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杂谈民主:刘晓波和美国的医保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30日 转载)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来源:昭君博客 (博讯 boxun.com)

    
    最近因为刘晓波“因言获罪”一事,网上掀起一股关于民主专制的讨论,让我想起08年五月间因为西藏事件等引发的类似讨论。不同的是,经过了08大选,世界经济危机,中美在贸易,环境,能源等方面的进一步对弈,许多在海外的同胞们对民主的认识相比一两年前也有了一些变化和发展。看了几篇比较有代表性的文章(山哥:中国专制主义为何至今阴魂不散?; 高天阔海:真实的专制和虚伪的民主;; 解滨:一不小心,你会成为刘小波第二:;老本:关于民主和中国国情的思考:),深受启发。
    
    因言获罪,肯定不是一个标榜“和谐,民主”的现代社会应该发生的事情。一个民主的社会,人们应该有权利批评政府,发出不同的声音。记得刚来美国不久,我和老公住在一个公寓里面。对面邻居是一个美国单身汉,经常喝酒。有次喝的醉醺醺地站在过道上和我们聊天。知道我们是从中国来的,他说:“你们中国是共产主义极权国家,不像我们美国,谁都可以骂总统。你看,我就骂了,F- you,克林顿! 看, 在中国你敢这样做吗?” 当时我和老公的确很震惊。但在快二十年后的今天,随着对美国社会的认识日益加深,我才知道,民主的含义远远不止于公民是否有骂总统的权利。这里想换个角度,从目前美国正在进行的医疗改革法案说起,探讨一下美国民主制度的实质,也许对反观中国的民主进程能有一些作用。
    
    医疗改革计划,从奥巴马上任伊始,就是新总统新政的最重头大戏之一。在连续推出巨额经济刺激计划之后,奥总不遗余力,“乘胜追击”,不遗余力地推动医改方案在两院的进程,但死期一推再推,方案一改再改,最后终于在圣诞前夜取得决定性的进展-- 民主党的计划在参院获得60:39 票通过。在最后投票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的,是内布拉思加州的民主党Ben Nelson。而对内尔森最后这决定性的一票起到关键作用的,是民主党多数派对他提出的tighter restrictions on insurance coverage for abortions, 和为自己的州争取到了更多的federal health care aid 做出让步之后。也就是说,内尔森用自己手中这举足轻重的一票,为自己代表的州换来了更多的利益,以及自己关心的堕胎与保险分离这一agenda 的胜利。
    
    为什么内尔森的这一票如此关键呢?那是因为,民主党必须得到至少60 票支持,才能够阻止共和党利用所谓的filibuster 来block 法案的通过。而民主党正好在参议院占领了60 个席位,因此,该法案必须要每一个民主党参议员都支持,才能通过,这就给予了内尔森这样有自己的political agenda 的民主党议员利用时机获得好处的机会。Of course, 其他州是否会对此提出挑战,这都很难预料,
    
    当然,参议院通过的法案最后还要和众院的法案合并,经过新一轮的投票,才能得到最后通过,成为法律。可以想见,类似的利益交换在今后的谈判中还会重新上演。最后的医疗改革法案到底会变成什么面目,谁都说不准(现在的版本和刚开始时的几个版本相比,已经面目全非 -- 别的不说,当初得到奥总极力推动的public option,就已经被拿掉了; 取而代之的,是两个以目前联邦工作人员的医疗保险体系为样本的national insurance plans,以及针对老年人的,government-run long-term care insurance program;当然一些民主党支持的关键条款,比如coverage for pre-existing conditions, penalty for not buying health insurance 都得以保留;总的预算成本大约是$871 B(over the next ten years),但法案预计这些成本会由相关的税收增加额和一些新的费用收取,以及降低医疗系统成本来得到抵消。这里的涨税条款包括对家庭年收入20万以上的公民提高Medicare tax 1% ,和对家庭收入超过50万的公民增加 新税种 - 总之,买单的还是这些所谓的“高中产阶级”。
    
    美国是一个法制国家,不仅在联邦这一级有专门的参众两院专事各种法律的审议和投票,在州和地方一级也有平行的体系,专司立法功能。美国的各种法律可谓多如牛毛,连从事法律专业的人员,也往往只了解自己领域的那部分法律(比如知识产权法,遗产法,税法,等等)。各种法律的产生耗时耗资,因为不仅要经过非常详细的过程,还往往要经历一轮又一轮的利益集团之间的谈判。像医疗改革这样的例子,在立法的历史上数不胜数。许多时候,为了争取代表某个利益集团的立法者的支持, 在不少法案中都包含为相关利益集团“量身打造”的法律条款或者exemption。这些利益集团往往有专门的lobby 人员和组织,每年花费巨资游说有关立法人员,比如有名的烟草行业,医药公司以及保险行业,每年都花费巨资在国会专职游说;只占 美国人口极少比例 的犹太人,每年花费巨资进行用于游说, 左右政府的中东和其他国际政策. 有人说,民主是一个昂贵的游戏,这样看来,并不是夸张
    
    在我看来,这样的立法制度,其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因为它确切地说,只是利益集团之间的一种“民主游戏”。它是否真的像不少人所说的那样,代表了人类社会进步的终极价值体系?我一直感到很困惑。当然,正如网友高天阔海在文中指出的那样,即便是这种样“虚伪的民主”,大概也比“真实的专制” 要进步得多,因为它至少是摆在台面上的,“赤裸裸”的利益交换,而不是那种戴着“和谐”面纱的实质的专制。这个“真实的专制”和“虚伪的民主”之间的区别,也许正像所谓的“真小人”和“伪君子”之间的区别吧。记得以前读过一篇文章,专门论述“真小人是否比伪君子来得高尚”。当然,如果大家都能够做“真君子”,这个选择恐怕就变得没有意义了。但在“真实的民主’这样一个“真君子”无法真正实现的时候,是否应该“两害相权取其轻”呢?
    
    声明一下,本人既非左派,亦非右派,只是一个希望能够保持独立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而已。作为旅居美国近二十年的中国人,我和许多海外同胞一样,在这个社会生活越久,对它的一些不合理之处认识逐渐加深。但这并不是说,我不认同这个国家的一些基本价值观念。同样,作为中国人,我们一方面希望祖国富强,另一方面也许因为距离产生的客观视角,对一些中国社会的弊端也看得比较清楚。这篇文章和我以往许多文章一样,只是就事论事,希望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不同意见欢迎讨论,但请不要用侮辱性的语言, 也不要扣大帽子。谢谢。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洪信良:民主权利不能被代表
  • 论第二民主/武振荣
  • 重判刘晓波是民主革命的反面动员令/曾节明
  • 写在刘晓波案开庭的前夜——再论中国民主革命跌入低潮/昆顿
  • 李 忠 民: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团结中国民主才能实现
  • 《零八宪章》一周年之际看中国——论中国民主革命跌入低潮/困顿
  • 白领:是省油的灯吗?立即民主(18之17)/武振荣
  • 北京继续阻止香港民主步伐/林保华
  • 党内民主,特权的翻版/横舟
  • 用人权砖筑民主墙/卢益明
  • 发扬民主的斗争精神 立即民主之(12)/武振荣
  • 2009中秋和諧記--“丐虎”冯正虎,民主道不孤/茅山道(图)
  • 放马克思一把 立即民主(18之13)/武振荣
  • 学生啊,学生!立即民主(18之14)/武振荣
  • 杨恒均: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 他们能“党”,你为什么不能“党”?立即民主之(10)/武振荣
  • 立即民主(18之9)夺回你的权力/武振荣
  • 不洗脑照样民主/立即民主(18之11)/武振荣
  • 勘破三春景不长——我看民主党组党
  • 民主运动起硝烟 官民对峙更激烈(图)
  • 挑战六:民主 政治改革低于公众预期
  • 快讯:广西民主人士雷激参加刘晓波案庭审途中失去自由
  • 迷你博客推动中国民主进程 官方警惕
  • 民主党派作家邓复华状告统战部侵权 一审法院作枉法裁判
  • 安徽民主人士张林被解除拘留回到家中
  • 人权日民主党浙江委员会为政治犯提要求
  • 中国官员发文 俞可平再论民主
  • 浙江产生首个民主党派正厅女干部
  • 安徽民主人士张林被拘留
  • 快讯:安徽民主人士张林被警方抓走并抄家
  • 上海民主人士李国涛今日被解除软禁
  • 安徽民主人士张林被国保传唤
  • 四川民主党人王森可能于明年一月被释放
  • 浙江民主党人王荣清狱中病危
  • 张林:现在是关注上海民主志士李国涛命运的时候了
  • 江苏居民主动为拆迁谈判却受不公平对待(图)
  • 广西中国民主党人李志友一家三口逃亡到了泰国
  • 越来越多海外民主人士甘冒风险回国
  • 请中共官员公布自己的财产的四川著名民主人士陈云飞被拘15个小时
  • 以和谐的心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杨恒均
  • 反腐败要行胜于言!民主是基础!法制是保证
  •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 天津民主党人士吕洪来已经失踪24小时
  • 姜力钧: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 高华:面对兽行,民主国家不能沉默
  • 是谁逼使一位民主党派人士、耳鼻喉专家走上自杀之路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清水君精神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动力!兰剑
  • 民主诉诸群众运动时最须防备的便是“民主”两字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