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农民的“违章建筑”伸冤/三鞠请安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三鞠请安
    
     一, 农村拆迁三步曲 (博讯 boxun.com)

    
    在城市拆迁中政府和开发商/拆迁公司通常只进行“一步曲”:“拆迁”。 而在农村拆迁中,政府和开发商/拆迁公司通常要进行“三步曲”:“拆违”、“拆迁”、“拆违”, 即:
    第一步,用“拆违”法,把农民的房子定为“违章建筑”。由于历史原因和“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绝大多数的我国农民房子根据当前的“拆违”法应为“违章建筑”(下面将阐述“违建”原因)。所以,通常在开发商/拆迁公司与被拆人“谈判”前几天,地方政府通知被拆人其房为 “违章建筑”(通常以告知书的形式贴在被拆房的门上),勒令数日内自行拆除,否则将强拆, 云云。
    第二步,开发商/拆迁公司用“拆迁”法跟“违法分子”“谈判”拆迁其“违章建筑”。事实上跟开发商/拆迁公司是没有“谈判”余地的,他们是在“执法”而已。由于头上有“违章建筑”和“拆迁条例”二大紧箍咒,通常有约90%多的 被拆农民很快“被”签约。
    第三步,对其剩下的百分之几的“钉子户”,开发商/拆迁公司淡出,由地方政府再次出面,用“拆违”法,如拆潘蓉、唐福珍的房子那样实行强拆。
    
    二, “拆违”和“拆迁”法
    
    目前的“拆违”法主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村庄和集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城市房屋产权产籍管理暂行办法》 等。
    目前的“拆迁”法主要有:《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及地方政府相应制定的《强拆条例》等。
    《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很可能是本世纪初全人类最邪恶的条例之一,所以政府和开发商从现在起也会避此“邪”,而改用“拆违”法来与农民争利。
    请看一实例 ------ 拆迁户唐福珍自焚事件:
    成都市金牛区将“11.13”拆迁户唐福珍自焚事件命名为“金牛区‘11.13’暴力阻挠依法拆违事件”,并称,媒体没有将”拆迁“与“拆违”的概念分清!
    金牛区政府将唐福珍和胡昌明于1996年建造的房屋定性为“违法建筑”。在金牛区政府发放的新闻通报中称“金牛区城市管理执法局拆除胡昌明违法建设,主体合法,程序合法”。金牛区政府“依法”如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三十九条、国务院《村庄和集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第二十六条、《四川省村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第十八条、《四川省〈城市规划法〉实施办法》第三十六条第一款、《成都市城市建设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胡昌明所修建的位于金华村四组的房屋属违法建设,应当予以拆除。 根据《成都市城市建设规划管理条例》第二十九条、《成都市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暂行办法》第十一条第一项规定,金牛区城市管理执法局拆除胡昌明违法建设,主体合法,程序合法。
    “拆违”法中,条条都是“重罪”,更况有九条!所以用“拆违”法来强拆唐福珍的房子已足足有余,根本不需要用备受争议的“拆迁”法(《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
    
    三, 成为“违章建筑”的原因
    
    网上有篇文章“为何钉子户住的都是违章建筑?”(作者 时寒冰),阐述了农村房屋成为“违章建筑”的一些历史原因, 指出:
     其一,“农民集体”的虚化。土地产权不明,农民话语权被变相剥夺,是征地异化为掠夺的重要因素之一。 其二,趁着土地性质的变迁移花接木。根据法律规定:“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农民集体所有。”问题出来了,有些地方本来是农村,但一挂牌被“城市化”了(比如县改为某个市的区),于是,原属于一个虚拟的“农民集体”的土地一下子变成了“城市市区的土地”,于是,在这上面建造的任何房屋都瞬间变成了违章建筑——说你违章就违章。事实上,很多违章建筑本身就可能是合法建筑。以唐福珍夫妇的房子为例,根据公开的相关信息,该房建设于1996年,与村委会签订了相关协议,而且提交了相关补办的手续,但由于某官员因腐败案被抓,相关手续被拖延。有关部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确定其为违章建筑。这里面存在着几个问题:1)《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是自2008年1月1日起才开始施行的。2)当时不存在什么城乡规划问题,无法根据规划来证明其房屋违章,换句话说,其建筑物是合法的。3)强拆其房屋依据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是2001年才施行的!因此,一些地方认定某个建筑合法,实际上是先入为主的,即先判定你是违章,然后再找证据。 其三,“省钱”或“掠夺”动机。根据《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规定:“拆除违章建筑和超过批准期限的临时建筑,不予补偿。”有这个规定,把建筑物定性为违章建筑的冲动为何如此强烈,就无须多言了。
    另一大种类的“违章建筑”是“小房产”。中国青年报有一篇文章 《农村小产权房为何农民不能获益?》(作者 张鸣),为“小房产”打抱不平, 指出:
       小产权房之所以变成“不合法”的小产权在于,政府规定,凡是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要想转为商业性的房地产开发,必须由政府统一征用,农民自己的房基地要想盖商品房出卖,就不合法。为什么农民的土地,农民拿不到利益,或者说拿不到最大一块的利益?在这块利益蛋糕的切割中,一些地方政府拿走最大的一块,开发商拿走次等的一块,而农民和买房的消费者,分到的最少。但是这块蛋糕的主人,其实是农民。这些年给地方政府带来滚滚财源的土地财政,其实无非是在一块块吞噬农民土地的卖地钱。
    另外,尤其在江南农村,上个世纪末、本世纪初由乡村政府主导的“农村改造”运动也是造成“违法建筑”的一个原因之一。那些整齐美觀的排式楼房是在當時的鄉村政府的統一規劃指導下扩建成的。那时候在中国建设方面相关文件和政策里面,没有规定农村的国有土地上的建设不允许以农村的程序来取得,也没有说是可以这样取得手续,这是法律的一个空白。況且在上个世纪那种特定的历史环境下,法制还不完善,老百姓還沒有这种建房向政府领取相关证照的意识,不應用现在的要求和标准来衡量过去的手续办理程序上是否合法。当这些“农民集体”的土地变成了“城市市区的土地”时,在这上面建造的任何房屋都瞬间变成了“违章建筑”。
    再则,征收拆迁时对违章建筑的认定是否应受时效限制?行政机关对当事人建筑违章早就知晓,但多年不处理,不作为,一到征收拆迁时,就说人家是“违章建筑”,不予补偿,这是与诚信原则相违背的。行政处罚是两年时效:两年内未发现、未处理,就不能再处理了。打个比方,怀孕的时候不打胎,孩子生下来都那么多年了,还要把这孩子“扼杀”。
    
    四, 呼吁
    
    为此呼吁,政府应善待“原住”居民,对大多数“违法建筑”应作为历史遗留问题看待。在開發商/拆迁公司和被拆遷人即將開始利益談判的節骨眼上,地方政府拿“违章建筑“突然向被拆遷人“發難”,应视为地方政府脅迫被拆遷人向開發商利益妥協,開發商和地方政府有利益共構,应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一起同时被取缔。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驳《上海燃烧瓶对抗拆迁续:外籍华人在宅基地非法建筑》/三鞠请安
  • 要成爲一個合格的执政黨的四大基本特性/三鞠请安
  • 水滸、三國、 紅樓夢、西遊記------ 一部中國共産黨的發展史/三鞠请安
  • 歸納中囯改革開放來的三次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現象/三鞠请安
  • 三鞠请安:怎麽沒有“法”了?
  • 三鞠请安:最有特色的大陸官方八股文∶2008年09月29日的新華社社論讀后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