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士军:致国家农业部韩部长信上午传真到部长办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31日 来稿)
    
     “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有关部门的低效甚至冷血,让几乎每一个纳税人都对此“三难”忍无可忍,维权记者不是特权阶层,我一样忍无可忍。
     (博讯 boxun.com)

     为了尽快将问题反映上去,今天上午致电9:53致电国家农业部,总机将电话转接到了农业部值班室。接通电话,报出我名、说明来意,希望电话那头的负责人转呈部领导,责陈劳动人事司等有关部门,尽快依法依规解决问题。虽然我一再请求,但农业部当值班的这位官爷拒不报出大名,说“你问名字干什么,我是值班室,我代表值班室,我就是值班室”。我说这很重要,我没有把电话打到您家里问您大名;我打电话到值班室,您是公职人员,我已经报出了名字,从礼节上您也应该报一下名字,让我知道是跟谁在说话,值班室自身没有办法跟我通话的......这位爷不仅不报大名,而且听我说话也非常不耐烦,说什么不是几个部门出面调解了嘛,还反映什么?我说几个部门并没有认真处理啊,特别是农民日报社公开撒谎被揭穿以后,几个部门均未认真查实追究,所以才需要请部领导出面干预。这位爷说,并不是每件事情都要部长出面。我说对呀,作为一个长期跑口新闻记者,我非常清楚领导之忙,因此只要下面各部门依法依规办事,尽快认真调查,查错纠偏、拨乱反正,何须劳烦部领导出面说话?正如农民工的工资清欠事宜,何须一国之总理亲力亲为?可问题是,事情拖延20个月不能得到依法依规解决,下面有关部门长期不作为、胡作为或无效作为,而这些情形由于信息闭塞言路不畅领导并不清楚,那您说不找部领导还能怎么办?那个一直拿不到被拖欠工资、抓住机会反映问题的农家妇女,不是在温家宝总理的干预下才拿到那份工资的嘛!要是温家宝总理装作听不见、看不见,那位老实巴交的农家妇女能那么快就拿到本应给她的养命钱吗?值班室的爷很不耐烦,还没有等我说完话,一句“值班电话不能说太长”,不容申辩,便挂断了电话,嘟嘟嘟......我被凉在了电话的这头--看了一下,这个被官爷认定“太长”的通话,时间为6分钟不到。
    
     无可奈何,气哼哼在屋里绕圈、踱步不止。10:14, 我径将电话打到部长办公室010-59****91,部长办文字秘书接的电话。我说,农民日报社滥用解聘权,违法中止劳动合同义务履行,一再加深对于本人的劳动侵权,20个月拿不到应得工资、又不能依法恢复新闻记者工作,设身处地、将心比心,谁不着急?值班室的这位先生,拒不报名又不让人把话说完,也没有就本人反映的问题向部领导汇报的意思,这是“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农业部值班室工作人员负责任的态度吗?我说请您将我反映的问题报告给新到任的韩长赋部长,我已将有关情况致公开信给韩部长,可在网上轻松下载。部长秘书说,这样吧,还是按照程序,你发个传真过来,我们呈报上去。我说,发个传真容易,但农民日报社一直没有给我配传真,关键是几年来不要说起码的办公经费不到位,近20个月工资都恶意扣发了,实在是困难啊。不过,再困难我也要想办法把这个传真发给您......
    
     11时许,我冒着2009沪上最后一天的干冷,冻死鬼一样跑到大街上,找到一家熟悉的复印传真社,花钱若干,将致韩长赋部长公开信打印出来,并签上我的名字,委托复印社的大姐,将致韩部长的公开信发传真给了农业部部长办。11:18致电,问传真是否收到?部长秘书说,我去看看;下午14:07再次致电,部长秘书说,传真妥收并已转呈处理,有关部门会跟你联系的。我一听悲极生乐,说:太好了,让您费心了,谢谢您!且让我耐心地等待奇迹的发生吧。
    
     回首一望,365个依法维权的灰色的日子消逝了,磕磕绊绊的2009就这样无可奈何地过去了。明天是2010新年元旦佳节,刚才忘了祝部长秘书新年快乐,在此一并祝天下新朋老友--
    
     有钱没钱,新年元旦,快乐一点!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09.12.31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致农业部新任党组书记部长韩长赋公开信
  • 唐士军:就有关法官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公开控告书
  • 唐士军:今天打的这几个电话内容速记
  • 唐士军:是报社诋毁我,还是我诋毁报社?
  • 农民日报社查错纠偏“回旋余地”研究点滴/唐士军
  • 请问沪上国保警官小屠:跟上级领导汇报我案了吗?/唐士军
  • 唐士军:致中国记协田聪明主席公开信
  • 给沈德咏副院长一个“立案信访”反例/唐士军
  • 给俞正声书记提供一个“法治”案例/唐士军
  • 唐士军:写给最高法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 唐士军:恳请曹建明检察长过问这一冤假错案
  • 唐士军:在韩寒的热议中,承受沪一中院的冷
  • 唐士军:有感于温家宝总理的“更正信”
  • 唐士军:与潘福仁羊焕发决斗书
  •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 静坐抗议十一日:只盼沪一中院里升起个太阳/唐士军
  • 静坐抗议六日谈:沪一中院“春色绿了”/唐士军
  •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 唐士军与农民日报社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简易读本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沪一中院有“难言之隐”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