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大法学院五教授——奉旨上书还是早老型老年痴呆/《拆迁条例》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0日 来稿)
     北大法学院的五个侠肝义胆的教授上书全国人大常委会,指称现行《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涉嫌违宪,建议尽快予以审查。想必此举极有可能让素来爱民如子的温总理再次老泪纵横,十几年的时间对于拆迁而言,实在太长了,有些媒体会说:这是一次迟来的上书。但顷刻间,老宰相的热泪就将化为苦水!因为,连升斗屁民都能看得出来,五个教授根本就是在集体放屁!
    纵观五教授上书,通篇只提了如下三个建议:一,应在征收阶段对被拆迁城市房屋给予补偿,然后再进行拆迁;二,征收、补偿的主体应为国家;三,对单位、个人的房屋完成征收之后,再颁发拆迁许可证。归纳起来,其实就是一个意思-----将昔日的补偿、拆迁同步进行改为先由政府征收、补偿再进行拆迁,而其中的征收才是重中之重。
     目前,开发商(即拆迁人)饱受社会各界所诟病,早已灰头土脸、难以为继。所以,逼得其利益相关者必须转换角色,立即从幕后登上前台。多年以来,久经拆迁之祸的城乡百姓逐渐认识到:所谓危房改造、旧城改造、修路、绿化等冠冕堂皇的名目,均无非是各级政府伙同开发商聚敛财富的借口而已。因此,不管是边补偿边拆迁还是先征收、补偿再进行拆迁,对唯有任人宰割的百姓来说,结果不会有什么太大区别! (博讯 boxun.com)

    中国大陆愈演愈烈的拆迁矛盾纠纷,表面上是由于补偿标准过低引起,其深层原因却是中共政府拒绝承认城乡居民对于宅基地的土地所有权。眼下,中共政府勉强承认乡村私房产权人的宅基地使用权,而城市私房产权人竟连这点可怜的待遇也无缘享受!有关部门无视诸多国际通用的房地产评估方法,根据他们准备给老百姓每建筑平米的钱数,闭门杜撰出一些高深莫测的计算公式,用以证明其补偿标准的科学合理性。让老百姓明知吃了大亏却有理说不清,即使去打官司也总是以败诉告终。因此,被活活气死的被拆迁人屡见不鲜,性格外向者则往往选择武力抗拒或者自焚。
    解决城乡拆迁矛盾纠纷原本不存在任何难度,只要能做到:一,政府承认城乡私房产权人宅基地的土地所有权;二,采用国际通用的房地产评估方法对被拆迁房地产进行真正的市场评估,如果被拆迁人认为有必要,可以自行选择国内外有资质的房地产评估机构,就其私有房地产价值进行评估;三,按照评估出的实际市场价格进行补偿。如此一来,相信无论涉及公共利益还是商业开发,绝大部分拆迁问题都可迎刃而解,从而确保全社会的和谐稳定。
    然而,北大象牙塔里的五大教授给病入膏肓的城市拆迁运动开出的却是一剂治标的猛药。由政府对被拆迁私有房屋先行予以征收,固然可以籍政府的行政强制力,从拆迁之初就将老百姓压制住,即便最后实施强拆,也可彻底杜绝老百姓的诉讼和上访。但这种‘霸王硬上弓’式的做法,虽然理顺了所谓的法律关系,其结果必然将进一步加剧官民之间的严重对立,火山总有一天会大爆发。
    出口下降、产能过剩、物价和失业率居高不下••••••,政府站出来主导拆迁也在情理之中。因此,公众对五个教授的建议似乎大可不必过于期许或质疑,奉旨上书肯定是要说些言不由衷的屁话。但倘若教授们的确是出于一腔忧国忧民的至诚,自发地向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言献策的话,我到要强烈建议他们几位,立即就近向早已名满天下的孙东东前辈申请精神鉴定,看看到底是偏执型精神障碍还是早老型老年痴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务院为废止拆迁条例酝酿两年 新条例的难产 /于明
  • 新京报:暂停拆迁条例,避免拆掉人心
  • 天津四百被强拆居民请愿废除拆迁条例
  • 天津市高法门前数百人聚集抗议拆迁条例
  • 专家解读拆迁条例:被拆迁人或有选择余地(图)
  • 新《拆迁条例》为何难产?
  • 国务院研讨拆迁条例 先补偿后拆迁有望写进条例
  • 国务院为废止《拆迁条例》做准备(图)
  • 专家称拆迁领域固定利益格局致新拆迁条例难出台
  • 拆迁条例的问题真能得到解决
  • 北大学者披露国务院研讨会聚焦拆迁条例六大问题
  • 建言审查拆迁条例学者:防止政府与开发商合谋
  • 鲜血换来曙光 国务院邀学者研讨拆迁条例
  • 北京大学5学者上书全国人大 建议修改拆迁条例
  • 拆迁冲突集中爆发 国务院欲修改《拆迁条例》
  • 中国现行《拆迁条例》遭违宪质疑
  • 北大法学院5学者上书全国人大建议审查拆迁条例
  • 成都唐福珍自焚撼动中南海:拟修改《拆迁条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