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被判重刑了,怎么办?/张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5日 来稿)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刘晓波被重判11年重刑,中国民间反抗力量可能因此改组:改良力量保留,革命力量中再兴。】 (博讯 boxun.com)

    
    共产党这次审刘晓波突显了前所未有,或虽有但不显著的标志。
    
    在说明标志之前先说一下我对刘晓波的定位:现实给定代表了全异议群的自由主义右派。
    
    “现实给定”的意思自由主义的中左派、非自由主义派如民主社会派、民主革命派…并没有任何程序授予刘代表权,被代表了之后也没有表示追认;而是现实政治中,刘晓波已经成了中国异议和反抗力量的唯一符号,不管其他人或派都无法避免被代表了,这是目前政治现实给定的。“自由主义右派”是基于刘晓波及其支持骨干所持的理念和他们对中国中下层民众的关注和关系判定的。
    
    
    [一]、审刘晓波案显现的标志
    
    第一个标志是国人不怕共产党。
    
    抓刘是不是胡锦涛还是部门地方的主意,我不能判定,但是,我肯定审刘按照胡锦涛意旨行事。不管是部门地方胡还是锦涛惩治刘的目的就是想杀一儆百;河蟹掉异议声音,维谁共产党抓权的稳定第一。但是,效果正好相反:突现了中国人开始不怕共产党了。
    
    
    这个不怕不是在安全条件下的不怕,而是在冒险现实中的不怕。你发表或签名 “和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当然有些只是口头表表态而已,但是不能否认有些在国内的这种签名表态者是有可能真是要“和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真的可能得到与刘晓波同的遭遇的;你系黄丝带到法院去支持或抗议,这黄丝带当然具有象征意义,但它并不仅仅是象征意义,它还有对共产党产生威胁的实际意义,所以对共产党可会动真刀枪的:你分分钟都有与刘共处一室的危险。但是支持抗议者敢于“视死如归”、“打真军”。这个公开的表明不怕应该是前所未有的,或者有,那也没有这一次这么突显。
    
    共产党的统治之所以能维稳,所用的是谎言与暴力;就是靠人民信和怕来维持其极权统治的。现在谎言虽则还是中国舆论的主流,但那是只在权钱集团中得利者及御用文人、五毛那里有市场,并靠独霸市场的喉舌支撑形成的假象。在民众中共产党的言论信用基本上等于零。暴力则与前没有甚么不同,且暴力对异议者的镇压力度也加大了,但是镇压效果大减,因为人们不怕了。这次审刘中民众公开支持抗议就是明证。在人们不信又不怕形势下,共产党要持继其统治是极困难的。所以,可以说,人们不怕是共产政权行将结束的标志。
    
    人们为甚么不怕共产党了?(这是个大问题这里讨论不了,留待有机会时再谈论)
    
    第二个标志是不合法而存在的反对派
    
    在中国,人民结社游行示威在法律上是自由合法的,但在党大于法的执法现实中是非法的,现在审刘案民众初具型态的集会示威是法律合法现实非法事实存在。现在的反对派,即自由主义右派事实上是处于半组织状态。这个“半组织”的意思是它没有组织架构,但能有组织的一些力能,例如动员和集体行动;它有国外的合法社团,这些社团能通过互联网把动员和组织力量延伸到国内。这种组织状态在审刘中被支持抗议者突显出来,这一突显标志着反对派存在的客观事实,这个反对派就是以刘晓波为标志的自由主义右派;虽则这个事实是不合法的,但是它毕竟是存在了。我相信刘晓波被判11年重刑不会很大地改变这种形势。
    
    把这个标志视为体制内外互动的新起点,或者是一种新的政治抗争形势的出现,大概不会有甚么大错。
    
    [二]、从政治角度看刘晓波案
    
    我界定刘晓波一方为自由主义右派,几年前,中国反对阵营中原本有实力相当的两派:以高智晟为代表的一派和以刘晓波为代表的一派。比较激进的高智晟派在刘晓波为代表的一派与共产党作魔鬼交易下被共产党镇压河蟹了。现在只剩下唯一的刘晓波为代表的自由主义右派。
    
    凡是参与政治权力活动的人,不管你是甚么人甚么派;也不管你是魔鬼还是天使圣人哲王都有独占多占政治资源的欲望。这不是自由主义右派的专利,任何一派都是如此,任何一派都想独占多占政治资源。刘晓波消除高智晟就是这种欲望的表现。但是有政治智慧的政治家会做得比较克制一些,能高瞻远瞩的民主政治家在争取更多资源时不会置对方于死地。刘晓波这一派中的一些人,在与共产党这个魔鬼作交易的默契中对高智晟作出超越人伦地线的落井下石行为做得太绝了,对中国民主进程造成了致命的伤害和打击。所以,我对这些人的政治道德品持极之保留和质疑的态度。可以坦白对大家说,对于这些人对高智晟一派的超越人伦地线的落井下石行为,只要有机会,只要有可能我就会不断提出来,以便让人们不要忘记历史。我这个态度不会可能受到孤立或打击而退缩。
    
    我认为如果要作为一个有志于推动中国民主进程者,如果要作为一个公正的评论者,应该维护所有促进中国自由民主的个人、派别(或团体)参加政治活动的权利;对内斗,对消除异派的任何思想和行为都应加鞭挞。我多次表明,我支持所有派别,抱括王炳章的暴力革命到纯党内改良(当然抱括其中的自由主义右派);我认为应该抗议对刘晓波被抓被判11人重刑,应该支持刘晓波的权利。但是,同时,对要消除异派的言行不管它是历史还是现行都鞭挞不留情。
    
    根据历史经验,大多数革命(左)派都是死在前立功在前,改良(右)派摘桃在后。革命(左)派大多数都愿充当这一角色,或者说不得不充当这一角色。问题是,应该让革命(左)派完成它的付代价和植树任务后,改良派(自由主义右派)才去摘果。可惜,现今中国的改良派(自由主义右派)在左派一冒头时就把它消除了。现在,在中国异议阵营已经从两派演变成为一派。这是中国民主进程中的一个致命悲剧。
    
    改良派(自由主义右派)独领异议资源;因为有资源就有人气,因为独占了代表位置所以也就独占了话语权。现在这种只有一派独领风骚的局面,是一种极不正常也极危险的现状。即使这一派中人都是天使圣人哲王等圣类派,但是,一旦权力到手,都会变成如假包换的魔鬼。任何只有一派政治势力当权,很难不走向专制──人类史似乎还没有提供独一政治势力不走向专制的例外。
    
    因为现在中国异议阵营中,只有自由主义右派,所以,看来中国从专制到专制的前景比走向民主大多──我很失望、很悲观。
    
    [三]、审判刘晓波后怎么办?
    
    我说我很失望、很悲观,但是物极必反;也许在极度悲观失望中会出现希望。改良派不会因为刘晓波被判11年重刑只可能会受到挫折,但是不会因而消失。倒是,刘的被判11年可能让自由主义右派对革命派多些容忍,也可能会出现一些改良派转变成为革命派。从这个角度看,共产党又做了一件大蠢事,又做了一件为自己加速死亡的大事。
    
    这个希望请大家细读一下王光泽:《和解破裂,革命将起——中共重判刘晓波博士将引发时局动荡》一文。(链接: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9/12/200912251234.shtml)
    
    写于2009-12-25日──刘晓波被共产党极权政府判11年徒刑的日子。(匆写就)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国笔会会长阿皮亚发表声明,称判决刘晓波为“丑闻”和“嘲弄”
  • 访前美司法部长:评刘晓波与中国法治
  • 葛耀伟:中国人的“礼尚往来”与刘晓波先生的被审判
  • 我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郑恩宠
  • 我愿为刘晓波分担责任/郑恩宠
  • 写在刘晓波案开庭的前夜——再论中国民主革命跌入低潮/昆顿
  • 楚江风:重判刘晓波难遏《零八宪章》运动发展
  • 刘晓波与胡锦涛的对峙
  • 身陷盛世文字狱的刘晓波/刘放
  • 为刘晓波案致中国最高当局书/王策
  • 刘晓波再被延长刑侦期也许不是坏事/张鹤慈
  • 无罪 ,无悔――――为刘晓波的辩护/张鹤慈
  • 余杰:为什么说爱国主义是一个巫术词?——读刘晓波《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 杨恒均:我的“一字之师”刘晓波博士
  • 为刘晓波辩护签名/盐巴
  • 刘晓波的背后/盐巴
  • 沙叶新:谈《零八宪章》与刘晓波
  • 张善光:逮捕刘晓波是逮捕什么?
  • 三十年的羁绊:以逮捕魏京生始,以逮捕刘晓波终
  • 宣判现场要求陪刘晓波坐牢的杨立才已经回家
  • 前往北京一中院声援刘晓波的一批维权人士被抓
  • 刘士辉:我们与黄丝带同行(刘晓波被判)(图)
  • 刘晓波重判十一年中南海未必能如愿
  • 曾庆红:胡温将因刘晓波而遗臭万年
  • 关于刘晓波先生因思想并公开地表达而获罪的严正声明
  • 支持刘晓波的公民在宣判现场被抓走(图)
  • 湖南《零八宪章》联署人就刘晓波被重判的声明
  •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抗议司法机关重判刘晓波
  • 刘晓波被判十一年,宪章签薯者现场投案陪晓波坐牢(视频)(图)
  • 关于抗议以言治罪刘晓波先生的声明
  • “维权网”声明:强烈抗议对刘晓波违宪审判,以言治罪
  • 快讯:刘晓波被重判11年有期徒刑
  • 采访刘晓波案 香港多名记者被恐吓
  • 刘晓波被审,中共镇压异议变得有恃无恐
  • 访民打横幅声援刘晓波,安元鼎黑监狱紧急转移访民(视频)(图)
  •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曾节明(图)
  • 千余人呼唤刘晓波回家的黄丝带方阵(图)
  • 刘晓波案将于25日9点30分作出一审宣判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