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給达赖喇嘛的公開信/王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達賴喇嘛尊者:
    
     您好!首先我應該先介紹一下我自己。我于1998年在新西蘭首都惠靈頓創辦了當地歷史上第一份華文彩色報紙《首都華文報》,同時出版了副刊 《假日》和辦了華語廣播電臺“首都之音”;2005年11月又創辦了當地歷史上第一份英文的亞洲事務的報紙《新西蘭亞洲》NZ Asia;2006年9月開辦在當地惠靈頓省電視臺播出的《新西蘭亞洲》NZ Asia TV的每週電視節目(英語)。我是新西蘭國會記者團成員達11年。2007年6月您來訪惠靈頓時還用蒙語向我問好,在惠靈頓機場時,也許當時就我一個亞洲人面孔的記者,您很有興趣地招呼我並與我握手,那個場面被當地英文日報的攝影師攝下,您和我握手的大照片還發表在次日該報《自治領郵報》The Dominion Post上。在您即將離開惠靈頓時,我撰寫的批評當時新西蘭總理不願意接見您的文章發表在《自治領郵報》的社論和評論的版面上,題目是:無核、貿易和達賴喇嘛。
    
     圖片:2009年12月5日 達賴喇嘛尊者在奧克蘭一家經常接待國家元首的著名酒店10樓的總統套間下榻。這是達賴喇嘛尊者在總統套房的一處會客厛與新西蘭在野黨領袖會晤時拍攝的。2003年10下旬我獲得了中國胡錦濤主席訪問新西蘭的記者証和出席克拉克主持的歡迎國宴的由新西蘭總理和她的丈夫發出的邀請。當時胡錦濤就是下榻在這家酒店的10樓。我就在這家酒店拍攝的胡錦濤與新西蘭總理的會談、參加的兩國元首舉行的記者會和與我的前配偶出席了國宴。這次達賴喇嘛睡的床應該是中共黨魁胡錦濤用過的。王寧攝影
    
給达赖喇嘛的公開信/王宁

    
     近年來我反復思考您的中間路綫政策、思考您半個世紀的,特別是這20年環繞地球的奔波和思考您一生對人類的巨大貢獻以及您的人權被迫害的歷程。一直想給您寫出我的心裏話,同時也是無情的現實對您自己、對西藏人民、乃至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那13億人在被壓迫和人權迫害的60多年來以後的今天反思出一條能夠如何向前行的道路的意見或討論。
    
受人權迫害的領袖 爭人權業績的領袖 最終要獲得什麽

    
     我在2004年6月份新西蘭的《首都華文報》上撰寫了文化大革命40周年的社論。題目是:“劉少奇還活着”副題是:“劉少奇 = 達賴喇嘛 = 六四 = 法輪功”。論點是在人權的概念下,無論劉少奇還是您,或是當今的法輪功都是被迫害者,就是在那個制度下,所有人都是被迫害者,無論是國家首腦還是大街上走的人都是喪失了人權的人。經過論據和論證以後,明顯地看出,有了好的保護人權的制度以後,上述的人和現象就不存在了。 這次馮正虎事件的當事人馮正虎先生在他的日誌上就明確寫着胡錦濤也和其他的中國人一樣是那裏的人權被迫害者。
    
     我相信,您是一位宗教領袖,是位受迫害的很大的特別的人,是一位不甘被迫害而且要為您的數百万的信徒獲得人權平等和自由運動的領袖。您的業績是這半個世紀以來您走過了遠遠超過了千山萬水,按照來過緊靠南極的國家新西蘭至少四次計算,那您至少已經馬不停蹄的跑過了地球4圈了。 您邊跑邊說,是全球人權和宗教運動領袖中的領袖,因爲這個星球上再沒有任何人可以和您的業績相比的了。結果是,您獲得了全世界人民和部分政治家的愛戴與尊敬。從您的網站上已經知道,您獲得了包括諾貝爾和平獎在内的全世界幾乎所有的人權或宗教或社會方面的獎項共84項,當今世界上還有比您獲得更多類似獎項的人嗎?; 出版了不同語言的著作或傳記性的書籍72部; 會見過幾乎所有著名國家的領導人無數的人次; 應該是全球千萬計的觀衆親自聆聽了您的教誨,超過上億的人通過電視或其它媒體聽取了您富有哲理也幽默動聽的報告或演講; 地球上全部難以計數的上千的媒體發表了千千萬萬個有關您到訪或重要事件的報道;等等。
    
     您在人類進入2009個聖誕節的時候,是不是要坐下來冷靜的想一想,你的業績是非常輝煌的! 但是您的成就,或說最後您究竟要獲得什麽呢?只是爲了那麽多的獎章和媒體的宣傳嗎?(博讯编者按:这个理解有点过于浅陋,达赖喇嘛怎么会在意奖章和宣传?0)您走過了350多個/次國家,似乎已經超過了聯合國秘書長出訪的次數。您是全球宗教領袖中出訪次數最多的一位,雖然近年您在外邊享受每晚2700美元左右的(3800新西蘭元)總統套房和國家元首式的安全保障以及禮遇,但旅途的勞頓和時差的不適都在您強大的精神下消失得無影無蹤。但我還是想要知道,您聖誕節和新年之後是不是還要繼續多走地球一圈呢?(博讯编者按:似乎出访的费用和话题无关。费用主要是安全上的考虑吧,和“享受”有什么关系呢?)
    
中間路綫行不通

    
     您的中間路綫會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實現嗎?答案很簡單:絕對不會!
    
     您1974年擬定的中間路綫的結果是漢藏互惠,後來增加了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框架下來實現西藏的高度自治。這本身就是矛盾的。中共的憲法是以堅持中國共産黨的領導為基礎和核心的一部所謂的“大法”。其憲法的序言中說:“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引下,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中共的黨章总 纲中:“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 還說:“ 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的立国之本。”
    
     如果您的高度自治是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來進行,那還叫做高度自治嗎?如果按照您的中間路綫的内容,要現在的西藏自治區黨委關閉,您或您的民主政府去管理,胡錦濤也好,死了的鄧小平也罷,或是習近平,還有那麽多已經被愚弄了的中國人民會答應嗎?那憲法還要為您的路綫來修改,其黨章也需要改動,我覺得這是類似天方夜譚的故事一般。我可以說至少70% 的在中國的居民是不會答應的,如果您不信,您是否在下次第九輪的與中共正式談判中向他們提出一項全民表決的意見。這70% 是我兩三年來給中國全國,包括新疆、西藏、内蒙古、北京、天津、華東、東北和廣東的不同年齡和北京的人打電話時自我簡單統計的。這些人中有很少那種大專以下文化背景的人和對當局有不同層度意見的人。 事實上,您當初制定的中間路綫中的漢藏互惠也不是很容易被漢人理解的,因爲您的路綫是要西藏逐漸清除那些漢人,使他們回老家。(博讯编者按:关于“清理汉人”,流亡政府有正式的解释,希望看完再提及这点。正确理解大概应该是,政府应该停止用新政手段移民吧。任何民主政治都是自由迁徙,未来中国的理想状态应该是人民有选择居住地点的自由。但如果没有政府政策上的措施,多少汉人会选择西藏高原呢?)如果按照您的這個做法,那今天的美國還會存在嗎?新西蘭的毛利人是否也應該把那麽多歐洲人和亞洲人都趕出去,因爲是爲了保護毛利文化和語言,能行得通嗎?相信有很多毛利人也會反對這種做法,因爲這是違反文明社會向前發展的規律的,有嫌種族主義的傾向。
    
     我以爲,傳統上一個民族的形成主要是由於地理和交通封閉的原因產生的。今天,聯合國的數據顯示全球有數千万到上億的人在從一個地方永久性地移居到另一個地方,臨時除去工作或學習的人就更多了,中國本身就數千万。伴隨着人們收入的提到、交通的日益便利和信息傳播的普及,從一個部落到很遠的另一個地方已經是現代人生活的一個部分,那種一個區域的同種顔色的皮膚和同模樣的人群祖祖輩輩不換地方的在那裏生息繁衍的時代已經結束了。換來的是不同模樣的人可能會具有同樣的文化、語言和價值觀。美國就是一個最典型的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卻可以有同樣的文化、語言和價值觀的社會。事實上,澳大利亞的悉尼和墨爾本、新西蘭的奧克蘭和惠靈頓、英國的倫敦等,全都是多種族生活繁衍在同一种大文化和語言下的市民。那西藏爲什麽就不會有呢?
    
     我祖上是山東人,後來闖關東使父母生在了東北,再後來由於毛的統治少數民族地區的需要,父母大學畢業時光榮地報名支援邊疆内蒙古,我又成了内蒙古人。如果在内蒙古舉行是否内蒙古和外蒙古合併成一個獨立的國家的公投的話,我肯定投贊成的票,因爲他們本來就是一家人,獨立后的大蒙古國施行政治民主和新聞言論自由的制度,當然要比現在内蒙古在轉制下好的不知多多少倍。但是,如果舉行減少漢族人的投票時,我一定要投反對票。漢人一樣也會喜歡蒙古族的文化和語言的,那要靠教育和宣傳。加大力度地多宣傳和教育人們認識和融入蒙古族文化及其語言是很必要的,而迫使漢人離開蒙古是落後和反文明的。當今文明發達的社會是多元民族文化的特點的,世界上大部分發達國家或城市都是具有這個特點的。今後,一種民族的文化的傳承不是只有這種種族的人才會,而是不同模樣的人會傳承同一种文化和語言。在非洲生下的中國人夫婦的孩子,如果這個孩子是在非洲獲得的教育和一直在非洲那裏生活和工作,那這個孩子長大后的外表看似中國人,但他絕不是中國那邊的人,他的内在文化、價值觀和語言是一個非洲人,他在非洲那裏的後代就更加是非洲人了。我認爲,用一種人种來傳承一種文化和其語言的觀念不得不伴隨着高新科技的普及和人類脫離了保守的價值觀的今天而徹底的被瓦解了。
    
     大藏區的提法是不是實際呢?是不是符合當今主流社會的要求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共當局會按照您的設想來從新將那些省份很多的地域劃分出去歸為您大西藏的版圖嗎?我問過很多的所謂民運人士,如果他們儅上了民主中國的領袖會考慮大藏區的要求嗎?沒有一個被問者回答是積極肯定的。但大多數願意通過聯邦的設想。可是軍隊還必須由國家統一控制。如果那個時候大蒙古、新疆和大西藏都實行一樣的聯邦體制和建立中央不派一兵一卒去那裏的和平區,那中央的總統實際管轄的區域就如同現在的中國的1/3或還小的版圖了,不知道那個時候哪位總統會高興如此的政治地位呢。如果您的大藏區會參照一國兩制的香港的話,那已經是太幸運的事了,但您還要中央不派一兵一卒,顯然是無法談判下去的條件或設有巨大障礙的談判前提。
    
     從新劃分大藏區的設想是非常難以實現的。由於中國沒有新聞言論自由,中共的幾十年對您的污衊誹謗式的宣傳,已經造成普通民衆對達賴喇嘛的不信任感或仇視。如果當局再用大藏區和清除漢人等要求來宣傳,那中國人普遍惠對達賴喇嘛的路綫更加的不信任,就地利與人和這兩點上看至少在中共結束其專制的統治之前是沒有任何社會市場的,只能是一廂情願。
    
西藏人民的未來

    
     西藏人民的未來是與您的路綫和具體的做法密切相關的。就是您的理念會不會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内傳播和被認同理解的過程與結果。您的理念已經被世界上除了中國以外的人們認識和理解了,但是沒有在中國發生,最終也是沒有用途的。因爲您的最終的成就是要西藏人民幸福,而不是要西藏以外或說中國之外的人幸福就夠了。
    
     中共由一個窮黨變成了也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政黨而且是殺中國人民(含西藏人民)不咋眼的統治着中國的政黨。由過去不得不在一些事情上聽命于美國等西方國家政府的要求,變成了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政客主動要看中共當局的臉色説話和行事的現狀。所以就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西方政客用您到訪的機會來玩弄政治牌。
    
     新西蘭總理在您到訪時與您的正式會晤是您5年到8年前對新西蘭的第一次和第二次的訪問。後來全是在野黨領袖與您會面,連部長都拒絕安排時間與您會面。澳大利亞5年前和今年也是同樣沒有政府部長以上的官員出來見您。事實上,即便每次這些國家的領導人與您見了面,又有什麽對於您的路綫的實現具有實際效果的呢?您心裏最清楚,那些所謂的國家領導人其實都是政客,究竟有幾個是真心為西藏的人權或說中國的人權來堅持原則出面説話的呢?又有多少這些政客與您的會面其實真正的是爲了其政治權利而不是爲了您人民的權利? 政客不為了其權利還叫政客嗎。
    
     這次您12月5日和6日的周末在新西蘭的最大城市奧克蘭訪問和舉行公衆以及信眾的演講會。那裏有新西蘭發行量最大的英文日紙新西蘭先驅報和周末特刊,這些報紙沒有刊登您在奧克蘭的任何消息,而兩年前您來新西蘭的時候周末的特刊卻在頭版上方發表了您很大的照片,内頁中還有照片和報道。這次12月6日最大的電視臺新西蘭電視一台和三台報道了您的公衆演講會,但他們都說有一千多人聼了您的演説,可是那個場子是容納一万兩千人的呀。在惠靈頓的《自治領郵報》發表了您與在野黨領袖高夫會面的照片,很少的幾行文字中還特別提到您在奧克蘭那家酒店住宿每晚是3800新西蘭元。
    
     這些年,您在世界各國與漢人座談應該是一個非常好的,具有博大胸懷的心境的創舉。但是,您出席的一些演講會或座談會的組織者和大部分的參與者都是被中共貼了國際上反華勢力的標簽的。他們大都是當代中國民主運動的領軍人物。如果用當今時髦的顔色來形容的話,我把他們的人群和理念設為綠色。他們的理念也不一樣,有的主張和中共平等的通過民主選舉的方式改變中國,代表這種思想的人群可以看作淺綠色。還有不少綠色的人堅定地高喊要用中共過去的口號“革命”來消滅中共、打倒中共。代表這些理念的人群看成爲是深綠色。
    
     我以爲,您與淺綠色的人群合作辦演講會是會得到更多中國人的認同的,因爲,民主不是一個要必須打倒誰,而是要在同一個平臺上各自表明理論和政策,由社會和選民來確定誰可以是主沉浮的人。我通過參與競選新西蘭首都惠靈頓的市長和10幾年參與採訪以及推地方和全國的大選活動,和無數次採訪國會辯論等,我理解的民主應該是平等、公開、交流、競爭、鬥爭、調和、寬容和合作等的綜合体。
    
     您與那些深綠的人的合作就會非常容易地被中共當局來利用宣傳詆毀您,不但不利于您的民主和慈悲的理念的被中國民衆理解與認識,反而會被那衆多的已經奴化了思維的人群輕易的接受為您在進行敵對中國的活動,其結果是您離那衆多的中國的普通民衆越來越遠。
    
     我相信,您的力量在於精神,不是政治。您的巨大的力量在於盡量與西藏人民走的更近。那就是需要您儘快的回到您人民的身邊。這也是您目前在十字路口上最好選擇的方向。我以爲,您完全可以採用今天馮正虎先生的思路,就如同我2008年3月30日在博訊上發表的《呼吁达赖喇嘛考虑无条件重返布达拉宫》那樣,下一次與中共的談判由您親自前往,唯一可以談的就是回家,“回家”既是談判的唯一條件,也是談判的唯一目的和結果。中間路綫留給您在印度的政府慢慢與中共談好了。 這樣會有更多的優勢,幾乎沒有可能再被中共無賴式耍弄的機會了。
    
     我想,回家囘窩囘巢是人類和動物飛禽類最最基本的需要和權利。您無條件的回家應該會很容易的為全世界首腦來關注和支持的,更會得到媒體的相應和聲援。不過,您回家后的安全問題可以提請聯合國來監督與保障。這是國際上的分析。
    
     按照中國人的本性出發,中國國内的民衆應該不是很長時間就會理解您告老還鄉的願望和情節,那要比讓他們信服您的中間路綫來的容易的多的多。同時,當局再也沒有什麽依據來誣衊誹謗您所謂的分裂了。那樣,您的無窮的精神的力量就會在您人民中時時刻刻被感召和激勵。
    
     我還是想,您回家的路也許要比馮正虎先生的還萬難。但是,您不去立即踏上回家的路,還要毫無結果的繼續周遊不算中國的地球嗎?
    
     頌大安!
    
     王寧 敬上
    
     新西蘭時間2009年12月20日星期天
    
    
     聯絡王寧先生:[email protected]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12/20)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云游四方利乐众生灵光独耀的达赖喇嘛 /陈维健
  •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 达赖喇嘛不是你的敌人 /丁一夫
  • 军售与达赖喇嘛:中美关系添变数
  •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嘉楊達傑
  • 达赖喇嘛返藏是开启中国政治大门钥匙/秦晋(图)
  • 曹长青:达赖喇嘛为何无法“回家”
  • 主權屬於达赖喇嘛,果敢是中國石油的犧牲品/草虾(图)
  • 达赖喇嘛和藏独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赵静芝
  • 严家祺:北京应当欢迎达赖喇嘛到台湾为灾民祈福
  • 达赖喇嘛访台,北京棋输一着\陈破空
  • 见到达赖喇嘛的高兴和悲哀/曹长青
  • 仲維光:达赖喇嘛的超越與「大西藏問題」探源
  • 陈破空: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 藏汉会议:达赖喇嘛的想法变了/曹长青
  • 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令中南海恐惧之极/陈破空
  • 王力雄:达赖喇嘛表示愿意和不请自来的客人组成大家庭
  • 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 评林大军之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 达赖喇嘛特使关于藏中和谈进程的声明
  • 在达赖喇嘛荣获诺贝尔和平奖二十周年庆祝活动上的发言
  • 奥巴马计划访华后会见达赖喇嘛,北京先打“预防针”
  • 中国抨击达赖喇嘛访问中印争议区
  • 藏族青年网上相册有达赖喇嘛的照片被抓
  • 西藏流亡政府回应北京当局关于“达赖喇嘛并不代表西藏人民”的宣传
  • 中国抗议达赖喇嘛访问中印有争议的地区
  • 此消息不属实:藏民被允许前往印度朝拜达赖喇嘛
  • 新闻总署确认达赖喇嘛“我的祖国西藏”(三图片)(图)
  • 西藏大批藏民和僧人近期将前往印度朝拜达赖喇嘛
  • 西藏境内藏人学者谈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 官媒高调批达赖喇嘛和海外民运,博讯文章被援引
  • 传中国容许为达赖喇嘛祝寿 藏人表疑虑
  • 西藏示威抗议多由官方批达赖喇嘛引发,应该调整政策(图)
  • 中共突然下令甘孜藏人供奉达赖喇嘛法相
  • 西藏人民离不开达赖喇嘛,藏传佛教更离不开达赖喇嘛
  • 王宁:惠灵顿庆达赖喇嘛74寿辰(图)
  • 喜玛拉雅山两边的西藏人以不同方式祝福达赖喇嘛诞辰
  • 西藏镇压加剧,强迫寺院辱骂达赖喇嘛
  • 如何在国际上更有效地打击热比娅与达赖喇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