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驳《上海燃烧瓶对抗拆迁续:外籍华人在宅基地非法建筑》/三鞠请安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 三鞠请安
    
     近日来,网上热传央视网--央视《经济半小时》的“居民暴力抗强拆:物权法与拆迁条例矛盾凸显”,及随后有官方背景的文章《上海燃烧瓶对抗拆迁续:外籍华人在宅基地非法建筑》。其文章《上海燃烧瓶对抗拆迁续:外籍华人在宅基地非法建筑》揭露了一个“真相”---- 闵行区华漕镇暴力拆迁原因于“外籍华人在宅基地非法建筑”,本文来驳斥该文是如何来掩盖暴力拆迁罪行和误导民众的: (博讯 boxun.com)

    
    1.首先看令人惊悚的题目“外籍华人在宅基地非法建筑”,但从上列二文章可看出,在宅基地“非法”建筑的是外籍华人的父亲张全余所为,并非外籍华人张龙其 (儿子) 和/或 潘蓉(儿媳), 而且,其产权人到现在为止仍为其父亲张全余。其作者故意偷换概念,故意张冠李戴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将“国内”的“人民”内部矛盾转化为“国外”的“敌我”外部矛盾,利用国人的“仇外”情结,把此暴力拆迁转为“爱国行动”(注:相反地,央视网--央视《经济半小时》刻意把潘蓉报道为一“上海居民”,刻意避免“仇外”煽情,非常道德和专业)。
    
    2.把根居闵行区华漕镇的闵华府建批[2005]1号文复印件的右上角没有日期的张全余的“签名”作为“双方有过书面约定”即“书面合同”是不合法的。看一下《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就知道,这不是“双方书面约定”更不是“书面合同”。有效的“书面约定/合同”需要国家规定的标准格式、签名、日期、一式几份等要素。
    
    3.文章指出“华漕镇根据闵华府建批[2005]1号文,同意他们在占地面积100平方米的原址,建造建筑面积200平方米的楼房,同时要求他们拆除3间老房。张老先生收到批复并签名确认,但后来却建造了一幢总面积为538.75平方米的4层楼房,其中违法建筑面积达到338.75平方米。”这是作者利用“概念外延”这个逻辑技巧推演出的荒缪结论, 该闵华府建批[2005]1号中的相应的原文是:“为此,同意朱富元等207户村民的建房使用宅基地36142平方米,建造住房占地5952.7平方米,建筑面积16367平方米,同时拆除旧房占地5221平方米,收回宅基地2033平方米”。批文中仅为“总数”,没有“平均数”(如作者推算出的占地面积100平方米的原址,建造建筑面积200平方米的楼房),在农村待过的人也许知道,批文中仅为“总数”没有“平均数”是比较符合当时的“中国社会主义农村特色”的,因为平均是不可能的,通常村 / 队干部建的房子都很大,当然通过“关系”也可批到大房子的。总之,房子的审批权都在通常村 / 队干部手中。
    
    4.文章指出,“按照规定,潘蓉夫妇及其子女当时已是外国公民,不应享受宅基地政策。但出于照顾,华漕镇根据闵华府建批[2005]1号文,同意他们 在占地面积100平方米的原址,建造建筑面积200平方米的楼房,同时要求他们拆除3间老房。”但不知“外国公民不应享受宅基地政策”的“规定”出自哪部法?事实上党和政府一直没有把海外华人当“二等公民”看待,恰恰相反,国内的国家 / 地区的《华侨侨眷保护法》中有华侨侨眷(及所在地出身地的华裔、侨眷如海外华人张龙其的父亲等)不但有享受宅基地政策的规定,而且在某些方面有优惠,譬如在自己的宅基地上“扩建”等。
    
    5.“物权法”生效后,合法的私有财产和国有财产受到国家的同等的法律保护。合法的房产面积在《房产证》标得很清楚。如标面积为538.75平方米,其538.75平方米就是合法面积, 不要拿“土文件”中规定的 或用由“总数”算出的“平均数”--- 200平方米来忽悠大众。
    
    请在网上查阅三鞠请安的相关文章《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居民暴力抗强拆:物权法与拆迁条例矛盾凸显》读后感)。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燃烧瓶其实简单,安全—唤醒国人之260/刘蔚
  • 上海夫妇扔燃烧瓶抵制强拆
  • 视频:女户主抵抗暴力拆迁:燃烧瓶挡不住铲车
  • 武汉男子9小时内使用燃烧瓶5次袭击三个加油站 (图)
  • 南京女子持燃烧瓶闯进派出所纵火 官媒称是“精神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