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士军:今天打的这几个电话内容速记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2日 转载)
     今天上午11:27,致电上海市徐汇区检察院民检科主管领导王副检,了解其与农民日报社牵线搭桥、进行调解,促使用人单位尽快恢复本人新闻记者工作展开沟通的情况。王副检说,原来没有农民日报社的电话,后来跟报社一位处长取得联系,他说,报社的这位处长“颇有微辞”,说关键还是唐士军和报社没有处好关系,最后才进入了诉讼,现在又把这些都发到网上,没有什么可谈了;王副检说,别的啊,他表示要到北京亲自去一趟报社,也被这位处长婉言谢绝了......
    
     关于农民日报社查错纠偏依法恢复本人新闻记者工作是否有“回旋余地”,此前我已进行全面分析,http://blog.ifeng.com/article/3595590.html 农民日报社不是违法的“独立王国”,不可能不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的约束,因此必须负责任地回答这个问题。我问王副检这位处长大人是哪位?王副检说,我知道你又要钻牛角尖,这我不能告诉你。我说,您必须告诉我,这位处长既然代表农民日报社,那我必须知道其尊姓大名,并可望零距离就以下问题切磋一下:除了劳动关系,唐士军和农民日报社还有什么关系?报社希望唐士军与报社处好什么关系?是奴才和老爷的关系吗?当然不是。按照法院的判决,唐士军和报社之间建立的是劳动关系,那么,这一劳动侵权案件中,究竟是报社没处好关系?还是唐士军没处好关系? (博讯 boxun.com)

    
     此前调阅沪上法院两审卷宗笔录,本人未见农民日报社向法庭提交任何有关唐士军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未处理好双方劳动关系的主张和证据,反倒是唐士军就农民日报社违反劳动合同法涉嫌就业歧视提出一系列事实根据和诉讼主张,只是被黑心法院两审“选择性失明”“选择性执法”再三糊弄了过去。可见诉讼期间,农民日报社对唐士军在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处理好关系”并无异议。既然如此,本案大量错漏秃子头上的虱明摆着,现在即将再审,农民日报社的这位处长不去帮助代理人准备有力证据依法全面打赢这场官司,而是说出这么一通没处长水平的话,不是让人笑掉大牙、被人轻看吗?
    
     因王副检拒不告知本人是哪位处长,本人即将电话打给农民日报社党务人事处赵处长,她说,她没有接到王副检电话,也不知道是谁说这一番话的。应该说,我对向王副检胡乱发言的作为自然人的这位处长没有意见,有意见的是作为报社“发言人”的这位处长大爷,您既然做的是一家中央媒体的发言人,说话稍微注意一点措辞,不要让人怀疑你这水平是怎么混到处长位置上的好不好?正如我做新闻记者,稿子不小心出了错我得赶紧赔礼道歉,政府信息公开时代“发言人”怎能信口开河不留名让人抓瞎抹黑呢?欢迎这位长爷见此文后直接跟我联系,本人亲自北上到皇城根下与您切磋一二。
    
     前两天,中国记协维权处专员贾贺老师也称,就督请农民日报社尽快恢复本人新闻记者工作,已与报社有关处室进行接洽联系,有关负责人的回答是,赔偿可以谈、恢复工作没有谈的可能。我一听就说,请贾老师告诉我,是哪位负责人这么说的?贾贺老师说,这不能告诉你。我问,为什么?贾老师说,是谁说的不重要,关键是他(或她)代表的是农民日报社的意见。我一听哭笑不得:谁说的不是不重要,而是非常重要!我与农民日报社之间是一种至今存续的法律关系,这一劳动关系依法存续下去没有商量余地。而且,并不是什么人谁都能代表农民日报社的,我必须知道这位“发言人”是谁,才能就其不负责任的发言进行理论。譬如,本案中被告、被上诉人是农民日报社法人代表、社长沈镇昭先生,本人虽同属农民日报社,但我只能代表被侵权的劳动者自己而不能代表农民日报社,这是一个常识。但贾老师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始终不愿透露那位负责人的尊姓大名。在此,欢迎那位负责人直接跟我联系,说明是谁授权您做如上发言的。
    
     鉴于沪上检察机关、中国记协维权处均未向本人提供“发言人”尊姓大名,但是二位的发言不符合农民日报社沈镇昭社长此前宣称我们国家依法治国、法治社会的基本判断,本人下午专门致电农民日报社沈社长,意欲请其过问此事,帮我查找一下两位匿名负责人具体是谁。电话接通,听见沈社长在跟别人谈工作,他说“你好”,我说沈社长您好,我是驻上海的唐士军......一听到这里,沈社长一句话没说,便挂断了电话。我想,沈社长怎么能这样小伙子脾气呢,一句话不说就挂电话?遂又打了过去,铃声一直响到自动挂断,沈社长就是长不接电话。
    
     不具名、不沟通、不处理,农民日报社对于本人的依法主张,始终采取“三不”土政策,不符合党和国家可持续发展、建设和谐社会的主旨。希望沈镇昭社长及报社有关负责人好自为之,切实负起责任来,不要只顾自己的一点私利,其他一概不管逼人太甚,这样发展下去,大家都没办法共享和谐、过太平日子也没有保障。
    
     为了尽快落实陈红十主任建议人大审查我案的提议,这两天几次拨打中国记协国内部陈主任电话,想问问他向属下维权处、行业处了解的情况,除了一次接通,陈主任说正在开会抱歉挂断外,一直无人接听,不知何故。
    
     依法维权20个月至今未果,找这里没用、找那里白费,踏破铁鞋无觅处,沪上司法除了枉法裁判就是不作为胡作为,草塔马见了真河蟹,那真是一个急啊!
    
     糊里糊涂中,下午15:35,本人与仰慕已久的京城敢言学者焦国标先生有一个45分钟的通话,可谓于人治冻土中触到一点道义的温暖。整个通话中,主要是我在说,絮絮叨叨不厌其烦,焦先生耐心地听着,不比惯常所见,没有一点大学者架子或居高临下的样子,温文尔雅,时而提出疑问、时而提出建议,真是受益。焦先生说,此前他已看到过我案文章。我一听,心想,焦先生拨冗看那些舛误丛生的急就章,难为他了,太不好意思。
    
     联想这些年来的经历,我觉得,正是一个个焦国标们的敢言、直言、有理有据地说话,才让人从威权人治的一潭死水中看到自由民主宪政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才让人不至于在官权勾结司法助纣为虐欺压贫弱草民困厄中一次次地失望、进而完全绝望。感谢各位的不懈努力和巨大牺牲。
    
     冬至已至,圣诞随后。借此机会,愿上帝保佑敢言直言的焦国标们平平安安!愿上帝佑我中华和谐共建依法治国不再血酬!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09.12.22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是报社诋毁我,还是我诋毁报社?
  • 农民日报社查错纠偏“回旋余地”研究点滴/唐士军
  • 请问沪上国保警官小屠:跟上级领导汇报我案了吗?/唐士军
  • 唐士军:致中国记协田聪明主席公开信
  • 给沈德咏副院长一个“立案信访”反例/唐士军
  • 给俞正声书记提供一个“法治”案例/唐士军
  • 唐士军:写给最高法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 唐士军:恳请曹建明检察长过问这一冤假错案
  • 唐士军:在韩寒的热议中,承受沪一中院的冷
  • 唐士军:有感于温家宝总理的“更正信”
  • 唐士军:与潘福仁羊焕发决斗书
  •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 静坐抗议十一日:只盼沪一中院里升起个太阳/唐士军
  • 静坐抗议六日谈:沪一中院“春色绿了”/唐士军
  •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 唐士军与农民日报社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简易读本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沪一中院有“难言之隐”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