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何只看蜗居的色情而忽视现实/王志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12日 转载)
    来源:红网
    作者:王志顺
     (博讯 boxun.com)

    12月9日,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制片委员会2009年度大会在北京建银大厦召开。广电总局电视剧司管理司司长李京盛表示某些电视剧价值导向错误,直批引起广泛讨论的《蜗居》“有很大的负面社会影响,靠性,靠荤段子,靠官场腐败,靠炒作来吸引眼球。”并表示明年广电总局将狠抓电视剧的娱乐性、思想性及教育意义的统一。(《中国新闻网》12月11日)
    
    且不说李大官员如此批评电视剧《蜗居》,明显的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是舍本逐末,不顾大多数观众的的真实心理感受和不相信他们的鉴别能力。这样武断地否决一部现实剧,只会吊起或吊足还未来得及观看的观众胃口,从而进一步加剧“负面的社会影响”。就说《蜗居》原著对性的描写吧,据看过这部小说的人称:“书中有的对话情节比电视剧更露骨。”比如书中写海藻和宋秘书第一次肌肤之亲,书中写道:“宋思明果敢地将海藻的胸衣推上去,一面狂热地亲吻海藻,一面用手指在海藻小巧玲珑的乳尖上来回拨动。海藻彻底瘫软了。”再比如书中写海藻和宋秘书的闺中密语。海藻主动亲亲宋思明说:“我让它敬礼,它就敬礼,我让它转圈圈,它就转圈圈。哦!不够长。”而原著作者六六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也笑称:“书比电视剧淫荡100倍,电视剧并不能很好地传达我淫荡的精髓。”(《东南快报》11月20日)
    
    而来自出版界的信息披露,随着电视剧《蜗居》热播,原著《蜗居》更是供不应求,仅长江文艺出版社近一个月内就多次加印,加印数量超过10万册。(《法制晚报》12月7日)如果有兴趣的读者对电视剧热播前和其他出版社出版发行这部小说的数量作个统计的话,一定是个天文数字。
    
    我的问题是,既然电视剧《蜗居》的热播“有很大的负面社会影响”,广电总局欲封杀之而后快,那么,同样道理,作为对出版物负有监管之责的新闻出版总署亦不应对《蜗居》原著的一版一再版“网开一面”,至少要求出版社在再版时删去有关性、荤段子和官场腐败的描写才是。可事实上,至今我们也未见新闻出版总署任何官员站出来“发话”,倒是广电总局不甘寂寞,一会儿是招回《蜗居》重审,一会儿又是下令电视台停播,现在则是直批《蜗居》“有很大的负面社会影响”,真不知是新闻出版总署有关官员能力素质不及广电总局有关官员呢?还是说广电总局居安思危意识比新闻出版总署强?不知是动态的电视比静态的文字对社会构成的威胁更大?抑或是电视剧《蜗居》触动了广电总局有关官员哪根敏感的神经?
    
    其实,看过电视剧《蜗居》的观众都知道,此剧之所以广受欢迎,主要在于剧情是在讲一对都市的白领阶级夫妻,拼命赚钱却始终买不了房子,切中了许多市井小民的心声,从中揭露了房奴、官员包二奶以及官商勾结的现实问题。要说“有很大的负面社会影响”,也是社会现实本身造成的,作为电视剧不过是对残酷的现实生活进行艺术的再现罢了。至于说“靠性,靠荤段子,靠官场腐败,靠炒作来吸引眼球”,恐怕主要是电视剧审查机制和审片人思想顷向出了问题,君可闻:一些电视台审片人一上来就问:“戏里有没有女的,有没有男男女女的事,如果没有,就要靠边站”,早就不是什么行业秘密了吗? (博讯记者:鲍伯)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蜗居》的官场、性和腐败
  • 《蜗居》被禁的真正原因是怕要出大乱子
  • 《蜗居》:成也“房事”,败也“房事”
  • 《蜗居》背后:那些 可怜又可恨的房奴
  • 《蜗居》,当代《白毛女》
  • 房奴生活 《蜗居》镜头对准了大城市中不光鲜的一面
  • 《蜗居》遭广电封杀
  • 蜗居蚁族的现实让中国今日难称富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