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31日 来稿)
     衍德兄小我近两岁,死者为大故称兄。
    
     2007年10月美国难友方能御回国治牙,我和难友蒋绥民专程开车去上海看望他。蒋蒙难在新疆“改造”,方也在鸟鲁木齐“脱胎”。我们虽不沾亲带故,但几十年的苦难命运早把心连在一起,所谓“人不亲,帽子亲”。
    
     行前难友李泰伦介绍,去了上海何不去苏州玩一下,顺道看看57难友李衍德,他是姑苏城一流大腕园艺家,顶有骨气的老右。
    
     我就是这样和衍德兄认识的。
    
    
    
    
     2007年10月铁流和李衍德在苏州狮子园
    
     上海去苏州两个小时车程,去前先去电话。当他得知我们是“一根藤上的瓜”,回答得既热情又垦切:我负责接待,全程陪同,让你们愉快而来,满意而归。
    
     由于司机不熟悉路,东问西转到住地时已是晚上十点。他整整在宾馆等候我们近三个小时,一步不挪,不停打电话和我们联系,真够朋友!
    
     我们在苏州呆了两天,他陪了我们两天,解说一山一水,细讲一花一木,此时才知他是园林大师。他不是而今眼目下权力封赠的大师,是有著述、有理论、有实践的大师,一个真正的园艺大师。那像而今那些只有小学生水平,却穿黄袍马褂的御用大师。
    
     通过他的讲解,他的箸作,我才深深理解一个频经几十年灾难的知识人,在获得自由曾去美国定居又获得绿卡的人,为什么要放弃绿卡回到家乡。他说山水园林是中国传统文化,只能在中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正如美国再民主再自由总是别人的国家,我们能安享其成吗?!
    
     这就是右派,这就是中国“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
    
     我想问问中共:我们这些“右派”和你们那些在位的“裸官”、“贪官”、“昏官”、“恶官”相比,到底谁“爱国爱党”?到底谁优谁劣?难道你们不感到愧疚和脸红吗?
    
     李衍德和我们一样,均是二十来岁就被打成右派分子的“新中国”一代,用老百姓的话说,都是“黄瓜才起蒂蒂”的年龄。他1957年8月30日大名还上了《北京日报》第二版,标题是“北京林学院捷报频传/击溃学生中的右派集团”,列出的名字共有6人,李的“罪名”是提出“马列主义是信仰问题,应当选修”,就犯下“天规天条”委屈一生。后来又因对“大跃进”和“大饥荒”不满而送去“劳动教养”。尽管他生命中雷电下停,风雨不断,却从没有放弃学习和进取,当20世纪70年一丝春光莅临祖国大地的时候,他破土而出一跃成为中华园林强人。除此,他还把真功、真知识传给一代一代园艺新秀。
    
     通过交往深谈,我知他因超劳过度和历史原因,患下了不治之症的胃癌。面对死亡他总是一笑说:生命是有限的,事业是无限的。老铁呀,我们不但要爱惜生命,更要关注国家的民主自由。老毛整了我们几十年,害死了那么多优秀的中国人,而今还安然坐在天安门城楼,一想起我就来气,凭的什么?
    
     他不平,我不平,谁能平?而今毛派势力越来越嚣张,禁言论,绝民主,残人权,反宪政,甚而狂叫为“四人帮”平反翻案,重启“阶级斗争”邪说,公然成立“毛主义共产党”。这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帮当权的孝子贤孙,竟然提倡“唱红歌”、“走红路”,遍地塑造毛泽东神像……
    
     毛派已兵临“胡温新政”城下,“国进民退”的反“改革开放”之声一波高过一波。12月26日“北京法晚”报头条,竟然是毛新宇去天安门“毛尸”纪念堂的彩色巨照,这是新闻?还是向“以人为本”的挑战?中国你到底要干什么!?
    
     更奇怪的是美国华盛顿的国家圣诞树上,竟然挂上了毛泽东画像,这到底是讽刺中共?还是向将要得势的毛派献媚?难道有“自由女神”之称的美利坚合众国也在支持毛派?
    
     唉,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
    
    从左至右工作在美国政府机关的难友方能御、北京铁流、苏州李衍德、北京建筑高工蒋绥民2007年10月合影于苏州
    
衍德兄,你走得真不是时候啊/铁流

    
     我的邮箱:mr_tieliu (at) 126.co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 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温总理:请关心一下中国孩子的教育状况
  • 铁流:在死牢里与殉道者的对话-献给21世纪中国的知识人
  • 铁流 :五十五年的这一天-写在恶魔斯大林的死亡日1953年3月5日
  • 铁流:威胁胡温新政的不是右派是左派
  • 铁流:我愿投资一百万元支持昝爱宗创办《中国真话报》
  • 铁流:“一个巴掌”毁灭了一生
  • 铁流:土地改革记实(二)
  • 铁流:“构建和谐社会”首先政府必须守法
  • 铁流:我们为什么没有言论自由与通信自由
  • 就《往事微痕》五七老人铁流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第八封公开信
  • 铁流:我为什么敢冒风险协办林希翎北京追思会?
  • 铁流:60年大庆说“反党”,民主宪政何是期?
  • 铁流:六十年,中国大陆的“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在哪里?
  • 铁流:重走“土改”路
  • 铁流:莘莘学子有何罪?十万“太阳”成“贱民”
  • 茅于轼、杜光、铁流、徐景安、胡星斗等倡议书
  • 铁流:致出席全国十一届二次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 铁流:“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忌是庸才”--痛悼名记者刘衡大姐
  • 铁流:让流亡海外的游子回到祖国--写给胡铸主席的第六封公开信
  • 铁流“误闯白虎堂”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