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庆打黑门以热闹律师门收场/浦志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20日 转载)
     康达所律师李庄“捞人”失手,在政治正确的打黑运动中“偷鸡”,连累律师界从短道速滑变成高山滑雪,“美誉度”直逼中国足球。这就迫使北京律协从荣耻观高度,支持渝方查处行为,继之以谨慎表达维权美意,为此特遣资深刑辩律师衔命探营。组合拳出手,总算娘家人有了“维护”会员“合法权益”的意向。但律协只能先查事实——侦查阶段还不能放手查,赤膊上阵违法的事,把资深刑辩律师全打死,他们也不会做。“舍命陪君子”不是专业律师的套路,组织上更没这份义务。所以我相信,“捞出”李庄可能性微乎其微——对取证程序合法性,李庄早在落马前就质疑过了,他用这招儿没能“捞”龚,后人照方抓药,估计也 “救”他不下。
    
     据《中国青年报》接二连三的独家报道,李庄似乎触犯了刑法第306条。倘若报道所言属实,他自然罪有应得,好在律协已声称一经查实将取消其执业资格。或许,轰轰烈烈的“打黑门”,将以热热闹闹的“律师门”收场。好比搂草打着了兔子,渝警在打黑除恶的关头,还赠北京律师队伍一份免费的“保洁”。想当年牛群冯巩搭帮开过家点子公司,受托给蛋糕厂出个起死回生的点子,不期然救活了隔壁一家濒临倒闭的蜡烛厂——可惜蛋糕厂终究关了张。假如打黑终将无大成就,有了李庄的折戟沉沙,我们就只能说虽然脱靶,但枪手毕竟顺手把邻居家房顶揭去几片瓦,也算不虚此行“打哪儿指哪儿”。 (博讯 boxun.com)

    
     李庄组建的“跨区域打捞队”,番号几何不得而知,但业内有“打捞”现象,却天地你我皆知。从上到下二十年来,大小“打捞队”不在少数,蔚为大观的也非寥寥。近水楼台先得月,江山代有才人出,“打捞队”各领风骚不几年,是因为雇主现实得很,看中的是你老子的影响,没人罩着你再资深也未必有执行力。谓予不信,等老子到点儿下台,越资深可能越惨淡——花天价找来律师,自会有人看中你身怀的绝技,但多大比例仅仅看中这些,你和他之外还有天知道。说句公道话,不见兔子不撒鹰是精明,逮着兔子不舍得撒鹰,就近乎无赖了。初级阶段各行各业没规矩,草创时期那种没本儿的生意积习难改,时迁儿们妙手空空的英雄本色,没有前途。
    
     问题是“有奶便是娘”和“好死不如赖活着”,也是江湖好汉的座右铭。把谁放在龚的角度,保命都是压倒一切的目标。悠悠万事唯此为大,请律师为了活命,掀资深刑辩律师的屁帘儿,多半也是为了保命。“青山依旧在”度过这一劫,保外减刑“值得期待”,才谈得上“不怕没柴烧”,否则上天入地贴墙上,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可二十年后还是不是一条好汉,没人打得了包票。叫我来猜,不翻出能免死底牌,让人铤而走险没说服力——跟命悬一线的人谈,谁能开出比这更诱人的价码?!李庄拿“我代理的不会死”说山,龚爆李庄的“点”,估计条件,不可能低到哪儿去。
    
     但能踩住高人垫脚,跟资深刑辩律师换位,这叫魔高一丈棋高几筹。找那真能拍板的,就赌一张不扯三局两胜的闲淡,要庄家够横要玩家够狠,要开弓没有回头箭。卷入牌局当当看客,加小心都可能成了筹码,非要下场试试手气,那是倒霉催的。在龚而言,若李庄“伎俩”得逞,证据或将被推翻排除,有望免死但未必笃定—— “勾者十六七,留者十三四”,这回不是斩监候赶上秋审,他输不起。得知道印把子攥谁手里,知道李庄没抓着那张免死牌!就算侥幸免死,律师不光在功劳簿上喜孜孜续写新篇,“事成后”那两三千万的“鹰”,还是要撒出去的。若李庄行径败露,只需确保他败在自己出首,则免死目标依旧可能达成,鹰都能借机免撒。是以这局,龚或可大胜,律师则完败到一塌糊涂。律师卖起大力丸来,拍的大多是法官的后背,假如法官说了不算,委托人又当如何呢?
     敲打律师让他们知道收敛,是为政者该有的预期。天下苦秦久矣,黑恶千夫所指,重庆吏治伸手不见五指,铁腕打黑如此令人雀跃,比“唱红”来劲也更让人陶醉。但如此的运动打黑,专案侦办、隐秘羁押、代号匿名、阻挠会见和阅卷,乃至乌小青蹊跷自杀,已令其正当性和效率倍受质疑。律师拿人钱财,找程序岔子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胜其烦清理之中。中青报过于及时的报道,大段直接引语除非出自面壁——小郑声称看了卷宗,说明李庄在看守所在夜总会与人沟通细节,早已被一览无余——看个卷律师都难,你就有这么大的面子?只可惜,为惩治无良律师不惜牺牲程序正义,甚至打闷棍下蒙汗药,想来韦小宝也不过如此!苦于监听所得难以端出,“反戈一击”才成了回春妙手。渝方这局,只算惨胜。
    
     但龚对律师的揭发,使律师对当事人的信赖,突然间溃不成军,“这样子嗷!”打黑案中被告人,很难指望律师傻卖力气。好比前方出了交通事故,后来者每人一脚 “点刹”,车速会立即降下来。律师“点刹”过后,终于看明白了,有无金刚钻儿,揽活儿都得掂量,你得知己知彼,知道能吃几碗干饭:这里“够黑”不假,“钱多”也靠谱儿,但“人傻”可未必,“速来”与否,那得一慢二看三通过。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小心行得万里船,这样才稳当。如此则所有的辩护,都该是走走过场。
    
     李庄出事不冤,八字归纳四条儿错仨,你不是人家对手,甚至不是龚的对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夏霖:重庆涉黑案公然侵蚀律师辩护权利
  • 张辉:重庆律师造假门事件究竟谁之错
  • 重庆打黑进入新阶段
  • 重庆打黑英雄,后台竟是李鹏?/姜维平
  • 汪洋何以下重庆,五味杂陈谁人知?/姜维平
  • 薄熙来风头一时无两四川臣服重庆
  • 重庆副县长受贿51万/邬锦晖
  • 吴酩:楼市需要重庆式的“打黑”
  • 北京人对重庆“打黑”的议论/张波
  • 惊爆薄熙来重庆打黑内幕:出动国安杀手秘密抓捕对手
  • 重庆检方应慎用“黑社会”罪名
  • 重庆打黑本身就是政治运动
  • 孙金栋: 中央无力打黑 重庆打黑褒贬不一
  • 魏风先: 重庆打黑震坏了党?
  • 薄熙来重庆打黑的人权担忧
  • 重庆打黑除恶有感
  • 重庆要及时追挖腐败/姜泓冰
  • 薄熙来重庆打黑的政治目的
  • 侃侃重庆审黑庭上黎强的“雷人”语录
  • 华蕾蕾:重庆到底黑不黑?
  • 重庆市民反对巴斯夫建厂计划
  • 重庆原派出所长岳村法庭上陈述变身黑老大始末(图)
  • 重庆打黑引发太子党内部矛盾传闻
  • 重庆市粮食系统被失业职工集体维权
  •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称王鸿举同志还将继续工作
  • 重庆打黑风暴,律师记者难脱权斗漩涡
  • 重庆开审岳村40人涉黑团伙案
  • 最高检官员回应重庆涉黑法官乌小青监舍内自杀案
  • 北京律师协会五人小组赶赴重庆了解李庄涉罪情况
  • 北京律师称重庆涉黑疑犯律师被捕可能内有隐情
  • 高检回应重庆法官乌小青在看守所内自杀案
  • 重庆逮捕黑社会辩护律师 专家认为可能是冤案
  • 重庆警方披露“律师造假门”内幕(图)
  • 重庆立法醉酒伤亡算工伤深圳为醉死公安申报烈士
  • 张清扬:另一种声音说重庆“律师造假门”(图)
  • 重庆打黑惊曝“律师造假门” 近20人被捕
  • 重庆公安《群体事件处置手册》内部教材曝光引关注
  • 北京律师被捕:为重庆涉黑案辩护伪造证据
  • 重庆江津法院公然剥夺况欣荣被辩护权 律师依法检举/梁小军
  • 请查查重庆市政府公布的各类“政绩”数字的真伪
  • 重庆冤民向中央巡视组举报“干部大走访”弄虚作假
  • “知青”情结带给我的厄运人生/重庆刘玉
  • 重庆上空的乌云
  • 谴责重庆师范大学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侵害我个人自由的做法!/启靖(图)
  • 强烈谴责重庆国保介入我的感情生活!!/启靖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重庆真实版“黑社会”性质暴行(图)
  • 且看重庆高官如此“抗旱”
  • 重庆警察绑架无辜者,洗劫百姓家园
  •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 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黄波的三大功劳
  • 重庆台商投訴:严历督促司法不公問題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井喷:我是重庆开县人,我有话要说
  • 重庆“中巴车”同犯罪分子勾结,交警实际上是车主
  • 中国法官的耻辱——评重庆高院第57号裁定书
  • 重庆发生惨剧 压死9名学生 每人仅获赔8千元
  • 重庆发生野蛮执法事件 孕妇肚子被撞下身出血
  • 重庆巫溪:野蛮执法致人间惨剧 汽车坠崖1死1伤
  • 重庆一名村民被公安毒打致死
  • 否认调戏女老板 重庆派出所长称只是拉了衣服
  • 找三陪未果 重庆一派出所所长当众扒女老板衣服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捡废铁惹恼保安 重庆一男子被活活撵入嘉陵江:警察寞然视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