的社会,无一不是僵尸统治的社会,它们需要僵尸和木乃伊来“坐镇国家”,这样的国家当然也就是邪恶主导,需要经常活人流血,作为邪灵的祭祀。
    
    六、杀婴的第一现场
    
    “生命的铁律”警告人们说,“生命力的度数,就是他遭受迫害的强烈程度,也就是他的负重程度。现实的幸福,等于是在扼杀自己走向未来的高级生命!”
    
    但是在僵尸的国度,死一般的幸福却被尊为至高。凡事忍耐却被视为公民的美德。确实,这里只有死一般的幸福──因为这里是死人统治的国度。田园渐渐荒芜,变为广漠的坟场。人烟虽然稠密,但流行的新锐却是死人的欢喜。真正的活人,以及活人的欢喜,在这里“决无立锥之地”。
    
    到处都是坟墓,粉饰的坟墓。到处布满了死人的遗物甚至尸骨──从建筑到观念,从日常用品到教育系统,到处散发着死人的气味。从宏观到微观,无不点缀着往日的遗骨。灰色的,留给活人的空间太小了,越来越多的死人,在挤踏活人。僵尸部队阴魂不散、无孔不入,他们毒化阳光下的生活──他们甚至“运筹帷幄”,在那阴暗的“地下指挥部”。
    
    僵尸部队曾经富于蛊惑的魅力。他们宣称,要把人间变成天堂……!结果呢?人间没有变成天堂,反而变成了地狱。不幸的女人啊,你们的子宫已经成为“地下宫殿”,成为杀婴的第一现场。
    
    到处都遍布坟墓!现代的最大秘密──母腹变成了坟墓,祖国变成了敌占区,万人尊仰的殿堂就是绝育的坟场,那里的许多活人,作为亡灵的殉葬品被活活饿死,他们的希望与欢喜,只是短暂的幕间休息,为的是,在殉葬的典礼上,有点愉快的色彩。以便引诱更多自觉自愿的牺牲品,形形色色的心理炮灰,慷慨赴死。
    
    摇篮变成了墓地。“食言自肥”的家伙们有福了。僵尸需要婴儿,所以僵尸部队制造了杀婴现场。
    
    然而,他们竟然胜利了。他们得意地笑了。他们的笑声是功成名就、左右逢源的法宝。他们放之四海而皆准,把胎儿列为“不准出生的人”……“扼杀在萌芽状态”。
    
    七、未来生命的探险家
    
    未来有一天,某个清醒的活人如果来到这死人国度,他会多么孤独,受到恐怖的包围──他面前是粉饰的废墟,红里透黑的矛盾、生里透死的虚伪。
    
    他眺望这黔首的沙漠,这生命的化石,他犹豫了,是进去呢?还是逃开?
    
    死之霉气,朝他袭来,逼迫他内外霉透,“表里如一”。
    
    该深入呢?还是退出?拒绝后撤?是的,这死气沉沉的笼罩、这刻毒成性的奔袭──对他的心,已经成为一种召唤,刺激他的反抗精神,充满罪恶的魅力。
    
    一个活人,要起来对抗这整个的死人世界,使多么艰难。但是他需要赌博,需要冒险,来展开“针对整个世界的会战”。但愿他能成功!
    
    是的,一个生命的探险家,冒着不可预测的危险:打开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这就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不可回避的命运!
    
    他说,“理解是世界的钥匙。”
    
    他说出了国王的新衣原来就是裸体,他揭开了基本的历史事实。
    
    于是人们有了一种新的视觉,而不仅仅是新的理解。于是人们获得了一把打开世界的钥匙;不同的理解所打开的,将不仅仅是不同的知识,而且也是不同的视觉、不同的世界。
    
    这样的历史探险,岂不等于是打开了、揭示了、创造了这个世界?尤其可贵的是,如果他不复存在,他的世界也将与他同时下葬!他不会强迫后人朝拜僵尸,因为他知道:需要给后人留有余地。如果不是他前来打开,也有别人能够打开……他不能凭空创造一个世界。他的声音由远而近。
    
    八、网络义勇军
    
    起来!
    不愿做僵尸的人们!
    让我们在网上
    结成我们新的联盟!
    中华民族到了
    最清醒的时辰,
    每个人开心地
    分享自己的重任!
    起来!
    起来!
    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突破网络的封锁
    前进,
    向着世界的远处
    前进!
    前进!
    前进!进!!
    
    九、不是告别革命,而要结束革命
    
    前进!让我们结束“中国不断流血的百年革命”,不是告别革命,而要结束革命:向着安居乐业的民族家园,前进!
    
    2009年12月31日
    
    (请不要责怪童言无忌说“国王的新衣原来就是他没穿衣服”。)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毛泽东身上的剥削阶级烙印
  • 谢选骏:全球政府与大地母亲
  • 谢选骏:故宫院长愚弄奥巴马(谈“建极绥猷”)(图)
  • 谢选骏:巴比伦之囚与当代中国历史
  • 谢选骏高度评价从天安门广场撤掉马恩列斯像的行动
  • 谢选骏:《河殇》与1989风潮
  • 谢选骏:中国怎样改变了世界
  • 谢选骏:对话“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 谢选骏:“20年稳定”的日子已经满了
  • 谢选骏:美国与君主立宪制有无关系?
  • 美国独立日所思录/谢选骏
  • 谢选骏:金融危机与八九民运
  • 谢选骏/信息时代的政治原理
  • 谢选骏:孙中山是不是一个懦夫?
  • 八九民运真不知民主为何物?/谢选骏
  • “五四运动”与恐怖主义/谢选骏
  • 谢选骏先生“小国时代”的第三个回响/钟至
  • 谢选骏:《美國衰敗,中國崛起?》
  • 谢选骏:维基百科对“基督与弥赛亚”的解释有误
  •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