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身陷盛世文字狱的刘晓波/刘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刘晓波被关压已一年,近日已移送司法进入审判程序。不管再乐观的估计,刘晓波都已不可能免于判刑,不可能不系狱。既然敢于贸然将他抓捕,非法将他关了一年;既然敢于无视世界舆论、国际人权监督;既然不顾各界人士的呼吁,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内西方政要的忠告,那就是说当局已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条道走到黑了。 (博讯 boxun.com)

    
    这是号称盛世的朗朗乾坤里赤裸裸的文字狱。刘晓波一介书生,手无寸铁。他只是在海内外媒体上写写文章,表述自己的观点,批评一下现实社会。这是作为现代社会每一个公民应有之权利。他参与起草了《零八宪章》,但这宪章只是一种建言,表达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一种理想,也是有良知的中国知识分子一份拳拳赤子之心。充其量相当于古时的一份奏疏,统治者纳不纳谏是一回事。
    归根结底,《零八宪章》只是一篇文字的东西。内容既无煽动造反,里面也无刀兵火药味。《零八宪章》的内容实质就是希望当局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建立一个宪政民主的政体,也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探讨方案。作为当权者,对这样的建言,你们可以听或者不听,从或者不从。如果认为这是错误的思想,还可以拿来公开讨论,甚至可以在媒体上批驳他们的观点。不是说真理越辩越明吗?但这样一篇温和、理性的建言,竟然为当权者所不容,将刘晓波抓捕治罪。
    中国政府早就强调要以法治国。那么就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刘晓波究竟犯了那一家罪?
    
    根据1948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
    “人人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体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
    中国政府参与起草并正式签署了这一宣言。
    另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之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显然,刘晓波的行为均未违反《世界人权宣言》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有关条款,他的写作和思想活动受法律保障,因而他是无罪的。除非这些《宣言》、《宪法》是废纸一张,或是一堆垃圾。
    他所谓的罪,就是思想罪。他系的就是文字狱。这是一种古老的、野蛮的、与时代格格不入的、违背人道文明的、荒唐糊涂的罪名。
    旧时的中国社会有文字狱传统。古往今来,出现过大量残酷的文字狱。远至数千年前,近至文化大革命,无数的人因文字、言论、思想而入罪,甚至是牵强附会、似是而非或想当然的被杀头灭族。这样的事例已不须赘举,这与奴隶、陪葬、缠足、太监一样,是残忍的陋习,令人深恶痛绝,为现代人类文明社会所不齿、不容。
    
    时光已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社会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包括人们观念的变化。经济更是快速发展。现在的中国,经济、军事、科学技术都堪称世界强国。但是中国政府还是继承了思想罪和文字狱这一残忍的陋习。尽管程度上没有以前严重。
    
    我理解中国领导人想维持社会稳定的用心。但就是不明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拥有敢于与美国叫板的军事力量的国家,怎么会害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难道我们的政权真的如此脆弱,经不起一点文字、思想的“颠覆”?连古人都知道“烟灰未灭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真正能造反,对政权有威胁的,不是读书人。现阶段来说,对政权和社会稳定最大威胁的乃是不受监控的权力,是贪污腐败和社会不公。不解决这些问题,靠抓一两个知识分子是没有用的。恰恰相反,要解决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的稳定就要广纳建言,善待这些敢言的知识分子,尽快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本身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温家宝总理更是诗书满腹的文人。他们不会不明白历史趋势及世界潮流,他们也都在不同场合谈论过民主、自由并肯定过普世价值。他们提出的和谐社会理念与这些价值并不相悖。但搞文字狱却是完全背离了这些价值理念的。这只能说是一种口是心非。
    
    我们知道,就是在腐朽没落的晚清,康有为、梁启超这些建言宪政的文人学者都没有被抓捕入罪。后来残杀六君子、通辑康梁则是因为变法失败,慈禧搞了宫廷政变。民国时谈宪政的人就多了。但真正因建言宪政入罪的,不知谁能举例出来?难道历史前进了一百多年,谈宪政反而有罪了?
    
    当然中国如今因思想、言论罹罪的远不止刘晓波一人。而刘晓波先生是最有风骨的一个知识分子。他有大量的机会可以留在国外,作一个自由人。他数次系狱,也明知随时会再次入狱,但他为了国家民族情愿选择坐牢。这是圣哲的风范。任何攻击他的人在人格上与他都无法相比。
    
    我认为,只要文字狱、思想罪一天不废除,中国就还不是一个具有现代文明的社会。如果民众和知识分子一天没有真正的思想和言论自由,中国就不能称之为盛世。一个仍有文字狱和思想罪的国家,她的价值就难于被世人认可,因为她缺乏作为一个现代强国的文明秩序和精神灵魂。
    
    但愿刘晓波先生是最后一个因文字系狱的文人。而现在看来,这只是一种梦想。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放:历史让人无话可说
  • 刘放:西方文明即将毁灭--并非虚构的故事
  • 刘放: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
  • 1968--2008,人性的反思/刘放
  • 刘放:第三只眼睛看西藏
  • 台湾的最终出路--寄语马英九先生/刘放
  • 文革离我们到底有多远/刘放
  • 命若琴弦--60年代饥荒死亡仍在继续/刘放
  • 当统治者这只猛兽被关进笼子/刘放
  • 刘放:台海间是否真的必有一战?
  • 我家的抗日老兵/刘放
  • 达赖喇嘛,一个坚忍的流亡者/刘放
  • 新年感怀:大国崛起与没落,如何走出历史轮回/刘放
  • 红太阳的殒落--毛泽东逝世30周年/刘放
  • “六·四”20周年,满腔热血一地鸡毛/刘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