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加拿大人权何在阿富汗囚犯遭酷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2日 转载)
    来源:中华博客
    
     卡尔文的指控 (博讯 boxun.com)

    
    上星期三,时任阿富汗外交官第二把手(2006-2007)现任驻华盛顿情报官的科尔文(Richard Colvin),在下议院一个特别委员会作证,指控加军于2006至2007年间向阿富汗情报机构移交囚犯,完全不顾他们虐囚的警告。
    
    科尔文坐在委员会面前,直截了当地说:“根据我们的情报,我们移交给阿富汗当局的所有囚犯都十分可能遭遇酷刑的。在坎大哈的询问,这是正常的运作程序。”他指出,这些酷刑包括电触、高温、甚至拷打和强奸。卡尔文也披露,他曾为此写了16次报告,详细表明他对囚犯移交后没有继续跟踪他们的程序而担心。他声称这些报告都被忽略甚至被压制。
    
    科尔文以外交家温和平静的语气,挑战保守党政府3年来一直保证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加拿大移交阿富汗的扣留者遭遇酷刑。
    
    科尔文说,加拿大军队逮捕的犯人比北约的还多,比英国多出6倍、比荷兰多出20倍,而且巨大部分都是无辜的平民;他还说,“以其赢得民心,我们令使阿富汗人害怕外国人,”这对加拿大的任务不利。
    
    他甚至还说,当红十字会想要调查加拿大移交的囚犯是否遭遇酷刑时,加拿大军队连电话都不接。
    
    科尔文告诉委员会说,他和其他人在2006年5月“开始以书面通知渥大华”,并同时以口头告之外交部和部队关于移交程序的问题。他说:“开始没有人理睬我们,但在2007年4月,他们收到加拿大政府高级阿富汗调协员的书信,要我们保密、遵命。”
    
    他说不久就收到外交部助理副部长的来电,“建议以后不要以书信来往,挂个电话就行了。”
    
    他继续说,在2007年5月,关于扣留者的报告开始受到审查了,“主要信息被删除”;同年夏天,“我们不能再写阿富汗安全情况日益恶化的报告,尽管大家都知道实况就是如此的。”
    
    科尔文在委员会亮相之前,哈珀政府曾设法阻止;他作证后,哈珀的手下对他无耻的人身攻击,破坏名誉。而科尔文只不过在执行他的外交职责吧了!而且他的作证得到国际大赦和欧盟一位外交官的支持和确证。
    
    一个政治炸弹:政府的反驳
    
    这是一个巨型的政治炸弹。隔天,3个反对党(可惜,自由党领袖、“人权权威“的叶礼庭却不知何因缺席)在下议院里群起围攻,穷追猛打,要求保守党政府立即就此举行公开审查,但很快被哈珀政府拒绝了。但好戏正在开始呢!
    
    总理哈珀不在,国防部长麦凯(Peter MacKay)在下议院变成主角,他的第一个反应是不予理会,理直气壮地说:“在加拿大部队移交塔利班囚犯中,没有一个酷刑指控是有证据证明的。“他甚至把科尔文描绘为一名在不知不觉中被塔拉班利用的人,使加拿大人相信这些恐怖分子而不相信自己的政府,并说他在下议院委员会的证供是不可相信的。
    
    麦凯还在下议院外,通过加拿大所有主要电视台和电台,企图削弱科尔文的证词,并继续对他作人身攻击。
    
    不过两天后,马凯开始降温说,那些攻击“并非针对个人的”。但运输部长贝尔德(John Baird)不但拒绝屈服,反驳说科尔文的指控只是“道听涂说,有时是二手、甚至三手资料,最不妙的是直接来自塔拉班的资料。”
    
    这两位部长的反击,并没有指出科尔文的错误在哪里,只是强词夺理的人身攻击;他们也回避一个重要问题:如果科尔文如他们所说的被塔利班玩弄,如果科尔文所说的仅是一片谎言,他又怎能获得哈珀政府的信任和提拔,而且步步高升,从驻阿富汗大使馆第二把手,到现在驻华盛顿大使馆的主要联邦情报官员,并且继续负责阿富汗档案!
    
    但信不信由你,哈珀政府这种逻辑真令人不可思议!
    
    一个政治炸弹:反对党及其他的反驳
    
    反对党齐声说,这样重大事件,哈珀和其他高员不可能不知道的。如果他们真的知道虐囚而在掩饰事实,如果他们明知囚犯而置之不理,便会违法日内瓦公约,构成战争犯罪。
    
    魁人政团领袖杜塞问,科尔文被告不可以书面作报告,是否证明“哈珀总理早知这是战争犯,而故意把整个事件掩藏起来?”
     自由党国防事务负责人杜桑纪(Ujjal Dosanjh)也认为虐囚情报应直通至总理办公厅的。
    
    他说:“酷刑是战争犯。问题是,这个政府在搞广泛的掩盖,包括总理自己的副总理、总理自己的国安顾问、他们不应该不知道酷刑的指控的。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大家心里都明白。”
    
    科尔文在作证中,指名道姓,其中6位是哈珀政府的高官,除了上述两名,还有其他4名,包括当时科尔文在阿富汗时的加拿大最高军事领袖----加拿大远征军领导顾切尔中将(Michel Gauthier)和加拿大国防参谋长希尔利亚将军(Rick Hiller),前驻阿富大使拉兰尼(Arif Lanani)和当时阿富汗特别工作组组长现今驻华大使马穆龙尼(David Mulroney)。
    
    过去两年来,加拿大人权律师一直在挑战加拿大的扣留者政策,但没有一次成功,现在有了科尔文的作证,他们认为政府律师没有听从法庭的指令,把包括科尔文的报告的所有文件交出来,正在考虑是否要求法庭重审。
    
    他们也正在考虑是否投诉国际法庭,调查加拿大违反日内瓦公约,包括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酷刑报告起草人等。
    
    有趣的是,当年阿富汗特别工作组组长穆龙尼是现任驻华大使。而哈珀上台以后一直把人权作为中国政策中心。12月初,哈珀将首次访华。他们仍能以何种理由在中国面前大谈人权呢?!
    
    我们需要一个独立而公开的司法聆讯
    
    加拿大军队在处理阿富汗扣留者中的角色一直有问题的。2005年加拿大与阿富汗签署的囚犯移交协议没有包括扣留者移交后的监视程序。2007年出现虐囚事件后加拿大舆论迫使哈珀政府中止协议,后修改了扣留者移交程序。但据报道,联邦法庭法官曾在Anne MacTavish2008年指出一些囚犯移交后“失踪”和阿富汗违反人权的记录,因此虐囚事件是应该关注的。
    
    但以告发人科尔文过去和现在的敏感高官身份,又没有任何党派的立场,实在无法可以想象撒谎对他有何益处。要调查清楚的是,他们的关注是否被忽视或压制?所有移交后扣留者都遭遇虐待或酷刑吗?它们是夸张的还是正确的?加拿大有关部门谁知道、什么时候知道……?每一个加拿大人都应该知道真相的。
    
    我们需要一个公开的、独立的司法聆讯。这些问题如果只限于下议院争论,只会变成一场党派的口水战而已。我们要知道卡尔文到底知道什么,还有谁知道卡尔文所知道的、加拿大军队在虐囚事件到底扮演什么角色……?
    
    在任何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里,凡是遭遇如此严峻的问题,一般都会组织公开的透明的调查委员会,何况科尔文仍然在驻美大使馆负责情报工作?何况从2006年开始,国际大赦(Amnesty International)等国际组织多次警告政府虐囚问题,为什么哈珀政府仍然不把科尔文的报告当做一回事?
    
    老报人James Laxer说:“我在下议院的记者席或电视上观察下议院辩论已有40多年了,从来没有遇到一个像今天这个政府那样漠视这个制度的。哈珀的部长们不但不回答所问的问题,反而一直在否认、在抹黑、在欺人。”
    
    其实,科尔文的指控进一步反映了加拿大道德的腐化。我们到底在阿富汗为什么而战?我们在阿富汗到底为谁而战?我们是否在战争中变成了我们针对的敌人----违反人权的罪犯?
    
    我相信,每一个加拿大人都应该问:我们究竟站在那一边?因为归根究底,这不是关于阿富汗人的问题,而是关于我们的问题----我们认为我们的行为准则是什么,甚至在一个无法无天的阿富汗?
    
    哈珀终于开口了。他说,政府没有忽略或压制科尔文的警告,反而,他完全是错的。既然如此,总理先生,为什么不查出真相呢?是不敢、不愿或掩饰什么?同一天,国际大赦主席不也在新闻会议上作出同样的呼吁吗?
    
    小结
    
    理论上说,哈珀的保守党外交政策是以人权为中心的,在野时如此,执政后也如此。大家也许还记得,哈珀自己曾在2006年亚太经济合作峰会期间斩钉截铁地表示,“加拿大绝对不会为了经济利益而出卖民主、自由与人权等加拿大坚守的价值观”。同时,移民入籍新手册也是以这些加拿大价值为基础的。
    
    上周三,一个政治丑闻突然在寂静的渥大华爆发了,一名驻坎大哈外交官科尔文(2006-2007)向加拿大下议院专业委员会作证,指在2006到2007年间,政府在明知阿富汗当局会虐待囚犯的情况下,依然把囚犯移交给阿富汗军警,结果他们遭到虐待和酷刑,其中绝大部分是无辜的平民。他说,自己和其他人曾经把这个事件向包括外交部副部长穆龙尼(现任加拿大驻中国大使)的上级汇报。但他们对他的汇报不予理睬,甚至加于压制。他觉得他有道德义务公开揭露此事。
    
    哈珀政府的虚伪,在一个前外交官的指控下,赤裸裸地暴露出来了。众所周知,这是违反日内瓦公约的,而且加拿大也是禁止虐囚的签署国。哈珀下周访华时,他已在中国人权记录上失去他的说话权了。同时,哈珀访华前夕,驻华大使穆龙尼匆匆返国“对质”。看来,哈珀“破冰之旅”可能变成“尴尬之旅”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