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权力之恶/张民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十.一庆典刚过,重庆打黑又兴师,反腐败又来腐败案;接着深圳市竟出了个《关于依法处理非正常上访行为的通知》之法,界定了14种“非正常上访”,要对到“一海两门”(中南海、天安门和新华门)、市委等政府机关上访、打横幅、喊口号、静坐等“非正常上访”者轻者重罚,重者刑拘;直到最近的鹤岗矿难,罹难108人;成都女子唐福珍抗暴力强拆自焚身亡,怵目惊心。如此社会矛盾日出,越来越难觅“和谐”之境,为何?
    
     敝人认为这一切都是权力在背后作恶:黑社会官商勾结,腐败份子以权谋私;深圳政府部门无视宪法法律,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出笼恶法;国有煤矿只为经济,罔顾矿工生命,生产血煤;成都政府部门为政绩与民争利,搞暴力拆迁,漠视人的生命……它们不正是靠一个“权力”吗? (博讯 boxun.com)

    
    西方人说:所有的权力都易腐化,绝对的权力则绝对地会腐化。权力是社会一切罪恶的根源。
    
    中国人讲面子,曰人性本善;西方人较直言,说人性是恶。
    
    早在中世纪(1215年)英国人就知道限制权力,《大宪章》中重要的三条:一是王的权力要受一定的限制;二是王不能随便剥夺和侵占贵族的利益,即私人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三是王昏庸无道,人民可以有权起来将其推翻。这三条,后来都写进了美国的宪法。
    
    中国人讲“道德”,靠“明君”,靠人治,搞了几千年,可惜,一次次血流成河,明君不多,暴君、庸君倒不少。
    
    经过近千年较量,西人用制度制约权力,用法律约束人成了共识,成了社会科学。比较一下,人治错了,法制是对的。
    
    本来,人是靠不住的,权力是人掌握的,权力的本质就是邪恶,特别是在一个权力没有制衡,没有监督,没有制约的地方,拥有权力的人就更是肆无忌惮了。
    
    中国本来就是一个以官为本,唯权是图的封建国家,尽管历史上也有过民本思想的闪烁,可千百年来不仅官府们祸害民众,不余其力,权贵的思想还荼毒百姓,用愚民政策蒙昧百姓,造成人民的意识充满了唯官是从,唯权是从的奴性。
    
    近代,曾有一些渴望摆脱奴性的,有理想,有远见的中国人企望分权制衡,建立共和,只可惜后来者太少,恓惶的民众多为生存忙碌,没多少摆脱奴性,有远见的民众响应,结果,权贵们的一路兵刀舞来,让纯洁的先驱者们大都殉了道。
    
    后来,一些急进的人士吸取了西方激进的马克思主义,加上学习列宁“暴力革命”,不择手段,以暴易暴,哪怕逆忤道德,悖论人性,搞血腥杀戮,用权宜之计等只为权力,“枪杆子里出政权”。暴力斗争漠视了生命的价值,漠视了人道,更不论是非,使“权力”的拼夺成了荒谬地“宝贵”,这又是历史上王朝颠覆之翻版,不同之处只是多了个西式“主义”。
    
    边用暴力边讲“主义”很灵便,反正素朴的工、农、兵等很容易被蛊惑,主义在理论上可以修辞,可以修正,可以“辩证”,可以“厚黑”,只为达到夺“权”目的。
    
    比如:先前可以大讲民主自由,大讲人权、共和、多党制,大讲反专制,反独裁,甚至讲人性,反奴性,反饥饿等主义……反正可以大讲好听,什么明天美丽,憧憬后天,一时不用兑现。以逸待劳,以待王朝颠覆,江山变色,这就是中国式的土特产。
    
    打江山坐江山,江山到手就甭管以前的承诺。权力到手,朕即国家,历史上,秦始皇如此,刘邦如此,洪秀全、袁世凯等也如此。
    
    历史上,靠暴力夺取的东西缺乏道德与道义的支持,因此要靠暴力维持;用专制的手段换来的是另一个专制,而人民照样被愚弄,人民的奴性只被换了姓,改变了门庭。权力之恶,权贵还是权贵,百姓还是百姓。(所谓斯大林的社会主义不是比德国纳粹主义更无情更残酷吗)
    
    历史上,一次次的权力更替,一次次的折腾成了一次次的愚昧运动,“人民”被赶着转圈子,就像磨盘边的骡马,只是戏文改了名字。
    
    几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权力让人颟顸蛮横、无知残酷,人类的大多数灾难是“人祸”,中国的大多数灾难都是权力之恶造成;没有对权力的限制中国不会有符合人性的发展,不会有自由与民主的社会,社会也不会有实质的进步。
    
    正如小布什总统所说过的:“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这个铁笼子四面插着五根铁栏杆:选票、多党制、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和军队国家化。”
    
    小布什所言极是,中国的恶症即在此。
    
     2009-12-4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岂有文章倾社稷/张民昌
  • 对杨佳审判的疑惑/张民昌
  • 关注杨佳 关注法制 /张民昌
  • 我看奥运会开幕式/张民昌
  • 家猪的觉悟/张民昌
  • 爱国,该爱怎样的国? /张民昌
  • 我看台湾的选举 /张民昌
  • 文革四十年,鲜血般的记忆……/张民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