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刘自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自立更多文章请看刘自立专栏
     李南央说王容芬错怪了卡马家族,那都是穿着朴素、一心为民之好毛主义者。这个看法不成立。其中道理非常简单,简单到常识水平。毛,是不是延安,瑞金也很朴素呢?当然。朱元璋更是珍珠翡翠白玉汤了(可惜还是不能容纳那个女才子)。左派穿着朴素地实施大革命大屠杀政策,就连穿着朴素之前起义者,都不能企。是乎喜?是乎悲?这个逻辑被废了。
     (博讯 boxun.com)

    第二,说李慎之说了,如果他再活一次,还要再参党后,反党——党结之深,可见一斑——但是,绝对无真理性可言。日本人德国人甚至俄国人,如果他们再活一次(做为个性者),断无再闹共产党之意志;其实,日本人和德国人,都绝了共产党。德国人搞个魏玛国,魏玛法,虽是社民党,却拒绝共产党,含李卜克内西和后来的台尔曼;叫做社民党融入普世价值。这个话我们讲得很多了。所以,李慎之可以有他的自由,但是,中国人绝无再来一次共产党之愚蠢!
    
    于是,进入正题。何以人们对卡马颇有微词?对她的《太阳》,不以为然?道理十分简单。因为她用一个褒贬皆备的逻辑诠释文革。话语权本是那些并不悔过之红卫兵,如,宋,如,骆,如,叶,等等。据我所知,关于宋要武问题,从北京到美国,分成两派。一派是王友琴为主,有王容芬后来加入之系统;在北京则是我们这样一些持批判卡马者,批判卡马电影者。原因何在?就是他的太阳以一种比起李芬斯达尔更加隐蔽的观念和手法,实行对于红卫兵的粉饰。这个粉饰在那个年头还是半遮面风格(宋、骆等人,皆为蒙面客)。
    
    后来,局势转变,骆小海等人便赤膊上阵,为(清华附中)红卫兵辩护。其逻辑是,以小不同,取代大一统之毛主义。我们为文揭露,要害是,毛利用了这个凶器本身,而非这个凶器本身,也许“束之高阁”?其实,该校也打死了人。所以,《太阳》主体发言权,是红卫兵——就好像用纳粹党徒,来批判希特勒政权;用法西斯主义来否定第三帝国——同志们,你们会看到什么结果?这个结果就是歪曲和粉饰文革。粉饰文革之要义,就在于粉饰红卫兵。我们说过N次,中国官方文件,从未对红卫兵实行批判和追究。世上流传之大佬们要亲兄弟,父子兵“云云”之讲话,人们皆知。
    
    所以,《太阳》本身,就是一部值得唾弃的红卫兵挽歌。我们从这部电影里得出很多负面结论:1,文革歪曲论,2,红卫兵肯定论(琵笆遮面,是一种金蝉脱壳),3,否毛,又恋毛,因为不动毛主席红卫兵,4认可党式反文革论,还是回到红卫兵问题。这个逻辑的延伸就是,我们得知,李锐本身,也并未批判杀死卞仲芸的红卫兵——他赞成卡马左翼主义,就是他们“毛主席秘书主义”带有的、否毛赞党论之延伸。据我所知,卞仲芸的先生王晶尧屡邀请李锐为卞仲芸说话,皆被抛掷和轻视,遂使王晶尧不得要领。其实,这个秘书的主意,和他女儿袒护卡马,本为一宗。就是,他们不触动这个阶层的利益:不揭短尔!
    
    李锐主义,我本来就有异议。他的东西,说是“两头真”。这一类人,却要反省的,是“中间一段”。中间一段,他们不说,只说两头,世界上真是什么怪事都有。所以,李南央振振有辞的李锐主义,李慎之主义,在我看来,都要在中间一刀砍下,见血,品验,鉴证——这个“红烧中断”究为何物?然后,才是前面、后面真理论和正义论。这个辩证法叫做中间突破,两头响应。
    
    没有中间突破,是两翼脆弱,很容易折断,塌陷的。所以,这个折断和塌陷,就跑来反映在李南央左翼理想主义和穿着朴素论上,好像这样一来,毛主义屠戮国人上亿之罪,就可以抹轻——用李锐之两头真,用李慎之之再来一次,用卡马之红卫兵忏悔和不忏悔论?充填历史。这不是岂有此理嘛?所以,封从德在《独立评论》上刊出的卡马家族之与共史料照片,就是最好、也是最后的鉴证。一切伟大的左派混蛋如斯诺,如斯特朗,如韩丁,他们的历史定义就是助纣为虐和为虎作伥,舍此无他。他们做一个文革片子,也是不能摆脱党性父子兵,那种特色。至于王容芬,也许错植了时间,从66,还是从七十年代,但是,这不是原则性失误,是技术性失误。66年,毛不能尚美,是事实;但是,李南央同志,毛主席四十年代就尚美国,却是事实(见《历史先声》)。他的美国朋友多得狠啊,韩丁阳早一类;谢维斯一类;斯诺一类;还有后来的一大堆,朋友遍天下嘛。
    
    一句话,李南央跑出来站在宋,骆,卡马一边,后面是谁,是李锐?是张锐,还是王锐?可能都有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卡玛辩诬、对历史尽责——我看王容芬的《卡玛和她的网站》一文/李南央
  • 李南央:我为什么支持《天安门》长弓制作组
  • 李锐女儿李南央发表致上海海关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