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明宝案,5条人命该不该用一条命来抵?(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4日 转载)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可以说,张明宝一案,再次陷入了法律理性与社会情绪的对立中。这种对立并非有害,反而是法治过程中的必修一课。
    
    面对一起公众瞩目的案件,每个人都是审判员。南京人张明宝醉驾致5死4伤,倘若由我们来裁决,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有“杀无赦”的冲动,但南京中院昨天一审的结果却是:无期徒刑。
    
    这一宣判毫无疑问让死者家属意外,他们痛哭失声,纷纷表示要上诉,而公众也不可避免地露出失望之色。在民意获得张扬的现代社会,谁都希望自己的表达能得到法律或其他途径的肯定,一旦出现偏差难免情绪失衡,许多人纷纷在网上传递自己的不满,甚至有人直言是“花钱买命”。此外,诸如张明宝的背景与车主为检察院干部的事实也成为公众猜疑的依据。
    
    民众情绪大部分可能源于这么一个简单的判断:5条人命难道不该用一条命来抵吗?许多人直觉地把张明宝案与前不久在四川发生的孙伟铭案相比,孙伟铭致死的人数是4人,最终判了无期,多背了一条人命的张明宝理当付出更高的代价。
    
    况且,与只是个白领的孙伟铭相比,张明宝作为项目经理的身份更容易激起潜藏普通民众心底的“为富不仁”的抵触。孙伟铭出事后,其白发苍苍的父亲为了救儿一命多方筹款积极赔偿,这些情节的公布赢得了同情,100万元赔偿中,一部分甚至来自于捐款。而张明宝虽然也变卖家产理赔,却显然没有那么多可以牵引公众视野和博取谅解的细节。
    
    法律界人士则冷静得多,不少人认为这次判决体现了司法公正,有所质疑的,焦点也集中在醉驾伤人是否主观故意上,而对于积极赔偿和认罪态度之类的认知上反而少有分岐。
    
    可以说,张明宝一案,再次陷入了法律理性与社会情绪的对立中。这种对立并非有害,反而是法治过程中的必修一课。每个公民都有通过合法渠道渲泻情绪的权利,没有情绪表达的社会注定没有希望。当然,在此过程中,法律界和相关部门不该坐视不理,而应以详尽的解释、更完善的程序和充分的依据来抚平冲动,让公民知法懂法,学会以法律为准绳来规范自己的行为。
    
    南京市中院副院长吴文康接受采访时说,司法实践与民意都将促进立法的不断完善,最高法将放任结果发生的一类醉酒驾车行为统一归罪为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实际上就是民意催生的----司法与民意的互动不是通过简单的个案判决来实现的,在于积累民意后对司法精神的促进和发扬。换了10年前,张明宝案的判决未必会有那么大的反响和争议,恰恰是时代和法制的进步,才让此案有了标杆意义并广受关注。
    
    一审不是最终结果,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回头再来审视今天的喧嚣,说不定会别有意味。
    
    张明宝辩护律师:介入案件后受歧视 感叹很受伤
    
    作为张明宝的辩护律师,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的曹纯钢律师,最近很“受伤”。
    
    “张明宝的案子你也敢代理,不就是为了赚钱吗?我鄙视你!”“张明宝没死,这下,你满意了吧?”“我会在网上发布消息,让大家一起来鄙视你,封杀你!”……诸如此类的信息,不断地出现在曹纯钢面前,就是在法院庭审现场,曹纯钢也无法避免被人谩骂,被人吐口水。
    
    但执着的曹纯钢,将委屈吞进肚子里,“我是一名律师,我必须忠于自己的职业操守,我的责任就是为张明宝提供符合法律规范的辩护,维护我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张明宝案,5条人命该不该用一条命来抵?
    
    曹纯钢昨天做客都市圈圈网 快报记者 唐伟超 赵杰 摄
    
    接手案件前
    
    跟大家一样痛恨张明宝
    
    “7月1日早上,我习惯性地在楼下买了一份快报,从快报上了解一些信息,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但当曹纯钢拿到这份报纸时,吓了一跳:头版是一幅超大的图片,一辆车子接连撞击行人,鲜红的血一点一点,“疯狂轿车连夺5命”,大标题在黑色背景映衬下,格外醒目。
    
    
    粗略看了一下,按照导读,迅速翻到A4版,整版的文字,最上面是一幅撞击惨烈的车辆图片,5死4伤的标题,依然让曹纯钢感到压抑。
    
    当时的感觉只有一个字:惨!
    
    之后,快报对此进行了跟踪报道,张明宝也很快成为南京人最为熟知的新闻人物之一。
    
    “当时我的感觉,应该跟大多数市民一样,对于张明宝酿出的这起惨剧,非常气愤!”曹纯钢说,包括他的同事在内,大家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恨这个张明宝。
    
    但是,作为一名律师,单纯的“恨”之后,想到最多的,还是从法律角度对这一事件进行解析。曹纯钢研究了报纸上的全部报道后,初步认为,张明宝的罪名,绝对不是简单的交通肇事,应该属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当然,张明宝在主观上并非故意,应该属于过于自信的过失犯罪。
    
    介入案件后
    
    屡屡遭受“歧视”
    
    阴差阳错的事情总会发生。就在曹纯钢在感性上“恨”着张明宝的时候,张明宝的一个亲戚找到了他,在向其详细介绍了案情,并听了曹纯钢的法律分析后,张明宝的家人最终决定,委托曹纯钢作为其辩护律师。
    
    作为一名从事多年刑事辩护的职业律师,曹纯钢自然知道这个案子的难度,更知道,这样一个引发网民极大关注度的社会事件,一旦代理,肯定会给自己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律师没有正当理由,不能推托!”曹纯钢接下了这个案子,并很快投入了全面调查中。
    
    第一站,曹纯钢和同事王磊首先来到了看守所,决定先会一会张明宝本人,“我就是想看看,这个接连撞了这么多人的‘马路杀手’,究竟长得什么样!”
    
    但是,这次会见并不顺利。因为案情重大,且张明宝属于当时的敏感人物,这次会见没有成功。但在跟看守所民警接触的过程中,曹纯钢感受到了一丝“歧视”,“民警一听说我是张明宝的代理律师,鼻子里就哼了一声”。
    
    接下来的联系会见,依然没有成功,而曹纯钢遭受到的那种“歧视”,一次比一次严重,甚至有一次,一位民警还悄悄地拉着曹纯钢到一边,“这样的人,你干吗给他辩护?你们律师太不识时务了!”
    
    法院开庭
    
    被受害人家属质问
    
    如此“受伤”的心灵,一直持续在整个调查过程中,直至南京中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曹纯钢遭受到的“斥责”上升到了顶点。
    
    11月27日,张明宝一审在南京中院开庭,曹纯钢依照法庭审理程序,为张明宝做“过失”犯罪进行法律辩护,引来庭下部分旁听人员的嘘声,一名受害人的家属甚至直接在法庭上大喊了一声,“废话!”
    
    而在庭审结束后,受害人家属也涌到了曹纯钢律师身边,质问其为什么要替张明宝进行辩护。
    
    “这起惨剧,给受害人及其家属造成的伤害,的确没有办法弥补。但是,从主观上来说,张明宝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反思整个事件,我觉得,这样惨重的后果完全由他来承担,似乎并不公平!”曹纯钢律师说,在事发后,他多次去现场查看,发现信号灯、限速标志以及隔离栏等交通设施都是缺失的,“如果有这些设施,后果肯定不会这么严重!”此外,对于劝酒的恶习和无酒不成席的规矩,以及白酒上根本没有任何警示标识的现状,曹纯钢认为这些因素都在某一方面“促成了”惨剧的发生。
    
    “换位思考,我能理解受害人家属的心情。但作为律师,我们关注更多的,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或者影响一些生活习惯,杜绝或者减少以后发生此类事件的概率!”曹纯钢说,他可以忍受受害人家属的指责,但只希望,社会相关部门能够重视这一事件暴露出的薄弱环节,只有吸取这样的教训,才能避免更多惨剧的发生。
     法庭判决后,张明宝在法警的扶持下迅速离开了法庭,在审判庭隔壁休息室里,他在判决书上按下了手印。其间,他委托法院工作人员出来向记者要了一支烟。香烟燃起,张明宝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他的眼角微微抽搐,夹烟的手也不住地颤抖,几口烟下去,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
    张明宝案,5条人命该不该用一条命来抵?


    
    此时,遇难者康伟东郑琳的父母还没有离开,几位老人愤怒的咒骂、痛苦的哭喊声声入耳,张明宝的眼神里充满了惶恐和惊惧。他不敢看任何人,戴铐的双手不安地搓动着。他在想什么?是想刚才决定他命运的那短短二十几分钟的宣判,还是又想起了6月30日晚上醉酒后疯狂驾车撞人的那一幕?哭喊声渐渐远去,但对张明宝灵魂深处无情地拷问却不会因此而终止。张明宝瘫软在休息室的长椅上。征得法院同意,本报和央视等几家媒体的记者与张明宝进行了对话:
    
    “判决是公正的,我愿赡养他们(受害人家属)”
    
    记者:刚才法官宣判对你处以无期徒刑,对这个判决结果你是什么样的态度,判决后你想到了什么?
    
    张明宝:我认为法庭判决是公正的,对我犯下的大错我是非常忏悔,我对不起受害人,对不起他们的家属。从我内心来说,因为我一时的自信(自信酒后驾驶不会出事情),因为我的过失,给社会、给受害人家属带来了这么大的灾难,请媒体替我向受害者家属说声对不起,非常对不起大家。我现在能做的只是好好地改造,争取政府能让我早点走出监狱的大门,早点走向社会,然后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一定的财富。我还会再对受害者家属进行赔偿,我甚至可以赡养他们,都行。
    
    我现在对自己的考虑,说句心里话,还没考虑到,(宣判以后)我想到的第一是死者家属,第二是对社会的危害性。
    
    记者:你听到这个宣判是不是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张明宝:不,我非常内疚,不是如释重负,我认为这个(判决)是应该的……
    
    “换位思考,我可能更激动”
    
    记者:你也看到了康伟东郑琳父母等被害人家属在法庭上情绪激动,得知宣判结果后痛苦哭喊,你有什么话说?
    
    张明宝:我恨不得跪下来求他们饶恕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跟他们也无怨无仇,只是我太自信了,太疏忽了,造成他们整个家庭的这种灭顶之灾,我深表忏悔。
    
    记者:在一审时你就表示忏悔,我们知道你也进行了一定赔偿,但不管是你的忏悔也好,或者是你的赔偿也好,被害人家属认为不可接受,毕竟你的这个忏悔和赔偿无法抹平他们心灵的创伤,更无法挽回5条逝去的活生生的生命。
    
    
    张明宝:如果换位思考,我处在他们这种立场,我可能比他们更气愤,更不能接受。他们就是骂我打我,哪怕用刀子把我剐了,我都没有一句话可说,我也绝不还一句嘴,动一下手。我认为我如果处在他们的地步,可能比他们还要急。这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
    
    “庭审才知事情全过程,当时糊涂了”
    
    记者:案发后你知道了事情的严重后果了吗?是怎么知道的?
    
    张明宝:开始我不知道,事后才知道造成了如此大的伤害。这是办案机关告诉我的,也许他们考虑到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和我的情绪等诸方面问题,一开始只告诉了我大概的情况,一段时间以后办案机关才告诉我真正的结果,第一次庭审时我看到事情的整个经过,我是第一次看到,说实话,我和大家一样,看到法庭上模拟我肇事过程的三维动画,当时流泪了,我的心在颤抖,我的心在流血……我不敢想像,这就是我张明宝做的事情。我也是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我也是苦人家出身,我能走到今天我也不容易,但人家把孩子养这么大,人家也不容易,我也是有家有业的人,如果能换位的话,我会怎么做,怎么想?我在考虑。
    
    记者:当天在下雨,你没开雨刮器也没系安全带,你真的一点主观故意都没有吗?
    
    张明宝:当时酒精起作用了,我忽视了。要是不喝酒的话,下雨开雨刮器,上车系安全带这是最起码的常识。喝完酒刚站起来酒精还没起作用,开了一段路后酒精往大脑冲了,就机械般地把车门打开。
    
    记者:检察官认为,你一撞二撞后并没有刹车也没有减速,而是加速行驶,你当时为什么不停下来?
    
    张明宝:我那个时候酒精已经起作用了,大脑糊涂了,车子在动,脑子一点意识也没有,就感觉碰到什么东西就打方向。刚才我也说了,我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办案机关告诉我的。
    
    记者:你刚才提到了换位思考,如果换位的话,你还认为无期徒刑的判决公正吗?现在很多舆论包括受害者家属都认为判你无期徒刑不是他们希望的结果,希望判你最高刑(死刑)。
    
    张明宝:其实说心里话,我现在生不如死。至于判决的结果这个不是由我来定的,是国家来定、法律来定的。作为对死者家属的赔偿也好,或者是自己的良心也好,我认为应该得到惩罚,我现在还是那句话,我非常忏悔,悔不当初。
    
    记者:我们此前采访了你的妻子、老岳母和一些邻居,在他们眼里,你是个好丈夫、好女婿。现在判决下来,你对你的家庭、你的妻子孩子有什么话说?
    
    张明宝:说心里话,我现在还没考虑到自己,还没有思考,对孩子他们,我还是同样只能说声对不起,还有对我的老婆。
    
    记者:你知道你老婆现在是什么身体状况,你老婆生病你知道不知道?
    
    张明宝:我老婆有病我是知道,我在家的时候她的身体就不好。
    
    “喝酒不要开车,不要劝开车人喝酒”
    
    记者:现在全国都在打击酒驾、醉驾,你对这些酒后开车或者那些劝酒的人有什么话说?劝酒有没有责任?
    
    张明宝:我劝所有的驾驶员千万不要喝酒,这是第一;第二,一定要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第三你要想喝酒千万就不要开车。最好不要劝开车人喝酒。
    
    记者:你刚才提到悔不当初,但你已经不是第一次酒后驾驶了,而是多次酒后上路,庭审时你的车子有很多违章。你的律师在一审时也说,就是因为多次酒驾都没事,你才盲目自信地酒后开车上路的,是这样的吗?
    
    张明宝:我一般酒后开车是在门口的饭店,靠家近,有什么应酬我一般都带到家附近,所以很自信,没出过事。我酒喝好了以后,一般开车还就是特别小心,以前没出过交通事故。这次主要喝的是混合酒,这次酒的原因我回来自己想,酒量是超了,但是杨梅酒害的我,混合酒害的我,我要是不喝那个杨梅酒也许就没事了。
    
    记者:你是觉得如果喝单一品种的酒就没问题了吗?
    
    张明宝:不是,我想说喝酒不开车,开车就不要喝酒,千万不要喝了酒开车,既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钱江晚报:张明宝案,5条人命该不该用一条命来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