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党的面子与冯正虎先生的撤退战略/ 芦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6日 来稿)
    
    海外民运早成了一种职业。干这行的人当然要显示出敬业精神来,最怕的就是国内太平无事,令他们贻尸位素餐之讥。最好的就是国内源源不断不断地涌现出高智晟、杨佳那种“我们的英雄”来,以彰显“职业革命家”们的业绩。
     (博讯 boxun.com)

    老实说,我最怕的就是一桩人道主义救援活动被他们掺合进来,弄成了政治斗争,彻底变质走味,反而失去了解决希望。2004年间,丁子霖教授被拘留,网人安田发起写公开信营救,我本来签了名,但那事却被民运人士迅即接管了,让我说不出地恶心,更担心倒共政客们的卷入反而连累丁教授。但我既已同意签名,便再也无法撤回。幸亏丁教授很快就被释放了,免去了我的良心负担。
    
    后来蒋彦永大夫上书被捕,政客们又发起公开信营救。我鉴于前车,当即写了份《恭请政客们退出人道主义救援活动》。无奈人家根本不理。过后我想想也是:我岂能剥夺人家显示业务成绩的机会?坏人衣饭,如杀人父母,人家既然干上了这行,总得活下去吧?
    
    2003年间,因刘荻被公安非法拘留事,海外民运人士与国内异议人士一道,在网上发布了《愿陪刘荻坐牢》的公开信,领衔签名的好像就是胡平先生,此外还有高寒、茉莉等人。此后不久,在该公开信上签名的国内网人杜导斌果然被抓进去了。我悲愤万分,遂写出《营救刘荻、杜导斌的有效方案》,建议那些在公开信上签名的海外“民主”、“人权”大腕秀星们纠集上一夥记者,约齐于某日飞回中国,同时在机场闯关,要求当局把自己关押起来,以实现“陪刘荻坐牢”的誓言。在那文章中,我向秀星们保证,此举绝对无惊无险,绝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安全,盖中共绝不敢不顾全世界舆论把他们一网打尽,只会拒绝他们入境。如此一来即能吸引世界舆论对刘荻案的注意,造成他们难以承受的压力,促成刘荻的释放。
    
    这建议贴到了《万维》、《博讯》、《海纳百川》等网站,秀星们绝无看不见之理。事实上,参与签名的民主秀星们有好几个就日日在海川出没,然而老芦贴出那帖子来后,除了遭到他们的粉丝的无量侮辱之外,正主竟然无一人敢出来搭腔,遑论接受我那建议,同意集体回国闯关,以此向我党施压。勿过,the silence is deafening,秀星们不敢回答,响亮地宣告了他们“愿陪刘荻坐牢”乃是在天下人面前发假誓。在那假誓把国内人士骗进了大牢之后,他们仍能庄敬自强,处变不惊,“拔一毛以援已溺,不为也”!
    
    近日,胡平《孤胆英雄冯正虎》一文中“至于冯正虎本人,早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他说过坚持一年两年没问题”一语,心中颇不是滋味的原因。窃以为,在这种时候披露此类信息,实在有失厚道。或许我这人心理阴暗,不过那话怎么看怎么像提醒冯先生他作过的承诺。胡先生纵无断了冯先生退路之心,起码也会给人家带来不必要的心理压力。
    
    这段话就更不像话了: “很明显,这事越拖下去越对中国政府不利。假如拖到明年三月都不解决,到那时举行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会议, 温家宝总理出面举行记者招待会,如果再有记者问到冯正虎事件,温家宝还能象秦刚那样打太极拳,说什么‘有关部门正在根据有关规定处理有关问题’,叫人家去 ‘向相关主管部门询问’吗?如此说来,我们有理由对冯正虎事件抱一种谨慎的乐观态度。”
    
    这分明是为冯先生制定战略规划,要他坚持到明年三月去,以求得事件圆满解决。请问胡先生哪来的这种规划他人人生的权利?难道为了实现您那“谨慎的乐观”,冯先生就得在长椅上熬到明年三月间,好等不识趣的记者去向温家宝问那问题?如果没人询问,或是温家宝顾左右而言他,难道冯先生就只能再熬下去,熬满你给人家指定的“一年两年”不成?
    
    在《博讯》最近播发的专访中,冯先生似已微露撤退之意。我个人觉得,冯先生是撤是守,完全是他的个人决定。旁人可以同情,可以声援,可以资助,可以抨击政府,可以劝告敦促政府放弃这种野蛮做法。但任何一个有点责任伦理观念的人,都既不可以劝守,亦不可劝撤,更不可代人家预定坚守日程。胡先生若想获得“谨慎的乐观”成果,不妨亲力亲为,也去闯一回关,也让国安边防人员暴力绑架出境,再在纽约机场入境处坚持下来,那就爱坚持多久都随他的意。
    
    据《博讯》的专访,冯先生向采访人王宁表示:“聖誕節要在這裡過,元旦還未定。” 他還說:“如果我要進入日本,就是決定再次進攻了。”“拿着機票再次回國回家,而且這次要取消所有的簽證。”如果冯先生有撤退考虑,我觉得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撤退战略。如所周知,我党的面子大于天。如今冯先生已经引起了舆论注意,又是滞留在东京机场。我党即使因我的哼哼教诲发现此事干得太蠢,那也碍于面子无法下台,不可能主动采取措施去请冯先生回国。如果我党狗急跳墙,真如胡先生打听到的那样“据说当局已经向冯正虎的家人施加压力,甚至有国安部的人提出假装游客给冯正虎送吃的机会,让他得病抢救而自动离开机场。”那就得不偿失了。维权当然重要,但犯不上把自己的性命贴进去。
    
    以上所说,当然只是个人想法,目的是为了打破这僵局,找到一条让我党不失面子让步的途径,仅供冯先生参考,绝无为冯先生规划人生的狂妄与僭越。至于最后到底是撤是守,当然取决于冯先生的自由决定。我只想跟冯先生说,无论您是守是撤,至今为止,您干的一切已经足够了。作为一个同样可能终生无法归国的独立知识分子,我感激你的维权努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暴力革命的先声/芦笛
  • 芦笛:“满遗”说新疆/胡平推荐
  • 芦笛:明年是个“中国骚乱年”
  • 芦笛: 驳《〈零八宪章〉是在呼吁修宪还是制宪?》
  • 芦笛: 李提摩太笔下的孙文
  • 芦笛:王希哲与杨佳
  • 芦笛:瓮安事件引出的一点绝望感想
  • 芦笛:儒学竟然成了文盲渊薮──从于丹教授闹的笑话说起
  • 此文很值得赏析一番----万润南转贴芦笛的文章/邓嗣源
  • 芦笛:北京为何妖魔化西藏流亡政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