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香港高铁为何迟迟不上马?/闾丘露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8日 转载)
    来源:闾丘露薇博客
    一说起关于香港高铁的争议,身边的朋友马上变得立场鲜明,一种认为,为了香港经济发展的大前提,必须牺牲小我,因此菜园村的那些不愿搬走的村民,显得不够大气,而且有要挟政府的嫌疑,为了要更高的赔偿。另一种声音则认为,民主的本质,在于保障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小部分人,没有争议,那才是可悲的事情,至于争议影响了工程进展的速度,甚至可能影响经济发展的速度,那就要看,到底一个社会,对个人的权力更加尊重,还是把经济快速发展放在最前。
     (博讯 boxun.com)

    人,你是不是心甘情愿的牺牲小我?是不是会羡慕香港,至少在决定之前,你有表达自己诉求的机会? 香港高铁的拨款方案,特区政府在明年一月八号又要闯关,一批八零后的年轻人已经呼吁,到时候要包围立法会,监督立法会议员投票。他们这些天在电影院门外发传单,因为香港不少的文化人敢看,看完电影阿凡达,马上联想到了菜园村的居民,以及兴建高铁的不公。 这是一个现实,虽然西方社会正在反思看重物质,轻视精神的结果,但是谁都知道,阿凡达里面的大团圆结局,更多的只是美好愿望,因为当经济利益放在眼前的时候,大多数的人,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成为攻击土著人的外来者。所以,原本觉得,这些八零后在高铁问题上的执着有点点过,但是如果一个社会被经济利益主导,看不到其他的时候,没有这些有点点过的年轻人的呼喊,还有谁为那些无权无势的个人说话?
    香港高铁的争议,除了菜园村征地问题,还有一个核心问题在于,纳税人的钱应该怎样花?从原先的三百多亿港元的预算,到现在的六百五十二亿港元,香港的高铁被称为全球最贵的高速铁路,因为26公里长的路线,平均每公里要花大约25亿港元。
    
    花钱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这些投资到底何时能够回收回来?政府摆在大家面前的,是高铁兴建可以增加的就业职位,带动的GDP,以及未来带来的庞大经济效益,但是正如回收时间是一个没有人能够确切回答的问题一样,未来的经济收益,同样也不过是专家画出来的一个大饼而已,准不准确,谁也不知道。或许会超出预期,但也可能好像当年对迪斯尼的估计,让人跌眼镜。
    
    除了投资,还有路线的问题,反对的声音认为,高铁站放在西九龙,中间没有停站,无法让新界居民受惠,拆得却是他们的房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铁路经过。而且,市中心的交通已经饱和,这样的设计,是否欠缺周密考虑?当然,政府的回应是,高铁主要还是服务来往香港的旅客,当然应该直通市中心。于是问题又来了,香港是否需要这样一条昂贵的高铁,来吸引游客呢?这样的投入和产出,是否成正比呢?
    
    居民受惠,拆得却是他们的房子,只能眼睁睁看着铁路经过。而且,市中心的交通已经饱和,这样的设计,是否欠缺周密考虑?当然,政府的回应是,高铁主要还是服务来往香港的旅客,当然应该直通市中心。于是问题又来了,香港是否需要这样一条昂贵的高铁,来吸引游客呢?这样的投入和产出,是否成正比呢? 中央政府不断催促,连铁道部官员也开头希望香港放弃争议,包括很多内地的民众也认定,香港实在是动作太慢,这样最终只会被边缘化,因为错过了一个融入内地经济快速发展的大好机会。特区政府当然很着急,甚至被形容为,“拚了老命也要通过拨款”,不知道是因为整治压力,还是来自于经济增长的担心。毕竟,大型基建投入,是刺激经济的最有效最快捷的方式。但是香港社会是否真的如此着急呢?从街头的抗争声音,立法会里面,议员们利用技术手段,让拨款申请一拖再拖,至少可以看到,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争议和分歧。 在一个不是只有一个声音的地方,政府的施政也好,大型工程上马也好,当然遇到的困难和阻挠要多的多,因为不同的利益团体也好,不同的民间组织也好,都在为自己所代表的人争取最大的利益。虽然这样的结果会影响效率,但是至少在这样的博弈过程当中,能够保障弱小团体和个人的权益不会无声无息的遭到侵害。 内地高铁发展快速,很多人看不惯香港的拖拉,但是那些批评香港的民众们有没有这样想过,如果因为高铁的兴建,拆迁的是你的家,或者高铁造好了,却发现原来自己无法收益,因为票价太高,或者路线设计和自己无关,服务的只是少数。
    
    中央政府不断催促,连铁道部官员也开头希望香港放弃争议,包括很多内地的民众也认定,香港实在是动作太慢,这样最终只会被边缘化,因为错过了一个融入内地经济快速发展的大好机会。特区政府当然很着急,甚至被形容为,“拚了老命也要通过拨款”,不知道是因为整治压力,还是来自于经济增长的担心。毕竟,大型基建投入,是刺激经济的最有效最快捷的方式。但是香港社会是否真的如此着急呢?从街头的抗争声音,立法会里面,议员们利用技术手段,让拨款申请一拖再拖,至少可以看到,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争议和分歧。
    
    在一个不是只有一个声音的地方,政府的施政也好,大型工程上马也好,当然遇到的困难和阻挠要多的多,因为不同的利益团体也好,不同的民间组织也好,都在为自己所代表的人争取最大的利益。虽然这样的结果会影响效率,但是至少在这样的博弈过程当中,能够保障弱小团体和个人的权益不会无声无息的遭到侵害。
    
    内地高铁发展快速,很多人看不惯香港的拖拉,但是那些批评香港的民众们有没有这样想过,如果因为高铁的兴建,拆迁的是你的家,或者高铁造好了,却发现原来自己无法收益,因为票价太高,或者路线设计和自己无关,服务的只是少数人,你是不是心甘情愿的牺牲小我?是不是会羡慕香港,至少在决定之前,你有表达自己诉求的机会?
    
    香港高铁的拨款方案,特区政府在明年一月八号又要闯关,一批八零后的年轻人已经呼吁,到时候要包围立法会,监督立法会议员投票。他们这些天在电影院门外发传单,因为香港不少的文化人敢看,看完电影阿凡达,马上联想到了菜园村的居民,以及兴建高铁的不公。
    
    这是一个现实,虽然西方社会正在反思看重物质,轻视精神的结果,但是谁都知道,阿凡达里面的大团圆结局,更多的只是美好愿望,因为当经济利益放在眼前的时候,大多数的人,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成为攻击土著人的外来者。所以,原本觉得,这些八零后在高铁问题上的执着有点点过,但是如果一个社会被经济利益主导,看不到其他的时候,没有这些有点点过的年轻人的呼喊,还有谁为那些无权无势的个人说话?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兽首被拍卖之后/闾丘露薇
  • 让他快点回家/闾丘露薇
  • 上海和美国总统/闾丘露薇
  • 闾丘露薇:奥巴马,愿意把自己放在别人鞋子里面
  • 闾丘露薇:从马英九被炮轰看今日台湾
  • 闾丘露薇:诺贝尔奖,很重要吗?
  • 闾丘露薇采访手记:我亲眼看到的翟志刚 (图)
  • 闾丘露薇:我是如何偷偷报道神舟升空的
  • 凤凰美女闾丘露薇:翟志刚是个“师奶杀手” (图)
  • 胡总访日时 福田总是很严肃/闾丘露薇
  • 靖国神社和松本楼 / 闾丘露薇
  • 闾丘露薇:手足口病和火车出轨 想到了大头奶粉
  • 闾丘露薇:一张所谓“假扮僧侣”的照片
  • 闾丘露薇谈杜克大学的作弊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