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士军:是报社诋毁我,还是我诋毁报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1日 转载)
     昨博提到,农民日报社就我案有关问题回函中国记协称,本人利用互联网写文章“诋毁”报社声誉,云云。
    
     (博讯 boxun.com)

      记得杂文家陈小川(现中青报总编辑)有有篇文章说,早年老北京牢骚有言:“我爱咱这国,可谁爱我啊?”其实,加盟农民日报社后我是满怀期待、满腔热情的,工作上是扎实的认真的有目共睹的,所以第一年就被评为“年度优秀员工”。但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农民日报社并不把我当家人看待,而是厚彼薄此、内外有别、同工不同酬,有关系的直接调入成为正式、没关系的一纸劳动合同也不给签,不在采编一线的颁给署发记者证、在采编一线的偏不给署发记者证,明着暗着给你气受。这些,我都忍了。但报社做事情太不地道,最后竟然断了我全家的口粮、恶意终止了本人新闻采编工作。是可忍孰不可忍?即使这样,我仍然希望有关部门依法帮助农民日报社认识到自身错误,停止劳动侵权,恢复本人工作。遗憾的是,农民日报社作为一家中央媒体竟然不顾其公信力,娴熟地运用庸俗关系学原理,动用各种摆不上台面的“关系”,最终摆平了沪上两级法院,让一份错漏与舛误百出的“终审判决书”隆重面世,明目张胆、胆大妄为合谋制造了一起令知识界、新闻界、法律界瞠目结舌的冤假错案!
    
    
      从一审错误判决书面世以后,依据本案中报社向法庭提供的有关司法文书,对于报社在本案中存在的一系列劳动侵权严重问题,本人逐条逐条进行了专文剖析与揭露。欢迎本案中一贯撒谎成性的农民日报社,最好能说两句负责任的话,用大家都看得明白的事实,说明本人的文章在何处“诋毁”了报社?但是本案中报社对于本人的诋毁,可是白纸黑字盖大印有铁的事实--从中可见,本可依托的组织,其冷酷无情、不讲人道是多么地让人感慨万千、唏嘘不已啊。
    
    
      下面展示农民日报社给沪上一二审法院提交的两件法律文书,看看组织是怎样冷血地诋毁其一个普通成员的:
    
    
      管辖异议申请书
    
    申请人:农民日报社
    
    法定代表人:沈镇昭,职务:社长
    
    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八里庄北里1号
    
    委托代理人:李政寰 北京市则度律师事务所律师 电话:13911697537
    
    申请人因与唐士军【(2008)徐民一(民)初字第2524号】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依法向贵院提出管辖异议。
    
    
    
    事实与理由
    
    一、申请人以及申请人所属子报《中国现代企业报》与唐士军之间均不存在劳动关系,从未以任何方式聘用过唐士军。
    
    申请人所属子报《中国现代企业报》为非独立事业法人单位,住所地和实际经营地均为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八里庄北里1号,在上海市从未设立过任何形式的办事机构,亦无任何办公场所,更没有聘用过任何人员。
    
    申请人以及申请人所属子报《中国现代企业报》从未与唐士军签订过任何劳动合同或相类似的书面文件,申请人以及申请人所属子报《中国现代企业报》与唐士军不存在任何聘用或雇佣关系,仅是在采用刊登唐士军的来稿后,对已采用的唐士军所撰写的新闻稿件足额支付相应稿酬,故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
    
    二、本案不属于劳动合同纠纷,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唐士军应向申请人住所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唐士军诉申请人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中,申请人住所地为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八里庄北里1号,且申请人从未与唐士军签订过任何与劳动合同或相类似的书面文件,双方根本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故,本案并非劳动合同纠纷。也正是基于此,上海市徐汇区劳动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徐劳仲(2008)决字第399号仲裁决定书最后一句已明确表明:“申请人(即)唐士军如对本决定不服,可自本决定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企业所在地人民法院起诉。”故,唐士军诉申请人劳动合同纠纷一案,其应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不应在贵院起诉。
    
    唐士军诉申请人劳动合同纠纷一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2条之规定:“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因此,唐士军在贵院提起诉讼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综上,请贵院依法将唐士军诉申请人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移送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管辖。此致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申请人:农民日报社(社印)
    
     二00八年六月二十四日
    
    
     这个管辖异议,被一审法院上海市徐汇法院裁定驳回,具体详见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868486.html
    
    
      
    
    农民日报社管辖异议不服一审裁定,随即提出了上诉---
    
     上 诉 状
    
    上诉人:农民日报社
    
    法定代表人:沈镇昭,职务:社长
    
    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八里庄北里1号
    
    委托代理人:李政寰 北京市则度律师事务所律师 13911697537
    
    上诉人农民日报社因与唐士军劳动争议管辖异议一案,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08)徐民一(民)初字第2524号民事裁定,现依法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撤销徐汇区人民法院(2008)徐民一(民)初字第2524号民事裁定,依法将本案移送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管辖。
    
    
    
    事实与理由: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条之规定,劳动争议案件由用人单位所在地或者劳动合同履行地的基层人民法院管辖。
    
    徐汇区人民法院认定“唐士军工作地在本市徐汇区,即双方合同履行地在本市徐汇区,故办案应由本院管辖”与事实不符,认定错误。申请人非常疑惑,唐士军的工作地究竟在徐汇区何处?申请人及申请人所属子报<中国现代企业报>住所地与实际经营地均在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八里庄北里1号,在没有任何事实与证据的前提下,一审法院完全凭主观臆断所作的认定,与事实不符,于法无据。
    
    本案中,申请人住所地为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八里庄北里1号,且申请人从未与唐士军签订过任何与劳动合同相类似的书面文件,亦从未以任何形式聘用过唐士军,双方根本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一审法院对案由的认定亦是错误的。本案并非劳动合同纠纷,劳动合同履行地亦根本无从谈起。也正是因为此原因,上海市徐汇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徐劳仲(2008)决字第399号仲裁决定书最后一句已明确表明:“申请人(即)唐士军如对本决定不服,可自本决定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企业所在地人民法院起诉。”事实如此清楚的情况下,一审法院仍作出错误的裁定,于情于理于法均说不通。
    
    综上,唐士军诉申请人(此处应为上诉人。录者注)劳动合同纠纷一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2条之规定:“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据此,徐汇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其(2008)徐民一(民)初字2524号民事裁定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请贵院依法撤销徐汇区人民法院(2008)徐民一(民)初字第2524号民事裁定,依法将本案移送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管辖。此致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农民日报社(社印)
    
     二〇〇八年七月十六日
    
     虽然上诉被二审法院沪一中院最终依法驳回,但其中组织的冷血、报社对于员工的冷漠、对于本人的诋毁,至今读来亦然让人寒心。二审裁定具体请见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868502.html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09.12.1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农民日报社查错纠偏“回旋余地”研究点滴/唐士军
  • 请问沪上国保警官小屠:跟上级领导汇报我案了吗?/唐士军
  • 唐士军:致中国记协田聪明主席公开信
  • 给沈德咏副院长一个“立案信访”反例/唐士军
  • 给俞正声书记提供一个“法治”案例/唐士军
  • 唐士军:写给最高法政府信息公开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 唐士军:恳请曹建明检察长过问这一冤假错案
  • 唐士军:在韩寒的热议中,承受沪一中院的冷
  • 唐士军:有感于温家宝总理的“更正信”
  • 唐士军:与潘福仁羊焕发决斗书
  • 宛平路9号:访上海市政法委吴志明书记不遇记/唐士军
  • 静坐抗议十一日:只盼沪一中院里升起个太阳/唐士军
  • 静坐抗议六日谈:沪一中院“春色绿了”/唐士军
  •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