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判刘晓波给我们的启示/郭保胜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博讯 boxun.com)

    晓波先生被重判11年超乎任何人的想象,这不仅再次暴露中共政权野蛮残暴的暴力本质,也说明中共“治乱世、用重典”的末世心态达到了极致,证明中共政权确实已经到了危机存亡的死亡边缘。晓波先生义无反顾、求仁得仁的凛然正气值得我们效法外,中共的重判也给我们对08宪章蓝图实现之方法论以反思和觉悟。
    
    “和解破裂、革命将起”——王光泽先生的觉悟反映了部分自由知识分子在重判之下的反思,连写几篇文章、起草一纸蓝图都要重判的政权,你试图通过和解、劝说的方法达到宪章的目标只能是与虎谋皮、一厢情愿(其实这样的清醒早在20年前六四屠城时就应该确立),这次重判让我们看到无论你是行动还是言论、你温和还是激进、你主张暴力还是非暴力,中共专制都会同样残酷无情地镇压你,它不会因你的温和而为你手下留情、因你只有言论无行动而网开一面、因你只有建议而无抨击就不怨恨你、因你刻意与激进派划清界限而优待你、因你是独立作家而非组党人士或“民运人士”(这个被中共搞臭的名词我并不觉得有那点不好)而就区别对待、从轻发落!在这个意义上光泽所说的“与民间草根阶层全面结盟,以政治结社、街头运动为主导,实质性撼动独裁政体”确实是部分自由知识分子痛定思痛、早该实施的行动方法论。
    
    这次重判在行动策略、运动方法论上给我们的启示是巨大的。其实导致晓波重判的关键元素——08宪章的可贵之处还在于它对方法论毫无限制、在于它在提供未来的目的外,对达到目的的方法并没有限定,或和解或革命、或激进或温和、甚至暴力或非暴力,在其通篇文本当中没有被限定,给我们充分的想象余地。无论是言论派、行动派、激进派、温和派都能在此找到最大公约数。如果说08宪章提供了一个目的地的话,那我们达到这个目的地需要何种交通工具及何种燃料和动力,都是没有限定的(这也是胡平先生等08宪章发起人共同强调的)。是部分人对此误解,以为08宪章及其落地实现仅仅单靠言论或仅仅单靠行动,甚至以一家之言诠释和误导宪章运动,乃至到晓波重判,才大悟“和解”手段之不可能,“革命”手段之必需。
    可以说08宪章文本本身与我们要谈论的路线问题是彻底无关的,倒是晓波先生仅以言论而获的重判,给海内外民运的路线之争以很大的启示。正如张三一言先生在评论刘晓波被重判的文章中指出:“中国反对阵营中原本有实力相当的两派:以高智晟为代表的一派和以刘晓波为代表的一派……现在只剩下唯一的刘晓波为代表的自由主义右派……这是中国民主进程中的一个致命悲剧……我认为如果要作为一个有志于推动中国民主进程者,如果要作为一个公正的评论者,应该维护所有促进中国自由民主的个人、派别(或团体)参加政治活动的权利;对内斗,对消除异派的任何思想和行为都应该加以鞭挞”。
    
    的确,无论言论、行动、温和、激进、改良与革命都对中国民主进程、对实现08宪章蓝图都有巨大的作用的,但最要不得的是以一家之方法垄断08宪章方法论、唯我独尊、以一己一统天下、独崇一项而打压他项,如此只能造成分裂与倒退,“亲者痛、仇者快”、08宪章的目标实现难上加难。心存幻想只能是幻想,排斥同道最终会被历史所排斥。如果失去了行动派、激进派甚至革命派在前面“挡子弹”,那么言论派、温和派的处境也只能是任人宰割、惨遭重创。08宪章的实现方法论绝不能被某些派别所独占,它是属于所有推动中国自由进程的派别的。 “刘的被判11年,可能让自由主义右派对革命派多些容忍,也可能会出现一些改良派转变成为革命派”(张三一言语),诚然,如果能从此有更多的人认清中共的本质,并从而在内部强调联合而非相互排斥,那么的确是一件中国民主运动的大幸事。
    
    在阮杰先生对王光泽文章的评论中,在徐水良先生对刘晓波被重判的评论文章中,也让我们更加明白瓦解中共专制的行动策略问题。阮杰先生认为:“ ‘民主’和‘专制’之间没有中间道路……‘改革’的主导者是当权者,‘革命’的主导者是民众”。徐水良先生指出:“一个确定不移的事实是:中共不允许任何政治改革,不允许与反对派 进行任何‘和解合作’……一切真正的政治反对派,最重要的,就是要吸取教训,抛掉幻想,抛弃精英主义,积极投入到国内民众轰轰烈烈的反共抗暴民 主民权运动中去”。
    
    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这次刘晓波被重判,法轮功的媒体基本上保持了沉默。我曾经就此事问过一位法轮功媒体的负责人,他说以彻底反共著称的法轮功群体,被某些知识分子刻意保持距离。我听后很是难过,因为法轮功群体的彻底性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而且他们一直是在进行非暴力抗争,他们的“真、善、忍”实际上就是“理性、和平、非暴力”(对称相当工整)。说他们“暴力”是毫无根据的,只是他们的非暴力抗争表现出来的彻底性和积极的行动力不合某些人的口味而已。这样的团体我们不联合还要联合谁呢?实际上宪章从起初要谋求的最大公约数就包括这个群体,宪章精神绝不能被任何人独断。
    非暴力抗争重在抗争,而不要把大量精力放在抑制暴力上;也不要一提行动,就想到暴力,非暴力的行动难以计数、我们远远没有开始运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曾接受过民主进步党“非暴力抗争”的培训,那种真刀真枪的演练让我由衷佩服民主进步党的确是群体事件和街头运动的高手,是我们效法的榜样。反观海内外民运人士,行动力还不如那些失地农民和访民。我和几位参加培训的同仁也深刻感受到,这样一种行动的勇气、团队的合作、街头的抗争、“肉墙攻势”、群体事件的经营乃至“边缘暴力”路线的谋求,才真正是中国民主运动复兴的象征和希望所在。
    
    行文最后,我们再次抗议中共对刘晓波博士的重判,谴责中共的暴行,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刘晓波及08宪章,我们向具有无畏勇气的刘晓波博士致以崇高的敬意,并呼吁海内外民主人士给晓波以实际的援助。同时,我们也再次呼吁海内外民主人士,在08宪章这个旗帜指引下,以多种的方法论、积极抗争、全面联合,协力联手共同结束这个恶贯满盈的罪恶专制,以实现08宪章所描画的中华联邦的美好蓝图。
    
    基督徒公义联盟
    
    郭保胜
    
    12月28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强烈抗议奥巴马随员纪念堂瞻仰毛尸/郭保胜
  • 宗教专家郭保胜呼吁维吾尔族党员退出中共
  • 六四镇压与新疆事件/郭保胜
  • 中共如何践踏维吾尔人宗教自由的/郭保胜
  • 新疆事件实质:马列主义践踏真主/郭保胜
  • 正当防卫权与民运再出发/郭保胜
  • 六四----暴力镇压与暴力抵抗/郭保胜
  • 行动起来:穿起白衣穿起六四文化衫/郭保胜
  • 邓玉娇凝聚了中国人50年来的屈辱和诉求/郭保胜
  • 郭保胜:5.13事件的实质:镇压法轮功不需要法律
  • 我与六四—一个1989后高校新生的六四记忆/郭保胜
  • 郭保胜:未参与六四却为六四坐牢(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