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农民:咋咧?/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5日 转载)
    
    
     农民:咋咧? (博讯 boxun.com)

    
    立即民主(18之16)
    
    武振荣
    
    “三农问题”
    
    ◆农民苦;
    ◆农村穷;
    ◆农业危险。
    
    现状
    
    ◆“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经过了30年,“改革”的成果是“三农
    问题”;这个问题当然使中国专制主义者们丢脸,所以,近几年来,
    胡锦涛的中共中央一连发了好几个“一号文件”,但屁都不顶;温家
    宝的国务院费尽了心机,连皇粮都免了,也无济于事。为什么呢?因
    为没有认准病情,没有找到病根。
    
    “三农问题”的病情是:城市奴役农村
    
    ◆病根是:专制;
    ◆解决的法子是:民主;
    ◆解决之途径是:农民进城。
    
    在没有展开正式论述之前,我先自报一下自己出身,对于广大农村父
    老乡亲、兄弟姐妹也好有个交代。
    
    我生在陕西省关中农村,长在农村,在农村读完了初中,于19岁年龄
    上参军入伍,离开了农村。虽然到今天,我脱离农村户口40年,但是
    我的根仍然扎在农村:我的哥哥、姐姐和妹妹都住在农村;我父母的
    遗骨亦埋在农村公墓地里。因此,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农村人。在执
    笔写作这篇关于“三农问题”的文章时,你千万别当我是城里人。
    
    “三农问题”的根子在城市,不在农村
    
    中国不再是传统的农业社会了,随着人类文明进步大潮的推进,中国
    农业已经被组织在以城市为主的经济体制中了。因此,“三农问题”
    就现象而言,发生在农村,但造成此种问题的根源却在城市。所以要
    充分解决“三农问题”,就解必须在城市里去“刨根”。
    
    “改革”是从农村起步的,可是,“改”到半路,“政策”把农民撇
    到了一边,新的经济政策偏离了原先的轨道,越来越不对劲,最后变
    成了对农民、农村的赤裸裸掠夺。“改革”初期,广大农民从“改
    革”中多少分享利益的事情已经成为陈迹,一种对农村实行无情掠夺
    和残酷压迫的专制经济体制日趋成型。其后,农民变成了“羊”,人
    家在他们身上剪“毛”卖钱;农村变成了臭水沟,一切脏东西都流进
    来了,如此这般,农业能不“危险”吗?
    
    问题的焦点在于,不是“三农”有“问题”,而是这些问题农民对之
    束手无策,根本自己解决不了;也不只是农村穷,不可以改变,而是
    改变应当发生在体制里,只有体制的改变它才可以改变;也不是农业
    自身是“危险”的,而是它在现行经济体制中处于“危险”位置。正
    因为这样,小打小闹是无济于事的,补补贴贴也不是个办法,必须寻
    找一种根本的解决途径。
    
    关于“陈、吴方案”
    
    据悉,某一年温家宝到农村某地区视察,在地头和一个事先没有安排
    见面的农民谈了话。谈话时,温家宝问此农民:“你们目前最缺乏什
    么?”农民回答:“我们就缺陈胜、吴广!”据传,温家宝听了一
    楞,没有想到一个其貌不扬的农民竟然用历史上的造反人物来回答他
    的提问。
    
    说到“陈、吴方案”,我的意思是,它已经过时,并且实行起来血本
    太大,也不适应现代农村的情况,大不了是农民反抗的一个代名词罢
    了,没有更实际的意义,可不是吗?陈、吴起义时,秦二世没有掌握
    机械化部队,没有火炮、导弹和原子弹可以装备部队,因此,一伙垅
    上耕作之民,“奋其白挺”就可以成全起义之伟大事业,显而易见,
    这样的历史不可能在我们21世纪今天的中国重演;经我这样一说,读
    者们千万别感觉到遗憾,因为,“垅上起兵”之事不再重演的最根本
    原因之一,还在于我们今天的农民有了比它更先进、更文明的反抗方
    式了,所以“陈、吴方案”因缺乏现代内容,被农民搁置之就理所应
    当。
    
    新的反抗方案是一个民主方案,此方案建立在对农民政治可能优势评
    估的基础之上,具有实践的意义。那就是中国一旦实行一人一票的民
    主选举制度,中国农民数量之大就是政治上一种很大的优势。所以,
    在大选中,任何看不起农民的人都可能上不了台,真正可以代表农民
    利益的人才会被选中,于是,从体制内入手解决“三农问题”的条件
    就具备了。既然情况如此,那么,我说中国农民改变自己的处境不再
    需要“揭竿而起”,而是去投自己民主的一票就言之有理。
    
    农民进城
    
    我上面说了,农民如果是一个人,或者一个村庄的农民,那么他们就
    没有力量,就好象马铃薯一样,是单摆着的,但是,农民如果联合起
    来、团结起来,那就了不得。因此,我说,中国农民要立即联合起
    来,把农民的队伍集合在县城、省城或者首都,在各级政府门前亮
    相,摆长蛇阵,给当权派们一个下马威,叫他们知道农民是不好惹
    的。只有这样,投票所需要的平等权利才可以实现;要不然,人家一
    提到农民,嘴一撇:“农民,咋咧?”就是不把你当回事,认为你是
    泥娃娃,随便摆在哪里都行啊!
    
    所以,每一个农民应该立即行动起来,动员自己的亲朋好友,携带自
    己的儿女,带上干粮(城里没有人管饭),去进城……,进县城、市
    府、省城和北京……,在各级政府门前去诉说:“农民很苦,农村很
    穷,农业很危险”的话,那时保管有人听。一个县的农民力量也可能
    不大,但是一个市、一个地区、一个省的农民力量若凝聚起来就很
    大、很大的了,最后,全国的农民如果能够象1989年的学生们那样组
    织起来,中国不民主才怪呢?对此,我编个顺口溜以飨读者:
    
      农民要民主,必须去进城。
      若是不进城,民主闹不成;
      若是进了城。民主立马成!
    
    我这么一说,有的人就嘀咕:“这不是文化大革命的农民进城吗?文
    化大革命中,农民进城,搞起‘武斗’来,谁都怕!”的确,就现象
    看,是有点象文化大革命的样子,但是,历史毕竟是进步了,今天农
    民进城,是要学习1989年大学生们的榜样──搞静坐。学生们可以搞
    的事情,农民为什么不能?我说农民进城去要带干粮,没有说拿“白
    挺”的话啊!城市攥着农村的命,所以农民进城只是讨自己的命;如
    果这种“讨命”的行为也可以算是“革命”的话,那么,如此“革
    命”的权利却是上天赋予农民的。所以,这样的事情一旦做起来,农
    民是理直气壮的!
    
    好心的人若听到此话会替农民担心,说:“小心一点,别给解放军的
    坦克压着。”不料,此时的一位农民却说:“不怕,我的儿子在队伍
    上是开坦克的,他可以压自己的老子吗?”若是这样,此一位农民说
    得对,谁叫农民世世代代地生养了中国人呢?
    
    农民的觉醒
    
    农民不再上当受骗了,胡锦涛坐在农民的炕头上,剪了一片窗花,就
    显得“和农民打成一片”;温家宝到农村转悠时,手捏了一把黄土,
    到鼻子前闻了闻,就被吹成“农民宰相”──这些骗人的伎俩再也不
    管用了;中国最高当权派真的要为农民办事的话,那么,把民主的一
    票还给农民(这样的事“一分钟”就可以搞定),农民是不会造反
    的;可这样如此好办的事他们硬是拖着不办,而且宁可去办那种他们
    根本办不了的事情,居心何在?
    
    农民坐在家门口土台子上叫苦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中国农村──
    这个广阔天地中的曙光出现之时,就是农民享有民主权利之日。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发扬民主的斗争精神 立即民主之(12)/武振荣
  • 放马克思一把 立即民主(18之13)/武振荣
  • 工人:咋办?/武振荣
  • 学生啊,学生!立即民主(18之14)/武振荣
  • 他们能“党”,你为什么不能“党”?立即民主之(10)/武振荣
  • 立即民主(18之9)夺回你的权力/武振荣
  • 不洗脑照样民主/立即民主(18之11)/武振荣
  • 立即民主(18之8)谁最应当竞争上岗?/武振荣
  • 谁最应当竞争上岗?/武振荣
  • 只需8岁智商——立即民主之(7)/武振荣
  • 革命与政府——立即民主:一分钟政改方案/武振荣
  • 就高不就低的问责制/武振荣
  • 革命与政府 立即民主(18之5)/武振荣
  • 主力军问题:立即民主之(4)/武振荣
  • 顶和踩立即民主(之3)/武振荣
  • 武振荣:论“割肉”__立即民主之(2)
  • 立即民主:一分钟政改方案/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下)?/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上)?/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