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谁最应当竞争上岗?/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8日 转载)
    
    谁最应当竞争上岗?
     立即民主之(8) (博讯 boxun.com)

    武振荣
    
    
    ┌────────────────────────────┐
    │ 武振荣从上一代国家领导人所遴选的林彪、华国锋等等人士 │
    │ 说他们自己“不想当”国家领导人,推论出中国国家领导人 │
    │ 的产生方式应该采用“竞争上岗”,全民选举。这个论证有 │
    │ 两个问题。                      │
    │                            │
    │ ◆论点:因为他们“不想当”,硬要他们当,结果就坏事  │
    │  了。因此,要让“愿意当”的人去竞争上岗。      │
    │ ◇商榷:作者没有证据、大概也拿不出证据证明他们确实  │
    │  “不想当”〔注〕,而把“他们‘不想当’”当作前提进 │
    │  行推论,这样的推论尽管可能获取正确的结论,题推论却 │
    │  是无效的。〔注:作者提到这样的现实:“一班人却固守 │
    │  2000年一贯制的传统美德:谦虚。”〕         │
    │                            │
    │ ◆论点:竞争上岗时应由全民选举决定谁当。       │
    │ ◇商榷:作者在论证中并没有涉及为什么要把由上一代国家 │
    │  领导人的“遴选”改为全民“选举”。而这样的论证在这 │
    │  里有着本质的重要性。                │
    │                            │
    │ “竞争上岗,全民选举”──这个结论很好。我说作者的推 │
    │ 论无效,只是表示这个推论有待改善。          │
    │                    ──洪哲胜 编按 │
    └────────────────────────────┘
    
    
    故事:
    
    2008年5月上旬,胡锦涛访问日本时,被日方安排在一家汉语小学去参观。好家伙,这一所学校学生们水平可够高,他(她)们竟能够用流利的汉语和胡锦涛对话。
    
    一个女学生用甜蜜的声音问道:“胡爷爷,五个奥运福娃:贝贝、晶晶、欢欢、迎迎、妮妮,你爱哪一个?”
    
    胡锦涛很有风度的回答:“我都爱!”(引起一片掌声,表明中国国家主席“平等待人”的精神已经波及到玩具娃娃)。
    
    一个男学生接着问:“胡爷爷,你为什么想当国家主席?”(瞧,这一问简直妙极了)
    
    对于这个问题——读者们猜猜,胡锦涛是怎么回答的呢?他弯着腰,不紧不慢地说:“小朋友,我不想当国家主席,可是人民要选我,我不能够辜负人民的期望啊!”(又是一片掌声,不过这一次的“掌声”所传达出来的讽刺意味要大于肯定的意思。可不是吗?在京剧剧场里,演员唱得好,固然是一片掌声,但是,戏唱砸了,也是掌声一片啊!)
    
    上述新闻被报道后(我看的是凤凰电视台),在民主国家和海外民运人士中间被当成笑话,广为传播。可能除了提问的日本小男生不知道“胡爷爷”是邓小平隔代内定的接班人外,谁个认他是人民“选”的呢?可是,面对这个“胡锦涛笑话”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因为,我非常清楚的知道在我们中国,从林彪当接班人后,所有接班人在接班时所说的话同胡锦涛大同小异,都有一个明显的“不想当”的意思在内,好象都是被迫上台的。华国锋、赵紫阳、江泽民先后都表过类似的态度。查一下档案,林彪的确没有说过他想当接班人的话,明确表示过他“不行”,但他其所以他被放到接班人位置上,是因为他“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华国锋也“不想当”,其所以当上了主席,是毛主席写了6个字:“你办事,我放心”;赵紫阳也“不想当”总书记,他在当上了总书记的那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公开表态:“我适合做总理,不适合当总书记”;江泽民当初也是一样,因为在他被“内定”为总书记的前一刻钟,自己也蒙在鼓里,根本没有想到“6•4”后的总书记桂冠能够扣在他头上。所以,对江来说,不是“不想当”,而是“没想到能当”……,这就怪了,在国外民主国家里,政治家挣破头都想当的“第一人”在中国却都被“不想当”的人当了?真是:奇哉怪哉,麦田里长出了蒜薹!
    
    在我们中国的今日,工人要竞争上岗,就连烧锅炉的、看大门的、打扫厕所的人都不例外,但是国家主席这样的大担子怎么都落在了“不想当”的人的肩上呢?为什么不可以竞争上岗呢?可见,中国的事情办不好,根源不就是在这里吗?人家“不想当”,你强迫人家当,人家能舒服吗?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的“一分钟方案”可以派上用场,那就是让“不想当”的人统统靠边站,无论他们是张王李赵,还是王二麻子,都不要,给那些“想当”的人腾出空间。
    
    上面,我提到陈为军电影《请为我投票》说明的又一个问题是,候选人请票行为是选举不流于形式的关键。选举过程中不可能存在“不想当”的候选人,也就是说候选人其所以叫“候选人”,原因仅仅在于他们候着当选,至于说为什么要这样作呢?支持的理论属于“8岁智商”:“牛不喝水,强搬犄角是没有用的。”可是,在治理国家这个偌大的问题上我们中国人搞错了,对于从林彪到江泽民,再到胡锦涛这些人,无异都是“搬”着“犄角”强迫“牛”喝水。“一分钟方案”在这里体现的意思是:不喝水,让牛走开!
    
    民主的道理在这里已体现得如此清楚,所有欲通过选举主政的人,都当请票,都当呐喊:“请为我投票!”怎么会出现心里头说“别给我投票”的人呢?今天,说一千,道一万,就是应当对中国政坛来一次大扫除,把其上所有“不想当”的人“一扫而光”!于是,从林彪到胡锦涛的诸多“违心”接班的人就统统没有了,政坛干净了。
    
    在这里,我发现胡锦涛主席可能把民主理解错了,他虽然也通过自己的文胆——俞可平之口说出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民主是个好东西”,可好在哪儿?他未必清楚。他可能以为民主“好”在只选谦虚的人,不选骄傲的人,所以,在选举中,谁愈谦虚,愈“不想当”,才可以当上,那些象陈为军电影里喊着“请为我投票”的骄傲分子,厚着脸皮要选票,不落选才怪哩。
    
    胡锦涛在日本用他“不想当主席”而当上了主席的例子,好象是要在全世界人面前展示“中国式民主”的谦虚内涵,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向外国小学生讲述自己其所以当上了国家主席,仅仅是为了看人民的面子(“不辜负人民的期望”)——此话好象于事理不通,“人民”为什么非要把一个“不想当”主席的人推上主席的宝座呢,难道人民都是傻瓜蛋不成?
    
    谁都知道,中国决策者们住在中南海,从这里发出的指令,要使全国人民进入竞争状态,但他们一班人却固守2000年一贯制的传统美德:谦虚。“一分钟方案”就是要用快刀斩乱麻的方式立马解决中南海的“谦虚”问题,让住在中南海的人物和我们的工人、职员、经理、厂长一样的凭竞争上岗。胜利者住在中南海,失败者卷着铺盖走人!民主在中南海如果成为漂浮物,“好东西”就不好了。
    
    《一分钟经理》的作者布兰查得说的何其好啊:“自我感觉良好的人才能取得良好业绩”。显然,“不想当”国家主席的人,对于国家主席这一份差事没有形成“良好”感觉,那么指望他在国家主席的位子上做出“良好业绩”就等于缘木求鱼。面对如此情况,我真纳闷:为什么非要赶着鸭子上架?会上架的鸡多的是啊!
    
    2009-9-20《民主论坛》上载
    
    
    夺回你的权力
    立即民主之(9)
    武振荣
    
    政权不是出于占有;
    不是出于掠夺或侵略;
    不是出于“枪杆子”,——这是我们应该立即搞清楚的问题,不需要在这个问题上用争论的方式来拖延时间。就其本性来讲,政权只能来源于人民。政府没有直接的权力出处,它的权力是人民授予的,在政府中行使权力的个人更构不成权力的来源,权力的来源只有一处——人民。
    
    “一分钟方案”给权力改变提供了最短的时间,过去我们中国人所说的“一个夜晚上,资本主义要复辟”的话,和今天我们说的“一个早上,颜色革命要发生”的话是一回事。都强调了一个事实:政权有可能在“一分钟”内改变。
    
    我所主张的“一分钟方案”和其它方案比较有两点不同:一、不提旧事,不算旧账,不围绕权力的来源重复18世纪的争论,只就当下的政权归属使力气;二、权利回归的过程可能引出两种不同的反映,硬碰软与硬碰硬,因此,若对之加以区别的话,那么它可能是“温和的”,也可能是“激烈的”。因为权力回归于人民一事,与其说关乎人民一方的态度,毋宁说是关乎当权派的态度。他们态度“软”,回归模式就“温和”;他们态度“硬”,回归模式就“激烈”。过去,我们中国人不是说过“态度决定一切”吗?
    
    我对于问题做如此简单的处置,可以帮助我们走出中国人往往会陷入其中的“理论迷谷”;在那个“迷谷”里,我们为政权的出处做根本无用的争论,把过去2个多世纪一来人们已经争论过的那些“陈籽麻,烂谷子”拉了出来,去讨论政权为什么会出于占有?为什么会出于掠夺?为什么会出于枪杆子?并且就此而舞文弄墨,成篇累牍的发表文章,简直是愚不可及。“一分钟方案”的思路告诉人们,过去并不重要,问题就在当下。如果你真的进入了“理论的迷谷”,在那里,你走10年、20年,甚至50年才可能见到一线希望,可民主呢?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立竿见影的事情啊!
    
    此处,“一分钟方案”有一个原则,即排除所有可能拖延时间的“疑似”问题,把问题拉入简单明了的框架内,以求获得最简单的解决方式。既然政权来源于人民,那么,人民在失去政权时,讨回它就不见得需要长篇大论,因为,其中的道理谁都懂。我的东西,它在别人手里,我就要回它,就这么简单。
    
    比如,你是甲,有一把锄头,当下不用,把它借给了乙。过后,你要用,向乙讨要,乙马上就还了,这里什么问题也不会发生,且是一种礼尚往来;可是呢?乙若是一个“中国式”的无赖,说他没借,要你拿出借条来(这样的事能打借条吗?),当然你是拿不出的,可这一来,乙来劲了,他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说你讹他,他不但不还你,还说这锄头本来就是他的,他为打造这把锄头“流了血,流了汗”,怎么可以轻易拱手送人呢?他骂你黑了心,要占他的便宜——这时你该怎么办?
    
    当然,你最好的方式是诉诸于法律,用法律的方式讨回你的东西,可是,那个叫“法院”的地方是乙的后院,法官们是人家的“护院家丁”,这一下你就没辙了,你只有用“激烈的方式”讨回原本属于你的锄头。
    
    事情到了这步田地,你讨回你锄头的行为已经有了附加物,那就是你的一口气,你认为你讨回的不止是一把锄头,还是要争一口气。俗话说:“佛争一炉香,人争一口气!”议论至此,只需要把“锄头”换成“政权”,民事问题就成为政治问题了。你要回属于自己的政治权力就如同讨回你借出去的“锄头”一样。
    
    就法律的眼光看,这政权本来是人民自己的,是人民把它“借”了出去的,结果,闹了个“刘备借荆州,十借九不还”。细想起来,这事情也怪人民,谁叫他们要“借”东西给别人呢?你看人家美国人就不干那样的傻事,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是不出让,他人要夺,就敢开枪(在全世界文明国家中,美国是唯一的不禁枪的国家,美国宪法修正案有“人民拥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一条),这是多么勇敢的行为啊!难怪美国的民主在世界上独领风骚。
    
    我们中国人就不同了,在最厉害的时期,我们也不过是喊了个“砸烂狗头”的口号而已,结果,“狗头”并没有被“砸烂”,都好好地长在“狗”身上,只是“狗”“落水”了……,到1989年,这些爬上岸的“落水狗”把我们的学生和人民,咬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
    
    吸取以往的经验与教训,夺回权力的事情之于人民,必须做两手准备:“文”的运动和“武”的革命。一定要把革命的这一手作为最后的一张王牌;这一张王牌——你可以不出,但你不能没有!
    
    2009-10-24《民主论坛》上载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交警配冲锋枪上岗,难道违章的是美军?
  • 考证上岗 文化部凭什么为老明星打包票
  • 新式视频监测器上岗 长安街"探头"可控红绿灯变化
  • 河北国庆安保志愿者8日上岗
  • 神秘的上海拆迁上岗证
  • 乌鲁木齐铁通全面推行佩戴党徽上岗制度
  • 范跑跑上岗被“无限期推迟” 校方向其表示歉意
  • 北京亚欧峰会尚未开始,敏感人士“保镖”已上岗
  • 贵州对付百姓的“防暴车”上岗 价值200多万(图)
  • 安保实拍:北京公交司机和售票员都戴红箍上岗(图)
  • 《维权中国》网再次遭到关闭 大城市机房警察上岗(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