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于浩成:专政必亡,宪政必兴——纪念《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6日 转载)
    于浩成更多文章请看于浩成专栏
    
     作者:于浩成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纪念《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征文
    
    
    去年今日,2008年12月9日,北京上空宛如晴天霹雳一声巨响,《零八宪章》,一个堪称近二十年来最为重要的公民权利宣言,横空出世。一个的新宪政运动开始了,《零八宪章》在互联网上发布,立即得到国人广泛而热烈的响应,签署者由最初的303人,很快成倍增加,至今已经超过万人,遍及全国各省区,港澳台以及海外华侨和流亡人士。既有少数知识精英,也有广大普通民众。
    
    《零八宪章》在中共当局对一切异议严密封锁中破网而出,是他们震惊和惶恐,一方面放话说,高层对《零八宪章》定性为民运策划的反动纲领,目的是推翻现政权,另一方面他们关押主要起草人之一刘晓波,并由警方出面,对首批签署者303人,每一个人都进行传讯、盘问,加以威胁警告。但这一切都未能达到将其扼杀的目的,反而造成进一步的宣传和传播。《零八宪章》在互联网上继续传播,签署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没有一个人因为当局压力,而声明退出,取消签名。
    
    今年三月,刘晓波为代表的签署者群体获得捷克人权奖,签署人代表崔卫平、徐友渔、莫少平赴捷克领奖,受到捷克“77宪章运动”领导人、前总统哈维尔的接见。哈维尔在美国大报上发表讲话,对《零八宪章》高度赞扬并预祝取得胜利。今年七月,美国旧金山的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将本年度的杰出民主人士奖授给《零八宪章》全体签署人。《零八宪章》在国内外的影响日益扩大,这一场声势浩大的新宪政运动正方兴未艾,势不可挡奋勇向前。
    
    最近几年来,在媒体和网络上也曾有多次征集签名的活动,但这一些大都是昙花一现,热闹一时,影响不大,未能像《零八宪章》这样一直持续下来,历久不衰。其原因何在呢,我以为一是由于签名大都针对个案,一时一事发表意见,而《零八宪章》乃是就国是发表政见,并提出一整套民主宪政的纲领;二是由于其问世恰逢一个关键时刻,适合国人的需要,它的破空而出,正如大旱之年,天降甘霖。
    
    《零八宪章》不早不晚恰好在2008年底破土而出,绝非偶然,因为从近处谈,2009年乃是八九民运被血腥镇压的二十周年。官方主导的所谓改革开放的“三十周年”,以及中共建政六十周年;从远处谈还是“五四运动”九十周年,中国立宪一百周年。这一些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事件给人启示和反思,引发人们思考“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特别是不少有识之士早就对官方大肆吹嘘和欢庆的改革开放的“三十周年伟大胜利”十分怀疑和不满了。余世存、陈永苗、王俊秀等在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的《改革之死》、《中国改革的末路》,早已宣判了改革死刑,他们揭开了官方改革的骗局,让中国人民付出极大代价,送走了文革的极大浩劫,又迎来权贵资本主义(官方称之为有特色的社会主义)新一场浩劫。宣判改革死刑思潮的兴起,是《零八宪章》出台的民间最大背景。改革死了,民间就要发出自己应该有的政治宣言,这就是《零八宪章》。否则“中国向何处去” 的问题,就欠一个符合当前形势的回答。其实早在2003年起,人们对官方改革话语烦透了,几乎不提起,取而代之的是公民维权运动,被称之为近二十年最为重要的公民权利宣言,乘势而生。有人讲到《零八宪章》与公民维权运动的关系,将二者比喻成“维权之脚与宪政之脑”,对二者关系作了生动阐释。
    
    《零八宪章》发布一年来,中共做了敌对定性,并对签署人进行政治迫害,还由一些狗头御用学者在媒体上著文攻击,这一些狗头大都将普世价值作为靶子,很少公开指责《零八宪章》。这大概出于恐惧心理,担心这样做的效果,反而会为《零八宪章》扩大宣传。在签署人和支持者对《零八宪章》文本讨论当中,意见分歧并不冲突。这一情况表明中国应走上民主宪政之路,大多数人有普遍共识。有人把《零八宪章》称为“最大公约数”,很好的说明了《零八宪章》凝聚共识这一特点。但也有人认为《零八宪章》乃是老生常谈,理论色彩不强,深度不够,岂不知这正好是《零八宪章》作为政治宣言的优点,而非缺点。正如潘恩的《常识》在美国革命大业中的作用,是不容低估的。
    
    真正的意见分歧在于《零八宪章》的第十八条联邦制问题,不但中共当局有意将联邦制度的提出,当做罪行,在政治学者中也有不同看法。对联邦制持异议的人,并不了解,在前西方诸大国实行联邦制乃是宪政题中应有之义。宪政主义主要原则之一,就是分权制衡。在国家结构中横向方面,是三权分立,横向则是上下分权的联邦制。我国从秦汉以来,一直实行中央集权制度,到民国初年曾有联省自治,有的省还曾自制省宪。
    
    联邦制原本是中共自己的主张。毛泽东于1945年10月在中共七大的政治报告(即《论联合政府》)中曾主张联邦制,“中国境内各民族应根据自愿与民主原则组织中华民主共和国联邦,并在这个联邦的基础上组织联邦政府。”“允许各少数民族有民族自决权及在自愿原则下和汉族联合建立联邦的权利”。直到1949年10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中也还宣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有平等自治及自由加入中国联邦的权利。但在1949年建政后出版的《毛选》中,这一些文字均被删除。由此可见,实行联邦制不过是回应中共自己有过的主张,何以成为与现行制度敌对的罪行呢。
    
    还应指出,《零八宪章》中提出联邦制,对和平统一台湾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因为“一国两制”将台湾贬为地方,以至于遭到他万同胞的反对。以联邦制来实现中国统一,将是最为可取的方案,也是实现宪政中国的便捷路径,其政治重要性显而易见。
    
    一年来的事实充分说明,以《零八宪章》命名的这场新宪政运动,已经开了一个好头。我们坚持不懈地推动下去,必定会取得最后胜利。最近读到部分签署人在《零八宪章》论坛上提出的七项倡议,我表示完全赞同。有意思的是,当我们纪念《零八宪章》的日子里,恰逢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纪念活动,《零八宪章》签署人江棋生说得好,众推墙才倒。我们更加充满信心,坚信在中华大地上:专政必亡,宪政必兴!
    
    2009年12月2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于浩成:巴东侠女赞
  • 于浩成:我为什么签名公开信《奴才不会“成龙”》
  • 于浩成:读报杂感(七绝四首)
  • 于浩成:盛世危言,恍若昨日—纪念李慎之去世五周年
  • 于浩成:觉醒与回归—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艰辛之路
  • 于浩成:致严家祺
  • 于浩成:病中悼杨佳斥枉法
  • 著名法学家于浩成建议:杨佳案件应该暂缓中止
  • 于浩成:杨佳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