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铁流:“打非办”根本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4日 来稿)
    
    
     “打非办”是个什么机构,部级、局级、处级,不得而知?隶属哪个单位管辖,公安部、国安部、新闻出版总署?更是不得而知。它一不挂牌办公,二不按规矩行事,就像一个贼窝子躲在暗处,想做什么坏事就做什么坏事,所谓“非”和“黄”没有法律标准,全凭头头们一句话,纵是基督圣经、佛家弘法,只要政治需要,也可视之为黄色文字。 (博讯 boxun.com)

    
     别以为它是个不起眼的“办”,可权力大得出奇,不但不听国务院的话,甚至不把“胡温新政”放在眼里,用当下老百姓的话“共产党乱了套”,再不是“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地方服从中央”,成了“下级”霸着吃,中央到成了个有名无实的壳壳。
    
     何有此语?本人深有领教。上月(10月26日),为《往事微痕》遭有关部门非法扣押一事,我在给国家主席胡锦涛同志写的第八封公开信中曾道:“为了让胡主席了解真实情况,从现在起我们每期通过邮局向中共中央政治局九大常委每人寄赠一册《往事微痕》,请你们直接查查《往事微痕》是否是违宪违法的东西,对国家的进步有利还是有害?”
    
     我们这样说这样做。2009年10月30日下午两点,家住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的《往事微痕》义工、右派老人李家騤,前往住地和平里邮局寄此物时,邮局不但拆包检查,还断然不寄,说“总局有通知,《往事微痕》是‘非法刊物’。”我们请他们出示通知,邮局负责人回说:“不能给你看,这是我们的内部事情。”奇怪,国家早就颁布“邮政法”,难道邮政法不能公开吗?
    
     我们义正严词地告诉邮局:信和复印本《往事微痕》,是寄给国家最高领导人看的,你们有什么权利不寄?到底是下达“内部通知”的单位大,还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大?他们语塞,勉强收下。不知是怕中央九大常委了解到真实情况呢还是怕弥天大谎被戳穿?想不到寄后一月去查询,和平里邮局出示的查询小条上竟然写着“九件挂号邮件,巳被北京市扫黄打非办公室扣留”(见影印附件)。
    
     这可是亘古未闻之事,纵在封建社会受屈受冤老百姓,因不平而给皇帝老倌写状词,没哪一级官员敢查扣,除非不要脑袋?而今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起来推翻了“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万恶专横腐败的法西斯独裁国民党”,建立起人民当家作主的“人民共和国”,人民却不能给人民领袖寄申诉材料和反映问题,不但公然查扣,还说它是“非法”,这未免太无法无天了!
    
     既然说它是“非法”,就得按照国家有关法律说出一条二款来,何况此件是寄给国家领导人的,有什么权利从邮局扣押?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第一章第三条规定:“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现在不但扣押人民与人民之间的信件,还扣押人民群众给中央领导的信,真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怪胎“打非办”,何以凌驾国家法律之上?扣押后又不给任何手续,纵是邮局也无法查询,就像一个技高的小偷不留下作案证据一样,使受害人控告无门,抓贼无赃,真有说不出的苦衷。
    
     《往事微痕》区区一个复印本,所写所载的全是右派老人们在毛泽东暴政时代所经历过的苦难与冤屈,血腥和残害,一桩桩一件件历历在目,怎么和“非法”二字对得上号?这样胡作非为只能把中华民族有过历史彻底埋葬,留给子孙的全是虚假说谎的东西。你们为什么要反胡温大力提倡的“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为什么要反其道而行之?是什么黑后台支持你们令你们利令智昏?不把中共中央九大常委放在眼里?截断他们和人民群众的联系,纵容毛泽东有过的罪恶,去掩盖历史真相!我们奉劝“打非办”衮衮诸公,不要为毛派势力复僻卖命效劳,更不要为“五人帮”翻案充当打手,中国有句俗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皆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 铁流:二十年,逝不去的记忆
  • 铁流:残害在校大学生是毛泽东欠下的最大一笔血债
  • 铁流:“反右斗争”是违宪违法的“政冶运动”
  • 铁流:中国,你何时才能涅磐?
  • 铁流: 不是“索赔”是“发还工资”
  • 铁流:绝不容许毛派势力死灰复燃
  • 再说“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我为什么在零八宪章上签名
  • 成都“误闯白虎堂”/铁流
  • 铁流:温总理:请关心一下中国孩子的教育状况
  • 铁流:在死牢里与殉道者的对话-献给21世纪中国的知识人
  • 铁流 :五十五年的这一天-写在恶魔斯大林的死亡日1953年3月5日
  • 铁流:威胁胡温新政的不是右派是左派
  • 铁流:我愿投资一百万元支持昝爱宗创办《中国真话报》
  • 铁流:“一个巴掌”毁灭了一生
  • 铁流:土地改革记实(二)
  • 铁流:抓“不法资本家”--“五反运动”记实
  • 铁流:“构建和谐社会”首先政府必须守法
  • 铁流:我们为什么没有言论自由与通信自由
  • 就《往事微痕》五七老人铁流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第八封公开信
  • 铁流:我为什么敢冒风险协办林希翎北京追思会?
  • 铁流:60年大庆说“反党”,民主宪政何是期?
  • 铁流:六十年,中国大陆的“出版自由”与“言论自由”在哪里?
  • 铁流:重走“土改”路
  • 铁流:莘莘学子有何罪?十万“太阳”成“贱民”
  • 茅于轼、杜光、铁流、徐景安、胡星斗等倡议书
  • 铁流:致出席全国十一届二次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 铁流:“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忌是庸才”--痛悼名记者刘衡大姐
  • 铁流:让流亡海外的游子回到祖国--写给胡铸主席的第六封公开信
  • 铁流“误闯白虎堂”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