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重庆打黑英雄,后台竟是李鹏?/姜维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4日 转载)
    姜维平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专栏
    《开放》首发
     (博讯 boxun.com)

    近一个时期,薄熙来和王立军的名子联在一起,不断地出现在海内外的媒体上,一个是重庆市委书记,一个是公安局长,通过打黑风暴把全国搞的欢声雷动,人人叫好,要我说,由于中共封锁海外媒体的真实报道,造成了信息的不对称,剥夺了人们的知情权,才会出现这种咄咄怪事。实际上打黑英雄王立军早已被中共太子党所利用,偏离了最初的社会道义和公平的方向,变成了党内派别斗争的残酷而可怜的工具,这就是为什么前不久他的重庆武警总队第一政委的职务忽然被董书民取代的原因,也是他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声称自己是弱者的真实心声,因此,假如薄熙来在未来的中共高层内斗中彻底失败,那么原重庆市司法局长文强的今天,也许就是王立军的明天。
    
    首次打黑,为李鹏报仇
    
    现在,网上有许多关于王立军的报道,大都是溢美之词,读来令人肉麻,这主要是媒体被操控在当权者手里造成的恶果,其实,王立军很平常,也很有政治头脑,关于他的传闻一半真一半假,甚至有的完全是假的,其原因有的是他的哥们编造的,比如说他太太和孩子被绑架,剥皮,录相等等,有的是他本人通过新闻媒体渲染夸张出笼的,比如在铁岭扫黑的动机,在锦州关押刘涌的原因等。
    
    据我所知,他1959年12月生于内蒙古阿尔山,1987年入党,此前在阿尔山林业局天池林场当了两年知青,后入伍当兵三年,转业后先后在林业局和商业局工作过,1984年开始当民警,先后任辽宁省铁法市公安局晓南派出所副所长、所长,大明派出所所长,1992年2月至同年9月担任辽宁省铁法市公安局副局长。
    
    据辽宁省新闻界的朋友告诉我,他这个人很有抱负,也善于抓住机会,他上任之初,对当地的黑恶势力进行过一次漂亮的打击,的确很得人心,为此他曾去北京开过英模会,做过报告,所以公安部领导以至李鹏对他都有印象。回来不久,他于92年9月—94年7月进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管理干部学院管理专业学习,毕业后,至1995年9月任辽宁省铁法市公安局副局长、党组成员;直到1998年5月,任辽宁省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兼刑警队、巡警支队队长。
    
    也就是在此时,他命运转机的时刻忽然降临。辽宁省一位身居高位的领导干部告诉我,那时,法库县要修建一个很大的水力发电厂,位于林河水库旁边,国家投资比较大,由国家电力部派去一个电力工程师,姓林,他是李鹏的同学,也是好朋友,但此人性格暴躁,爱计较小事。正好有一天,他在铁岭某饭店吃饭,巧遇杨俊富,{绰号杨富},他是当地大名鼎鼎的社会上的“大哥”,他不仅信仰回教,和当地许多信徒交往密切,而且自己也拥有一些产业,十分富有,经常杀富济贫,仗义疏财,所以多年来在当地一呼百应,人多敬佩。不巧那天他和林总工程师初次见面,就发生了冲突,原来,杨富也在那里吃饭,他们点的菜雷同,女服务员在上菜时,厚此薄彼,冷淡了林总,他依仗北京高干李鹏的关系,就粗暴地骂了女服务员,杨富也不知道他是谁,就护着女服务员,和他争执起来,林总工程师毫不示弱,还把认识李鹏挂在嘴上,激怒了杨富,便动手打了他三拳,其中一拳就把他左眼打瞎了。
    
    这下可闯了大祸,但杨富不以为然,他说李鹏算个什么,老子在这一带就是爹!他回家后就把这事忘了,当地派出所装聋作哑,林总咽不下这口气,就回到北京找到李鹏告状,李总理震怒,给辽宁省领导打电话说,立刻派几个人把打人凶手给我抓起来,并说就用上次到北京作报告那个姓王的年轻民警去办,辽宁省的官员问是谁,李鹏竟记住了王立军的名,直接点将,还说办得好的话,就把王立军继续提升,于是,一场所谓打黑除恶风暴就在铁岭开始了。
    
    这位领导表示,这个背景情况,只有几个人知道,为了稳妥,抓捕杨富的民警是经他特批,特意从沈阳市刑警队专门选调的,几天后很快抓捕了杨富,张宏俊等七个黑社会团伙,不久后全都枪毙了,虽然,当地有12000名回教徒联名上书,向中央请愿,并派500多个代表到北京为杨俊富求情,但李鹏执意要坚决为老同学报仇,所以杨富及其7哥们还是踏上了黄泉路。这位已退休的高官对我说,名义是打黑处恶,实际上是公报私仇,其实杀一个人就行了,但一下子杀了7个,太过了!当然,“七哥们”的血也染红了王立军的警衔,1998年5月至1999年12月,他担任了辽宁省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此后至2000年8月又任铁岭市公安局党组书记、副局长。
    
    等到薄熙来当上了辽宁省省长,他的仕途扶摇直上,2002.年12月他进一步升任铁岭市公安局局长兼党委书记。
    
    紧跟薄熙来,充当戴笠
    
    据北京新闻界朋友称,李鹏对薄熙来十分青睐,又欠王立军一份人情,善于投机钻营的薄熙来立即于2003年5月提升他为辽宁省铁岭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副市级);接着又提拔他在2004年11月当上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副市级)。那时薄熙来刚到辽宁省,面对闻世震等反对派的杯葛,他孤立之时,正需要王立军这样的在中南海有靠山的名人,充当自已的打手,而贫民出身的王立军,决不满足于当一个小城市的公安局长,他胸怀大志,跃跃欲试,两人一拍既和,狼狈为奸。为了拉拢他,薄熙来亲自把他介绍给夏德仁,夏原任大连东北财经大学校长,时为副省长,立即帮助他于2006年4月入东北财经大学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专业[EMBA]在职研究生学习,并为他公款支付了20多万元的学费,并采取找人代考等手法,很快获得了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从此,王立军不仅有了可观的学历,而且拥有打黑的传奇经历,不仅成了李鹏的亲信,而且又成了太子党薄熙来的打手,真是鸡犬得势,牛气冲天。他为了升官,已背离了当初打黑出于公平和正义的初衷,一方面得罪了许多同事和上级,还声称被副手诬陷,一方面不把普通老百姓放在眼里,驾车横行,伤及它人,多次成为被告,幸亏有薄熙来李鹏摆平,否则早已入狱。辽宁省的新闻界朋友对我说,王立军成了薄熙来的戴笠,幸亏胡锦涛和闻世震强力阻拦,使他们在辽宁没有市场,否则辽宁省不知要有多少人头落地!也不知道有多少干部要进大牢,如阴谋得逞,他配合薄熙来,能把辽宁省变成一个大监狱。
    
    在2000年,薄熙来背靠江泽民,以整肃马向东等贪官为借口,想把张国光闻世震抓捕入狱,自已当上省委书记,但未能如愿,因为他们没有查出闻书记的问题,只有省长张国光落马,尔后薄熙来不满足于当二把手,企图通过抓捕刘涌和仰融等企业家的方式,牵连出闻世震等辽宁省的大批官员,把他们通通送进监狱,再把大连市的哥们安排到重要岗位,于是王立军派上了用场,他们为了逼迫刘涌检举揭发那些对薄熙来不满的人的经济问题,就先拘押他于锦州,后又转到铁岭,转来转去,神秘兮兮,都由王立军亲自监视,这表明薄熙来打黑除恶,不是出于公心,而是出于内斗,他谁也不相信,只信王立军一个人,而且,据为刘涌辩护的律师和其它执行任务的武警称,他们为了达到目的,曾刑讯逼供,恂私枉法,裁赃陷害了许多好人,或者有错而没有罪的人,为了杀人灭口,毁灭证据,他们还托人施压,操控媒体,左右法院,最后把刘涌送进了永远不能再开口讲话的地狱。
    
    辽宁省新闻界的朋友说,薄熙来在文革中坐了7年大牢,精神受了刺激,产生了变态心理,他认为只有把持不同意见的人关进监狱,才能高枕无忧,既便是党内的同志,也不放过,其中包括帮助过他但后来不喜欢他的人,所以他亲自主持了辽宁省沈阳监狱城的扩建改造,不仅在大连姚家建成了亚洲最大的看守所,而且又在沈阳北陵建成了功能设施最完善的监狱城,他每周都要去监狱或看守所察看,他说他看到自已恨的人关在笼子里,就想起当年拘押他的秦城监狱,心里特舒服。
    
    
    公器私用,为内斗服务
    
    正是为了心里舒服,心头解恨,2007年在北京中南海内斗中失败的薄熙来,被发配到重庆去,他总算找到了发泄郁闷和仇恨的小地方,于是在江泽民李鹏等太子党大佬的精心策划下,把毛泽东搬出来借钟馗打鬼,先搞唱红歌,读红书,发红色短信,迷惑了老百姓,然后又以反贪打黑为名,开始了抓捕汪洋部下和企业老板等人的运动,立即王立军大显身手,薄熙来在2008年6月把他从锦州直降重庆,任命他为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常务,正厅局长级,2008年9月起兼重庆市委政法委委员);接着2009年2月至同年3月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副局长,到了2009年7月,又是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反正薄熙来敢干,他的话就是圣旨,他出身于宫廷,自认为是共产党的“王子”,他想怎么样就该怎么样,2009年7月,他不仅让王立军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而且还兼任武警重庆市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于是,无法无天的重庆立即沦陷了!沦陷在红色恐怖中!
    
    据报道,重庆警方启动25年来最大行动,截止10月20日为止,在为期80余天的整治行动中,重庆公安局共破获刑事案件32771起,执行逮捕9512人。仅9月份就破获案件11925起,打击处理7610人。同时,全市有10名警察因虚报数字被停职;此外在重庆全市区县500多个重点要害部位,都设置了直升机降落点,一旦案件发生,狙击手最快6分钟可到达案发现场。一时告秘室林立,人人自危,个个过关。立即重庆变成了一个名符其实人满为患的大监狱。他们成立的200多个专案组,取代了公检法司,7000余人参与肃贪打黑,一片红色恐怖,而所有的新闻媒体都成了应声虫,对那些怀疑有罪的人进行了震动世界的舆论大审判,直到中共中央巡视组10月13日进驻其地,才开始由法院进行走过场似的审判,这时文强,黎强,谢才萍等人已被媒体妖魔化,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坏人,不判刑已没有任何办法。总之,在王立军成为打黑英雄的同时,法律的程序正义已荡然无存,接下来的实质正义已没有任何意义,公检法形同虚设,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律师,犯罪嫌疑人和罪犯以及他们的家属,都成了衬托薄熙来和王立军的道具和布景,一场新文革大幕拉开了。粉墨登场的是新形势下的鼓吹“老子英雄儿好汉”的联动分子薄熙来,和比戴笠还要坏的打手。
    
    尽管,法庭的审判是走过场,但我们仍然从中看出了问题,薄熙来王立军抓捕的这些人,有两个特点,一是过去贺国强和汪洋提拔和重用的官员,如文强,二是在重庆出租汽车罢市风潮中领导群众维权运动的人,如黎强。另据报道,“重庆打黑”风暴刮起五个月时间,截至10月底为止,2954名涉黑嫌犯被抓获,曾在政商两界呼风唤雨的陈明亮、龚钢模、陈坤志、岳村、黎强、王天伦等涉黑头目无一漏网,160多名骨干成员被捕;因涉嫌充当保护伞,重庆公安系统已有20多位处级以上官员被抓,50多名贪官落网,被捕高官的级别一个高过一个,原北碚区副区长赵文锐、原市公安局副局长彭长健、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等,一下子吸引了海内外的眼球,人们大都赞叹不已。
    
    我认为其中文强最具代表性,也是一把窥视薄熙来真实用意的镜鉴,因为他1992年9月调任四川省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1997年重庆直辖后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长达11年,于2000年11月被提任正厅级,2003年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2008年7月出任重庆市司法局局长。而此间正好汪洋等人当重庆市市长,胡锦涛把他由市长提拔为广东省省委书记,把薄熙来由商务部长贬为重庆市市长,这一反差,使他窝了一肚子火,而且他太太谷开来大办律师事务所,借他的权势经商赚钱,搞得沸沸扬扬,他的两个儿子在英美读书,其中的瓜瓜暴出性丑闻和高学费,这些都已被贺国强为首的中纪委立案查办,他别无选择,只有找江泽民李鹏等人求策,据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他们告诉他,胡锦涛的团派很可能在17届4中全会上提出他的经济问题,搞不好他就要成为第二个田凤山和陈良宇,所以必须先下手为强,抓住贺国强和汪洋的把柄,再和胡派讲条件。
    
    然而,伪善的中共最会掩饰自已,以示内部团结,正如长期潜心研究黑恶团伙的西南大学法学院教授汪力说的那样:黑社会本质上是市场经济的伴随物,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不断向政府浸透,寻求靠山和地域控制力,以维持这种关系。文强和黎强的发展轨迹,也不会脱离上述规律。由此我们看出了事件的端倪。
    
    据报道,位于重庆武隆县的仙女山国家森林公园海拔1200米-2000米,是重庆最著名的旅游景点和避暑胜地之一。文强的一处房产,位于仙女山镇石梁子村黄家湾,是占地20多亩(一说十八九亩)的双栋别墅。当地一直流传说文强买地没有支付一分钱,是武隆县一位主要领导送给他的大礼;文强建造房子也没有花一分钱,是某建筑商替他免费建好的。据在仙女山上搞开发的一位房产商估价,该两幢别墅的市场价应该在3000万元左右。
    
    而且,接近文强案专案组的人士称,这仅是目前查实的文强8处房产中的一处。文强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后,从其一处住所中搜出来大量的人民币、港币、美元、英镑以及金条,价值3800万元,还有8处房产(其中4处别墅),其总资产已近9位数。此外还在一个鱼塘里取出他隐藏的现金2000万元。报道说,重庆警方自6月以来端掉的14个大型黑恶犯罪团伙,其中多名首犯都是重庆当地亿万富豪。重庆一位政界人士认为,文强既甘作一些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其收益自然不会低。
    
    显然,在一党执政的情况下,不论在重庆,还是在其它地方,这种贪官大量存在,薄熙来自已在大连就住在鞍山某老板赠送的一栋海边别墅----仲夏苑里,他既不严以律已,又不抓紧跟太子党的官员,偏偏抓文强,这是因为他不仅证据确凿,民愤极大,而且是对立派共青团派汪洋的嫡系,所以旗开得胜,广受赞誉。据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称,文强之所以迟迟不判,一会说异地审理,一会说重庆处理,是因为薄熙来已动用大连国安人员,对其刑讯逼供,让文强交代了许多有关贺与汪的问题,已第一时间呈送胡锦涛处理,最初薄熙来以异地审理要挟共青团派,他说要整我就要大家一块丢丑,要不就互相放行,给平面子,胡温左右为难,便派中共中央第三巡视组刘岩峰带队去核实处理,为防止薄熙来搞兵变,先把武警政委的大权从王立军手中夺回,但薄熙来以突发事件演习为借口向胡示威,并通过江泽民,李鹏等人给胡温及常委施压,最后双方达成妥协条件:文强就地处理,限制知情范围,停查薄熙来的问题,薄本人向外界宣称重庆市历任领导都打黑有功,并无受其牵连。至此,权斗告以段落。
    
    最近,香港的《多维月刊》发表北京消息人士的预测说,薄熙来可能将出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我认为这可能是江泽民李鹏等人的愿望,假如他的梦想实现,并当上了中共中央总书记,整个中国就将全面引入重庆解放区经验,王立军将任公安部长,车克民{大连国安局书记}将任国安部长,成城将任司法部长{原大连政法委书记},人人家中要挂上薄熙来画像,文革的灾难重又回来,一场以反腐打黑为幌子,排除异已为目的的运动,就会把中国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经济奇迹将消失,社会将发生动乱,国家将四分五裂,或许进而民主联邦的中国,将在腥风血雨的黑夜中找到希望。但假如失败,王立军,将象文强这个2000年9月19日,踩住中国头号悍匪张君脑袋的打黑英雄一样,成为下一个中共内斗中胜出的当权者脚下的囚徒。而薄熙来也将回到监狱安度晚年,也就是当年他苦心经营的那个地方。
    
    2009年11月15日于多伦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被动出击”的足坛打黑令人心忧/王琳
  • 吴酩:楼市需要重庆式的“打黑”
  • 北京人对重庆“打黑”的议论/张波
  • 惊爆薄熙来重庆打黑内幕:出动国安杀手秘密抓捕对手
  • 薄熙来打黑该不该“见好就收”?
  • 重庆打黑本身就是政治运动
  • 孙金栋: 中央无力打黑 重庆打黑褒贬不一
  • 魏风先: 重庆打黑震坏了党?
  • 薄熙来重庆打黑的人权担忧
  • 重庆打黑除恶有感
  • 王渝:薄熙来打黑威胁到了党中央?
  • 打黑打出个工运领袖来/苏占军
  • 薄熙来重庆打黑的政治目的
  • 薄熙來為何「被迫」打黑/林和立
  • 老百姓“被打黑”被打被黑/邱小雄
  • 薄熙来打黑是向人民反扑/王皋子
  • 中共为何要打黑社会/杜阳明
  • 重庆“打黑除恶”成果佳薄熙来深获民心
  • 杨恒均: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 汪洋高调见薄熙来重庆送见面礼打黑大审判
  • 浙江公安厅长称打黑未现保护伞是力度不够
  • 重庆打黑打破地产黑金链条 地产界重新洗牌
  • 重庆打黑:新一轮4起重大涉黑案提起公诉
  • 重庆打黑再出重拳 又一批重大涉黑案曝光
  • 薄熙来感谢重庆武警支持"打黑"重大斗争
  • “打黑举红”重庆追寻红色GDP掀旋风
  • 刘路:薄熙来打黑与法律应该被信仰
  • 张清扬:重庆打黑最新成果:200名司法干部落网(图)
  • 打黑英雄王立军为何“希望听到枪声”
  • 重庆打黑:陈明亮是一个缩影
  • 重庆打黑,黎强为何强调自己是人大代表?
  • 「先定罪」难奏效,重庆打黑审讯压力大
  • 薄熙来表示,打黑除恶是中央求的“规定动作”
  • 薄熙来打黑运动突然宣布收场,讲话透露出治安恶劣的机密
  • 张清扬:抬出大佬做盾牌,解读薄熙来高调回应打黑质疑(图)
  • 薄熙来披露打黑初衷 耐人寻味有苦衷
  • 薄熙来有点意思:打黑打出个工运领袖来/苏占军(图)
  • 薄熙来:打黑有杂音 幕后黑手推波助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